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胡赛萌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转帖]人类从未见过!加拿大新冠康复患者 还携带病毒
3931 次点击
23 个回复
四不像工人 于 2020-02-18 04:44:24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大家还记得加拿大首例确诊的新冠病毒(COVID-19)肺炎患者吗?这位患者为一名五十多岁的男子,曾到中国武汉旅行。1月22日从武汉飞往广州,再从广州转机抵达多伦多。这名患者已从Sunnybrook医院出院,并自行隔离两个多星期。他的妻子为加拿大第二例确诊患者。安省卫生局副局长Barbara Yaffe医生说,这对50多岁的夫妇自我感觉良好。她表示:“我们在安大略省的所有病例至少都得到了临床治愈。”然而,奇怪的是,这两名患者的病毒检测结果仍为阳性,反应出体内仍有病毒。因此仍在家中自我隔离。

研究人员表示,从鼻子和咽喉处的测试结果发现,他和未住院的妻子身上仍有新型冠状病毒的痕迹。

安省公共卫生局的Vanessa Allen医生表示,从2人的测试中,并不能知道其体内的病毒是属于活病毒还是死病毒,毕竟这是人类从未见过的情况。

安省卫生员正在努力研究目前出现的状况,新冠病毒狡诈多变是最让人头疼的地方。当局需要2个阴性测试,才能知道2人不带病毒。

所以这两名患者虽然已经康复“无症状”,但不能说是被完全治愈,因为他们还具有病毒的传染性。

安省首席医疗官员David Williams表示,首名确诊患者已经50多岁,并有其他健康问题,可能因为如此,较难清除其体内的病毒。

新冠病毒进入人体后,主要依靠机体免疫系统将其消灭。人们自身免疫系统是机体对抗消灭病毒的关键。

所以,年轻人患病的风险低,痊愈,并不再携带病毒的可能性也更大。安省第四例的新冠肺炎感染者——20多岁的大学生,已经完全痊愈。

安省公共卫生部门和加拿大微生物实验室对该病例相隔24小时的两次样本测试结果均为阴性。

“这意味着她已经没有受到新冠病毒感染。”

上个月30日,《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一篇来自德国的新型肺炎报告中也曾提出:患者治愈后依然有可能携带病毒,已治愈患者或许也可传播病毒。直至1月29日,一名已治愈患者的痰液样本中里的病毒载量依然达到108copies/mL。

处于潜伏期的患者就可以感染其他人,这件事已经够可怕了......如果患者痊愈后也仍然能向更多人传播病毒的话,真的防不胜防……

2月14日,BC省已经推断确诊了第5例感染新冠病毒的患者。这位患者曾到上海旅行,无湖北旅游史,从上海抵达YVR,然后乘私家车到BC内陆地区的家中。这名女子和她的亲密接触者在家里已经自我隔离。她于2月11日接受了测试,实验室在13日返回了阳性结果。

BC省政府表示,他们对COVID-19的测试门槛较低,但到目前为止已测试了近500个体,这比其他任何省份的测试都要多。据悉,现在每天至少有1,000多人从中国各地来到加拿大。

多伦多华裔家庭医生Stanley Zheng认为,有必要在现阶段要求任何从中国入境加拿大的人士自行隔离两周,从而减少新冠病毒在加拿大传播的风险。

他还指出,如果人们在自行隔离结束后,需要持医生发出的健康证明方能重返工作岗位,可以找自己的家庭医生拿健康证明。他本人的做法是要求患者出示返回加拿大的机票,在核实其确实已自行隔离两周且没有出现感染病毒的症状后,再开出健康证明。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8 06:48:43    跟帖回复:
   沙发
如果都成了“疑似”,那就真的很麻烦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8 07:00:26    跟帖回复:
3
病毒可感染全球2/3人口,遭俄罗斯专家驳斥



环球时报



2020-02-16 21:24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媒体



当地时间2月13日,著名财经媒体彭博社刊登了一则名为“研究显示,新冠病毒可感染全球三分之二的人”的报道。不过,

该说法遭到一名俄罗斯专家的驳斥。///知道了嗎[偷笑][偷笑][偷笑]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8 07:06:42    跟帖回复:
4
冠状病毒新宿主,进化后新新人类[咦]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8 07:06:44    跟帖回复:
5
世卫组织前传染病事务主任:现在说病毒将感染全球2/3人口还太早



