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胡赛萌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向我们报告坏消息的,不是敌人!
23201 次点击
67 个回复
曾颖 于 2020-02-12 09:59:55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十八九岁的时候,我迷上了写诗。像很多写诗的人一样,总觉得自己写的诗,是天下最好的。这种傻狂,既有青春期的张狂,也有坐井观天的虚妄。那时候其实没有真看过几首真正的好诗,所以总觉得自己能够写几句分行文字是件特别牛的事情,经常被自己感动得鼻渧泡直冒。我身边的人,大多不写诗,也不太愿意与我计较,因此,我的自以为是,一直没有遇到过真正的考验,直到遇到老艾,那时他还是小艾,是我的班长。

    

    那天,我正像往常一样,在教室里对着几个女同学口沫横飞地念“扼子花开的山岗上,有一个女孩子在等待春天和爱情”,这时,老艾阴不阴阳不阳地说:“应该是枙子花吧?”当时的场景,可以想象,我像一只正飞得得意的苍蝇,被迎面而来的拍子打落地上。当时,我对老艾,可谓是恨之入骨,觉得他是为了出我洋相而使坏。在很长时间里,我都以他为头号敌人。但自那天起,我再没有将枙子花念错,而且,每一次遇到吃不准的字,都会先查一下词典,并且开始反思我究竟适不适合写诗?多年之后,我发现,当年那个令我咬牙切齿暗恨了许久的敌人,却是让我受益最多的人。

    

    老子说:美言不信,信言不美。意思是说,有用和靠谱的话,听起来都不是那么顺耳。而顺耳的话,往往都没有什么可信度可言。但对于大多数的人而言,顺耳的话终归是更令人愉快的,三岁小孩子听到人说他乖都会欢喜异常,长成什么样的女子听到喊美女都会欣然笑纳,画得怎么丑的画只要被人夸都觉遇到了伯乐,蠢得不成样子的观点只要遇到认同就觉得找到了知音……

    

    这几乎是人的天性。如果这种天性,只是被搞推销的人知道了,大不了多买几件一时用不上的东西而已。但如果用在谋事创业甚至军国大事上,就会出大事情。不久前热映的《中途岛》,其中有一个情节,在战前的兵棋推演中,一位日军参谋,并没有与领导统一思想,与大家一起,群情激昂地为领导的伟大战略喝彩,而是提出了一个领导们最不想听到的不顺耳意见——即假如美军的航母正埋伏在不远处,随时可能出现并发现日军联合舰队时,该如何应对?结果遭到正在兴头上的领导的批评,最终放弃想法。而最后的战局却戏剧性地证明了这个小参谋的预见。

    

    幸亏不听意见的是日本鬼子,否则,人类的历史会怎么样重写,还说不一定。

    但这样的可怕场景,我们就没有遇到过吗?限于篇幅,我就不多举例子了,仅以最近的冠状疫情为例,历史将记住,这一个寂寞而恐慌的春天,就是因为有人不愿意听到不顺耳的话,甚至将说不顺耳的话的人视为敌人,忽视他们的意见,对他们进行训诫。不仅不早防早控,还反科学地搞虚假繁荣式的万人宴,致使病毒横行,封几人之口,让全国口罩和双黄连一夜卖断,让许多人的生命和生计受到威胁。

    

    法国的费加罗报的报头上,写着一句话:“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意思是:赞美的可信度要靠批评的自由度来检验,在不能自由表达批评意见的环境中,无论赞美的声音表达得多么充分,也是毫无意义的,因为最真实的评价是在一个可以自由竞争的言论环境中产生的。向我们报告坏消息的,并不是敌人,而是希望我们警惕的人。敌人不希望我们警惕,而是麻痹。

    一个正常的社会,应该是有各种声音存在的。有顺耳的,也有逆耳的。与我们意见不相同的人,决不是敌人,他只是看待问题的角度和方向与你有所不同而已。

    

    前几年,我还在上班时,一位90后下属曾认真地对我说过一句:你不要指望着我会顺着你的意思说,那样的话,你等于是在自己和自己聊天了。

    我当时听到有点不舒服,但越想越觉得有道理。并暗暗发誓,时时保持警惕,免得成为自己和自己聊天的人。

    我一介草民,自己和自己聊天,最多显得滑稽搞笑之外,倒没什么大不了。

    但担着万千黎民生死的肉食者如果自说自话,那就麻烦了。

    ​

    感谢战斗在一线的医护人员,愿正常生活早回我们身边!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2 10:06:06    跟帖回复:
   沙发
    与我们意见不相同的人,决不是敌人,他只是看待问题的角度和方向与你有所不同而已。

不允许你在其他的角度看,必须在他们的角度看问题.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2 10:20:52    跟帖回复:
3
你不要指望着我会顺着你的意思说,那样的话,你等于是在自己和自己聊天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2 12:07:25    跟帖回复:
4
言论自由可靠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2 12:07:45    跟帖回复:
5
说的太好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2 12:10:56    跟帖回复:
6
如果尖锐的批评完全消失,
温和的批评将会变得刺耳。
如果温和的批评也不被允许,
沉默将被认为居心叵测。
如果沉默也不再允许,
赞扬不够卖力将是一种罪行。
如果只允许一种声音存在,
那么,
唯一存在的那个声音就是谎言。
——柏拉图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2 12:24:54    跟帖回复:
7
老虎吃肉是老虎的本性 山羊吃草也是山羊的本性

