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胡赛萌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转帖]当年的“赤脚医生”很多都是医术很差的庸医
36326 次点击
492 个回复
广丰隐士 于 2020-02-12 13:15:45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大家知道,科学来不得半点虚假,医学是一门科学,而六、七十年代时我国农村地区的“赤脚医生”们大多数都只进行了三、四个月的医学培训就毕业了,而且他们普遍本身只有初中以下的学历,有的甚至是刚刚摘掉文盲“帽子”的农妇(例如广西自治区环江县龙岩公社良兴大队的女“赤脚医生”吴彩具)!就是说当年的赤脚医生们大多是肯德基的“速成鸡”式的速成品、“速成医生”,他们中大多数人的医术还不如当年那些正规的卫校毕业的正规护士。所以说,他们顶多只能被称作“赤脚护士”、“非正规护士”,而不是“赤脚医生”。下面这两篇70年代初的报纸、杂志上的新闻报道及其照片(“版面照”)很确凿地证明了当年的“赤脚医生”制度是一种劣质医疗制度。

这是当年的广西自治区革委会卫生局主办的名叫《广西卫生》的期刊的一九七二年的第3期的封面(请注意封面上印了这一期的期号“3/一九七二”和编辑单位;《广西卫生》是现在的《广西医学》杂志的前身)


那一期《广西卫生》的第4页上登了一篇标题为《保护妇幼健康 推广计划生育——环江县培训一批女赤脚医生》的新闻短讯。


下面的是这篇新闻的正文的文字版:

   为了做好妇幼保健工作,积极推广计划生育,环江县各级党组织加强对农村妇幼卫生工作的领导,组织各公社卫生院培训一批女赤脚医生。
   全县十一个公社、镇卫生院都举办了女赤脚医生短训班。他们采取边教边做的方法进行培训,效果很好。经过短期培训,这批女赤脚医生基本掌握了农村常见病、多发病的诊治知识和妇幼保健、计划生育等技术。川山地区医院把短训班学员带下乡参加妇女病普查,在实践中边教边做,使学员很快就掌握了妇科检查和儿童体检等技术。短训班结业后,卫生院的医生下大队巡回医疗时还注意巩固和提高她们的医疗技术。龙岩公社良兴大队壮族女赤脚医生吴彩具是一位刚摘掉文盲帽子的农村妇女,在卫生院学习回去后担任了大队赤脚医生。公社卫生院医生每次下到这个大队就和她一起去诊治病人,帮助解决一些疑难病症的诊疗问题。现在,吴彩具已能认识一百多种中草药,掌握了常见病和多发病的中西医两套诊治方法,先后抢救了中毒性肺炎、乙脑、毒蛇咬伤等危重病人,被群众誉为九万山下的红医兵。
   到目前为止,环江县已有六十六个大队配备了女赤脚医生,占全县大队总数的百分之五十九。全县每个大队都有了妇幼保健员,还有三百四十三名女不脱产卫生员。

(本刊通讯员)


  著名的“中国知网”如下这个地址的网页上有那一期《广西卫生》的电子版供大家在线阅读:
http://mall.cnki.net/magazine/magadetail/GYYX197203.htm。在这个网页上,点击目录中这篇新闻的标题“保护妇幼健康 推广计划生育——环江县培训一批女赤脚医生”,就能打开如下面这张截图所示的一个新网页:

在这个网页上点击文章结尾的“[继续阅读本文]”就能打开像前面的图片那样的,这篇新闻所在的那一页的“版面扫描图”。(不过中途会要求您安装专门用于阅读这种“杂志扫描版”的小插件,大家大可放心地安装)


这是《人民日报》1974年5月13日那一期的头版的“版面图”、“版面照”


这是那一期《人民日报》的第3版的“版面图”,这一版的左下角有一篇新闻《保护渔民健康 促进渔业生产——北海市培训一批海上赤脚医生》。“老资料网”中如下这个地址的网页上有1946年-2003年的每一期、每一天《人民日报》的电子版供大家免费地在线阅读:
http://www.laoziliao.net/rmrb/。大家选中、打开1974年5月13号那一期的电子版,在“第3版的新闻”那一栏里就能看到“保护渔民健康 促进渔业生产 北海市培训一批海上赤脚医生”这么一行字,点击它,就能打开如下所示的,此新闻的正文:

