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胡赛萌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武汉别哭-1
1550 次点击
1 个回复
刘工论坛 于 2020-02-14 21:16:46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原创文学
    武汉别哭


    --根据刘工长篇小说《紫陌尘事》改编


    1


    公元2020年1月23日10时,武汉全市公交、地铁、轮渡、长途客运暂停运营,机场、火车站离汉通道暂时关闭。


    恍然间,世界被这突来的“封城”震惊。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对一个超千万人口的城市采取的最严厉的防疫措施。


    一时间,央视早先辟谣的八名“传谣”者的“谣言”得以证实。


    吕佳睡了不足三个小时,家里的电话就急促地响了。电话是院长亲自打来的,让她立即去医院筹备。接完电话,吕佳疲惫惫的起床,楚宁见她太累,心里也不大好受:“你还要去上班啊?”
“得去啊,哪能不上班在家躺着。没事的,上班也是休息,事也不多。”
“你就自食其言吧。我妈跟你说什么来了?她叫你在家好好歇歇,别去上什么班了,你不是答应了吗?怎么一个电话,你又,哎!”楚宁说着,火一下就要冒起来,他长叹了一口气:“跟你没说的,你就自得其乐吧。”
“我躺在家干嘛呢?大眼瞪小眼的看风景啊?反正在家也没事,上班也是乐趣嘛。”吕佳简单地梳洗完,她拎起包嘱咐说:“楚宁啊,我看过了,家里还有不少饭菜呢,昨天做了那么多也没怎么吃,中午在微波炉上热一热再吃。我去看看医院怎么安排,有事给你电话。”
“好了好了,我也不是三岁孩子,知道怎么喂饱自己。去吧,去吧。”楚宁心里很不痛快。
吕佳去上班了,楚宁又一个人落在屋子里。他懒得起来,心想反正一个和尚,还是继续睡吧。也许是他在火车上折腾了一夜,这时候也真困了,楚宁躺下不一会儿,便沉沉的睡着了。

