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胡赛萌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我的姥爷
2892 次点击
2 个回复
老绥远韩氏 于 2020-02-12 10:24:12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原创文学
    
    听母亲说,姥爷的父亲最早是生意人,家里很有钱。但到后来,姥爷的母亲吸上了鸦片,姥爷的父亲也随之染上了恶习,家道没几年就中落了。

    因为家中一贫如洗,姥爷去丰镇教会的外籍牧师家打杂。他开始啥也不会,人家就手把手地教他。后来学啥像啥,深得牧师喜欢。母亲说,开始牧师家里烤面包、洗衣、喂羊与挤奶都是专人。姥爷心灵手巧、身强力壮,为了多挣钱,他后来身兼数职。

    集宁的一个国籍不祥的牧师去丰镇游玩,看见姥爷的厨艺好,尤其精于西餐,于是花高价把姥爷挖走。但这个牧师后来得了斑疹伤寒,无药可医,客死集宁。

    再后来,姥爷携家眷回到了得胜堡,用当厨师赚来的钱,买了几亩薄田耕种。那时有钱人都信奉:地最好,其余都靠不住,有粮有钱也不如置地。

    其实在得胜堡,真正无地的只有一家,就是后来的刘成。他家原来也是大户,姥爷的地就是从他手里买来的。这小子祖上殷实着呢,老子在大同还有铺面,可惜他不学好,吃喝嫖赌,把家败了,老婆也气不过,带了孩子跟人跑了。他后来衣食无着,姥爷不忍心看他流落街头,就让他在家里帮工,好歹有口饭吃。

    这个刘成后来参加革命了,结果后还做过雁北某县的县委书记。听人说,他孙子、孙女现在都在美国留学,具体不知在甚地方。

    姥爷刚回得胜堡时,因无房,头几年住在一座破庙里。一日大雨,姥爷听得庙宇椽檩“嘎嘎”作响,感觉不好,站在门口,喊姥姥往外抱孩子。姥姥递给他一个,他往院子里放一个,待到大人孩子都出来,房子顷刻夷为平地。

    我的姑姥姥,即姥爷的妹妹,也是基督徒。姥爷的母亲去世,父亲续弦,继母对她虐待。为此,民国初年教会把她送到北京读了师范。但她回来后并未给教会服务,而是在丰镇教了书。姑老爷是个医生,开始时给外国医生提包,后来学会了一些简单的外科手术,自己行医挣钱。

    在姥爷的辛勤努力下,在姑姥姥的资助下,也随着舅舅、姨姨们的长大,姥姥家的经济条件逐步好转。直至房屋盖了十几间,土地买了十几顷,至解放时积攒成了一个富农。

    姥爷的节俭是远近闻名的,近乎于刻薄或吝啬。一天他去亲戚家打听一件事情,到了亲戚家的院子里不进屋把话说完了就想走,亲戚问:“你大襟里兜的甚啦?”答:“半路上拾的牛粪,如果不捡,觉得太可惜了。”

    创业时的许多年,姥爷为了攒钱买地,全家人都用土坯当枕头,上边垫一片麻袋。每年冬天,舅舅赶牛车去归绥卖炭,连双手套也没有,手上遍布冻疮。

    听姥姥回忆说,民国初年的一天,姥爷的一个朋友,从丰镇赶来看他。当时全家人正在吃饭,来人在院子外面敲门,姥爷听到声音,就吩咐家人赶紧把饭菜都倒回锅里,随后才去开门。那个朋友进门就问:“你们吃饭了吗?”姥爷连忙回答:“吃啦!吃啦!”

    “吃的甚啦?”

    “有饭有菜。”

    对方嗯了一声:“真的呀?你的锅里还在冒气儿,我看看你们吃的甚啦?”

    他走到灶镬跟前,揭开锅盖一看,一锅野菜,一颗米也没有。姥爷好像被打了一个逼兜,脸涨的通红。

    姥爷的这个朋友姓周,是个口外的小地主。姥爷说起他的生活非常羨慕。为甚羨慕呢,因为这人每月月底都从外面包回三片猪头肉来,然后在幽暗的油灯下,就着一盅小酒,细细地品尝。他平常过日子非常仔细,每次吃完饭都得舔碗,自己舔还不算,还得让娃娃们也得学着舔。有的娃娃不舔,他就把娃娃的碗拿过来舔的一干二净。

    周地主,为人和善。那个佃农家生孩子,他都要亲自上门祝贺。如果生的是男小孩,他送的礼一般的是几只鸡;如果是女孩子,就送上一丈上好花布。

    在地主眼里,劳动力就是财富。新劳动力为地主提供了可靠的人力资源。正由于这样,所以每逢佃农们生孩子,不管男女,地主们都非常开心。凭良心说,一般的地主并不是特别的恶毒,他们对劳动力还是爱护的。

