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草枯鹰眼疾1919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两个字价值289万元
685 次点击
0 个回复
草枯鹰眼疾1919 于 2020-01-23 12:22:14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常德是一座美丽的城市,不仅有美丽的三山(德山、河洑山、太阳山),还有美丽的三水(沅江、穿紫河、柳叶湖),更有醉人的三香(栀子花香、桂花香、梅花香)。

        在美丽的柳叶湖畔的唯一柳岸别墅小区,住着我们故事的主人公——常德市东永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永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李振华。

        东永公司开办的东永海鲜楼曾经是常德餐饮界的翘楚,李振华因此闻名遐迩。2013年他为一桩纠纷而烦恼:N公司几年前承诺将一栋大楼卖给东永公司,当房价上涨大楼升值约5000万元时,N公司反悔了。面对N公司的言而无信,他准备打官司,但他担心N公司实力雄厚,打不赢的话,会白白花掉一大笔诉讼费、律师费、工作费用,他决定转移风险。他委托湖南劲鸣律师事务所(以下简称劲鸣所)代理东永公司与N公司房屋买卖合同纠纷案(以下简称本案),他主动提出按照收回金额(因本案得到的金额)的40%支付律师费以及劲鸣所为本案垫付的工作费用和诉讼费用。

        委托合同签订后,劲鸣所代理东永公司打赢了本案的一审、二审,眼看5000万元即将到手,李振华喜出望外。但N公司确实有能量,马上启动了再审,5000万元又悬了!

        劲鸣所除了积极应对再审,还开辟了施加舆论压力的第二战场:联系媒体报道N公司的言而无信;在各大论坛撰写并发布维护诚实信用的文章。后来又开辟了第三战场:起诉两个行政机关,通过行政诉讼对N公司施加压力。劲鸣所五年半的努力终于有了收获,东永公司与N公司在本案的再审程序达成调解,《调解书》确认东永公司得到1000万元。

        1000万元还没到手,李振华有了新烦恼:总共1000万元却要给律师400万元。李振华提出150万元了结委托合同,被拒绝。劲鸣所起诉催讨律师费(以下简称律师费案),李振华使出三招:

        义正词严地失信。李振华承认委托合同的字是他签的,章是他盖的,但他义正词严地说:签订委托合同时他精神状况不佳,他老婆龙力军(常德市武陵区人民检察院检察委员会委员)不支持他打官司,所以委托合同约定给劲鸣所40%不是他的真实意思表示。

        理直气壮地撒谎。李振华撒了六个谎:他承认他自己主动提出40%律师费,但他又指责签订40%律师费是劲鸣所乘人之危;他谎称另一起关联案件的诉讼成本为500万元,当谎言被揭穿后,他理直气壮地说:“是否完全真实又有什么问题呢?”……

        主张委托合同无效。李振华知道要颠覆白纸黑字,主张合同无效才能达到目的。他找到一篇“限制委托人违约的条款无效”的文章,希望据此判决委托合同全部无效。

        常德市武陵区人民法院蔡雨静法官是律师费案的一审承办法官。针对李振华的谎言,劲鸣所向她提交十三份反驳证据,揭穿了李振华的六个谎言;针对无效观点,劲鸣所告诉她,委托人与受托人地位平等,限制委托人违约天经地义,退一步说即使认定该条款无效,法律规定部分无效不影响合同其他部分的效力,仍然要按照40%支付。

        劲鸣所以为法律规定如此明确,李振华必败无疑。

        没有想到:蔡雨静法官无视 “全面审核证据”的法律规定,冒着违法审判的风险,故意漏列劲鸣所提交的十三份反驳证据中的十二项,掩盖了李振华的六个谎言。

        更没有想到:蔡雨静法官对法律规定熟视无睹,冒着故意违反法律明确规定的风险,认定限制东永公司违约的条款损害社会公共利益导致委托合同全部无效,东永公司仅支付150万元。

        劲鸣所提起了上诉。

        呵呵,还有一个没有想到:东永公司也提起了上诉!曾经主动提出150万元的李振华义正词严地责怪一审:150万元太多,24.44万元最好,既尊重事实又公平合理。

        律师费案进入二审。无巧不成书:律师费案二审和本案再审两个程序的承办法官是同一个人——常德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二庭张秋岚副庭长,律师费案二审和本案再审两个程序的审判长也是同一个人——常德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二庭肖丕国庭长。

        蔡雨静法官的违法太明显了,张秋岚副庭长毫不留情地否定了委托合同全部无效的观点,认定40%约定有效。李振华的绝大部分观点太牵强了,她也予以否决。劲鸣所翻盘有望?

        非也!张秋岚副庭长要玩高难度:从委托合同“因本案得到的金额”的“本案”两个字入手,颠覆白纸黑字。当然,颠覆之前必须破解六个难题,冲过两道难关。

        难题一,“本案”如何变成“只限于买卖合同案”?

      《调解书》1000万元包括“缔约过失损失补偿”和“租赁房屋的装饰装修、设备设施的搬迁费”,真是天赐良机!本案是买卖合同,搬迁费是租赁合同,买卖合同怎么能要租赁合同的钱呢?

