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胡赛萌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鸳梦湖(原创小说)
885 次点击
5 个回复
秋风中的野鹤 于 2020-02-18 12:20:35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首先申明,这是一篇小说,纯属虚构,免得有人说我造谣。我这人胆小怕事,可不想惹什么是非。

    那年冬天,我去某地参加一个百公里越野赛,适逢一股寒流裹挟着贝加尔湖畔的冰雪,倾洒在从华北到华中的茫茫原野,原本或灰黑或土黄的世界倾刻之间变成了一片素净的洁白,似乎世界所有的肮脏都灰飞烟灭了。

    这银装素裹的世界自是极美的,但这种美一停留在画面之中,二停留在短暂的流连之中。而我们,却要在这冰天雪地里奔突一百公里,爬升六千多米,这就一点都不美,而是一种地狱般的煎熬。

    我是一个胆小怯懦的人,还在看天气预报时,就心生退意。但我又是一个极吝啬的人,一千多块的报名费,酒店也定了,咨询组委会不给延到明年使用,不去就浪费了。 还是去吧,多带点衣服,只要不冻着,能走多少是多少,大不了退赛,反正我这个胆小鬼退赛早已是家常便饭,不在乎再多一回。再说,如此恶劣的天气,走上一段受受虐也好,平时呆在城市里生活实在太庸常。不是有句话说嘛:不折腾,老了拿什么来回忆?

    比赛下午五点开始,虽然起点在零度左右,据说山里最低会到零下十度,但有些选手居然穿着短裤,上面也就一件冲锋衣,让我又惊诧又敬佩。反观自己,下面压缩裤,脚下厚厚的羊毛袜,上面羊毛内衣加羽绒服,外面冲锋衣,头上毛线帽,背包里还装着一件羊绒衫,肚子上贴着暖宝宝,可说是全副武装。好吧,人家是来比赛的,我是来打酱油的。只是这冰雪酿造的酱油不大好打,弄不好就会冻僵在雪地里。

     一路在泥泞和冰寒的泥水里、冰雪里爬上爬下,尽管千般小心万般谨慎,还是不知道摔了多少跤,身上到处是泥巴,到第二天下午四点多,已经过了一天一夜,但还只走了六十多公里。距离下面一个打卡点至少还有五公里,但我却已没有半点力气,身上的每一块骨头都东倒西歪,似乎想散下来找个地方躺着。每一块肌肉都酸胀乏力,似乎都被冰雪冻得失去了弹性。我知道自己无法完成比赛了,唯一的目标就是尽快走到补给站申请退赛。

     路上行人稀少,高手已经远远前去,而多数人可能在之前就已退赛。我行走在一条山间小路上,往前一片白茫茫,往后一片白茫茫,看不到一个人影,只有偶尔雪压倒一根树枝后的“啪嗒”声。我在下到一条山谷边上后,终于看到一户人家,心里觉得安全了点。又是一个漫长的黑夜将临,一个人走在寂静无人的深山里,多少还是有些惊惧。

    房子不大,只有三间。也不新,很普通的红砖房,外墙都没有粉刷,没有如乡间常见的贴上瓷砖,就是简单的抹着清水水泥。看颜色已经有些黑旧,拐角处甚至有些剥落,但屋前后倒是收拾得很清爽,象一棵素净的老树长在这苍白的雪地里。 门前站着一个老人,满头白发,但不乱,腰身直挺,精神矍铄,面色亦从容。

    看我从他屋前经过,没有讶异,也没有畏缩,似这世界的事与他天高地远。屋里生着一盆火,一个大的树兜旺盛地燃着,象极了小时候父亲大年夜守岁时燃的火。我本想尽快赶到打卡点退赛回酒店,然而看到那团火,脚下竟踟蹰了,身上飒起一股寒意:老人家,我进来烤烤火好吗?

    端着老人家给我倒的热茶,在火前伸展一下筋骨,活动下胳膊腿,全身舒坦多了。四处瞅瞅,没看到其他人,于是问道:“老人家,你一个人住这山里啊?”