   据新华社南宁电 在广西壮族自治区北海市的各渔业公社,活跃着一批海上赤脚医生。这批赤脚医生是从渔民中选拔培训出来的,担负着北海市十四个渔业生产大队的防病治病任务。他们随船出海,一边参加渔业生产,一边为渔民防病治病,在保护渔民健康,促进渔业生产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过去,渔民在海上得了病,必须把病人送到附近港口或回本港治疗。有时一次往返,就要花费上千元的油料费,既耽误生产,增加开支,又影响渔民健康。有了海上赤脚医生,一般小伤小病可以在船上治疗,不需要回港;重病患者也可以由赤脚医生先作初步处理,再回港医治。社员们在海上得了病,由于能得到及时治疗,大大减轻了痛苦。许多生产队、渔船因此增加了海上工作日,获得增产。一九七二年,外沙公社外沙大队第八生产队因为没有海上赤脚医生,先后送病人回港七次,耽误了渔汛,影响了生产。去年有了赤脚医生,全年未送一个病人回港,结果产值、产量都超额完成了任务。去年外沙公社外沙大队红机一队社员黄寿业在海上患急性尿道感染,社员们都主张把他送到附近港口治疗。担任海上赤脚医生的同队二○○四号渔船轮机长郭家俊得知后,马上过船出诊。经过仔细检查,他认为黄寿业的病可以留在海上治疗,不必送回港去,便把黄寿业接到自己船上“留医”。经过他精心治疗和护理,第二天黄寿业就开始好转,几天后痊愈,保证了渔船正常生产。社员们高兴地说:要是没有海上赤脚医生,这一趟渔汛又耽误了。去年七月,外沙公社独树根大队一个社员在海上捕鱼时突然患了痢疾,又吐又泻,出现脱水现象。赤脚医生王家福经过细心诊断,认为自己确有把握治好,耐心劝慰社员们安心生产,把病人交给他。他一面给病人服药打针,一面用盐开水口服补液,通宵守候在病人身边。经过一昼夜的治疗,患者病情有了好转。社员们都安心投入生产,获得丰收。地角公社上寮大队第十三生产队二十二号船社员许叶辉,在一次出海后,脖子上疮口感染发炎,疼痛难当。二十一号船的赤脚医生谭大钦,立即过船给他治疗。他先给许叶辉打针,不见消肿,又做了手术排脓。许叶辉过船换药不方便,谭大钦又把被子搬过船去,守护病人。经过五六天耐心治疗,终于治好了病人,使渔船在海上继续坚持生产十九天,多捕鲜鱼十多万斤。
    海上赤脚医生们还积极贯彻“预防为主”的方针,经常向社员宣传卫生知识,进行调查研究,摸清渔民的常见病和多发病,并向有经验的医务人员求教,搞好预防措施,备足用药。有的赤脚医生,为了减少集体开支和病人的经济负担,还上山采药或利用海产资源加工成药,为社员治病。外沙公社的海上赤脚医生,利用墨鱼骨等海产资源,制成治胃病的成药,受到渔民的普遍欢迎。
    北海市位于富饶的北部湾畔,渔业生产占着重要位置。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以来,这个市的渔业公社普遍实行了合作医疗制度,充实了公社卫生院,并于一九七二年先后从渔民中挑选、培养了六十八名海上赤脚医生,充实了大队卫生所,比较好地解决了海上渔民的防病治病问题。这些赤脚医生,一般培训三至四个月,边学习,边到医院、卫生院跟班实践。在培训期间,有关领导注意对他们进行路线教育,组织他们认真学习毛主席的有关指示,并邀请贫渔、渔工给他们讲解放前海上渔民缺医少药的痛苦,以提高他们的阶级斗争、路线斗争觉悟和为渔民服务的自觉性。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2 13:23:03    跟帖回复:
   沙发
基础薄弱的产物。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2 14:15:52    跟帖回复:
3
下面这篇当年培训赤脚医生的老师(正规医生)写的回忆性文章中也说了,文革时他们浙江省兰溪市岩山区的区委只要求当赤脚医生的人具有初中文化,只要求对那些人进行3个月的培训

