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胡赛萌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转帖]孩子不是亲生的,亲子鉴定后他问,“能改结果吗?”
356 次点击
0 个回复
呆怼怼 于 2020-01-06 13:11:37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长安君(ID:changan-j):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每天的工作便是寻找真相。

    有人因他们的一纸鉴定,久别重逢、如释重负;有人却心灰意冷、家庭分崩离析。

    他们是亲子鉴定司法鉴定人。

    对于很多结果,他们带着惋惜,但能做的依旧是出具一份份科学的鉴定意见书,因为被欺骗的人,有权知道真相。

    虽然那些错综复杂的情感纠葛并不是一纸鉴定意见书便能理清,但正是因为他们的职业坚守,才让谜底终有揭晓的一天,有悲、有欢、有离、有合——

    “孩子到底是不是我的?”

    “养亲和血缘关系到底哪个更重要?”

    “他原来不是我爸爸!”

    在重庆市江北区红黄路18号,一栋路边毫不起眼的小楼走廊里,仿佛不断萦绕着一些纠结的心声。

    在大门外,经常有人迟疑着,有人神情凝重,有人走到门口却又转身离开……可一旦踏入那扇门,他们都下定决心只想追寻一个答案。

    这里是重庆市正鼎司法鉴定所。

    作为重庆市四所具有国家资质认定的亲子鉴定机构之一,2001年成立的重庆市正鼎司法鉴定所,犹如一座充满着欲望与现实的人生戏台,每天见证着太多悲欢离合。

    

    悲:沉默李然在大厅的沙发上坐了一个小时,没人知道这个中年男人到底在想些什么。

    鉴定所的鉴定助理梅丹看了很久,最终过去递了杯热水。

    两周前,刚好是梅丹作为助理接待的李然一家三口,因为孩子李峰要出国留学,所以需要父子俩的亲子证明用作公证,当时一家人其乐融融前来的场面让梅丹印象深刻。

    鉴定所每天8点半上班,拿结果这天李然早早就等在了门外,如果一切顺利,他还可以赶着回去给赖床的儿子带个早饭。

    但一切定格在翻开报告的那一刻。

    “排除李然是李峰的生物学父亲”。

    “排除,这是什么意思?”李然盯着报告反复确认,怀疑是不是报告写错了。他颤抖着双手询问梅丹,眼神里的祈求让人有些不忍。

    “就是说你和你的儿子没有亲生血缘关系。”梅丹耐心地回答。

    听到这句话,李然的眼神瞬间暗淡了。他坐在沙发上,陷入了漫长的沉默,这一份鉴定意见书他拿起来看了又看,边角被用力得发白的手捏得发皱。

    一旁的梅丹有些揪心,在她的记忆里,总有人拿到报告后,始终不愿相信上面书写的事实,他们迫切地向工作人员求证,希望听到一个不一样的回答,然而却总是失望而归。

    

    ​“能改结果吗?”纸杯里冒着汽的热水已变得冰凉,李然有些沙哑的声音打破了沉默,“不然孩子出不了国,就不能去留学。”

    “鉴定的结果是科学公正的,不能进行更改。如果你有存疑,可以去其他鉴定机构再进行检测验证。”

    李然一言不发,缓缓地点了点头,拿着报告转身离开。

    “厕所怎么这么大的烟味,我看地上的烟头少说得有五六只。”有同事上完厕所回来抱怨,梅丹想起那个最后走路都带着踉跄的父亲,摇了摇头,无话可说。

    有时候,一纸鉴定的结果是无尽的沉默。无声,才是最大的悲哀。

    欢:释怀“孩子和你长得真不像。”几年前,邻居无意间开的一个玩笑,成了张强挥散不去的心魔。

    “孩子到底是不是我的?”近两年来,张强越看越觉得儿子不像自己。

    最终他偷偷带着孩子来做亲子鉴定。

    张丹妍是重庆市正鼎司法鉴定所的副所长,也是这例鉴定的鉴定人。采血的时候,孩子又哭又闹,张强用手轻轻捂住孩子的眼睛,轻声安慰。

    十个工作日后,张强如约而至,眼里布满了红血丝。

    “亲生。”看着鉴定意见书,张强长出了一口气,“这下终于能睡得着了。”

    “近几年我们所每年要做上千例亲子鉴定,其中,九五成以上的结果都显示是亲生。”张丹妍说,有的父亲缺乏安全感,他们可能因为别人的一句话而产生怀疑,从而形成心魔,而亲子鉴定就成为破除心魔的一大利剑。

    “其实外表长得是否相似,并不能成为判断其是否亲生的依据,”张丹妍解释,“判断孩子长相大多是我们说的五官面容,从遗传学上简单的说,取决于一些局部的独立特征具备的显性和隐性的关系。此外,长相本身是一个动态变化的发育过程,与遗传、饮食结构等很多方面有联系。”

    虽然许多类似的亲子鉴定都是肯定的结果,但这些父亲需要从一纸报告中寻求安全感。面对真相并不容易,所以才会有人像张强一样纠结几年,甚至几十年。但最终还是会选择来做亲子鉴定,因为他们觉得真相还是非常重要。而这个真相不仅关乎血缘和财产,更关乎人性与道德。

    有时候,心魔的困扰来自于一句不起眼的玩笑,而一纸鉴定就能让人如释重负。

    离:破碎王海今年40多岁,儿子刚上大学不久,来鉴定那天,父子俩相对无言。

    “你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很配合,但不说话。”张丹妍还记得那个儿子,身上带着不属于他这个年纪的沉默,“这么大的孩子,他肯定知道这是来干嘛的,你也不能拿出哄小孩的那一套来对待他。”

    近20年的时间里,这是压在王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