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胡赛萌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观《三魂七魄》画展
802 次点击
2 个回复
布衣老叟 于 2020-01-20 15:40:40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上海发布》消息: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春节期间(初四至初六)也开放参观。展出项目又两个:《三魂七魄》和《 MY BEST WISHES 欧洲百年贺卡明信片历史特展》。昨天我去“先睹为快”,拍了几张照片,写点观感。

    《三魂七魄》,画家杨诘苍创作。据介绍他是一位国际著名的现代艺术家,擅用中国毛笔宣纸层层渲染创作出现代艺术观念的大幅作品。本人孤陋寡闻,竟不知这位大家还有别的什么巨作闻名于世,但就这个展出主题而言,我觉得画家是在展示一种“死亡艺术”。的确观念很开放,很现代。所以先要告知比较讲究传统习俗的朋友们,在春节的喜庆日子里千万不要到那个地方去“触霉头”!

    先看看这画展的宣传海报——上面明白地画着骷髅和骨殖,仿佛正从上面洒落下来。画家自题的“三魂七魄”几个字在架构上似乎也有中压迫下的灵魂挣脱感,让人窒息。

  









    死亡或毁灭是世界上任何事物的最终归宿,直面死亡是一种超脱,是一种潇洒人生。所以庄子死了老婆“鼓盆而歌”。画家在下面的画面里给观众展示了一堆已经被解构分散的人体骨胳,它们好像被神秘无色透明的力量裹挟着滚滚流动,朝着某个方向,犹如一群飘忽而古怪的舞者在狂欢。骷髅和白骨的撞击声好像灵魂在颤抖。





    巧的很,法国作曲家圣-桑的交响诗《骷髅之舞》(Danse macabre)也用旋律描绘了这个场景。而画家的另一幅作品里大面积使用表现死亡的黑白“丧色”堆集成簇拥着的亡灵,他们又将前往何方?是赶着去迎接《骷髅之舞》最后的黎明鸡叫吗?

    




    上面提到的两张画作尺幅都很大,有好几米宽幅,约2米的高度。拍下的照片不足以表现其宏大的场面。还有两幅作品也是大尺幅的,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字母和单词:“Oh,God”、”My God”;“O,Oh,Diu”,(Diu 这个词在英汉词典中未能查到,从字母的表音符看其发音类似法语 dieu [上帝、神明] 不知道是不是古拉丁文),这些字母单词无尽反复,墨汁淋漓,好像泪水流淌——是不是人之将死对尘世的留恋?

    










    类似上例的作品还有许多,看多了就觉得乏味,因为不了解画家的意图。倒是还有两件作品,可以展示一下。

  












    一幅图,基督教墓地里排列有序的十字架做背景,画面主题叠加了一个不规整的十字架——一个尚未得到救赎的灵魂飞临此地?

    第二幅图,难以分辨的字母似乎是一句魔咒,充斥全画面,意味着什么?更增添了亡灵的神秘色彩。

    这个展览里唯一的一件三维作品是:







    不过我想如果把这具人骨胳模型置放在黑丝绒衬底和白缎面丧幛合成的装具里或许更加能显示死亡的庄重。【试模拟】

  





    其实死亡不是一件想象当中极度可怖的事情,弘一法师圆寂前写下“悲欣交集”四个字应该是这位高僧对人生的彻悟。我辈凡夫俗子固然达不到大法师境界之万一,但是我们仍然可以深刻地去解读“死亡”,以任其自然的心态面对“死亡”,笑迎人生终点。——斯为“三魂七魄”观后感也欤!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1-20 16:07:59    跟帖回复:
   沙发


    《庄子》一书中有一段经典对白,就是庄子和骷髅的对话。

    庄子之楚,见空髑髅,髐然有形,撽以马捶,因而问之,曰:“夫子贪生失理,而为此乎?将子有亡国之事,斧钺之诛,而为此乎?将子有不善之行,愧遗父母妻子之丑,而为此乎?将子有冻馁之患,而为此乎?将子之春秋故及此乎?”

    于是语卒,援髑髅,枕而卧。夜半,髑髅见梦曰:“子之谈者似辩士。视子所言,皆生人之累也,死则无此矣。子欲闻死之说乎?”庄子曰:“然。”髑髅曰:“死,无君于上,无臣于下;亦无四时之事,从然以天地为春秋,虽南面王乐,不能过也。”

    庄子不信,曰:“吾使司命复生子形,为子骨肉肌肤,反子父母妻子闾里知识,子欲之乎?”髑髅深矉蹙,曰:“吾安能弃南面王乐而复为人间之劳乎!”