新浪财经

02月16日 10:46



针对一些学者提出新冠肺炎可能会“感染全球三分之二人口”的预测,世界卫生组织此前主管传染病事务的助理总干事、现伦敦卫生与热带医学院(LSHTM)传染病流行病学教授大卫·海曼(David Heymann)表示,做这样的预测还太早。(界面)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8 07:10:08    跟帖回复:
6
[偷笑]美國、俄羅斯....正在調查新冠病毒來源、是否為人工合成。相信會有結果的,等等吧······[偷笑]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8 07:11:13    跟帖回复:
7
破坏免疫系统,不生病好人一样。[呵呵]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8 07:17:32    跟帖回复:
8
一般瘟疫,死就死了,没死的就是健康人。这次。。。没死的只不过是躲过一次免疫系统失能后的感染。。。


这是传言哈,别当真,坐等辟谣。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8 07:22:19    跟帖回复:
9
转至第4楼第 4 楼 有人骗你2013 2020/2/18 7:06:43 的原帖:冠状病毒新宿主,进化后新新人类[咦] 《生化危机》还要结合《X战警》看才够正能量[呵呵]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8 07:36:21    跟帖回复:
10
[流汗]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8 09:01:37    跟帖回复:
11
转至第6楼第 6 楼 卖卖卖卖卖 2020/2/18 7:10:08 的原帖: [偷笑]美國、俄羅斯....正在調查新冠病毒來源、是否為人工合成。相信會有結果的,等等吧······[偷笑]美國、俄羅斯正在調查新冠病毒來源?真的?我也在等结果。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8 09:10:10    跟帖回复:
12
历史事实将证明:只有中药,才能有效抑制新冠病毒。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8 09:11:38    跟帖回复:
13
    陈薇院士:最坏打算,最充分方案,最长期奋战!

    熊猫儿02-02 18:18

    作者 | 李晨阳

    1月31日,是中国工程院院士、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研究员陈薇团队进驻武汉的第6天。

    此前一天,他们紧急展开的帐篷式移动检测实验室开始运行,大大加快了确诊速度。

    陈薇是在阻击非典、抗击埃博拉等多场硬仗中作出重要贡献的女科学家,也被视作此次新型冠状病毒疫苗研制赛跑中的“种子选手”。

    30日当晚20点和31日晚23点,陈薇两次在忙碌一天后,接受《中国科学报》独家专访。

    《中国科学报》: 疫苗是大家现在最关注的问题。目前存在两种声音:一种是我们离拥有疫苗已经很近;另一种则是疫苗短期内无法派上用处,即便研制出来,恐怕也成了“马后炮”。

    哪种声音更符合实际?而且冠状病毒以变异迅速著称,会不会等我们研制出疫苗,病毒已经变异到能逃避疫苗了?

    陈薇:

    目前全世界的科学家都在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快马加鞭地研发新型冠状病毒疫苗。

    但疫苗研发有固有的周期和规律,而我们对这个新病毒的生物特性、致病机理、传播机制、易感人群等,了解还非常肤浅,因此目前有些平台上报道的最快“1个月”内拿到疫苗,我认为是不现实的。

    当然我也不敢排除有非常优秀的科研团队能做得更快更好。

    1月2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美国科学家将在12周内研制出新冠疫苗,我相信我们国家科研人员的速度不会亚于美国。

    疫苗不会是“马后炮”。

    当年SARS之后,如果国家对冠状病毒研究有更长效的支持,有更多团队持续来做这个研究,那么不管疫苗还是药物,至少会有比今天更好的局面。再次狭路相逢,就不会这么被动。

    新型冠状病毒变异再快,也在冠状病毒这个大类里,目前大数据研究发展迅速,一旦有新变异出现,可以马上通过生物信息学或大数据挖掘找到共用的靶抗原、发病机制或受体,可以快速指导疫苗的改良。

    《中国科学报》: 有专家说我们即将迎来疫情拐点,您的判断是什么?

    陈薇:

    从现在来看,拐点可能很快就会到来。

    但是第一个拐点到来之后,疫病会不会还有第二峰、第三峰呢?对此我们还是要做好最坏的打算,拿出最充分的方案,准备最长期的奋战。

    《中国科学报》: 17年前,你们研发的广谱抗病毒药物在抗击SARS中发挥了关键作用,1.4万名预防性使用“重组人干扰素ω”喷鼻剂的医护人员,无一例感染。这个成果还曾荣获2016年度国家技术发明奖二等奖。

    这一次,广谱抗病毒喷剂是否也派上了用场?除医务人员外,普通群众可能采用这一药物进行日常预防吗?

