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胡赛萌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紫陌尘事-58
1961 次点击
0 个回复
刘工论坛 于 2020-02-05 19:09:07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原创文学
    楚宁的爸爸死前是个右派,妈妈算是个臭老九。如今,右派不管死的活的都平反了,臭老九又见了阳光,而且也渐渐的香了起来。其实,这“臭”字原本还有另一种解释,那也是“香”的意思。所以,有知识的人根本就没真正的臭过,即便是臭也是香的。

    要说人为什么要读书,恐怕除了高谈虚论的政治理想,唯有古人的劝言: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它所道出的实话。而今,孩子读书可真是最劳神的事,好像每个家庭把一切中心都转移到陪公子读书上来了。孩子没了童年,学生成了教育机器上的零件,学校渐渐成了驯化场,老师也便成了驯化师。这些年,楚宁常去接送女儿上学放学,他不想听那些扼杀孩子的教育手段,但每回竖耳侧闻,那些学生厌学、逃学、甚至跳楼的事让他焦虑不安。

    侯主席小女儿结婚的那天,他就听见酒桌上人唠叨孩子读书的事。当时侯英还告诫她妹妹,等有了孩子千万不要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也许楚宁也没深刻理解这起跑线是啥意思,直到昨天,吕佳也责怪他,说没有在女儿刚上学的时候重视这起跑线,他才有所清晰。现在,女儿毕业了,他看见女儿同学的不少家长,求爹爹拜奶奶的花钱找人为孩子上名校,心里真是觉得可悲。

    他和女儿散步回到家,女儿闷闷不乐的回了自己房间,楚宁也一脸阴沉的往沙发上一趟,抽起烟来。吕佳见他父女散步回来,都闷闷不乐,像似吵架了,就问:“怎么啦?都跟霜打似的?”

    “没有,我累了。”女儿无精打采地说。

    “累了就睡觉。”

    “嗯,睡觉。”楚宁接过话,把烟头掐了。他回到房间倒床就装睡了。

    吕佳忙完家务,敲了敲女儿的房门。她没听到女儿吱声,就推门进去,见女儿抱着腿坐在床上郁闷的样子,问道:“这是怎么了?散个步还散出气来啦。”女儿还是没有理睬,她呆呆的盯着妈妈,目光散散的。吕佳坐到她床边,关切地问:“乖女儿,怎么啦?是不是还想着没考好的事呀?我们好好再复习一年,明年再考,”女儿还是没有反应,她抱着双腿,膝盖抵住下巴就是一言不发。吕佳见女儿情绪如此低落,又说道:“过几天,妈妈请几天假,我们一起出去玩玩,好不好?”女儿有气无力的摇摇头,还是不说话。这下吕佳可真的急了,但她知道这时候不能发火和埋怨,她又安慰了女儿一会儿,回到自己房间,她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这是怎么啦?你跟她说什么了?”

    “别管她,过几天就好了。”说完,楚宁闭上眼睛假装累了。

    “哎呀,你还有心思睡觉。去问问她,到底怎么啦,不要把她憋出什么好歹来。”吕佳拉起他,推他去问问女儿。

    “哎呀,问什么呀!没事的。”

    “你说的,那她闷闷不乐干嘛?”

    “废话。你想让她一见到你就傻笑啊?没事!没事!”

    “不行!不能让她憋着,这样会憋出病的。”

    “哎呀,憋出什么病啊,你是游医还是赤脚医生啊,尽瞎说。”

    “那她为什么心事重重的?”

    “我说你是不是有毛病,你像她这么大的时候都买菜做饭了,让她自己想想,自己的事自己拿主意,你我都不要问的太多。”

    “哎!怎么都这么犟啊,我再去问问她。”

    “别去问了,听我的话没错,给她自己决定不好吗。”

    “决定什么呀?你是不是跟她说什么了?”

    “我没跟她说什么,她想出国,我说你先在国内读完高中再出国,她就不高兴了。”吕佳一听到女儿想出国,心里顿时一阵痛痛的。她知道女儿早就有出国读书的念头,自她和张同用英语通信以后,吕佳就越发的担心。楚宁见她难受的样子,倒了一杯水递给她,安慰道:“这事你我都不要问,让她自己决定吧,她怎么定,我们就怎么尊重,女儿大了,由不得父母喽。”

    “都是你惯的,她说想到哪个国家了?”

