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胡赛萌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余皇号出征:公子光刺吴王僚前事
5279 次点击
4 个回复
老鱼制造 于 2020-01-04 08:46:17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1

    吴王僚在继位之初,就知道公子光心里不服,将来一定会对他有所动作,只是苦于没有把柄,才不好率先下手。

    所以他就在继位的第二年,也就是公元前525年,出了一招。他命令公子光率舟师攻打楚国,收复失地。

    吴楚两国在此之前,大小战已不知打了多少次,历次交战中,楚国虽然一直没占到便宜,但也一直没停止骚扰。他们采取蚕食政策,老在上游作妖,这对吴国的贸易、外交造成了极大困扰,因此吴王僚的理由十分正当。

    但是公子光是什么人?他一接到命令就知道怎么回事。吴国要打楚国,这是必然的,吴王僚要借此立威,也是必然的,但是他为什么要让公子光带余皇号出征?

    余皇号是当时天下第一巨舰,相当于当时天下唯一的一艘航空母舰,它的战斗力当然非常强大。表面上看,这无非是吴王僚渴望成功,在积极助力而已,但公子光明白,这是一个陷阱。

    余皇号那可是老王寿常的座舰啊,一直是指挥舰,代表了至高权利和武力震慑!那么你带它出征,赢了,那自然是先王的荫庇,巨舰的功劳,吴王僚的支持,而你一旦败了呢?不要说败了,就是它稍有闪失,那都可能是重罪,只怕十个头也不够砍!

    但是公子光却也没法,他只有去。他不去,不用吴王僚来杀,这辈子也别想翻身。胆怯、卸责的名声一旦传出,他的声威必然一落千丈,这之后,还有谁会愿意去追随他,做他的死士?大概连活士都找不到几个。

    如此这般,那么公子光也就只能调兵点将,择日出发了。

    (首发于公众号:地球是个大圈圈)

    2

    吴王僚发布命令的时候,已是此年十月,而公子光出发的时间,是在十月某日的黎明时刻。

    此前按照惯例,他们早用龟甲做过占卜,说是此战大吉,但公子光只是稍感安慰而已。他可是参加过多次战斗的人,知道这种占卜有时候准,有时候就是瞎扯。

    古时水大,虽值初冬,江水仍很恣肆,公子光坐在余皇舰上都感觉到很强的颠簸。不过这一切对他和吴军来说算不得什么。因为吴地之人在船上,就跟中原人在车上,戎狄在马上,早已没什么两样。

    余皇号名头响亮,它这么大的战舰出现在江面上是瞒不得人的,因此公子光出征的消息不用打探,光老百姓口口相传,也迅速传遍大江两岸。这倒好,余皇号所经之处,两岸上全是观光的人,吴国百姓一见到它就啧啧称奇,热烈欢呼,就像公子光是凯旋归来。他们后来一连几个月都在谈论这艘巨舰,就连它舰首上的鹢鸟图案都觉得帅呆了。

    老百姓却不知道公子光这是捧着一束鲜花出战,看上去光鲜,却一般不敢用它去抵挡刀箭,他其实一路上一直都在骂娘。

    但是老百姓的反应如此热烈,公子光也不能不有所表示。他吩咐部下:都打起精神,让岸边的人瞧瞧!别他妈死气沉沉,不行就唱个歌吧。

    可是唱什么呢?部下问。他们又没有军歌。公子光说随便你吧,能鼓舞士气就行,于是部下就只能赶紧去安排。

    公子光是通音律的,因此船上鼓声笛声一起,他就知道部下安排的是什么了。他不禁微微一笑,骂了句:“操!这小子真他妈会选!”

    “土啊,安定在你的原位!(土反其宅)

    水啊,回到你的河道里去!(水归其壑)

    ”昆虫不准兴风作浪!(昆虫母作)

    野草杂木长到洼地里去!(草木归其泽)”这首歌一起,两岸上的士民也不禁迎合,桨手们精神一震,船队的速度忽然加快了不少。

    这首歌却是腊月腊祭时唱的一首歌。那时候冬闲了,百姓们非常欢乐,但是这欢乐也与人们对大自然的祈求、诅咒、渴望、畏惧等心理混杂在一起,矛盾重重。

    这可不就是公子光此时此刻的心理写照?它也是将士们的心理写照。

    但是腊祭,本来也包含《兵舞》,而这首歌又颇为霸气,理解为风浪无惧,天地无惧,兵锋无惧也未尝不可,所以公子光听着听着,不自觉地,自己也加入了进去。

    管他呢,先好好打完这仗再说!

