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老鱼制造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民国的独身主义与一个鬼故事
26025 次点击
11 个回复
老鱼制造 于 2020-01-10 16:13:53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新年将到,一大波催婚潮袭来,我每天都会在一个交友APP上看到各种形式的催婚和抱怨,觉得很有意思。

    这些抱怨者大多未必是不婚主义,只是因为某种原因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对象而已,但他(她)们因为反对催婚,不堪其扰,也发出了愤激之言:老子不找了!

    有一个小伙子最有意思,他说,他那天突然接到父母的微信,他们说,你今年如果还不能带个女朋友回家,那你就不要回家过年了,你出去旅游吧,去海南、云南都行。

    小伙子呜呼哀哉:我连回家过年的权力都没有了,人家不要我了,我做错什么了?这件事无疑说明传统力量和环境压力有多么强大。

    因此,我未免对那些不婚族佩服起来,觉得那简直有些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味道。

    (公众号:九鸦人物)

    我们如今对于不婚主义有许多解释,甚至盛赞,这赞无非以时代进步、个人自由、人格独立,以及女权什么的为基石,殊不知,独身主义并不是我们独有的发明,人家民国人早就有了。

    我们有婚恋专家,民国也有,我们有婚姻调查,民国也有,1930年,民国专家曾以北平燕京大学的学生为标本,进行过一项综合调查,那里面赞成独身的居然高达四分之一。

    显而易见,那时候的独身思潮就已经非常明朗化。

    可是你以为这只是一种思潮而已吗?不,实际上当时的独身主义已经成为一个社会现象,引起广泛注意,民国著名的女权刊物《女子月刊》动不动就会围绕这个现象加以讨论。

    那么民国的独身主义长什么样呢?它与我们的独身主义会有什么不同?在谈这个问题之前,我想先讲一个故事。

    世界上任何一门学问都离不开历史,每一种专家都差不多会是一个本学科的历史学家,民国的这个现象,后来的婚恋专家也是注意到的,他们中有人认为,这种独身不嫁的现象,应当起源于广东等地。

    他们说,19世纪末20世纪初,广东顺德、南海一带盛行女子不婚,或者嫁了不肯同房,不肯在夫家生活的风俗,这类女子和这种风俗被称为“自梳女”和“不落家”。

    这种影响是否有,关系多大,我很怀疑,但我恰好看到过有关这方面的一个故事(《女聊斋》之《普依祠》),而且这种风俗显然在嘉庆时代就有了。这个故事算一个鬼故事,前半部分写实,后半部分荒诞(实则为批判),从中可以看出很多东西。

    

    故事的大体情形是这样的:

    粤东有些女子未嫁之前,常常会组成一个组织,或者叫“金兰会”,或者叫“金兰盟”,她们义结金兰,十个一会,那也是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但这主要还是表现在婚姻方面。

    入会姐妹,必得十个女子都出嫁,才可以跟丈夫同房,如果哪一个先嫁了,这就要洞房花烛夜,一坐一整夜,跟丈夫死扛到底,一到三日回娘家,就暂时不归。你若不顺从她,她就要绝食、投水、悬梁,而其中若真有哪一个为此自尽,其他姐妹就坚决不肯再嫁,甚至会全部随她而去。

    这种“恶风陋习”,当父母的头疼,官府也头疼,但你却无论如何,都不能“革其痴心”。故而有一个叫翟小尹的,就建了一座“普依祠”,将这些女子的牌位列入其中,加以祭祀,并做了一篇祭文,狠狠批判开导了一番。

    据说,这居然比父母的训斥教诲,官府的劝惩训诫还有效,因为“普依”,是让这些魂灵有了皈依,那些女子冤魂一散,活着的人就再也不会受其影响了。

    但是这里面肯定还有没有祭祀到的冤魂,所以作者的一位好友,有一天就遇到这样一件事:

    他去某处见到一所房屋,人们告诉他这是一座无人敢住的鬼屋,但是此人是不信这个邪的,他只管就住了进去。结果,他晚上就真的见到一个女鬼出来。

    此人本就有兴趣看看这鬼长什么样,此时一见,那鬼果然绝色。女鬼是从此人的帷帐后出现,此人一心要看她如何迷惑人,就一直盯着她不放。

    女鬼出来,给此人展示了一个竹圈,那圈子里亭台楼阁,雕梁画栋,曲栏香榭,灵池碧沼,美不胜收,她要此人钻进去。

    于是此人就伸进去一只手。可是那鬼说,哪有用手取的道理。那么此人就换了一只脚进去。可是那鬼又说,你得把头伸进去才行。此人哈哈大笑,你是吊死鬼,也想把我吊死啊?你因为傻,才冤魂不散,我不配合你,是为了替你消冤。

