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胡赛萌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武汉别哭-2
1418 次点击
0 个回复
刘工论坛 于 2020-02-14 21:18:59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原创文学
    武汉别哭    

    --根据刘工长篇小说《紫陌尘事》改编

    2

    晚上七点多钟,吕佳给家里来了电话,说是她被安排留守医院值班,开始筹备隔离病区。楚宁一听就十分不快,他问吕佳要留守多长时间,要送些什么东西去。吕佳说医院都安排了,叮嘱他自己照顾好自己。其实,楚宁心里也真是十分的心疼她,但吕佳的性格他也太了解了,再说反而会影响她工作情绪。楚宁真是没想到,刚送女儿回来,老婆又被安排了留守医院。又怎么办呢,吕佳就爱她这工作,她善待病人比关心她丈夫还重要。在她眼里,病人既是病人也是亲人,她没有一点远近亲疏之分,这是她的工作,又是她唯一能保持生计的饭碗。吕佳的身体不大好,常感到胸闷,楚宁也只能反复叮嘱她不要劳累,要注意休息,再叮嘱也都是多余的话了。

    晚上,吴乐宝在楚宁家喝过酒,他醉醺醺的回家了。楚宁也没收拾碗筷,倒头也就睡了。夜里,又不知几点,他口干醒了,爬起来找水喝。他晃晃悠悠摸到厨房,开了灯,喝了一口凉水,刚准备关灯,忽然醉眼朦胧的看见冰箱上放着一本书。他拿过书随手一翻,书里夹着一封没有信封的信,他顿时一下疑惑起来,顺势就坐在沙发扶手上展开信。信是吕佳的笔迹:

    女儿,

    以前都是你爸爸给你写信,妈妈就好像是你心中存在的一个影子,妈妈对不起你,请你原谅妈妈!你张同阿姨是你爸爸妈妈最好的同学,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小伙伴,你在她那生活学习,我很放心!我和你爸爸是在你张同阿姨去美国后相爱的,这是个缘分。我们有过迷恋也有过浪漫,只是有了你以后,妈妈的爱情只有了责任和工作,缺少了激情。我总认为家庭有了孩子,剩下的就是责任和义务,现在我感觉到你爸爸和我有了些距离,为什么?我也在找。你爸爸常说:爱是一场输不起的游戏,

    信没有写完,也没有日期和落款。但这封没写完的信,一下让楚宁感到自己在感情上也有疏忽。他不由地想起他们在皖南相见时的情景,那一幕幕清纯的往事,一句句纯真的恋语久久的萦绕在心头。其实,爱情哪有什么定义呀,又哪是什么永恒的话题呢,更用不着什么所谓权威来说教。有时候爱情也很简单,就好比方便面吧,水开了,泡一下心就沸腾了,爱情也就熟了。对爱情的幻想,也大致如此,尝过爱情之后,才知道也就是那样。然后,有人又想着另一种吃法,这才有了继续的话题罢了。楚宁看完吕佳没写完的信,他打开电视,滚动的新冠肺炎新闻反复地播放着。他心想,这春节刚过,拜年的手机短信还没停息,新冠肺炎还真的突如其来了。吕佳早上去医院的时候,他还以为她留守医院还只是一种形势,根本就不知道到这新冠肺炎还真的来势凶猛。

    楚宁开始坐立不安,他开着电视机,手里的遥控器不停的换着频道,所有的台都是新冠肺炎、新冠肺炎、新冠肺炎,他心里更是七上八下,脑子嗡嗡地等候着天亮。以往这觉醒来,他还会睡个回笼觉,可现在睡不着了。寂静的子夜,屋外偶尔传来汽车开过的声音,直到楼下叮叮当当送牛奶的人上班,天才渐渐的亮了。他给吕佳打电话,可她手机一直是无法接通,他心里更急。他几次披上衣服,想去医院看看吕佳,但又担心前脚走后脚女儿再来电话。他一分钟一分钟的煎熬着,直到早晨八点,家里的电话终于响了。电话是女儿从美国打来的,楚宁知道女儿一切安好也就放心了。

    这一整夜,吕佳忙的是不亦乐乎。隔离病区是灯火通明,车子进进出出,穿白大褂的人也比平日多了一倍。现在,一家三口分成了三个地方,这让楚宁没有丝毫准备。恍惚中,楚宁脑海里全是吕佳跑前跑后的影子,他喊她,她却什么也听不到,机械的忙碌不停的在穿梭……

    虽说,这刚过了年的天气还有些冷,但吕佳在隔离病区里和一线的同事们一样,穿上了四层的隔离服,一个多小时忙下来,她已是汗流浃背。早上,她交过班,脱下隔离服,消毒、洗澡,然后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临时休息室。吕佳稍歇了一会儿,气还没有平缓下来,赶忙给家里去电话:

    “楚宁,起来了!吃早饭了没有?佳佳还来电话了?”

    “刚通过话,她挺好的。你怎么把手机关了?急死人了。”

    “噢,怕开机耗电,怎么啦?”

    “你带充电器了吗?”

    “就是没带,你抽空帮我送来。丢在门卫就行了,门卫会送给我的。记住啊,不要到我们隔离病区来,来了也不会让你进。”

    “怎么这么紧张啊?像全民皆兵似得,搞的人心惶惶的。”

    “哎呀,别胡说。哎?你问佳佳旗袍给张同了吗?”

    “国际长途说这些鸡毛蒜皮的事干嘛。”

    “也是。你告诉她我在医院值班了?”

    “我没告诉她,我说你,说你买菜去了。”

    “别告诉她,她也不懂,告诉她反而给她添负担,”吕佳在电话里说着。她告诉楚宁,说昨天夜里来了一个新冠肺炎疑似病人,才十五岁,现在还没确诊,各项检查也做了,等会儿要会同专家会诊。他叮嘱楚宁没事不要出门,不要在外面吃饭,要勤洗手……

    老婆的关心似乎让楚宁有点受宠若惊。他久违了老婆的叮嘱,也跟着和老婆唠叨两句,叮嘱她注意休息,然后又轻松调侃说:“老婆啊,你可别学被活人大肆宣扬的死后英雄哦,那些都是政治流氓骗人的把戏。你不记得当年你们部队汽车连一个老兵想立功提干,明明是在小沟里拽上来的小姑娘,后来部队为了表彰英雄,连夜派兵把小沟挖成大渠了……”

    “哎呀,你又胡说啦。后来不是给上级批评了。”

    “批评?那是演砸收不了场啦。你想想,要不是没被举报,这英雄不就诞生了,那不又出了个‘活雷锋’班啊。所以啊,你别充这个大头,知道吗?”

    “行了行了,你眼里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