培训赤脚医生追忆

此文最初刊载于《金华日报》2017年9月18日那一期的第A09版,它的电子版我则是从“搜狐”网“社会”频道的这个网页上复制、获得的:http://www.sohu.com/a/193035535_99961390;作者是赵志铨

    1962年春天,兰溪县卫生科接收了岩山区香溪公社的联合诊所,在香五大队的宅基地上,新建一所岩山区卫生院。首任院长吴成友,是一位刚从驻江山某部转业的行政干部,对卫生医疗工作不是很熟悉,开展业务有困难。刚好我顺利完成县临时医院工作,县卫生科余百庆科长就调我去岩山区卫生院,协助吴成友院长,抓好全区卫生防疫工作。
  当年8月,我服从组织安排,去岩山区卫生院上班。

  “文革”初期,上海在川沙县江镇公社搞了一个培训赤脚医生典型,内参材料上报中央后,得到毛主席的肯定,毛主席批示“赤脚医生好”。批示在《人民日报》刊登后,全国掀起培训赤脚医生热潮。于是岩山区区长汤在忠,要我带领香溪公社各大队大队长前往上海参观取经。
  我们一行坐火车到上海后,受到上海市革命委员会的热情接待,第二天他们派人陪我们去川沙县江镇公社学习取经,我们还观看了描写赤脚医生题材的电影《春苗》。
  回兰溪后,我向岩山区委作了汇报。汤在忠区长要我负责培训全区赤脚医生工作,培训地址选在位于香溪公社东仓大队的岩山中学。岩山中学李岩潭校长十分支持,安排两间教室授课,并对住宿的寝室、吃饭的食堂都作了妥善安排。
  岩山区委通知各个公社党委,从每个生产大队推选一名具有初中文化程度、根正苗红的优秀青年前来培训。
  我和院长商量后,抽调西医单建荣(后调兰溪卫生局任医政科科长),中医叶可夫(后调任兰溪中医院院长)和我三个人共同担任教学任务。
  当时全区共有80多位学员参加培训。培训时间3个月
。分成甲乙两班轮流授课,理论知识培训结束后,各学员回原公社卫生院实习专业操作技术。