    简单翻译一下:庄子到楚国去,见到一颗死人头骨,干枯而有生人头颅形状。庄于用马鞭子敲打着骷髅问道:“先生是由于贪图享乐,放纵情欲,丧失养生之理而成为这样的吗?或是遭遇亡国之事,为斧钺诛杀而至于此呢?或是你做了不善之事,怕给父母、妻子留下耻辱而自杀的呢?或是你因为挨饿受冻而成为这样呢?或是你年事已高本该如此呢?”就这样讲完,拉过骷髅,枕在头下睡去。半夜时,骷髅显现在他的梦中,对他悦,“听您的言谈好像是位善辩之士,看你所说之事,都是活人的负担,死人则没有这些。您愿意听听死人的快乐吗?”庄子说:“是的。”骷髅说:“死人,没有君在上面,没有臣在下面,也没有一年四季的操劳之事,放纵自如与天地同在,虽然南面为王的乐趣,不能超过呵。”庄子不相信,说:“我让主管生死之神复活你的形体,还给你骨肉肌肤,归还你父母、妻子、邻里和朋友,你愿意吗?”骷髅深深皱起眉头,现出愁苦的样子说:“我怎能舍弃南面为王的快乐而再次去受人间的劳苦呢?”

    

    在这段文字中,骷髅不但留恋死境,而且还振振有词地把庄子驳斥了一顿。从《庄子》这本书问世之后,庄子与骷髅就成为一对相伴的形象出现在各种有关庄子的小说、戏文和民间曲艺之中。在《盛明杂剧》中就有一出《庄子戏骷髅》的戏文。

    

    故事的时间居然被荒诞地设置在宋朝,庄子先生依旧大模大样的出门游玩。“庄子无事去游春,来到荒郊野外村。”就是在这荒郊野外,庄子遇到了一个骷髅,是一个横死于路边的商人(好像是因战乱或疾病而死)。而这个骷髅与先秦典籍《庄子》中的骷髅却大不相同,他格外恋生,对自己的突然死亡表达了极度的不满和不情愿。庄子一看便说,好,那我就让你活过来总可以了吧。

    戏文中的庄子法术高超,他既不请司命也不找阎王,靠自己的符咒就复活了那具骷髅。可惜活过来的骷髅又开始了贪欲无休的生活,最后还是个死,依旧是骷髅。而了解了这个事情始末缘由的县官梁栋却突然开悟,弃官不做跟随庄子一同去参修大道了。

    庄子与骷髅之故事,显然蕴含着道家的生死观念:一切荣华富贵是非恩怨在死亡面前都成为虚幻,所以应及早修道。这在马丹阳(马钰)的《满庭芳·叹骷髅》一词中说得更加直接:

    携筇信步,郊外闲游。路傍忽见骷髅。眼里填泥,口内长出臭莸。潇洒不肯重说,更难为、再骋风流。想在日,劝他家学道,不肯回头。耻向街前求乞,到如今,显现白骨无羞。若悟生居火院,死堕阴囚。决裂心灰慷慨,舍家缘、物外真修。神光灿,得祥云衬步,直赴瀛洲。

    

    有意思的是,在莎翁戏剧《哈姆雷特》中也有一段类似庄子叹骷髅的著名情节,更由此诞生了那个英文名句: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a questio。(生存还是死亡,这是个问题。)

    在第五幕第一场戏中,哈姆雷特与好友霍雷肖途经墓地。看到两个挖坟人在唱歌:“年轻时候最爱偷情,觉得那事很有趣味,规规矩矩学做好人,在我看来太无意义。谁料如今岁月潜移,老景催人急于星火,两腿挺直,一命归西,世上原来不曾有我。”两个挖坟人挖出一颗颗骷髅头,讲述死者身份,哈姆雷特似有所悟,说道:“谁知道我们将来会变成一些什么下贱的东西,霍雷肖!要是我们用想象推测下去,谁知道亚历山大的高贵的尸体,不就是塞在酒桶口上的泥土?”

    “我们可以不作怪论、合情合理地推想他怎样会到那个地步。比方说吧:亚历山大死了;亚历山大埋葬了;亚历山大化为尘土;人们把尘土做成烂泥;那么为什么亚历山大所变成的烂泥,不会被人家拿来塞在啤酒桶的口上呢?凯撒死了,你尊严的尸体,也许变了泥把破墙填砌;啊!他从前是何等的英雄,现在只好替人挡雨遮风!”

    从庄子到哈姆雷特,看来古今中外,人们于生死都有着同样的感慨和思考。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1-20 16:14:47    跟帖回复:
3
汝没死过何谈经历?
三魂七魄是尔等肉眼所能见?
(回头是岸吧?)
(笑)



谢谢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观《三魂七魄》画展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