大约下午两点多钟,电话响了。楚宁迷迷糊糊接电话。
“回来了?还在做美梦啊?”吴乐宝开口就问。
“嗯,几点了?”
“两点多了。起来吧,我一会儿去你家,有时间接待我吗?”
“什么事啊?”
“没事就不能去你家啊?正好有件事想跟你聊聊。”
“那你带瓶酒来,晚上我们喝两口。”
“还要带什么?”
“不要了。”挂了电话,楚宁又在床上赖了老半天。
下午,吴乐宝在厂里食堂转悠了个把小时,然后借口去卫生防疫站办事,就自然的溜号出来,这也算是他一天的工作了。四点多钟,他悠然自得的揣着一瓶酒到了楚宁家。一进门,他就往客厅沙发上一躺,脚往茶几上一翘问:“吕佳又上班去啦?”
“上班去了。”楚宁无精打采地说。
“跟你说件事,你肯定想不到。”吴乐宝说完,眯笑着眼看着楚宁,脸上显得很开心。
“什么事啊?”
“你猜猜?”
“爱说不说,有什么好猜的,累死了。”
“好,告诉你,”吴乐宝点上一支香烟,吐着烟圈说:“昨天晚上郑凡和钱可火并了。哇!好玩啊!真是一场大戏啊。”
“他们两个火并了?怎么回事?说说,说说。”
“昨天不是情人节嘛,钱可骗他老婆说他们报社搞联欢。其实,他是会小情人去了。你说巧不巧,正巧给我碰见了。他跟郑凡在电梯口干起来了,你猜郑凡跟谁在一起?”楚宁摇摇头,吴乐宝接着又绘声绘色地说:“郑凡带了一个女人,我一看两人就是开房搞情况的。”
“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他再搞多少女人也没事,本身就是光蛋一个人。”
“不是这个事喔,你知道那个女人是谁吗?”吴乐宝问,楚宁摇摇头,他似乎对这事没太大的兴趣。这时候,吴乐宝也不问他想不想知道,就接着说:“他玩的那女人是钱老屁的媳妇,钱可的老婆陈韩。啊!哈哈哈!钱老屁想扒灰都想疯了,没想到给郑凡先扒了。哦哟!还做什么试管婴儿哦,我老婆还傻乎乎地帮她瞎忙,花那钱还不如让郑凡射一枪,即经济实惠又保质保量。妈的,怎么什么好事都让他占了。”吴乐宝大笑起来,笑声全然是幸灾乐祸。
楚宁一听,心想还有这等事啊?他不惊不呀地问:“是钱老屁的儿媳妇?就是那个说我黑话的陈韩?”吴乐宝像小鸡啄米似得点点头。楚宁歪笑着嘴说:“这钱老屁儿子也是留过洋的呀,怎么找了这种烂女人?”
“你以为留过洋的都是精英啊?他那留洋也不是为了求学解放全人类,也不是当年的勤工俭学,还搞什么欧洲支部啊?哎!全是他妈的寄生虫,他老子有钱想给他儿子改换门庭罢了,还留洋呢,就是用洋奶天天泡澡,也盖不了他身上的土腥味。”
“哦哟!你还蛮弄得清嘛。哎!怎么办呢,人家老子有钱又有办法啊,”楚宁叹了一口气:“继续说,后来呢?”
吴乐宝笑过:“当时啊,我正好跟我老婆去参加她们同事小孩的满月酒,就在酒店的三楼,我们吃过酒从楼上下来,一下电梯正巧看见这一幕,比看美国大片都精彩。在电梯间过道口,钱可指着郑凡的鼻子骂:你屌人玩女人玩到我头上来了?妈的,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钱可骂了两句,他也没敢动手,估计他也知道自己不是郑凡的对手,好歹郑凡是进过号子的,他怕谁啊。郑凡把他手一撇,眼睛瞪得大大,恶狠狠地说:你敢骂我?老子跟你爹都是连襟,你还敢跟我犯事。”吴乐宝学着他们吵骂的样子说。
“哎?钱可不是那个家伙不行吗?怎么还能在外面擦枪?”
“我也弄不懂啊。你听我说哎,钱可搞不过郑凡,他就骂他自己老婆,还甩了他老婆一个大耳光。这时候,我老婆想去拉架,我没让她多事。”
“钱可带的那个女人呢?她不在现场啊?”
“在,我估计郑凡不认识。我认识那女的,我看见那女的在购物中心门口转悠呢,估计是等钱可到房间她再上楼,这都是开房搞情况的惯用手法,怕撞见熟人呗,”吴乐宝喝了一口水,继续说:“那女的好像叫牡丹,她一见撞见鬼了,这女的都精啊,赶忙不过来了。别忘了,我可认识这女的,她是夜总会的小姐,有一次,钱可酒多了,非拉我去夜总会玩,就是这女的陪他的。妈的,我文化不高,记忆力倒不差,我一眼就认出那女的了。”
“搞情况就搞呗,郑凡倒无所谓了,反正他是钻石王老五,玩玩就玩玩了,也没什么损失。那钱可老婆就难看喽。”
“难看?难看个屁。你别看钱可他老婆平时人五人六的,宾馆制服一穿还挺像那么回事。我的乖乖,陈韩这女人泼起来那真是大姑娘撕裤头,比荡比荡地。钱可不是甩陈韩一个大嘴巴吗,陈韩也不示弱,她披头散发地骂钱可,骂的水平绝对是一流。哎!反正难听透了,我可是头一回见到这么不要脸的女人。”
“骂什么了?学两句给我听听。”楚宁逗乐着。
“我就记得她骂了一句,什么‘你看见我上床了?你逮到我了?你能还要我闲着干嘛’乖乖!看热闹的人听不懂哦,我听了直笑。”
楚宁摇摇头,然后倒了杯茶推到吴乐宝面前:“都是什么人噢,我真弄不懂,这帮人真是畜牲,钱可也是烂事无用的东西。哎?郑凡怎么会认识钱老屁他媳妇的呢?他跟钱老屁还有来往啊?”
“何止是来往啊,钱老屁是郑凡公司的股东。这你就不知道吧?”
“喔,到底是经济利益高于一切啊。”
“现在钱老屁好个麻将,他经常跟郑凡他们打麻将,一碰到三缺一,只要陈韩在,一定都是她补缺。”
“哦哟,难怪呢,真是摸到一起去了。对了,田老西不也喜欢摸麻将吗,老杆子老壳子在一起打不就没事了,这下好了,纯属引狼入室。”
“你还以为钱老屁在乎田老西啊?我也要告诉你,你千万别把我当成是田老西的什么侄女婿,我压根就跟他们不是一路人。你说田老西多大了?还有水啦?钱老屁多聊骚啊,他还会守这口枯井啊,不可能的。”
“哈哈哈!你小子还有点出污泥而不染的味道嘛,不错不错,看来还是工人阶级忠厚老实呀!到底是钢铁般的意志,不容易被腐蚀。”
“去你的,我也想被腐蚀哎!哪个腐蚀我啊?充其量摸包香烟,拎桶油回家小快乐下,哪像郑凡当年偷铜螺丝铜螺帽卖啊。哎!还是没量啊。”
两人愤愤地聊着,屋里是腾云驾雾。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4 22:14:22    跟帖回复:
   沙发
楼主好!建议您将所有内容都集中发在这个帖子下,以方便网友阅读。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武汉别哭-1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