你拿把青草去喂老虎的结果只有被老虎吃掉

即使老虎在某个时候被迫吃了口青草 这也不代表它就会改变本性

想要喂动物吃青草 你首先要分清你在面前的是老虎还是山羊。否则被吃是迟早的事。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2 12:27:32    跟帖回复:
8
权令智昏,使人愚蠢,当然不喜欢说真话的人。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2 12:58:30    跟帖回复:
9
对于冠状病毒来说,所有坏消息都是敌人。它们巴不得把所有坏消息全拘留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2 12:59:19    跟帖回复:
10
转至第2楼第 2 楼 闲逛312 2020/2/12 10:06:06 的原帖:    与我们意见不相同的人,决不是敌人,他只是看待问题的角度和方向与你有所不同而已。

不允许你在其他的角度看,必须在他们的角度看问题.
负能量啊!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2 13:01:41    跟帖回复:
11
但担着万千黎民生死的肉食者如果自说自话,那就麻烦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2 13:06:55    跟帖回复:
12
林达:为什么“散布谣言”不能轻易入罪

2007年08月14日
南都周刊


谁没有传播过不实消息?

一个网名叫“红钻帝国”的青年,因在网上传播济南七月十八日大雨导致某地下商场死了人的“不实消息”,警方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法,以“散布谣言”和“故意扰乱公共秩序”为由拘留。这一治安管理处罚法的规定,在现代法治国家的法律中十分罕见,究其原因,是因为这一规定措辞不严,实际上很难统一执法。

所谓“谣言”,最基本的定义就是“不符合实际的传言”,可是将传播谣言写入刑事罪名,却会产生很多问题。人都在社会交流中,就必然传递消息,消息大多并非亲身经历,而是看来听来的二手三手消息。所以,保证自己过去没有,将来也不会“传播不实消息”的人,是不存在的。大多数人在向他人转述时,至多根据逻辑合理程度或现实可能程度作出经验性猜测判断,但是谁也做不到保证“真实”。你不可能在转述以前都去调查确证,事实上有很多事过境迁已经无法确证,但我们还是每天都在传播。这里面,无疑有很多转述消息是“不实”之词,是在“传播谣言”。如果如此“传播谣言”就能入罪,每个人都可以抓起来审一审,没有一个是清白的。

所以,很难在其他法治国家的刑法里找到“传播谣言”的罪名。“谣言”作为一种言论,不能因其内容“不符合事实”就能入罪。宪法保障公民的言论自由,并没有把内容“符合事实”作为受保护的先决条件,因为法律不可能对人要求做不到的事情。传播内容不符事实的消息,也是一种言论,原则上也受宪法和法律保护。但是,这并不是说,任何言论都受法律保护,说话可以完全不负责任。有些发言者必须负刑事或民事方面的法律责任,不属宪法保护的言论自由范围。那么,什么样的言论可以入罪呢?这是一个需要非常谨慎审视的问题。

什么样的言论可以入罪?

美国司法制度对这一问题的答案,探讨了很多年,可以给我们作一个参照。

美国最高法院很早就在判例中指出,公民的言论自由不是绝对的,有些言论不在法律保障的言论自由范围内。言论是否受法律保护,要看其“时间,地点,方式”。最高法院的经典例子是,在坐了很多观众的剧场里大叫“着火啦”,这样的言论不是法律保障的言论自由,有可能被判为一种刑事犯罪,因为它会引起混乱,危及他人生命。那么,什么样的时间、地点和方式是不可以的呢,这很难预先一一列举,而必须就每个个案来考察判断,其标准是,此言论是否会引起“清楚和现实的危险”。

就以在剧场散布“着火”这个“谣言”来说,喊的人是不是犯下了刑事罪,要根据具体案情。在这个例子里,“真实”是一个重要考量,如果确实着火了,叫喊着火即使仍然会造成混乱,但显然不能作为刑事罪来处罚。可是在复杂的现实社会,“真实”不是唯一标准。比如说,有人看到了冒烟,闻到了烟味,因此判断失火的可能性很大,他告诉旁人着火,可是事后证明并没有失火,这是不是犯罪?如果他没有得到确证就不能判定失火,就不能告诉他人失火,也可能贻误了帮助他人逃出火灾的机会,等于是法律捆住了公民帮助他人的手脚。还有,如果他身旁的人告诉他着火了,他是不是应该转告他人,如果转告他人而事后被证明是“传播谣言”,是不是应该判他犯罪?

