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老绥远韩氏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得胜堡的年
11149 次点击
4 个回复
老绥远韩氏 于 2020-02-01 19:40:00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原创文学
    

    

    

    

    

    

    五十年代,得胜堡过年也挺红火。刷家、糊窗户、剪窗花、换新炕席、炸油糕、蒸馍馍、压粉、生豆芽、冻豆腐、贴对子、垒旺火。

    好年景时,能分上红的社员,生产队每家借给五块钱。分不上红的社员,每家借给两块钱。就这两块钱,舅舅家也花不完,剩下的五分,二分的纸币给孩子们发压岁钱。

    那时,得胜堡只有一个民国时念过私塾的老汉会写毛笔字。每年舅舅都要把他请到家里来,让到炕上,摆上炕桌。舅舅帮着磨墨,表哥帮着递红纸条、风干写好的对子。先生写完对子出门时,妗妗要给人家拿几颗鸡蛋或挖一碗面,以示酬劳。有一年过年时,因为没有请到写对子的先生,万般无奈,舅舅将墨汁抹在一个小碗沿上,在红纸上压了些黑圈圈。

    得胜堡的对联,家家户户都是“天增岁月人增寿,春满乾坤福满门”那几句话;有的人家还要在牲口圈门口贴上“牛马成群”“猪羊满圈”“等圈帖。最具特色的是,每家的米缸面瓮上都要贴“倒有有”。

    所谓“倒有有”,就是将“有”字上端一的撇再向右上方延长一些,再往月字上边相对的地方倒写一个月字,正看倒看都是“有”字。还有的人更加一等,先在一块正方形红纸的中心画一个大大的“X”然后再往四个空档处各填一个“月”字,这样一来,就是“上有下有、正有倒有、横有竖有、里有外有”了。由此可见那时农民对粮食的期盼、对灾荒的恐惧以及对粮食危机的担忧。

    1960年春节,一户地主成分的人家贴了一副对联:“里二外八辞旧岁 朝三暮四迎新春”。村里人文化低,不明白什么意思。年后有公社干部下乡看见对联,悟出了含义:上联是说吃窝头过大年,里二外八指两手捏窝头的手势;下联是说一天吃两顿饭,早饭三两粮,晚饭四两粮。于是这家当家人被狠斗了一阵子。

    大兴样板戏的时候,每年春节,堡子湾公社的业余剧团都要来得胜堡演出。一根铁丝绑一圪蛋烂棉花,往废柴油桶里一蘸,点着后,浓烟滚滚,油点喷溅。一场戏演下来,演员成了烟熏猴,身上油迹斑斑。天寒地冻的,看演出的社员更辛苦。几乎全村男女老少都来了,两三个小时下来,没有中途退场的。

    那年,请来的剧团上演《智取威虎山》。第五场杨子荣假扮土匪打入匪巢,经典唱段是“打虎上山”,唱词是“穿林海跨雪源,气冲宵汉,抒豪情寄壮志,南对群山……”那天,头天晚上“杨子荣”烧酒喝的多了,嗓子有点上火,唱到“气冲宵汉”时,咋也唱不上去,台下的人都哈哈大笑。那个演员很生气,突然冲到台前,骂了一句:“笑毬呢!”观众反而笑的更厉害了。有的后生嫌他出言不逊,往台上扔土坷垃。

    五十年代,家家户户都穷,但春节期间迎接亲戚的热络和“丰盛”招待,还是很“体面”的。喜鹊叫了,估摸着亲戚也快到了,出了城门张望等待。大声叫喊着接上亲戚,迎进家、让上炕就开始备两顿饭了:第一顿是饺子,吃完饺子聊一个时辰后,就该第二顿饭了。第二顿饭一般是两盘或三盘菜和刚馏热或烤焦的白面馍馍。亲戚们由家中的主事人陪同在一间家中最整洁的房子里吃饭,家中其他人吃的都是另外做的粗淡饭。招待亲戚的房子门帘在吃饭期间都是放下的,以免客人看到家人吃粗淡饭的尴尬。

    一般人家,也有十几家亲戚要走动,所以过年期间家家户户都是忙于走亲戚迎亲戚。

    1959年春节,得胜堡放了两天假——大年三十和初一。大年三十,生产队给每个社员发了三两猪肉。当时五舅家一共六个人,分到了将近二斤猪肉。家里穷,没准备什么年货,五舅趁那两天休息,下大同卖笤帚挣了好几块钱,当他怀揣几块钱心满意足回家时,天都黑了。

    那年,得胜堡的社员每人只分了二斤麦子。麦子低于二十斤没法磨,只好几家合起来加工。天大地大,也没有白面的恩情大。舅舅家的白面除了大年初一包饺子之外,就是蒸一锅馍馍。除夕下午蒸馍馍时,孩子们都不出去,围在锅台跟前,等待白面馍馍出锅。蒸馍馍很隆重,火必须要急,烧草不行,必须烧硬柴。孩子们过年可以吃两个白面馍馍,一个是馍馍刚出锅的时候,另一个是初一早起。其余的装在篮子里,拴在房梁上,来客的时候,站在炕沿上伸手探取几个招待客人。

    表哥堡奎曾经偷过馍馍吃。他找了一根木棍,在木棍的顶端绑上一根铁丝,在铁丝的头上磨出一个尖尖。站在柜顶上,探着从篮子里扎出一个馍馍。装进口袋里,跑到房后的堡墙上,一个人对着蓝天白云大嚼起来。后果很悲惨,被五舅发现,打的鼻青脸肿。

    后来每况愈下,每下愈况。到了1960年,得胜堡社员的生活跌至谷底。那个春节,舅舅连家也没刷,窗户纸也没换,对子也没贴。虽然也包饺子了,但饺子皮里还掺了玉茭面。拌馅用的是兔子肉。一大盆菜馅里就一捧肉,用放大镜也看不见,

    舅舅说,那三年的春节过的真是灰漫漫的,整个得胜堡没有一丝生气,好像全村都在服丧一样。

    文革来了,过年的传统风俗被当做封建余孽。有一年特别紧,比如烧香、上供、磕头、走亲戚等,被统统革掉,人们只能偷偷摸摸地进行。腊月二十七八,村支书就在大喇叭里开始吼喊了,提醒社员都要过革命的年。封建迷信那一套,一概要禁绝,不听话的人家年底要克扣口粮。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