    那时的小地主,早晨起来吃完饭,跟着佃农一块下地干活。中午在地里吃饭,下午接着继续干,包括打理一两头牲口。晚上吃饭,与邻居聊天,睡觉,一天就是这样度过的。年复一年,日复一日。但好像又没有哪个地主是这么平安的度过的。战乱,匪患,家眷难产,疾病及瘟疫,好像那时的地主一生中总会遇到以上一两种不测。

    直至姥爷去世时,我的五个舅舅也没有分家。都住在一个大院里,姥爷当家。采用供给制的生活方式,米面油肉、燃料布匹各家都等均分配。

    姥爷治家非常严格。听说舅舅三十多岁时,因懒惰、浪费,办事有违姥爷的意愿,姥爷生气时也要满院追着打,姥姥为了遮护孩子,没少被误伤。

    听说,姥爷吃山药总要连皮吃掉,一天,姥爷嫌大舅吃山药吐皮,一时火冒三丈。开始是责骂,后来大舅顶嘴,姥爷一时兴起,举起捶衣棒就打。姥姥拼死遮护,手上顿时被打得血青。

    建国前,得胜堡的普通人家所食多以黍子、高粱、小米、莜面为主食,每日两餐或三餐。农家主要食物有毛糕、稠粥、莜面囤囤、山药丸丸、杂面和和饭。春季,贫困农户多采集嫩树叶、榆钱、野菜拌以米面蒸或炒熟吃。灾荒年头,谷糠麸子也成为贫苦人家的主食。人们所食蔬菜主要有茴子白、蔓菁、松根等。枯菜季节多以咸菜、干白菜、萝卜干和酱佐食,平时很少吃肉,只有逢年过节,才能吃上一点儿。

    旧社会的地主富农家雇的长工、短工,基本都是和地主家人一起吃饭的,主人家吃什么,雇工们吃什么;听说现在的教授都不能和校长在一起吃饭了。

    有一年姥爷家收秋,雇了八个短工来帮忙。上午割糜子时,姥爷发现其中一个短工干活偷懒,风凉话多,心里虽然不高兴,也没说啥。晌午吃饭,雇工是莜面饸饹、焖山药蛋,烂腌菜炝扎蒙蒙花,管饱吃。为了省粮,不下地的家人是莜面囤囤,里面卷很厚一层山药丝。当时得胜堡人都是这茶饭,除了过大年、八月十五没肉吃,姥爷家也如此。

    “连点肉也没,就这毬饭打发爷哩!”那个干活偷懒的短工一边嘟嘟囔囔、一边把剥下来的山药皮扔在了炕席上。姥爷没吭声,把山药皮捡起来放到自己的糊糊碗里吃了。吃完饭,姥爷给他提前结了工钱,打发走了。

    后来姥爷跟别人说:他日子过得比我强。我吃山药从来不剥皮,人家把皮都剥了。自此,那个家伙在得胜堡坏了名声,谁家有营生也不雇他。

    那时,山药着了冻已经发软,姥爷也舍不得扔。洗干净、煮熟,放到柳条筐里,再提到凉房顶上去。一个多月后,冻山药就变得香甜干爽了。舅舅们放学回来饿了,登梯子上房,抓几个揣到兜里,再踩梯子下来。然后两手各握一个干山药,相互磕打磕打,把上边儿的灰土磕掉,咔嚓一口,酥得满地是渣子。

    听五舅说,他们小的时候,有个头疼脑热,姥爷从来也舍不得找郎中抓草药。常蹲跪在地上,弓着腰打开破旧的两门柜子,拿出一本老旧老旧的黄书,蘸着口水翻。翻着翻着,盯住一页看一会儿,然后把书放回去,带上点儿烧纸就出门了。用不了多长时间姥爷就回来了。真日怪,他一回来,家人的病就见轻。

    五舅对那本书很好奇,一天趁大人不在家,把头钻进柜子里,从很深处摸出那本来,原来那本书叫《玉匣记》:“初头痛 口乱不宁 热多冷少 四肢无力 呕吐不止 用白钱五张 向东南方三十步送之大吉”,都是如此条条内容。

    由于姥爷和舅舅们的勤奋与努力,他们的生活日渐富裕。后来姥爷又开了粉坊、油坊、豆腐坊。然而,剩下的山药圪滓子、豆腐渣、麻糁,连猪也舍不得喂,姥爷家全都人吃了。秋天要腌好几大瓮酸菜,都是菘根(芋头)的老叶子,又粗又硬,雁北人叫“kuo子菜”。

    说来也许有人不信,每逢年关将近,村里有些特困人家过不去年,姥爷总要热情相助。米面粮油,油糕、粉条、豆腐应有尽有。在旧社会,要想发家致富,必须在乡民中树立良好的形象,像周剥皮那样的人无以立足。