    “还能去哪个国家,美利坚呗。”

    “那,跟张同联系了?”

    “我还不知道她想去美国上哪个学校呢,等她有个初步的想法再说吧。而且读什么学校,以后念什么专业,需要多少钱,怎么去,这些都是问题。她要是能自己一步步弄清楚了,我看才能谈到去不去。现在还只是在做梦呢,你就支持她好好做这个梦吧,别拿她当回事。”

    “哎!”吕佳叹了一口气。这一夜,吕佳失眠了,她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半夜的时候,她推醒楚宁,心烦意乱地说:“别睡了,起来跟我说说。你是怎么想的?她才十五岁呀,跑到那么远的地方读书,她能行吗?”

    “我不是跟你说过嘛,你不是还不到十七岁就当兵啦,不也过来了。况且她是想去美国,也不是去非洲,你担心什么呀!”

    “哎!年代不同了,她能自理吗?”

    “你啊!烦的真多,能不能自理还要你操心呀。她也不是残疾,怎么不能自理了。唉?对了,你不说,我倒给忘了。她最近在林小妹店里打工,不是蛮好的嘛,你明天问问林小妹,了解一下不就有数了。”

    “她在林小妹那里打工?不是说她自己找的吗?”

    “是她自己找的,林小妹后来才知道,你女儿让她保密。我看你问问她,私下了解一下嘛。”

    “那好!明天我问问林小妹。”

    “睡吧。如果她真的要去,你拦也拦不住。我看啊,出去也不是什么坏事。吃吃洋面包总比啃窝窝头好吧。”

    “你说现在的孩子,怎么这么自私啊,一点也不为我们想想。”

    “为我们想什么?你啊!都什么年头了,还把孩子拴在自己身边,看家护院啊?这样不好,会限制她发展的。”

    “女孩子嘛,以后能有个稳定的工作,有一个小家庭就够了,你还指望她给你拿诺贝尔奖啊?”吕佳唠叨着。

    “我说你这人是不是有毛病呀?我让她给我拿诺贝尔奖了,简直是无稽之谈。女孩子怎么啦?女孩子就不能有事业追求,非得要做男人的附属品。你怎么不多关心点家,整天忙的跟兔子似的,我看你也没拿南丁格尔奖回来吗?”楚宁撑起身,气不打一处来,他点了一支烟,也没了睡意。他吐了一口烟说:“你啊!把孩子拴在父母身边不是中国人的精神,你知道相濡以沫这句话是谁说的吗?”吕佳看了他一眼,楚宁好像来了精神:“是啊,就知道把相濡以沫四个字挂在嘴上,却不知道是谁说的。这句话是庄子说的,下面还有一句叫‘不如相忘于江湖’。什么意思?他说了一个故事,说有一个池塘,水要干涸了,有两条鱼没来得及逃生,就在干涸的池塘里彼此用口沫滋润对方,这叫相濡以沫。结果呢,两条鱼都拜拜了。这故事听起来感动人吧?但庄子不喜欢这种方式,他喜欢相忘于江湖的另一种境界。人嘛,应该到大社会里去游一游,不要干死在池塘里。中国人口口声声崇尚孝道,可是跟父母兄弟姊妹闹财产,闹得是人死牛瘟的事还少嘛。若说孝道,我认为‘相忘于江湖’这是更高层次的孝道。”吕佳听着,情不自禁地贴紧楚宁,他一边摇着扇子,一边给妻子说着故事。

    第二天早晨,吕佳早早起来,她做好早饭,刚想准备叫女儿起床,被楚宁打住了。他睡眼朦胧的说:“你工作狂也不要让她也跟着你一样啊,让她多睡一会儿。哎!我陪你吃早饭吧,免得像小媳妇似得,好像谁孤立你啦。”楚宁起床,简单的梳洗了一下,陪老婆吃了早饭。

    吕佳临上班前,她又嘱咐楚宁好好跟女儿聊聊,楚宁是一个劲的答应。等她一走,女儿就奔出房间,迫不及待地问:“老爸,我妈还同意了?”

    “你啊!还要再装两天。快去洗洗,一会儿我们去画廊,好好研究下一步的计划。”楚宁得意地说。女儿收拾完自己,高高兴兴的跟老爸去了画廊。

    一路上,楚宁问女儿:“你张同阿姨让你上哪所学校念书啊?”

