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胡赛萌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转帖]“裸跑弟”的加速人生
838 次点击
0 个回复
扬眉剑 于 2020-01-15 13:00:54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 文摘报 》( 2019年12月28日   01 版)

    

    何宜德领取大专毕业证。

    18门课程,平均70.3分,其中三门60分,压线通过……令人吃惊的是,成绩单的主人是一位11岁的南京男孩,他成为自考史上年龄最小的大专毕业生。

    何宜德有一个更为人熟知的身份——“裸跑弟”多多:3岁雪地裸跑;4岁独自驾驶帆船出海;5岁开飞机;6岁写自传;7岁徒步穿越“死亡之海”罗布泊;9岁小学毕业……这是人称“鹰爸”的何烈胜,为儿子实现的暴风成长。

    儿子的自律与定力

    “我未来想当一名企业家,现在要为这个目标做准备。”1米6的个头、稚嫩的脸庞、有礼貌地微笑、娴熟地应答,面对记者时,何宜德透着一股与年龄不符的成熟与老练。

    一张排得满满当当的课程表贴在他的书桌上:每天早上6点起床,早上8点起到晚上8点半,一共10节课,中间穿插着两场体育训练。事实上,何宜德的每节课都在自学——看书、看网课、背重点内容、做历年真题和试卷。尽管走出了校园,他的备考方式却和应试教育下的学习方法如出一辙。《消费心理学》《企业管理概论》《商务交流》……20多本大学专业教材被他勾划得线圈交错。

    去年,玩滑板时意外摔倒,何宜德左腿骨折,可他仍坚持躺在床上看书,坐着轮椅参加考试。“他几乎每天都能按照课表完成自学进度。”辅导教师项老师评价,何宜德的自律与定力远胜同龄人,甚至远胜许多成年人。

    父亲的两张面孔

    过去11年,何烈胜始终扮演着狠心的“鹰爸”角色。

    “有时,我越害怕什么,爸爸就让我做什么。”何宜德记得,有一次,全家人在天目湖水世界玩,自己看到一个六七十米高、近90度垂直的长滑梯,便脱口而出:“从那滑下来肯定要吓死了”。结果,“爸爸就一定要让我试试。”何宜德说,父亲没有真正打过自己,但对于生气的父亲,他打心底害怕。

    为了缩短儿子花在应试教育上的时间,何宜德四岁时,便被何烈胜送进小学旁听。他对儿子采用了独一无二的教育方式——上午上小学一年级,下午上幼儿园小班。以此类推,何宜德5岁同时读小学三年级和幼儿园中班,6岁同时读小学四年级和幼儿园大班……随着高年级和低年级课程的交叉学习,何宜德9岁便从小学毕业。

    起初,对于父亲提出的自考大专,何宜德也是拒绝的,“我觉得太难了。”为了鼓励儿子,2017年4月,何烈胜与儿子一同报考南京大学销售管理专业专科。考过两门课后,何烈胜反而由于时间匮乏等种种原因,放弃了陪考。

    身为上世纪90年代辞去公职、下海经商的第一拨挑战者,经历过数次破产与东山再起,何烈胜的字典里从没有“不可能”三个字。

    脱离学习和训练,父亲在儿子面前呈现出另一副面孔。这时候的父亲,不再是“鹰爸”,会陪儿子玩耍、踢球、看电影、走遍各地旅行。

    10岁,是何烈胜为父子关系设定的一个分水岭。前10年,他认为孩子没有足够的心智自己做正确选择,要严格按照他的规划往前走;但10岁以后,他允许儿子独立思想的介入。现在在生活里,何烈胜开始听取11岁儿子的想法。有时晚上,他会特意问何宜德想去哪儿,带他出去玩。

    兄妹的两种试验

    过去11年,何宜德一直在父亲为他设定的道路上狂奔。面对何烈胜为儿子打造的加速人生,妻子何龙会却充满无奈。

    她是个慈母,她更希望给孩子一个宽松而快乐的童年,但何烈胜却不让她插手。拥有截然相反育儿观的夫妻俩,为此争吵无数。一气之下,何龙会向何烈胜提出离婚。此后,经过调解,两人各自退让一步,最终达成协议——何烈胜负责教育儿子,何龙会教育小四岁的女儿何宜静,双方互不干涉。

    “她对孩子舍不得打、舍不得骂,宠得孩子都不听她话。”何烈胜看不惯妻子的慈爱。他举例说,每当女儿吃馄饨时,妻子会再多要两个空碗,把热馄饨夹到空碗里吹一吹,再到另一个空碗里放一放,才能放心地给女儿吃。

    只是,仅从这个阶段的教育结果来看,如今7岁的何宜静,显得懒散而急躁,何烈胜认为,女儿“脾气霸道,不爱学习,学识、智力发展都不如同期的哥哥。”何龙会也坦承,女儿不太听话,“她获得了一定的自由,但她失去的似乎多于她所得到的。”

    这些年,目睹儿子身体的变化和取得的成绩,何龙会逐渐从坚决反对,转变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无奈之下,何龙会进一步同意放权给丈夫,让女儿也适度接受“鹰式教育”。

    在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看来,这种快速通过自考获得大专、本科文凭的“育儿模式”,并非个性化教育探索,而是对孩子进行拔苗助长的功利教育。

    “任何个性化的教育探索,都必须有基本的教育底线,坚持基本的教育规律。教育的过程是不可逆的,不能随心所欲地对孩子进行实验,更不能把自己的功利教育观,强加到孩子身上。”

    (《钱江晚报》12.17 张蓉)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转帖]“裸跑弟”的加速人生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