  当时岩山区委要我在香溪公社推广合作医疗。征得香溪公社书记王长松同意后,我先在洲上大队搞试点。
  当时洲上是个小集镇,沿街商铺林立,设有轮船码头,每天兰溪至将军岩的客轮往返有六班,兰溪至杭州客轮往返各一班,都要经过洲上码头,来往旅客很多,所以生意兴旺,经济繁荣,百姓袋里有钱。我们与大队干部商量后决定,凡参加合作医疗的社员,每人每年交费10元,全年看病不要钱。
  我协助赤脚医生曹文仙建立了合作医疗站,配备了常用药品。由于曹文仙服务态度好,又肯学习专业技术,合作医疗站业务十分忙碌。于是岩山区委在洲上大队召开合作医疗现场会,要求全区各公社各生产大队推广合作医疗。不到半年,岩山区90%以上生产大队建立了合作医疗站,体现了一人生病、大家帮的互助精神。
  岩山区率先培训赤脚医生工作的经历,得到县卫生科的肯定,于是全县以区为单位,纷纷办起赤脚医生培训班,3个月结业后,全县各生产大队先后建立起村卫生室或合作医疗站,初步改变了广大农村缺医少药的困境。
    ……(中略)
    现在国泰民安,喜逢盛世,没有后顾之忧的乡村医生,为满足农村群众对基层卫生的需求,继续坚守在农村卫生室医疗卫生服务的岗位上。
    文章来自《金华日报》2017年9月18日A09版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2 14:55:05    跟帖回复:
4
    “老资料网”中如下这个地址的网页上有1946年-2003年期间每一期《人民日报》的电子版供您免费在线阅览:
    http://www.laoziliao.net/rmrb/(在这个“目录链接页”中,您按年→月→日的顺序,就能找到主贴里所引用的1974年5月13日那一期的电子版进行阅览。那篇文章位于那一期的第3版)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2 15:36:36    跟帖回复:
5
别吹说赤脚医生。我只要学习一星期就可以当。凡什么病,发热就打一针(连霉素、庆大霉素),再不行吊瓶。他们看,就一支温度计。血压计是没有的。那时没有农民体检,除非招兵部队卫生给你体检。由于早年农村实在缺医缺药,赤脚医生也救了一此人的,所以人们还怀念。决不要夸大一支针一把草的作用。不是傻就是坏。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2 15:38:22    跟帖回复:
6
鼓吹一把草一支针治病,不是傻就是坏!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2 15:38:51    跟帖回复:
7
垃圾文章,,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2 15:52:22    跟帖回复:
8
转至第6楼第 6 楼 卓金松 2020/2/12 15:38:22 的原帖: 鼓吹一把草一支针治病,不是傻就是坏!记得那时候赤脚医生因为没有药,都是学的扎针灸,什么病都给你扎针灸。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2 16:15:53    跟帖回复:
9
    六、七十年代我国农村旧的“合作医疗”体制其实是一种类似于现在的“商业保险”(而非“社会保险”)、“商业医疗保险”的医保体制,因为在这种体制下,每个农民每次看病产生的医药费,国家是不报销、不补助一分钱的!那种农村医保体制就象现在的商业医保一样,完全靠“凑份子”,靠投保者们互助,完全靠投保者们自己交的钱,相互调剂作为医药费的!就是说,很少生病的人(比如年轻人)交的保费,调剂给了经常生病的人(老人和儿童)作医药费,补助了经常看医生(比如患有慢性病的人)的那一部分人引发的大量的医药费!
    而且,当时农民在赤脚医生那里看个小病也都是要5分钱的挂号费的,(当时各个生产队年底“分红”——发工资时,每个成年农民大多只能凭自己所属的“工分”等级和自己一年所挣得的“工分”领到总共三十来元钱,甚至一、二十元钱!) 而药费只能减免50%到20%(有些富裕的大队才能减免50%,穷队只能减免20%),农民自己个人每次至少要承担一半的药费!由于国家财政上不投一分钱,因此这种医疗体系只运营了几年就维持不下去了!比如到1973年时,浙江省富阳县就只剩7.6%的大队还在实行这种农村合作医疗体制了!门户网站——“网易”网新闻频道下,名叫“另一面”的专栏中的文章《赤脚医生神话并不值得追忆》里,是这样描述当年农村的医疗体制的:

    赤脚医生主要由当时生产队干部,从政治思想好的贫下中农子女里选出,多数仅有小学文化水平,然后送到公社卫生院或是县人民医院进行短期培训,长则培训半年,短则只有一个月,之后就可以回到生产队上岗。他们只掌握了注射、止血、人工呼吸及发点去痛片、阿斯匹林、黄莲素、磺胺类药的工作,只能应付感冒发烧之类的常见病小病,对于慢性病和大病基本上是无能为力的。
    ……
    赤脚医生的兴起不仅因为国家当时鼓励低成本培养乡村医生合法行医,还因为在人民公社集体里,赤脚医生是个好差事。他们靠提供医疗服务领取工分、再凭工分在集体领钱分物。有记录表明,当时的赤脚医生差不多总可以拿到所在集体内的最高工分,有的地方“赤医与支部书记的工分一样多”,甚至有比普通社员收入高出十倍。例如浙北长兴县虹星桥镇的乡医高福初回忆,1975年他“拿队里最高工分,还要外加一成,不用劳动。”此外还有社员示谢的实物、在乡土社会广泛受到的尊敬、以及“比大队干部还高的威信”。
    也就是说,赤脚医生巍然成风在当时的农村并非因为医术高超不可或缺,当赤脚医生作为政治任务之后,务农和行医都是挣工分,并不会增加生产队的管理成本。不仅如此,由于赤脚医生收入高于普通农民,赤脚医生的选用成为社队干部的重要权力,安置亲友、以权谋私现象相当普遍。相应地在医疗资源的享用上,社队干部多吃多占现象也并不罕见。
   ……
   ……(当年的)农村合作医疗具体的形式是,在生产大队设立合作医疗站,社员代表、大队干部和赤脚医生组成大队合作医疗管委会,赤脚医生具体主持。大队医疗合作站的经费由大队、生产队以及社员三方共同筹资,一年一次,以大队为核算单位。以1966年的浙江省余杭县下沙公社为例,社员需交纳一元的保健费,生产队和大队按每人每年一元的标准从集体公益金里提取。到了1967年,社员交纳两元的保健费,而生产队和大队则按每人三元的标准从公益金里出资。生产队和大队的公益金属于社员的集体财产,都是来自社员的生产劳动所得。这就是说,所有能报销的费用全部都来自农民自己,国家财政并没有投入,其实就是一种完全靠自己的互助保障机制
   农民看病要花自己的钱,一般只能减免医药费的二到五成