    陈薇:

    作为一种广谱抗病毒药物,这种喷鼻剂对RNA病毒的抑制效果还是比较好的,而且有一定提高免疫力的作用。

    在目前缺乏特效药物的情况下,一部分一线医护人员正在使用。

    但由于这种喷鼻剂有一定技术难度,还没有大规模生产。如果国家认为这可以作为一个急用物资,我们是具备一定应急扩大生产能力的。

    《中国科学报》: 有人说,此次与新型冠状病毒狭路相逢,最令人痛心遗憾的是很多“非典”的经验教训被抛弃了。

    真实情况的确如此吗?

    陈薇:

    我不同意这个观点。

    “非典”是我们国家公共卫生管理的一个分水岭,从那以后,我国有关传染病防治的人才队伍、平台条件、技术储备和专项研究,都不可同日而语了。

    说句不好听的话,我们国家如果国力不强大,到现在早就被宣布为“疫区”了。

    《中国科学报》: 比起SARS,新型冠状病毒似乎更“狡猾”,特别是隐性携带者造成的传播简直防不胜防。

    这是否意味着“非典”经验的参考价值还是比较有限的?

    陈薇:

    每种疾病都有它的新特点,但终究无外乎控制三个环节:病原体、传播途径、易感人群。

    面对隐性传播,最原始的隔离就是最好的办法。有必要与人接触时,相隔一米五到两米以上交流,回来尽快洗手消毒,不要揉眼睛,不要摸口鼻。

    当然,中国这么大,中国人这么多,人人都做好很难。这就需要网格化的社会管理发挥作用,每个大小管理者都要守好自己的一方寸土。

    现在真的需要全体中国人同心同德!

    《中国科学报》: 关于新型冠状病毒在脱离生物体的条件下究竟能存活多久,现在网上有很多说法,究竟哪个是真的?

    陈薇:

    目前还没有真实数据,因为当前分离出的活病毒大多用来做药物筛选试验了,毕竟疫情防控和抢救病人才是目前的首要任务。

    当然,即便是一种新病毒,它仍然是冠状病毒大家族的成员,所以这方面的基本特征不会偏离太多。

    SARS病毒可以在土壤、玻璃、金属、塑料等表面存活2~3天,这个数据可以作为参考。

    《中国科学报》: 大家都说我们一定能战胜这次疫情,真正的战胜究竟是什么样呢?

    陈薇:

    所谓的战胜有几种:第一就是根除。这是最理想的状态,也是我们努力的目标。

    但人类历史上真正根除的传染病其实很少,比如完全消灭的天花和即将被消灭的小儿麻痹。

    第二种就是像“非典”那样,17年间,再没有出现过跟SARS序列相同,可以人传人的病毒。

    第三种就像H1N1那样,虽然控制住了当年的大流行,但不时还会出现一定规模的流行,目前把这种病毒作为常规接种流感疫苗的一种成分来阻断继续流行。

    遇到一种新病,我们当然希望能彻底消灭它。但有时候,过度干预反而可能刺激它快速突变——这里面有很多权衡和博弈。

    因此,新型冠状病毒将被何种方式“战胜”,现在还不好预测,一切都在发展当中。

    《中国科学报》: 目前您有哪些比较担心的问题?

    陈薇:

    中间宿主还没有找到,也许还在发挥着作用。

    《中国科学报》: 最近一些有关新型冠状病毒的研究论文引起了巨大的社会争议,对此您怎么看?

    陈薇:

    发论文本身无可厚非。但疫情当头,关键数据的及时公开、共享有利于各方力量齐心协力做好疫情防控,这是一个需要关注并通过立法保障的问题。

    《中国科学报》: 关于这次疫情,您最想说的是什么?

