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胡赛萌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转帖]武汉封城的这一天
2945 次点击
5 个回复
万里如虎 于 2020-01-27 15:55:12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我是不怕死,回去上班去的。我们一家人本来已经离开武汉了。但是今天我叫我先生开车把我送到天门车站,我从那里坐车回来。临走时,小伢求我——妈妈,莫走。但我不能不回来,我们医院一些医护人员已经感染了,科室增加了5名外援还是人手不够。”与我们“拼单”的是四医院的一名护士,她小声说道。

    编导手记

    彭苏

    “一大早搞了几单?”

    “哎呀!莫说了,半天才搞了单去机场的。”

    “能搞几单搞几单。十点之前,武汉就要封城了。”

    

    1月23日凌晨,武汉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突然对外发布:这天10时起,全市城市公交、地铁、轮渡、长途客运暂停运营;机场、火车站离汉通道暂时关闭;“无特殊原因,市民不要离开武汉”,恢复时间另行通告。

    几乎同时,冷暖人生节目组决定:纪录武汉封城的第一天。上午六点,刚回武汉没两天的我临时受命,赶往汉口火车站。武汉三大车站,排除武汉高铁与武昌火车站,最终选择这座百年老站作为始拍点,一是因为这里高铁与普通列车汇集,客流量更庞杂;二是它离疫情最初的发源地——华南海鲜市场最近。

    

    六点半,与同行一路交流的女司机一踩油门到了站。或许是天气,气场还有心情的“交叉感应”,一下车,就觉得除了广场正中的那口竖钟是一如继往地正常运转,大地上走动的都是阴云笼罩下,仓惶行色的“蚂蚁”。有的携家带口,有的拖口皮箱,不是奔往检票口就是奔向售票窗。他们手里紧捏着的仿佛不是票根,是奔命的符。

    七点钟,一个大叔站在大钟对面,仰望时刻,神情六神无主。他的旁边,还有一中年人在猛打手机。吸引我的是他们的行李:简易的大塑料带、棉絮鼓起的布包裹、恨不得塞进脸盆的行李箱,还有那些零零散散的左一包右一包。看上去,他们不像是要回家过年,更像是举族迁离。

    

    “本来要回四川。买好了早上六点多钟的票,我们坐最早一班地铁——从盘龙城出发,还是迟到了。”他懊丧道,一块同行的老乡已上窗口去了。但眼见十点后,大批乘客都走不了,他们又有什么指望?

    “怎么不早拼车?”我望着那堆负荷,忍不住地问。

    “唉!老板说年底没收回款子,发不了工钱。也不晓得是真是假……”看见我掏出手机,他忙别过身子,“对不起,我不识字,别拍我。”

    八点半,跟我说“对不起”的,是与我一样,临时找来的摄影师。他歉然地掏出一只机头麦说,“我在整个火车站转了半小时,没买到电池。只有这只麦,行吗?”望向远处已关闭的超市、宾馆,再看向四面八方聚集的人流,还有周围出动的巡卫保安,我说咱们开始吧。

    “十点钟以后的就走不了,请到前面办理原价退票,好吗?”在售票大厅,贴着“福”字的窗口,穿着红棉袄的售票人员在向窗口前的人群大声呼吁。

    不一会,另一窗口就爆出冲突声。不用说,肯定是走不了的一方忿忿不平,而疲于应对的另一方也是万分委屈。争执还发生在等待的人群中。一个丈夫让自己的妻子挤在了第一线,满脸懵然的他在外专候消息。随即,只见他的妻子火急火燎地冲出,一下冲到他面前,“死鬼,叫你早点办不办,现在只有退票,都走不了了。”

    

    “那明天十一点呢?”他底气不足,又心有不甘地问。

    “今天都走不了,还想明天?”他的妻子用手戳向窗口,暴跳如雷,“你还搞不懂,没有改签,只有退票!”