    姥爷为人仁义善良,有一颗菩萨心肠,方圆几十里没有不知道的。那时候他外出办事或赶集,路上遇见没有衣服穿的穷苦之人,就直接就把上衣脱给人家,自己则光着上身回来。那时,家中长年架着一口煮粥的大铁锅,是专门为乞讨的穷人准备的。

    得胜堡年岁较大的老人,现在还记得姥爷“送棺材”的故事。民国七年,雁北流行鼠疫,那时,穷人家死了人,根本买不起棺材,有的就用草席把人裹起来埋了。有的实在不忍心让老人这样草草下葬,为买一口棺材,甚至卖儿卖女。睹景伤情,姥爷就请来一些木匠,把家中的十多亩林地全部伐掉,专门制作棺材,只送不卖,做好的棺材,堆了半个院子。之后,凡是周边的穷苦百姓家中老人去世,又买不起棺材的,就跑到姥爷家里,冲着姥爷磕个头,就把棺材拉走了。

    民国十八年雁北闹灾荒,很多人都饿的奄奄一息。姥爷家门口有两棵榆树,每到春天发芽的时候树上就能长出“榆钱”。在饥荒的年代,榆钱是可以救命的食物。那天,姥爷正要出门,看见有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正在往树上爬,姥爷看到后喊了她一声:“下来!”那女人认为大事不好,肯定要受到姥爷的责备,吓得赶紧爬下树来,灰溜溜地来到姥爷面前。那天,姥爷确实责备了她:

    “你爬这么高,万一晕得跌下来咋办呀!”

    “家里没粮了,孩子他爹昨天出去借粮,到现在也没回来。”

    “唉,那你跟我说呀,榆钱只能接和的吃,又不能顶饭。”

    姥爷扭头回家拿了几个玉茭面饼子,递给了她:“吃了再上树,就不会晕了……”

    1950年雁北土改。按当时的政策,家里人在一年里能干够四个月的活儿,就可算富农;不到四个月只差几天也算地主。一年全家收入中,因雇工等非个人劳动收入超过百分之二十五即算富农,不足百分之二十五才可以划入中农。姥爷家由于劳动力多,一切都事必躬亲。一年四季万分辛劳,即便在农忙时也很少雇人。非自己的劳动收入连百分之五也没有,却被划成了富农。原因就在于划成分时随意性非常强,无法精细计算和把握分寸。许多农户对姥爷家的好房好地非常妒忌,不划成富农他们心有不甘。

    姥爷火爆脾气,看不起懒散不孝之徒。村里有一个王矬子游手好闲不务正业,非嫖即赌。白天在家睡大觉,地里长满草也不锄耧。气的娘老子死去活来,几次欲抹脖子上吊。姥爷三番五次上门开导无果,骂他是烂泥扶不上墙,从此不再理他。那时,姥爷对日子过不下去的人都接济,唯一对这个家伙是铁公鸡——一毛不拔。天长日久,王矬子便对姥爷怀恨在心。

    待到土改,王矬子房无一间,地无一垄。披一张麻袋片,拿一根打狗棍,在一座破庙里栖身。吃一口讨一口,成了真正的流氓无产者。后来这家伙摇身一变当了贫协主席,哭着喊着闹革命,趁着打土豪分田地的机会开始泄私愤。人们都说,幸亏姥爷去世早,否则不死也得叫王矬子活剥一层皮。

    然而由于这根搅屎棍的存在,舅舅们不仅被划错了成分,而且数十年来没有好日子过,受尽了屈辱。

    姥姥嫁给姥爷的缘由是:姥爷的父亲与姥姥的哥哥都是基督徒,两家都有人在义和团骚乱中被杀,属患难之交。姥姥的哥哥此前曾应许把他的妹妹嫁给我的姥爷。姥爷家很穷,姥姥家很富裕,姥姥不愿下嫁,但是姥爷的父亲为人强悍,姥姥的哥哥不得已只好兑现承诺。

    据史料记载,在义和团运动中,全国有240多名外国传教士及2万多名中国基督徒死亡;在山西,全省被杀的中国天主教徒据说有5700余人,新教徒也有数千人。山西是全国仇杀外侨、和平居民最多的省份。

    姥爷高喜活了60岁,死于尿潴留。因时代的关系,其病无药可医。听母亲说,姥爷的死和生气也不无关系。那时国共的争斗在雁北犬牙交错,国军来了要赋役,要粮草;八路来了,又因此说你资敌。那时雁北还有土匪,一天,姥爷被“独立队”捆了一绳子,交出数百块现洋后,当晚病情加重,气绝身亡。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22 08:25:02    跟帖回复:
   沙发
真实的历史!!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26 00:30:24    跟帖回复:
3
姥爷的一生问心无愧,在当地留下好的口碑。为老人立传,还原历史的真实情况,善莫大焉。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我的姥爷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