    女鬼一听这话,忽然不见,空中传来哀哀的哭声,于是这房子从此就变得洁净起来。为什么呢?因为此人点醒了她的“愚”,她再也不来了。而其冤魂消散,也就不会再来寻找替身,而其不找替身,世界形势自然就一片大好。

    不用说,一般人对于这独身主义都是极其反对的,他们认为这不合人道,不合天理,不合自然,必须批判。更有人文主义者和社会学家认为,这将影响到人类社会的千秋大业。

    然而可惜的是,这个鬼故事和那些鬼话,并没有解决独身主义,因为这种离谱的婚恋拒绝背后,肯定隐藏着深层原因,独身主义实在有其生存的必然。

    

    为什么要这样说?我们先来看一下民国的独身主义有什么特点。

    民国独身主义的生成,肯定与新文化运动有关,也就是对女性觉醒、女性解放与自由、个人主义、人格独立的引导、呼唤和影响。民国婚姻法执行力度怎么样这且不说,至少那时候是有了包括订婚自由、结婚自由、离婚自由、再嫁自由在内的自由婚姻制度的,它还要求一夫一妻。

    它肯定也与西方思想的影响有关,那时候的年轻人、文化精英分子,都对西方极其迷恋,像瑞典妇女运动家爱凯伦、文学家萧伯纳等人的话都影响巨大。

    比如爱凯伦说的:“无论怎样的婚姻,有恋爱就是道德的,没有恋爱,就是不道德的,即便经过怎样的法律手续。”萧伯纳说:“结婚不是一种魔术,可以瞬息之间,把人的相互关系的性质,完全改变了的,戒指手帕誓约祝福等等的东西,不能够使男女的爱情在二十四分钟内固定的。”

    所以这也就出现了无数的爱情至上主义者,一时间离婚再婚成为潮流,只有鲁迅那样的人才会问问娜拉出走之后怎么办。

    民国大城市的离婚率有一段时间,据说远远超过今天,那么人们既然如此自由,为什么还会出现独身主义,不婚族,动不动在上海出现什么“女子不婚俱乐部”,在江苏出现什么“立志不嫁会”,在滇西滇东大理等地出现什么“女子不婚佛堂”呢?那简直比现在还厉害。

    

    原因其实不外这些:

    一,时代进步了,有好多女子接受了高等教育,有了先进的思想,非凡的能力,和事业心。她们为了追求事业,创造社会价值,实现个人追求,宁愿牺牲婚姻。

    这是很高等的一族,数量不多,却代表了一种高端的时代观念,也就是寻找真正有意义的活法,而与俗世极端冲突的那种。

    二,时代进步了,女子也可以出来工作了,她们无论在工厂,在商店,在人家家里做女佣,还是做其它的什么,都可以自食其力。旧有的经济关系被打破,她们已经不再需要依赖任何男人,而这些人如果再对男权社会厌恶,对生育痛苦感到恐惧,对伴侣需求不高,对养育子女、繁琐家事感到厌烦,那么她们自然就会觉得婚姻是个累赘。

    三,时代进步了,也还是一个男性话语权的社会,那时候女人的社会地位仍旧很低,她们会遭受各种痛苦。民国是一个转型时代,新旧交替之下,很多东西并不容易打破,我既然无力反抗环境,无力跟丈夫对抗,那我不嫁总可以吧?我一个人活着,活好活坏那都是我自己的事,我至少不用再活在家庭、男人加给我的痛苦中。

    四,选择佛堂那种,无力反抗时代独善其身那种,都属消极一派,而对爱情本身失望的那种,也是。婚姻充满变数,男人是靠不住的,爱情是靠不住的,恋爱是痛苦,婚姻是坟墓,父母们、周围人的婚姻状况历历在目,自己本身也曾遭受重创,所以这还结什么婚?我还不如一个人自在,至少我可以远离这种伤害。

    五,理想型的女人。她们因为对伴侣、婚姻要求过高,高不成低不就,一再拖延,一再失望,最后只好选择独身。那个时代远没有现在多元,但人的纯洁度较高,灵与肉的结合在知识女性那里相当盛行。这不仅是因为身边缺少同步并高品质的男人,还因为那基本是一个梦。

    六,选择独身的,往往女子居多,民国是,现在也是,而且这大都与环境冲突、观念冲突有关。男子不婚往往是因为经济条件、社会压力,而女子则一般总代表了自由、解放的追求。家庭、法律、伦理、实际现状对女人基本是不公平的,民国女子一旦环境宽松,立刻觉醒,她们当时的口号是我们是人,我们不是生殖机器,我们也要跟男人一样活着。