        貌似有道理的观点有两个漏洞:一是“因本案得到的金额”的真实意思就是因为本案法律文书所得到的全部金额;二是法律规定调解不受诉讼请求的限制,即使只起诉买卖合同,如果调解则可以同时处理买卖合同和租赁合同,《调解书》载明的金额都是本案的金额,1000万就是因本案得到的金额。

        不可为也要为,她决意偷换概念:将“本案”偷换成“只限于买卖合同案”,租赁合同得到的金额就可以不计算律师费。

        难题二,租赁合同的金额如何确定呢?

      《调解书》没有明确“装饰装修、设备设施的搬迁费”的数额,但东永公司《调解方案》索要2572万元——包括缔约过失补偿2183万元和装修、设备设施、扩建房屋费用389万元,机会又来了:389万元就是租赁合同金额。

        还是有漏洞——389万元只占总额的15%,缔约过失补偿占总额的85%,换算下来,租赁合同在1000万元中最多占150万元,389万还是不能成立。

        无解,必须隐瞒2183万元。

        难题三,如何解决《调解书》与《调解方案》概念不一致?

        根据再审《调解笔录》,《调解书》“装饰装修、设备设施的搬迁费”的真实含义就是搬迁费,因为N公司只认可缔约过失补偿和搬迁费。

        《调解笔录》记载,李振华小心翼翼地问:“不能拆除的装修是否有补偿?”(注意:李振华根本就没有提设备设施折旧损失和扩建房屋费用。)N公司斩钉截铁地回答:“装修的问题,完全没有基础,没有必要;你的东西都可以搬走,租赁合同已到期;支付1000万元解决与你之间的任何纠纷(搬迁费、缔约过失补偿,等等)”。

          她彻底明白了:搬迁费的概念完全不同于装修折旧损失、设备设施折旧损失、扩建房屋费用,389万元没有成立的可能。

          必须再次偷换概念:将“装饰装修的搬迁费”偷换成“装修折旧损失”,将“设备设施的搬迁费”偷换成“设备设施折旧损失”。最后剩下“扩建房屋费用”,与《调解书》不沾边,无法偷换,只好霸蛮塞进去。

        难题四,如何解决认定389万元与常德中院裁决的不一致?也就是如何避免常德中院的自相矛盾?

        再审《调解笔录》记载:张秋岚、肖丕国、常德中院孙权新副院长曾经共同参与调解,孙权新副院长代表常德中院当庭裁决:本案只确认缔约过失损失,无法确认装修、设备设施折旧损失、房屋扩建费用的价值。

          无解,隐瞒它。

          难题五,用哪条证据规则认定389万元呢?

          一方当事人陈述不能作为定案依据,这是证据规则的常识。389万元是李振华单方的说法,不仅遭到N公司否决,还遭到2018年的张秋岚、肖丕国、孙权新的否决。《调解方案》不能作为认定389万元的依据。

          自古华山一条路,只有自创法律。劲鸣所不是在其作为本案东永公司代理人时没有对389万元提出不同意见吗?拿来作自创法律的素材,张秋岚版证据规则应运而生:“对一方当事人的陈述,该当事人的代理人未提出不同意见的,视为代理人对该陈述的认可,可以作为对该代理人不利的证据。” 因为自创且明显违反证据规则,她在判决书中以 “根据证据认证规则”八个字一笔带过。

          难题六,如何满足李振华“恢复往日好名誉”的愿望?

         尽管二审开庭时劲鸣所要求列明李振华撒谎证据,但李振华提出“恢复往日好名誉”的要求后,她决定:即使冒着违法审判的风险,也要隐瞒李振华撒谎的证据,否则……

          终于破解了六大难题,可是,两道难关能冲过吗?

          难关一,合议庭合议。

          审判长的意见非常关键,令人担心:

          再审《调解笔录》中,肖丕国庭长曾经当庭解释了40%律师费:律师费没有任何扣除,就是收回金额的40%。如果要肖丕国庭长同意扣减389万元,岂不是要他自相矛盾?

          按照“审判长应当阅卷”的法律规定,要求已经仔细阅卷的肖丕国庭长同意扣减389万元,岂不是要他同意偷换概念、隐瞒证据、自创法律?

          没想到:合议庭通过了她的意见。

          难关二,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

          律师费案要经过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她负责向审判委员会汇报,令人更加担心:

          第一,祁圣友专委是否反对自创法律?审判委员会主要职能是“讨论决定重大、疑难、复杂案件的法律适用”。祁圣友专委是协管民二庭的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非常熟悉民事诉讼证据规则;非常擅长处理法律适用问题;非常清楚她自创的证据认证规则不存在。一旦祁圣友专委履行法定职责,任何自创法律都难逃祁圣友专委的法眼……

          第二,审判委员会委员是否要求查阅案卷?法律规定向审判委员会汇报隐瞒主要证据属于违法审判,终身追责;还规定审判委员会委员可以查阅案卷。一旦查阅案卷……

          最后一个没想到:审判委员会通过了她的意见。

          李振华成功了:400万元变成111万元,净赚289万元。张秋岚副庭长成功了:颠覆白纸黑字,“本案”两个字价值289万元。

           清清沅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武陵豪杰多,都付笑谈中。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两个字价值289万元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