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胡赛萌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武汉别哭-5
1427 次点击
0 个回复
刘工论坛 于 2020-02-14 22:06:44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原创文学
    武汉别哭

    --根据刘工长篇小说《紫陌尘事》改编

    5

    这正月里的天气,阴沉沉。楚宁画到下半夜,这时已是夜深人静,他看了看时间,已是夜里两点多钟了。他疑惑地问自己:吕佳怎么还没电话来?难道真的忙成这样啊?或许她今天忙累了?或许手机没电了?他心里有些焦虑不安起来。他丢下画笔,走到阳台上,小雨还在淅沥沥的下着,路灯孤零零地立在马路两边,任由风吹雨打。他漠然的望着孤寂的雨夜,抽了一支烟。随后,他不安的回到屋里,和衣倒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

    第二天一大早,楚宁迷迷糊糊的冻醒,估计有七八点钟了,这正是吕佳交接班的时候,可家里的电话还是没响,这让楚宁真的担心了。他一分钟一分钟的熬到九点,心里再也耐不住了,他给吕佳打手机,通了,但没有人接。他又试着给她隔离病区打电话,电话通了,接电话的是一个值班护士。她请楚宁等会儿,说去帮他叫吕佳。可过了好一会儿,来接电话的是一个自称病区支部书记的人。他告诉楚宁,说吕佳正在病区参加会诊,说她开完会就给家里回电话。楚宁心里感觉不是这么回事,他不敢胡思乱想,生怕吕佳出什么意外。但他又不得不相信这个支部书记的话,心里只好安慰自己:不要胡思乱想,不要胡思乱想,好人一生平安!一生平安!他心里这么念叨,但还是坐立不安,像热锅上的蚂蚁在屋子里走来走去,心情一下很是复杂。

    凌晨的时候,隔离病区已经笼罩在沉闷的气氛里。不幸的事终于发生了,就在吕佳和病人平凡接触后,她被病毒传染了。也就在楚宁给她打电话之前,她已经以患者的身份住进了自己工作的地方。事发在前天早上,吕佳在临时休息室迷迷糊糊醒来,她感到浑身无力,头也是晕晕的,常识告诉她自己发烧了。她立刻意识到自己被新冠肺炎病毒传染了,赶忙把自己隔离起来,电话报告了病区主任。这时,隔离病区也有四五个人开始发烧,情况一下严重起来。这突然袭来的状况,一下也让这不大的医院束手无策,茫茫乱乱中,能想到的措施都用上了。吕佳用酒精抹在自己额头上来帮助退烧,然后用尽全身力气爬起床,打开电脑在自己邮箱里写了封信。晚上,她躺在观察室的病床上挂着水,装着无事的样子,用手机给楚宁打了电话。

    “老公,吃过了?”

    “还没呢,现在还不饿,你吃过了?”

    “吃过了。这几天天气早晚变化大,你注意别感冒了!”

    “嗯!你还好吧?”

    “我没事。你放心吧!画画的怎么样了?”

    “差不多了吧,嗯?就是画面感觉有点摆造型了,有点像宣传画。哎!我对你们这工作感受也不深,还是没生活啊,总觉得还少些什么。你是知道我的,小资情调太重,画这伟大的题材我也不在行,还是等你回来吧,等你回来看看,给我提提意见。”

    “我哪懂画呀,你别累了自己。老公,是不是想改变你自己的画风了?”

    “我能有什么画风啊,还羊儿疯呢,我就是觉得这次新冠肺炎事例蛮感人的,闲的无事,想画画我老婆罢了。怎么?不可以吗?”

    “谁说不可以了?你有好多年没给我画过画了吧?这回好好画画我!老公,你还是个性太强了,干不了你自己不愿做的事。是吧?”

    “那要看什么事了。我这个人你也是知道的,说我这人愤世嫉俗吧,其实也是个地地道道的俗人;说我胸无大志吧,我还有些斗志,反正就是个不伦不类的人吧,委屈你了!”

    “胡说。我委屈你了!哎!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总觉得耽误你了!”

    “耽误我什么呀?别胡说。你今天怎么啦?”

    “没什么。好了,不说这些了,丫头有电话嘛?”

    “没有,你别烦她,她有事会来电话的。”

    “也是,其实,我真想去一趟美国。哎!等这新冠肺炎结束吧,我一定去张同那儿,再不去,都要给她说死了。”

    “好啊!我陪你去。”

    “嗯!还有一件事,我想问问你,可一直没机会问。”

    “什么事啊?你我还说没机会啊?都老夫老妻了,有你这样说话的吗?”

    “哼!”吕佳笑了笑,喘了一口气:“你说,张同为什么不再婚呢?”

    “这问题啊?你该问她呀。其实,我以前也问过她,她没有正面回答我,说是等两个孩子大了再说。”

    “这也是的,再嫁人也难啊,拖着两个孩子也真够她累的,这下倒好,又多了我们这个丫头。你说,我们是不是太自私了?”

    “说不上自私吧。你怎么想这问题了?你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啊,今天没什么事,可以多聊会儿。哎?吴乐宝还来陪你喝酒了?要喝可不要到外面去喝,就在家里喝,外面不安全。”

    “还是前几天来的呢,这几天没来。哎!这新冠肺炎闹的哪敢串门啊,我看再这么闹腾,都要有人得新冠肺炎恐惧症了。”

    “也是,家里还有酒吗?”

    “干嘛?”

    “你可以少喝点,喝多了对身体不好。”

    “知道了。今天还有疑似病人送来的吗?”

    “没有,哪能天天有啊。全市有好几个隔离点呢,我们也只负责这片区。没事的,别担心我。”

    “能不担心嘛!还不知道这倒头新冠肺炎,什么时候能结束呢。现在倒好,我们家弄的是一国三宫,跟当年的国民政府一样了。”

    “快了吧。其实,新冠肺炎也没什么可怕的,就是一种病毒而已,现在也基本上能控制住蔓延了。你别担心。”

    楚宁和老婆通过电话。他也没在意她今天的话这么多,只觉得她说话的语气小了些,楚宁也没去多想。说真的,吕佳这女人性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