    3

    吴国舟师由东往西到达长岸时,大江已经转折横过,变为南北走向,此时,楚国水军也已蓄势待发。带军的却是司马子鱼。

    楚国令尹阳匄此前当然也是曾占卜过的,因为不吉,他反对应战,但是勇猛好战的子鱼不肯,他非要再占卜一次。理由是,你前面的占卜,没提前说明为什么占卜。

    那么阳匄就只好再令人占卜。

    如此占卜,其概率就像是扔硬币,这次的结果果然挺好,但是卦辞上却有一句:“鲂死,初战不利,后师继之,大败吴师。”

    鲂是子鱼的名字,这意思就是说,这场胜利是以子鱼的性命为代价的,依然很犯忌讳。

    却不料,子鱼看了却很高兴,好啊好啊,我死了不要紧,能打败他们就行!于是他只管就率领船队出发了。

    他心里其实是不信这个邪的,你在下游,我在上游,你是逆水行舟,我是顺流而下,我不信打不败你!

    然而,子鱼真正低估了吴国水军的厉害。吴国水军经过楚国叛徒申公巫臣的训练,早就水陆两战娴熟,成为天下最强的水军,更何况他们是攻击军队,气势强盛,个个怀了必死的决心。

    再加上统军大帅是帝王之才的公子光,这是第一战,打他们哪有那么容易。

    所以两军交锋,一场混战下来,楚军初战不利,果然告败,那子鱼竟真的在混战中死于非命。

    吴军初战告捷,兴高采烈,未免就有些松懈,他们本以为楚军战败,一时间无力组织反攻,正想略作休整再继续进发,哪知道这时候,楚军的第二梯队已经迅速接上,汹涌而来。

    楚军顺风顺水那还不快?因此等吴军醒过神来,却已经晚了。吴军舟师瞬间就被早有准备的楚军冲得乱队。

    楚军带着钩强上阵,也就是前面带大钩子的兵器,你的船靠过来它就一排排把你抵住,你的船要逃走,它就一个个伸过来勾住船帮,这一下混乱的吴军竟只有挨打的份。

    更可怕的是,他们大都不追逃窜的吴军,不管那些混乱的小船,而是拼命地往余皇号集中,冲过来就伸出钩强牢牢勾住不放。

    余皇号一直在中间坐镇,本来毫无危险,但那是在一般情况下。此时吴军大乱,自顾不暇,各船纷纷逃窜,互相拥挤碰撞,它周围竟是毫无空隙。那舰多大啊,要转头并不容易,于是余皇号很快就成了团团转的瓮中之鳖。

    余皇号如此情势,公子光当然着急,可是他的大呼小叫这时候怎起得了作用?就是吴军听他的,他们也已经听不见,看不见了。他们自己都还忙不过来呢,那还顾得上看指挥舰的军令,去听公子光的咋呼?更何况此时的呐喊声、风浪声、兵器相击声,早已淹没了一切!

    余皇号意义重大,楚军看来是存心要夺余皇号了,他们一旦将余皇号勾住,就万死不放。紧接着,楚军就前赴后继,纷纷踏着成排的钩强冲了上来。而楚军其他船只见到得手,却才分头去驱赶追击吴军其他船只,以免它们有机会返回头,靠过来。

    当时战船一般几十人而已,唯有余皇号上多达五百军士,此外还有不少粮食军械鼓乐文书,但是那五百军士虽强,也架不住楚军大队人马四集,不是就近放箭伸矛,就是窜上来贴身肉搏,因此他们很快就招架不住。

    公子光到此眼见大势已去,少不得保命要紧,于是他就在一群将士的护卫下杀开一条血路,往外冲去。公子光的卫队很是了得,他们带公子光跳上敌船,再跳上敌船,竟不久到了外围一条小船,杀尽敌人,抢了就跑。

    他们在敌人船队中顺水前行,倒是顺当,等周围的敌船发现他们,他们已经到了前面,与吴军逃兵接近。公子光的几个卫士一等靠近,立刻跳上自家战船,控制住局面,放过公子光,死死把追来的敌船挡住。而公子光也加快速度,遇到自家的船就挥剑逼停,命令他们回头迎敌。

    此时天已经黑了,再战不利,再加楚军大败吴军,夺得余皇号已经喜出望外,因此他们只追杀了一阵就传令收兵,饶了公子光一命。

    但是余皇号丢了,公子光也只是暂时保命而已。他难道能不回吴国,不争他的王位了吗?