    “不好意思,我以前没拍过这种场面。”事后,摄影师嗫嚅道。刚才在进站口,他捕捉到一男子不死心地拿着身份证在验票机上屡败屡试。对方发现他的镜头,躲去了另一验票机,他跟了过去,也许他打断了这个人企图离城的伎俩。

    望着摄影师几分稚气的眼睛,我很想告诉他,不管在检票口还是进站口,这时候于我,不提问似有什么不妥,但无论问谁,问什么,我都很想啐自己两口。“为什么不提前?”——我问任先生,“今天单位才放假。结果凌晨四点,我才知道封城的消息。”他拖着箱子无奈地说,他买的是这天回十堰的票。“老人说能回尽量回,回不来就注意安全。家里还有老婆孩子……”说着,他的眼圈泛红。

    

    大钟指向十点。巡卫们推上一排排“铁墙”。他们笔直守在进站口,以此郑重宣布,这里封闭了。与此同时,“可爱多”和她的男友推着行李匆匆从退票口出来。一身汉服,挽着发髻,披着猩红斗篷的她立在广场中央,格外引人注目。我上前问她,要去哪儿?“回襄阳。”她翻查手机,埋头搜索任何离城的渠道。她温和的男友代为回答,她是中南医院的一名实习护士,今年才毕业。“中南?——那不是抢救患者的重点医院?”我问道,“是呀——她因为还在实习期,才能放假几天。”这位男友道。其后不知从哪里,他们获取到某条捷径。两人商议一番,打算先打道回府。

    

    这时,广场另一厢,巡警在向一群驻守的外地民工端起话筒——“赶紧赶紧,能回的赶紧回。”我示意摄影师,让他跟踪“可爱多”,我去民工那边探探情形。“要是没有住处,你们可以去救助站。”巡警在说服里面一个皮肤黧黑的男子,他很像这群人的“带头大哥”。等巡警离开后,我问他,为什么不去救助站,先待一待?他说,他们要回西昌。要是回不了,他们就返回工地宿舍,这事与老板商量得过。“工地离车站多远?”我问。“不远,走要一个多小时。”看着我盯着他们堆放的包裹,他立马说,“没事,扛着走习惯了。”

    我想纪录他们扛起行李,无奈离开车站的画面。可带头大哥的老婆一个劲冲他使眼色——这个时候,你少给自己找事了。“还是算了吧。”他委婉地拒绝我。我的手机又在这刻响起,电话中,摄影师告知,地铁就要关了。

    “去往光谷的地铁就这一趟了,要上的人快点。”地勤人员高声催促。“可爱多”就在那班地铁上,“我已经找到回家的车了。”这是她在微信上留给我的最后一句话。站在空茫的地铁口,听着地铁呼啸而过,我们作出下一个决定,杀往救助站——据说,那里会有退票后,回不了家的外地人口。

    “我们怎么能安置他们?”穿过两条冗长的遂道,我们摸到江汉区救助站。铁窗背后,值班人员戴上口罩客气地告知。救助站楼梯口的上方标示,这里收容精神疾病患者,流浪人口……“上午倒是从车站过来一人,看了看环境后,他还是走了,说要另想办法回家。这里楼上只有四张床,人只能过渡歇个脚。”看见摄影师的镜头放下,另一名值班人员更是坦言道,救助站距离华南海鲜市场就几百米,我们哪敢收容别人?

    

    天,怎么还忙忘了这茬?!——我与摄影师一对眼神,走!

    “你们怎么还敢去?那里早就封了。”说是数百米,但道路弯弯曲曲。一路上,问了三人。他们一听“华南海鲜市场”,都吃惊地问,“你们不害怕吗?”