    可是这怎么能够?怎么可能一步到位?不能够怎么办?那我自然就要拒绝跟那些臭男人一起生活。

    七,媒体的推波助澜。它们往往会夸大其词,不断地制造出一些新观念加以鼓励诱导,不断地画出一个个大饼。

    主要原因大概就这么多吧。从根本来看,这无疑是一种时代进步,一种自由追求,但这一定也是一种反抗,一种无奈,一种发声。关于此,周建人曾说:“近世女子时时流露出愿守独身的喊声,虽不能概况一切,但其中多数恐怕为不良家庭制度所造成。”这当然有一定的道理。但是我认为,他不能概况的那一切,恐怕也是多数。

    

    我们现在的独身是因为什么?

    我们是不是也说是为了独立、自由?我们中是不是也有人曾说,你给我一个结婚的理由?

    我们为什么结婚还需要理由?

    因为:为了钱吗?我自己就可以把自己养得好好的,我为什么还要依赖于一个钱袋?为了寻找保护吗?你没见很多男人比女人都弱?为了乐趣?我日复一日地面对一个男人,尤其还会是一个不爱或再也爱不起来的男人,这会有趣?为了要个孩子?孩子谁养?要孩子是为了什么?至少我现在不想要……

    还有人说,爱情婚姻尽是失败,到处都是离婚出轨争财产,我怕了。

    还有人说,爱情婚姻会与自由打架,一旦结婚,我不是我,你不是你,我是自由主义者,我想要一个自由独立的内心世界和生活空间。

    等等等等,你看,我们这些新派人物的独身理由,其实也无非来自经济独立,依赖减少,对爱情婚姻失望、恐惧,崇尚个人自由、人格独立等等。我们也一面是新人新事新观念,呈现出个人追求色彩,一面是一种被动消极状态。

    这就是说,我们与民国,看上去有很多不同,要具体问题具体对待,但实际上基本是一个路子,所以我要说,我们的独身主义跟民国的独身主义,其实很像是一个轮回。

    这世上有多少人会真正崇尚独身,确实喜欢独身呢?我们现在其实也同样被媒体所操纵,完全看不出有多少人是蒙了假面。

    不过,人家民国都有结婚自由一说了,这真不值得大惊小怪。一个人无论怎样选择,那都是他自己的事,也一定有他自己的理由,就是无奈也是理由,所以,年轻人对于长辈催婚、逼婚的举动感到厌烦,是必然的,也正当。

    我好好的都不一定怎样呢!谁愿意把这么大的事交付给别人,交付给一场匆忙?我的人生难道就是给你们带回去一个男朋友或者女朋友不成?那么然后呢?我的幸福谁来管?如果我就是喜欢一个人生活呢?那你岂不是在加给我一场苦难?

    看看,我们其实也是一个转型期,我们或许永远新旧交替,处在某个转型期。

    文/九鸦

    图/网络

    更多文章,见公众号:九鸦人物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1-10 20:14:25    跟帖回复:
   沙发
"“女子无才便是德”,其中古人的智慧和总结,不容小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1-10 20:37:59    跟帖回复:
3
很赞尚现在年轻人的生活方式,可选择的余地很多,不再是老一辈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1-10 21:09:46    跟帖回复:
4
其实对婚姻,民国的自由度更高,例子很多。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1-10 21:37:50    跟帖回复:
5
结婚者众,离婚者不少...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1-11 04:18:22    跟帖回复:
6
婚姻与生育,属于人权。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1-11 04:18:49    跟帖回复:
7
婚姻与生育,属于人权。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1-11 08:42:20    跟帖回复:
8
转至第6楼第 6 楼 反射镜 2020/1/11 4:18:22 的原帖:婚姻与生育,属于人权。

个人的人权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1-11 10:03:22    跟帖回复:
9
我是来看故事的,楼主却东扯西扯,这里并不是按字付费的啊。
看到其中的“金兰会”,从她们的表现来看,怀疑它是“女同会”。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1-12 10:21:57    跟帖回复:
10
反对催婚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1-12 15:36:59    跟帖回复:
11
从民国时期到现在的女子独身主义的确是一个历史的轮回。这与思想解放,经济独立,人格独立有关,民国是个高潮,然后有所回落现在又是一个高潮。这里当然要有一个良好的经济基础,和宽松的政治环境。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1-12 15:37:34    跟帖回复:
12
从民国时期到现在的女子独身主义的确是一个历史的轮回。这与思想解放,经济独立,人格独立有关,民国是个高潮,然后有所回落现在又是一个高潮。这里当然要有一个良好的经济基础,和宽松的政治环境。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民国的独身主义与一个鬼故事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