    “是啊,我一直一个人住这山里,几十年了。”竟是比较地道的普通话,而不是山里人习惯的土话。我不禁又扭头看了一眼老人,这老人虽肤色黝黑,却隐隐透出一股儒雅之气,显非普通山民。

    “你的家人呢?”有些冒昧,却仍忍不住好奇,惴惴地问道。

     “我一直没有成过家,哪来的家人。”老人淡淡地说,话语如静水深流,细细品味,却又感到暗流涌动,酝酿着滔天巨浪,足以冲洗掉这漫山的冰雪,还它以原本清绿的世界。

     “你是从湖那边过来的吧”,见我默然不语,老人主动问道。
  
     “是啊,那片湖好大,尤其是雪后,湖边是一片银白的世界,而湖水翠绿得象一块宝石镶嵌在白色的雪地中,真象一根戴在穿着白色婚纱的新娘脖子上的项链,实在太美了。经过的时候,天地一片静默,我还在那里站了好一阵,那时我感觉世界都静止了。”

    “那个湖叫鸳梦湖。”
听到我的描述,老人的脸上也绽出一种青春的光彩,似乎我的话激起了他某种回忆,难不成他与那个湖有什么故事吗?

     “鸳梦湖?比赛路线图上说叫东方湖?”

     “嗯,地图上叫东方湖,我叫它鸳梦湖。”老人脸上刚泛起的一点光彩,瞬间又黯淡下去了,眼角似有些东西在滚动。他拿起一根树枝,翻了翻火堆,几点火星在空中爆响,似几颗流星划过夜空。老人望向屋顶某个角落,似乎那里深藏着一些平素看不到的东西。

     “那个湖,是我亲手修建的。”

    “但是,后来,我又亲手把它炸掉了一次。”

     也许是打开了尘封多年的记忆,也许是倾诉被积压了太久,而我恰恰是那个打开了他思绪大门的人,老人家讲起了他的故事,惊心动魄,感人肺腑。

     “我从小在这山里长大,我的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过世了,我是吃百家饭长大的。后来我考上水利大学,毕业后正好县里要在这修水库,于是我就回来了,参与水库的修建工作。当时我有一个青梅竹马的未婚妻,叫李雪梅,她是我们村里长得最漂亮的姑娘,比现在那个叫什么韩雪的明星都漂亮。她没有考上大学,在村小学当民办教师。修水库的工作很紧张,我们商量好,等水库修好了,我们就结婚。 修水库的工期很紧,因为上面要求赶在建国XX年之前举行竣工仪式,以给建国XX年献礼。工程征调了周边公社的几万劳动力参加,就连我女朋友放假的时候,都带领学生们到工地劳动。我在水库的指挥部工作,指挥部部长是一个参加过解放战争的南下老干部,很有魄力,当然也很固执。

    我是从水利大学毕业的,主要负责工程的技术。虽然水库有省里的设计院设计了图纸,但是为了赶工,实际上经常进行修改。在筑造往下游的拦水大坝时,这种修改可说是伤筋动骨,具有极大的安全隐患。本来根据省里设计的图纸,拦水坝要修五十米宽,而且要用钢筋水泥浇筑。但是如果这样的话,用的时间比较长,肯定赶不上在建国XX年之前竣工献礼了。 当时,市领导县领导都经常来工地视察,指挥部部长在他们面前都拍过胸脯,说保证在建国XX年前完工,给祖国献上一份厚礼。

    当时这项工程被列入全市献礼一号工程,就连市里的干部都被抽调了不少来参与修建工作,没有人承受得起工程延期完工的后果。所以指挥部决定将水泥浇筑改为用石头掺入石灰、粘土夯实筑建。农村平时筑路筑堤也是采用这种方法,有的还使用了几百年。虽然我认为这种方法不可靠,也不符合省设计院的设计图,但我也不敢去违反指挥部的决定,只能要求筑堤的同志尽量夯紧一点,石头放多一点放大一点。

    在全体参与水库建设劳动者的连续奋战下,工程顺利完工了,在国庆节当天举行了盛大的竣工典礼,彩旗飘扬,锣鼓喧天,省市县各级领导都前来参加。我虽然略有不安,但看到李雪梅也在参加典礼的队伍里,心里也就满怀喜悦,恍惚看到她即将与我一起步入洞房。她还和她的学生排练了一个节目,在竣工典礼上表演。市里的书记说水库工程又快又好,能抵御百年一遇的洪灾与旱灾,解决全县人民的用水问题,并且宣布水库命名为东方湖。

    水库竣工后,我为了能和雪梅在一起,就申请留在水库工作,并且计划第二年五一和雪梅结婚。而指挥长也留在水库工作,他说这是他这一辈子最大的成就,他要终生守护着他。

    第二年四月,天连续降了几天的雨,水从四面的山倾入水库,很快就把水库蓄满了。我和指挥长说,要提前放水,不然再下雨,水库可能会漫堤,那样有溃坝的危险。指挥长说雨已经下了几天,应该不会再下了,水库此时多蓄点水,到秋天干旱时才有水用,拒绝放水。