   所谓的“看病不花钱”只是当时的政治宣传,实际上,农民参加合作医疗,看病也要花钱。一般而言,在公社的卫生院和大队赤脚医生那看些日常小病,也要交5分钱(余杭县)的挂号费。这还不算,在赤脚医生那儿看病的医药费并非免费,要根据所在生产大队的经济条件减免一定的比例,一般是二到五成,只有相对富裕的大队才能做到五成减免,慢性病则可以报销五成的医药费。因不正当行为如打架而产生的医疗费用是不能报销的,擅自外出就诊也不能报销。
   大病报销是少数人的特权,合作医疗因筹资困难难以长期持续
   由于农村合作医疗的资金统筹只限于生产大队一级,没有国家财政的支持,筹集的合作医疗资金很快用完,无法长期持续。在资金管理上,常常账目混乱,挪用资金时有发生。对于参加合作医疗的农民而言,赤脚医生与合作医疗制度渐渐成为了鸡肋。赤脚医生能看的伤风感冒之类的小病,即使不参保也负担得起,而他们负担不起的大病,赤脚医生看不了。转诊到大医院,要想报销,得通过所在的大队的批准,掌握批准的权力的是大队干部,微薄的资金只够满足大队干部及其亲属的转诊报销
   这样,搞了一两年后,大队很难再从社员那里筹集到资金
。赤脚医生和合作医疗制度难以长期持续,许多地方的农村合作医疗在搞了两三年之后陆续停办。比如到了1973年浙江省富阳县仅有7.6%的大队还在办农村合作医疗,更有一些地方的合作医疗是“春建秋散”,但当时的舆论在大力宣扬全民“免费看病”方面并未改变。(摘录完毕)

原文在“网易”新闻频道中的具体地址是:http://news.163.com/special/reviews/chijiaoyisheng0409.html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2 16:19:42    跟帖回复:
10
本来只不过简单的医疗。
就设计来说没错。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2 16:23:16    跟帖回复:
11
赤脚医生中不乏连医都不懂者!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2 16:24:11    跟帖回复:
12
现在叫院士[偷笑][偷笑][猪]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2 16:25:53    跟帖回复:
13
楼主的精神病复发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2 16:29:35    跟帖回复:
14
能治常见病就可以了
就像当初没几个人愿意当教师
都是初中生干的
这些人都是建设中国的功臣
不是你这种键盘侠能比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2 16:39:27    跟帖回复:
15
转至第5楼第 5 楼 卓金松 2020/2/12 15:36:36 的原帖: 别吹说赤脚医生。我只要学习一星期就可以当。凡什么病,发热就打一针(连霉素、庆大霉素),再不行吊瓶。他们看,就一支温度计。血压计是没有的。那时没有农民体检,除非招兵部队卫生给你体检。由于早年农村实在缺医缺药,赤脚医生也救了一此人的,所以人们还怀念。决不要夸大一支针一把草的作用。不是傻就是坏。 你吹吧,我就是乡村医生,你这样链霉素,庆大霉素联合用只能说明你无知,会出事,现在乡医今非昔比了。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转帖]当年的“赤脚医生”很多都是医术很差的庸医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