    “害怕?害怕——你们为什么又跑来这里?我们不是跟你们一样,都是为了工作。”站在华南海鲜市场门口,几个保安拦截了我们。望着东西两区,一扇扇关掉的,挂着各种售卖野生动物招牌的门面,我将行人的设问反弹给他们。

    

    “这里反而最安全——”一名保安突地发现了镜头,立马停下,一把夺过摄影师手中的机器。“拍什么?我得检查检查。”他翻弄开来,二话不说删掉了出现自己的画面……

    下午两点多,我们折回了汉口火车站。盘踞广场的人群已在削减,那位“带头大哥”与他的兄弟家人早已不知踪影。混乱、不可控、盲拍——我半是自责,半是沮丧靠在售票大厅的墙壁,刚想阖会眼,一位男士愁眉苦脸走过来。可能是无处诉说,他自说起,自己打从潮州出发,中途要在武汉中转才能回家,没想这一程就锁在这里。有家难回,无地可去——“怎么办?”他问我,也问自己。

    同样的问题又在广场一角,从一衣衫褴褛的男子口中发出。他自称徐州人,一直在荆州做生意,这次也因为中转,困在了武汉。他粗黑的手握着一根劣质的火腿肠烦乱地咀嚼,两个黑车司机就在我们眼前晃悠。“去孝感,去孝感——很多车都从孝感出发。”听到司机招徕生意,他咽了几口凉水没作声。见状,黑车司机紧跟了一句,”这会走还能开出去,等会说不定,我的车也走不了了。”

    “走不了,又没地住——什么都贵,没办法。”司机闪后,徐州大哥盯着自己的手嘟哝道。

    “你在荆州做什么生意?”我跟他闲聊起来。“炒货——炒瓜子。“他说。

    我问他,干嘛这么老远做小买卖。”是啊,到哪里不是卖?“他意味深长地喟叹。这当口,他的微信电话响起——那是一个女人在嘘寒问暖。他一边听,一边脸上的“雾霾”也在渐渐消散……那会,已是下午三点钟。

    机场、医院、公园、超市、晚上火车站可能滞留的人群——我在心里默数一个个“下一程”,忽然发现居然漏掉了重要一环——没有市内交通工具,我们哪里都去不了。甚至,都可能没法回家。

    “500块——跟你们去一趟江汉路,再把你们送回家,干不干?”车站候车跑道,驱走了叫价奇高,只愿跑城外的黑车司机,通过“拼单”,我与摄影师“抢”到了一名的士司机。开出价码前,他在车上接到了老母亲催他回家的电话。“是,是,放心,我戴了口罩。”挂机后,他又加了一条:他要在六点前收工。

    “我是不怕死,回去上班去的。我们一家人本来已经离开武汉了。但是今天我叫我先生开车把我送到天门车站,我从那里坐车回来。临走时,小伢求我——妈妈,莫走。但我不能不回来,我们医院一些医护人员已经感染了,科室增加了5名外援还是人手不够。”与我们“拼单”的是四医院的一名护士,她小声说道。

    

    下午四点多钟,的士朝着汉口中山大道方向驶去。沿途,那些过去熟视无睹的建筑物,承载昔日繁华的地段,此时与车内的空气相似,陷入一片默然萧瑟。只有的士司机在“向导”,“那里就是江汉路民众乐园,还有佳丽广场,连着步行街——都是以前最热闹的地方。看到没有——现在街上几乎没有人,银行关门了,什么都关门了……”

    

    摄影师摇下来车窗,准备举起镜头时,一个与他差不多大,不知在寒风中站了多久的大男孩跑了过来,那张探近的脸上写着——我要回家。

    

    制片人:裴天懿

    文字编辑:彭苏

    图片摄影:徐天同

    微信编辑:张淑君、撕纸小妹

    统筹:蒋涵琦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1-27 16:31:05    跟帖回复:
   沙发
满网都是医生高大上,没人说病人~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1-27 17:00:39    跟帖回复:
3
不是怕拍,是怕话多被武汉公安抓,这可是铁证。[可爱]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1-27 21:50:54    跟帖回复:
4
喝喝!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1-28 00:36:49    跟帖回复:
5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1-28 13:49:01    跟帖回复:
6
转至第2楼第 2 楼 江庐 2020/1/27 16:31:06 的原帖: 满网都是医生高大上,没人说病人~不许说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转帖]武汉封城的这一天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