    那天晚上,雨仍在下,并且越下越大,似乎银河打开了一个口子在往下倒水。我不放心,去拦水坝看,发现好几个地方已经开裂了,随时有溃坝的危险,吓得赶快去找指挥长商量对策。指挥长问我有什么办法,我说如今只有通知下游的群众赶快撤离,否则溃堤之后,下游的赵庄、王庄以及县城的人,都有可能被洪水冲走。

     指挥长有些犹豫,如果通知撤离,即使人撤了,因此带来的财产损失也难以计数。而且大坝刚建好就溃堤,他这个指挥长罪不可恕,一定会受处罚。他在指挥部反复踱步,问我还有其它办法没有。

    我想了想,犹豫了好一阵说,办法还有一个,那就是将西边往李家寨的地方炸开一个口子。往李家寨有一个地方很窄,很容易炸开,而且往李家寨是一条偏僻的山谷,下游只有几十户人家,这样损失比较小。

    但是,有一点我没有和指挥长说的是,我的未婚妻李雪梅,就住在李家寨,她的家就在山谷边,一旦炸开那边洪水冲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指挥长一听,发挥了他军人果断的作风,大手一挥说,为了下游赵庄、王庄及县城大多数百姓的安全,那只能牺牲李家寨少数群众了。正好库房里还有不少修水库时剩下的炸药,你和其它几位同志赶快行动,去把西边炸开一个缺口。

    我说下边李家寨也还有几十户群众呢,是不是去通知他们撤离?但指挥长说李家寨没有电话,而跑过去一家一户通知显然没时间了。时间不等人,再等可能就溃坝了,赶快去炸口子。

    我有些后悔,后悔给指挥长提醒了这个方法。但我又不能不说,毕竟下游几万群众的生命与财产更加重要。没办法,我和同事们去炸开了西边往李家寨的口子,洪水从西边倾流而下,下游的拦水坝没有溃堤,赵庄、王庄、县城保住了,但李家寨的几十户人家,近百口人被洪水吞噬了,其中就包括我的未婚妻李雪梅一家。

    事后,指挥长提前退休回老家了,而我仍留在水库守着它,并且在八十年代主持按原设计图纸加固了拦水坝,现在它真的能抵御百年一遇的洪水了。我终生未娶,有空就到湖边走走,我给那湖取名叫鸳梦湖。每当走在湖边,我就恍惚看到雪梅带着孩子们在舞台上跳舞的身影,就感觉雪梅仍然和我在一起。 我在雪梅家的旧址重新修了几间房,我一个人住在这里,永远陪着我的雪梅。我在房前屋后都种满了梅花,每当梅花开的时候,看着那美丽的花,闻着那清幽的香味,我就感到雪梅就在我身边。就这样一年又一年,我老了,梅花也老了。今天我把这个故事讲给你听,希望你能知道,在你经过的那片湖边,曾经发生过这样的故事。”

     老人的故事讲完了,树兜的火也渐渐黯淡下来,一点点的火星由红变灰,由灰变白,失去了光亮与热度,而老人的背,也因着更深重黑夜的压力佝偻下来。我伸伸胳膊,站起来,向老人告别后,朝门外走去。

    雪仍在飘着,未曾停歇,雪里的那一株株梅花,似有几朵蓓蕾娇羞地绽开,在漫卷的寒雪中飘散出几缕清香。

    放眼望去,满世界的鹅毛大雪,听不到任何人在呼喊。


    铁马老言:一个爱读书、爱跑步,爱胡思乱想的俗人!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8 13:21:18    跟帖回复:
   沙发
故事不好看没有人想发表点感想?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8 17:23:34    跟帖回复:
3
很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8 17:32:50    跟帖回复:
4
转至第3楼第 3 楼 伍面匠 2020/2/18 17:23:34 的原帖: 很好。难得有一个朋友留言,凯迪不是发小说的好地方,其实就小说也包含着很多现实意义。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9 22:50:40    跟帖回复:
5
转至第3楼第 3 楼 伍面匠 2020/2/18 17:23:34 的原帖: 很好。转至第4楼第 4 楼 秋风中的野鹤 2020/2/18 17:32:50 的原帖:难得有一个朋友留言,凯迪不是发小说的好地方,其实就小说也包含着很多现实意义。 为了大局毫不犹豫的牺牲个体的利益,现在不也如此吗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21 15:05:13    跟帖回复:
6
好文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鸳梦湖(原创小说)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