    陈薇:

    疫情防控绝对不能等到疫情来了再做。

    国家有必要建立防疫科研白名单,形成真正有力的“首席科学家”体制,长期支持一批团队一辈子就做某种病毒或细菌的深入系统研究,不追热点,敢坐冷板凳,别管这个病毒是来了还是走了。

    如果觉得单个团队有风险,还可以设置A、B团队互相PK。这样国家投入的经费比现在这种情况少多了,还能花在刀刃上。

    最关键的是,一旦疫情发生,就能迅速找到最权威的团队,即使出了事故也知道打谁的板子。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新型冠状病毒一来,谁都觉得自己能做,但发挥的作用还是有限。

    这次疫情暴露的问题,得到的经验,都要好好地梳理。

    今后我们国家应该从立法层面来管理疫情的反馈流程,明确规定各部门的主要职能,并且对信息公开、数据共享不及时、不透明导致的不良后果进行依法惩处。

    此外,在缺乏疫苗和特效药的前提下,康复患者的血浆是临床特异性治疗最可及的资源。由于中国传统文化提倡大病之后重在休养,过去很多康复者不愿意捐献自己的血浆。

    今天(1月31日)上午,国家科技部下发了《关于请协助采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康复者血液样本的函》。

    我们拿着这个红头文件,有22名康复患者表示愿意让我们检测血液标本是否符合献浆标准。其中有的人身体虚弱,连采血都很困难,这让我们非常感动。

    在政府推行免费治疗、医务人员献身拼搏的大环境下,在康复患者和医护人员同心同德,为病友们作出贡献的时刻,我也呼吁:应当从立法层面要求康复者在知情同意、符合伦理、身体情况允许的前提下捐献宝贵的血浆,用于他人的急救。

    《中国科学报》: 你在武汉抗疫一线,看到了哪些印象深刻的景象?

    陈薇:

    医护人员确实很疲惫。

    我昨天(1月30日)上午在金银潭医院,见到了张定宇院长。他本身是一个渐冻症患者,自己的妻子也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但还夜以继日奋战在一线抢救生命。我对他说:“你的事迹让我非常感动”。

    《中国科学报》: 他怎么回复您的?

    陈薇:

    他说“彼此彼此”(笑)。

    ————————————————————————————————————————

    据《解放军报》头版报道《军队专家组深入疫区进行科研攻关》介绍:正在武汉抗击疫情一线的中国工程院院士、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研究员陈薇告诉记者,他们紧急展开的帐篷式移动检测实验室今天上午开始运行,应用自主研发的检测试剂盒,配合核酸全自动提取技术,核酸检测时间大大缩短,加快了确诊速度。这是该院专家组深入疫区进行科研攻关取得的一项重要应用成果。

    报道提到:这个军队紧急派出的专家组抵达疫区后,围绕新型冠状病毒的病原传播变异、快速检测技术、疫苗抗体研制等,与中部战区总医院等军地有关单位,迅速建立起联防、联控、联治、联研工作机制。为加快推进科研进度,专家组在医院感染科病区设置检测室,与临床治疗零距离,实时评估治疗效果。他们还深入救治一线,开展疫情传播流行规律调查研究,取得了第一手数据,为疫情防控提供应对策略和科学依据。

    陈薇告诉军报记者,无论是人才队伍、科研实力,还是技术储备,我们都比以往有更好的准备,一定能打赢这场疫情防控阻击战。

    出生于1966年的陈薇是浙江兰溪人,1988年从浙江大学本科毕业,1991年再从清华大学硕士毕业,同年4月特招入伍,1998年军事医学科学院博士毕业。她还是全国人大代表,全国青联常委,全国妇联执委。

    2014年3月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期间,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在亲切接见部分来自基层一线的军队人大代表时,与来自军事医学科学院的陈薇代表亲切交谈,听取她的工作情况汇报,并祝愿她在医学尖端领域取得更大成绩。

    陈薇是“生物危害防控”国家创新团队的学术领头人,多年来致力于生物防御和生物高技术研究。成功研发广谱抗病毒药物“基因工程人干扰素ω”,在抗击SARS中发挥了关键作用。

    此外,陈薇还牵头研发了世界首个2014基因型“埃博拉疫苗”,并完成I期临床,证明安全和良好的免疫原性,研究结果发表在国际顶级医学杂志《柳叶刀》,刘延东副总理专门批示:“向陈薇团队表示祝贺!”

    汶川地震期间,陈薇担任国家卫生防疫组长,为“大灾之后无大疫”作出了重要贡献;奥运安保中担任“奥运安保军队指挥小组”专家组成员,成功处置了数十起核生化疑似事件,被评为总后勤部“援奥工作先进个人”。

    2015年7月,陈薇晋升少将军衔。陈薇在2017年时就已经入围中国工程院院士增选候选人名单,并于2019年顺利增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8 09:16:44    跟帖回复:
14
    
关注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8 09:34:50    跟帖回复:
15
新冠病毒学会了三十六计。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转帖]人类从未见过!加拿大新冠康复患者 还携带病毒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