    

    4

    公子光的狼狈之军在那夜直跑出几十里才停下来,公子光收拢船队清点一番心下黯然。这损失太大了!

    黑夜里,江岸边,战船上,涛声中,火把下,公子光的脸发出清冷的白光,他忽然下令召集军官开会。

    “诸位,胜败乃兵家常事,我们不能就这样离开!”公子光首先说。

    但是军官们面面相觑,都露出难色。损失这么大,这仗还怎么打下去?

    “诸位!”公子光的声音忽然冷厉起来:“这样回去,你们觉得还能够活命吗?先王的座舰丢了,不只是我姬光有罪,大家哪个都跑不了!”

    公子光的话让大家很快明白了其中厉害,赶紧问道:“依公子之见,现在该怎么办?”

    公子光大声说道:“除了夺回来,再无他法!”

    众人吸了一口凉气。楚军得了余皇号,一定如获至宝,严密看守,再加吴军刚败,损失惨重,军无斗志,这谈何容易?

    然而公子光说:“只要大家齐心,夺回来其实不难。你们想,楚军战胜,见我们溃不成军,怎会料到我们去而复返,还能再战?而且我们是当夜返回,进行夜战?”

    公子光说完,见大家仍有难色,不禁愤激:“我们此番出征,沿岸百姓围堵,如果就这样回去,还有何颜面再见吴国父老,我们的父母妻儿?就是大王开恩,我们也没有脸面再活下去!更何况身为军人,誓死卫国卫君是我等的本分,岂有畏敌怕死之说?诸位,报效国家,报答君恩正在此时,有谁肯跟我一死就报上名来,有贪生怕死想要离开的,我绝不阻拦!”

    他鼓动示威完毕,却又立刻低声下气:“吴国人是不怕死的,姬光请求诸位三思,跟我一道出发,去报了此仇。姬光在此为吴国,为大王为先王,为百姓,先谢过诸位了!”

    公子光那一揖谁敢承受,大家慌忙跳开。这些人本就是热血之士,过的是刀口舔血的日子,怕死其实是没有的,只不过不肯随便去死罢了,公子光的一番利害剖析、恩威并施,大起效果,再加公子光此时的表现也的确令人佩服,因此大家随即慷慨激昂,纷纷表示,一切听从公子吩咐。

    公子光大喜。

    但是此时也有人提出,公子的计策确实可行,但黑夜之中,楚军船只密密麻麻严阵以待之下,如何才能找到余皇号所在?杀进去已经不易,如果还是乱打,没有目标,只怕偷袭也效果不佳。

    公子光微笑:“这个问题提得好!我早已想过,可先派人混入楚军打探,到时发出消息。”

    既然要打,这事非常重要,只有趁早去办,于是公子光立刻派人去各船上找人。条件是必须长须,机灵,不怕死,公子光为此许下了重金。他们回不来,妻儿老小我养他们一辈子!

    吴楚有所不同,长须是为了跟吴国人有别,跟楚国人接近,可以混淆,当下大家就从军中找了这样三个人来,安排他们乘小船先偷偷去了。

    接下来,军官们就各自归队整理船只军械,鼓励士兵,让他们饱餐一顿,准备出发了。

    5

    公子光的船队是接近半夜时候出发的,他们奋勇前进,到达楚军舟师屯扎之处离天明还远。

    其时,楚军正睡得实沉,只有巡夜的士兵在走来走去。

    夜色很黑,但再近些,船行的声音就掩盖不住,因此公子光下令暂停休息片刻。他是要来一次风暴突击。

    大约半个时辰过去,公子光的命令下达了。此战关系重大,就连士兵们也不敢稍有懈怠,因此公子光一声令下,他的战船就如箭般地飞了出去。他们一旦靠近,立刻齐声鼓噪,发起了进攻。

    但那攻半真半假,鼓噪扰乱第一。

    吴军一来,楚军各船上的将士迅即翻身爬起,人家其实也是早防备到敌人来偷营的。但是他们接到的命令是,各自坚守即可,吴军已经损失惨重,黑夜里决成不了大事。

    楚军当然也知道吴军是为余皇号而来,但是余皇号在后军藏着呢。他们先将余皇号拖到岸上,然后就在周围挖了深沟。那沟之深,一直挖到泉水出来,然后他们又在深沟里填满了木炭。一边是阻塞,一边还有士兵看守,你就是打到这,怕也来不及拖走,何况你找到就不容易。

    但是楚军却想不到公子光自有计策。

    楚军不出战,公子光的船队就可以继续深入,当然是在楚军外围深入,因为他们也不敢过于靠近。但是他们在转圈的时候不只是喊打喊杀虚张声势,他们还动不动要喊一声余皇!

