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胡赛萌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武汉别哭-4
1413 次点击
0 个回复
刘工论坛 于 2020-02-14 21:37:47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原创文学
    武汉别哭

    --根据刘工长篇小说《紫陌尘事》改编

    4

    新冠肺炎一下闹的是极为恐怖,宾馆酒店、桑拿舞厅、夜总会、电影院,只要是公共场所,几乎都是铁将军把门。楚宁出门去了超市一趟,溜达着走在大街上,他突然发现出门戴口罩的人也多了,往日四处贴的“办证”小广告也好像少了许多。街边门脸小店、书报亭、银行、超市、出租车、公交车,就连馄饨摊子上都贴上“今日已消毒”的纸片。这安全告示也确实让人感到生畏,楚宁买了些吃的用的回到家,一日三餐是能简单就简单。现在,他除了猫在家里画画之外,就是每天必须要和吕佳通个电话,这也真是难得的约定。

    新冠肺炎的突然袭来,对大多数人来说是恐惧,而对楚宁来说,他还有担心和焦虑。因为,就离他家不到三站路的地方,就是吕佳工作的隔离病区。现在,这里被视为最危险的地方,在这里面工作的人,也被视为最危险的工作。这期间,只要有人一说新冠肺炎,说哪儿死人了,马上就有人谈“典”色变,生怕自己的贱命碰上它,但也有人视死如归,冒死还想借此机会发点财。虽说,吕佳是下岗再干,图个能多苦两个钱,但新冠肺炎这么一来,她又把自己当成是一名军人了,毫不犹豫的就上了战场。她是护理部的主任,但眼下是新冠肺炎时期,她得冲在前头。病人需要插管,需要机械通气,才有生的希望,这就需要和病人近距离的接触。因而,这恐惧绝对是常人想都不敢想的事。虽说,隔离病区的医务人员裹着四层防护服,但半天工作下来,每个人都要湿透好几遍。吕佳在隔离病区的护士中,她年龄最大,但她经常是第一个进病房,最后一个离开。这不是她要表现,而是为了抢救病人,责无旁贷的要去工作。她有时一天累计在病房时间超过十多个小时,但她从来没有想到过退却。吕佳没有豪言壮语,也没有英雄的崇高境界,但她就是这么工作,这么认真。

    楚宁在家收看着电视,当他看到这些可敬的医务人员如此的敬业,他自然而然地想到了妻子。他被感动了,一贯鄙视马屁艺术的楚宁也激情涌动起来,他要画幅画,画一幅表现普通白衣战士的工作肖像画。他翻出吕佳的照片,可怎么也找不到一张她穿军装时的工作照。一连十多天,楚宁用记忆勾勒出吕佳的素描稿,他每画一张,都把画稿贴在墙上,反复地看,反复地寻找一个护士心里的那种唯美,努力的想画一张印象中的妻子。

    转眼,吕佳在隔离病区已经有几天了。她回不了家,即使要回去,也要在隔离病区观察一段时间。她继续坚守在她的岗位上,而楚宁还是闭门在家里画画,他热情特别高,想早点给妻子画完画,然后等着她回来,给她一个惊喜。

    这天下午,楚宁刚和吕佳通过电话,门外就有人敲门。他开门一看,门外站着一男一女,两个人都戴着口罩。他先是没认出来是谁,刚想问,戴口罩的男人摘下口罩,原来是郑凡和一个女的。他先是感到惊奇,但立刻就估猜到他的来意,楚宁冷冷地问:“哦哟!稀客。你怎么找到我家来啦?”

    “想找你还不容易啊!”郑凡领着那女的进了门。自打楚宁家搬出大杂院,郑凡就没有来过楚宁家,他的到来的确实让楚宁感到惊奇。郑凡进屋四处望望:“不错嘛,房子蛮大的吗?”

    “你少来官腔,今天怎么到我这来了?这新冠肺炎期间你还乱窜啊?”

    “来给你找个赚钱的机会啊。怎么?吕佳不在家啊?”

    “她在医院。干嘛?有事啊?”

    “瞧你说的,我不能来看看老同学啊?别忘了,她虽是你老婆,但也是我同学噢。”郑凡说着,他介绍过那女的。这女的姓杨,个子蛮高,身材还不错,穿着也蛮考究,年龄估计有二十五六岁。楚宁以茶相待,招呼他们坐下喝茶,杨小姐表示她不喝,自己从包里拿出一瓶矿泉水,示意了一下。

    “噢!新冠肺炎期间。自便自便!”

    “你别忙了,我跟你说件事就走。”

    楚宁拿起刚沏好的茶,走到卫生间往马桶里一倒。问:“什么事啊?”

    “哎,你把茶倒了干嘛?她不喝我要喝呀。”

    “新冠肺炎期间,我得讲究些防范意识。说,什么事啊?”

    “你多心了吧?杨小姐是怕用人家家里的茶杯不好。”

    “是啊,是这样啊。新冠肺炎期间嘛,要非常典型地防护嘛。”

    “哎哟,酸不拉唧的文人。来来来,我再给你介绍一下,这杨小姐也不是外人,你还记得杨泗了?”

    “哪个杨泗?”

    “哎哟!你忘了,钱老屁的老婆杨小红的侄子。后来他把田老西女儿,”郑凡用手做了个抹脖子的手势。

    “噢,那个人渣噢。怎么啦?他跟杨小姐有什么关系?”

    “又骂人,这人都伏法了,死了死了,说不定他们两个在阎王殿还做夫妻了,这也说不准噢。不说这些了,她是杨小红的侄女,杨家最小的一个女娃,现在我公司当会计。”

    楚宁一听这杨小姐在他那儿当会计,心里顿时冷笑了一声。他装着欣赏的样子打量了一下杨小姐,然后对郑凡说:“你眼力不错嘛,尽找这么绿色的美女啊。”

    “去去去,你再往下说肯定又没好话了。还是言归正传,跟你说件事。现在不是新冠肺炎嘛,我以前好像听你说过,吕佳有个战友在卫生防疫站当站长?”

    “有,是她原来野战医院的战友。怎么了?”

    “做点生意啊。现在全市都喷洒消毒水,找找他,这项目也弄点给我们做做呀,这也不是什么高科技,消毒液加自来水晃晃,喷喷钱就来了。”

    “我看你都钻到钱眼子里喽,这国难财你也要发啊?”

    “什么国难财啊,我们这是为国家排忧解难嘛。吕佳什么时候下班?我来和她谈谈,有机会赚钱干嘛不要啊?再说,这机会可不是什么时候都有的哦。”

    “她在医院留守值班,哪有时间帮你问啊,你现在就是找到她,她都出不来,别说帮你跑了。”

    “下岗了?什么时候下岗的?”

    “你问这还有用啊?兄弟啊,这不是老实人的社会啊!如今事事都得上头要有人,下头要把自己不当人才是本事啊。没这本事也罢了,要么你得要有钱,这你不会不比我懂吧?”郑凡听他这么一说,他也没回话。楚宁摇摇头:“得了,我给你一个电话号码,你去试试吧。”

    “什么号码?”

    “哎?你不是要找防疫站的人吗?我有孙站长的电话,你去碰碰运气吧。”

    “那好,我去试试。”

    郑凡和杨小姐走后,楚宁心里感到实在是不舒服。前些时候他还再想,这新冠肺炎一来,又要有人要发国难财了,不想郑凡却冒出来了。到了晚上,楚宁又守着电话机旁,等着吕佳的电话。可等了好久,已经是过了约定的通话时间,电话还是没响。他估计是她太忙,就又回到女儿的屋里画画了。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武汉别哭-4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