    “你没看她写的信呀?”

    “她用英文写给你的,是故意让我看不懂。”

    “不会吧,你英语不是挺好的嘛?”

    “嘿,就我那英语水平啊,也只能是单词加手势,中国人听不懂,外国人也听的糊涂。别卖关子了,说说吧。”

    “张同阿姨建议我就在休斯顿上学,她说以后可以就读休斯顿大学,这是属于研究型大学,学费也比同等的大学便宜。”

    “嗯,她没有具体建议你以后读什么专业吗?”

    “她让我自己选择。老爸,我以后想读药剂学专业。好不好?”

    “呵呵!不错。以后我们家又要多一个从医的了。你赶快给你张同阿姨回信吧,顺带我向她问好。”

    到了画廊,楚宁让女儿给张同写了一封回信,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她。女儿写完信后,父女俩去邮局寄了。从邮局出来,楚宁对女儿说:“你要好好准备考试,考不过去,你还是老老实实在国内念书。”女儿看了她老爸一眼,自信的点点头。

    “老爸,你当初怎么没有去美国读书啊?”

    “我那时候?哼哼!那时候有这个条件吗?那时候‘出国’这两个字想也不敢想哦。压根就没敢想过。”父女俩有说有笑的回到画廊。

    此后一连几天,只要是吕佳一到家,女儿就闷闷不乐,心事重重的,茶不思饭不香。吕佳见她这个样子,终于忍不住又找她谈了心。她问女儿:“佳佳,妈妈不是不给你出国去念书,妈妈是怕你突然换了一个环境适应不了。”说着,吕佳的眼睛模糊了。

    女儿见妈妈哭了,她也犹豫起来,乖巧地对妈妈说:“妈,你要是舍不得我去美国,我就随便读个学校吧!全听你安排好了。”

    吕佳摇了摇头,她心里有些痛痛的,摸着女儿的头说:“你给张同阿姨写封信吧,托她给你联系一个学校,妈妈也给她写封信。”

    “妈!我给她写过信了。我,我没敢告诉你。”女儿老老实实的说了。其实,吕佳也估计到了,她对女儿笑了笑。女儿见妈妈没有责怪自己,心里也觉得有点愧疚,她对妈妈说:“妈!你不要怪老爸,是我想出国的。”

    “妈妈不怪你!好好准备,争取一次通过语言考试。”吕佳搂过女儿,抚摸着她的秀发,眼里的眼泪盈盈的。

    吃过晚饭,楚佳高高兴兴的帮妈妈收拾着碗筷,吕佳微笑地对她说:“以后这些事你都要会做。”

    “嗯!”女儿认真地点着头。

    “美国人不比中国人会讲客套,你张同阿姨跟我说,美国人见面打招呼不像我们说:吃过了?最近在哪发财啊?他们不说这些,遇到了,相互微笑一下就走了,”吕佳说着,她悄悄的凑近女儿,轻声地说:“要么,就停下来拥抱一下,问问最近的身体,寒暄也最多不会超过一分钟。不像我们这儿一见面,就假惺惺的韶个没完。”

    “你又在骂帝国主义什么了?不要听张同瞎说,她虽在美国生活,其实也就在中国人圈子里,跟地地道道的美国人打交道也不多。”楚宁插话说。

    “她上次回来,跟我说了好多,林小妹也在场呀。”

    “有些她也是道听途说来的。佳佳,你要记住,不管是哪个国家,哪个民族;不管是黑种人,白种人还是黄种人,勤劳都不是坏事。还有不管是给资本家打工,还是给共产党做事,雇主都喜欢勤快人,没有哪个雇主喜欢好吃懒做的。瞧瞧你妈妈工作多勤奋,不然,雇她的共产党就把光环给她啦。”

    “你老爸前面说的都对,后面听的就别扭了。”

    “呵呵。瞧你们两个,我还没有走呢,你们俩就开始韶上了!”

    “这不是韶,是让你明白。”

    “好啦!我明白了。老爸,妈!我们一起去散步吧。”

    “哟!小佳佳今天是怎么啦,有此雅兴陪我们散步了。走!女儿的面子不能不给,一起散散步去。”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紫陌尘事-58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