从这样简单分析就能理解,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在逐渐建立何种言论受法律保护的标准时,为什么要谨小慎微,斟字酌句。事实上,建立“清楚和现实的危险”标准以后,最高法院后来对这种危险进一步缩小范围,指出只有在言论可能引起“迫在眉睫”的“清楚和现实的危险”,法律才加以干预。也就是说,如果某言论可能引起社会不安等危险,但是这种危险并不是紧迫的,而是有一段缓冲时间,那么这种言论仍然是合法的,因为危险既然不是“迫在眉睫”,就可以通过信息的公开和畅通,将危险降低甚至消解。

美国最高法院发现,仅仅考察可能的后果,建立“清楚和现实的危险”的标准还不够。有些言论涉及公众利益,必须给这种言论以最大保护,有尽可能宽敞的空间。如果用“可能引起社会不安的后果”来约束它,就可能堵住了事关公众的有益信息的流通。在著名的沙利文一案中,黑人民权运动在报纸上散布的关于警方的信息是“不真实”的,但是最高法院认为,判决这种言论违法必须证明言论者一方的动机有“明显的恶意”。如果不能证明有明显恶意,这种言论即使不符合实际,也因为事关公众利益,必须允许表达,是合法的。

如果言论对他人造成伤害,言论者有可能要负民事责任。在2001年的Amwey公司对PG公司一案中,最高法院拒绝复审,维护了下级法院的判决:判定Amwey公司在竞争中恶意散布谣言伤害同行公司,有明显的经济利益动机,这种造谣竞争不能要求宪法和法律对言论自由的保护。

我们可以看出,美国最高法院对于法律保护的言论范围之鉴定,至少是可以操作,可以统一执法的。传播一种消息是否合法,关键不在其内容是否“符合真实”,而是在于传播这种消息的后果,以及传播者的动机。如果传播不会引起立即的危险,没有造成对社会和他人的伤害,如果不能证明传播者有恶意诽谤诋毁他人的动机,那么,传播这样的消息就是合法的,就是受宪法和法律保障的言论自由。在这样的标准下,即使传播的消息内容不符合真实,或者不完全真实,或者真实性无法确定,传播仍然是合法的,不必担心警察来拘留你。

该怎样尽可能减少谣言?

现在再看“红钻帝国”的“散布谣言”案,此案暴露了法律规定的模糊性。治安管理处罚法规定的是,“散布谣言,谎报险情、疫情、警情或者以其他方法故意扰乱公共秩序的”,可以依法惩处。问题就在于,将“谣言”和“谎报”一词写入法律,这个门槛太低。如果你听说本地发生了矿难,你不可能下矿井核实以后才去请求救援。听到火灾矿难消息不确实的可能性是存在的,但是一个负责任的公民第一时间做的,是赶紧传递这个消息,抓紧每一秒钟救火救灾。世界上没有一个人敢保证自己从来没有传播过“谣言”。既然人人都可能传播谣言,却不可能人人被拘留,于是放过谁拘留谁就成了警方手里的处置权。这种模糊的法律,给了警方过于宽泛的处置权,属于“有毛病的法律”。

如果我们有法律应该保障公民言论空间的观念,可以公正地说,“红钻帝国”在网上发帖,并没有形成犯罪,还不到需要政府来加以阻止和惩罚的地步。现在已经公开宣布,地下商场在大雨灾害中没有死人,可这是我们事后才“听说”的,我们采信了没有死人的消息。而“红钻帝国”在事件进行之中,听说了死人的消息,她采信了这一消息。她在网上传播这一消息,和我们此刻传播没有死人的消息,都没有造成对他人的实质性伤害,没有引起社会不安的立即危险,也不能证明有恶意的动机,那就都属于公民行使正当的言论权利。在这里,消息是否“符合真实”无关合法还是非法。

事实上,我们之所以喜欢打听消息,喜欢传播消息,因为社会生活有这个需要。人不仅需要吃穿住,而且结成社会,需要信息。我们需要听和说,不让听不让说,即使吃得饱饱的,也会憋死。

一个值得思考的角度是,如果你想要尽可能减少不真实的谣言,那么只有一个办法,就是造成一个信息畅通的环境,尤其是政府机构有责任及时公告真实情况。记得在美国9·11事件发生时,电视中市长朱利安尼以及如警方、消防队这样救险指挥不间断地发布公告和回答记者提问。而且他们发布信息的诚信历经过长期考验,能够取信于民。同时,新闻台除了新闻主播现场报道,也不断插入从民间收集到的各类信息,如录像、目击者描述等等。因此,在如此重大灾难前,没有“谣言满天飞”的现象。假如济南在突发灾害面前普遍出现不实信息流传,需要检讨的是,政府是否满足了民众的知情权,而不是去处罚在灾难临头的刺激下传递消息的民众。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2 13:08:16    跟帖回复:
13
那么谁是坏人,
听取报告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2 13:10:15    跟帖回复:
14
古代皇帝最爱听顺耳的慌话,故经常眼不明耳不清,如此决策怎会正确?灭亡也就难免。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2 13:12:11    跟帖回复:
15
道理谁都懂
但,
屁股决定脑袋更是硬道理。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向我们报告坏消息的,不是敌人!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