    余皇!余皇!吴军喊打喊杀喊余皇,原本是没什么两样,但是这最后,却出现了一个情况。吴军每喊一声,楚军后军内部就有人回一声,他们喊的也是余皇!而且那分明是吴国口音,还显然不是一个人的声音。

    三声喊,三声回应之后,楚军立刻不镇定了,他们慌忙就派人去找。那三个人当然就是公子光先前派出的三个长须者,他们找到余皇号,立刻就在旁边潜伏下来,一待吴军到了,就交替大喊呼应。

    楚军那么多,找这样三个人并不困难,他们很快就被杀死了,但是其他船上的士兵不知道怎么回事啊,他们一见后军乱糟糟的一片,竟以为吴军已经攻进来,占据了后军。后军是辎重所在,这还了得,楚军立刻不能保持安定,一味按兵不动了。

    一只船动,就有二只船动,这船都不是有序指挥下的动,它们刚一动就被吴军各个击破,落荒而逃,于是楚军整个乱了。

    黑夜里大家不知道吴军来了多少船,多少士兵,黑夜增加恐惧,大家更加以为楚军已经被攻破,被打败,因此所有的船都乱了起来。

    吴军乘乱攻打,大占便宜,楚军的惨叫声越发加剧恐慌,于是楚军连打的意思都没有了,那整个就是自乱阵脚。

    兵败如山倒,楚军别的船队听到开战声倒是曾开来救援,但是一到就遭到吴军船队袭击。那边的都在逃,这边的小股干脆顶不住吴军进攻,这仗还怎么打?因此大家最后也只好都做了逃兵。

    楚军的内乱首先是因为大规模搜查内奸引起,弄得三个人倒像是大队人马,这之后又有船不听号令随便乱动。而这一切再加上楚军将领应对缓慢,不够镇静,于是他们的结果就再也说不得了。楚军整个舟师竟一决而溃,自己打败了自己。

    他们这一跑,自然也是玩命地跑,那么余皇号所在,也就白茫茫一片真干净。如此,那些阻塞还算得什么?吴军很从容地就把它拖走,放入江中。

    天光大亮,余皇号在吴军船队的拱卫下安全返航,吴军这一仗反败为胜,那么公子光当然又可以回去交代了。

    不只是可以交代,他还打出了军威,个人声威。那种情况下,有几个人还能如此顽强,如此镇定,如此忠诚,如此悍猛,如此智慧?这仗可绝对不是凭着余皇号打的,而且余皇丢失了,凭着基本武装打赢的。

    太阳升起来了,水面上波光粼粼,吴军顺流而返,真是顺畅,得胜之师的心情更是顺畅。只有公子光还仍旧手心里捏着一把汗,暗叫:“惭愧!”他知道自己这是置之死地而后生,赢得侥幸。

    公子光正是从这天起,更坚定了杀死吴王僚夺取王位的决心,他决心要决定别人的生死,而不是被别人所决定。

    因此他返回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命令亲信被离赶紧为他物色杀手。被离是管理市场的官吏,还是位相士,市场是国内外各色人物、各种消息的流动之地,他最有条件。

    但是这种事除了有死士还需要有机会,因此公子光那一绝杀,一等就是十年。

    好饭不怕晚,公子光,后来的吴王阖闾,是个人物。

    (更多文章见九鸦故事号:地球是个大圈圈,欢迎关注。)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1-04 16:19:51    跟帖回复:
   沙发
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1-04 16:42:50    跟帖回复:
3
的确,好饭不怕晚。《隆中对》也说:“待天下有变”
不过,自己也得有实力啊,没实力等一万年也没用啊。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1-04 19:14:14    跟帖回复:
4
以前用竹简写这么多字,要有多重?

新编故事会而已。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1-05 09:35:15    跟帖回复:
5
不明觉厉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余皇号出征:公子光刺吴王僚前事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