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胡赛萌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武汉,我为你哭泣
5684 次点击
42 个回复
布衣老叟 于 2020-02-18 19:04:27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我非常认同这句话:

     “时代的一粒灰,落到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

    


    这些天来武汉的消息报道如积雪一般压在心头,一些普通人的遭际尤其能激发人们的同情。我撷取若干片段(有的可能各位读到过,本文是简约版)——像是一杯杯苦酒,与各位同饮一悲。

     一个中产家庭的消失

    


    这是一个典型的武汉中产家庭,家中的老父老母是武汉同济医院的教授,家中的顶梁柱儿子常凯是湖北电影制片“像音像”对外联络部主任,1月23日武汉宣布封城,常凯一家没有离开。1月25日,大年初一,常凯还接到大学同学的电话拜年,但随后父亲开始发烧咳嗽,呼吸困难。立马把父亲送去医院,但是去了多家医院都没有床位,常凯多方求助,按理说常凯的家庭人脉,社会地位都不俗,体制内关系也有,何况父母还是同济医院教授,但是以当时武汉的情况,这些都起不了作用。医疗系统早就不堪重负,面对潮水般涌来的人,医疗系统已经接近瘫痪。无奈之下,常凯只能把父亲接回家,姐姐这个时候也赶到,一起照顾父亲。但是,因为老父亲年纪太大,尽管常凯和母亲、妻子以及姐姐尽心照料,依然回天乏术,2月2日社区医生也上门诊断,但是因为病情进展太快,2月3日老爷子撒手人寰。常凯的母亲在丧夫的打击之下,免疫力跟不上,老母亲也在家中去世了。也有消息说2月4日常凯母亲被收治进武昌医院,并于2月8日去世。2月4日的时候,常凯已经感到身体不适了,2月9号单位同事打电话,常凯的妻子说:他呈现嗜睡状态。5天时间,病前进展已经很快了。2月14日清晨,常凯在黄陂区人民医院去世。这一天下午,和他一起照顾双亲的姐姐也因为感染新冠肺炎去世。

    从2月3日到2月14日,短短12天,常凯和他的父亲、母亲及姐姐相继离世,一个中产家庭就这样消失了。而常凯身后的小家,他的妻子也感染新冠入院治疗,还有一个远在英国的儿子这个时候也无法到亲人身边。

    父亲,我在救别人,对于你我毫无办法

    章芹的父亲,一位多年尿毒症患者,他每周都要前往武昌医院进行三次肾透析。这就是他的“活路”。可到了28日,武汉市开始设立第三批中心城区发热患者定点医院,原本给章芹父亲提供肾透析治疗的天佑医院也位列其中。至此,当下武汉所有的医疗资源几乎都用于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防治。找不到能够进行肾透析医院的章芹父亲,只能被送回家中,听天由命。29日,章芹父亲在家中去世。而在章芹父亲病无可医直至去世的这段时间里,章芹一直坚守在抗疫一线。《环球时报》采访章芹的同事称:“她每天工作十多个小时,没有请过一天假,也没有提出任何要求,因为长时间佩戴医用口罩,穿防护服,她身上很多地方都起湿疹了。” 1月30日,章芹发了两条微博。不足百字,却字字泣血,让人不忍卒读。“父亲,我在救别人,对于你我毫无办法,一路走好,我好爱你,爸爸。”

     白血病女孩

    20岁的湖北女孩万茹意,2019 年5月28号被确诊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B 类,高危人群,目前住在武汉协和医院的层流间病房。这是她第四次入院,第二次复发。协和医院已经无法医治,化疗也只能缓解。院方推荐她们去河北燕达陆道培医院继续治疗,那是全国最好的血液病医院。但是疫情阻挡了她们的脚步。市长热线给这对母女的回复是:不可能出城。绝境之下的万茹意对母亲提起了安乐死。她说:“我拖累了你们,你们也没有自己的生活,天天在医院里。” “我现在很绝望,精神崩溃,快疯了的感觉。当妈妈真的很痛苦,要是没做妈妈就没这么痛苦了。这个疫情把女儿生的路都阻截了,就像我微博上说的,路已经没有了,全部断了。”

     医院和患者都没有错

    2020年2月1日,网友 @二水 第N次发出了求救微博:“血小板显著异常第四天了,母亲情况有点不妙,有没有医院能够收治?”这天,@二水 的母亲鼻腔和喉咙开始出血。身为急性白血病患者,本来她在武汉大学中南医院血液科依靠每周输一次血小板、每两周输一次红细胞和服用抗癌药延长生命。现在医院也没辙了,他收到的回复是:“血液科发现了新冠肺炎的确诊病例,整个科室都封了,你们去其他医院吧。”@二水 慌了,输不上血小板,母亲随时会因出血而死亡。他想尽办法在网络上寻找一切可能的希望,但正值疫情高峰,武汉同济医院、武汉协和、武钢总院......几乎所有医院都因为担心交叉感染而拒收其他病人。

    “医院没错,患者没错,错的是谁呢?”

    不惟武汉市和湖北省,目前全国各地都在不惜一切代价防止新冠肺炎疫情扩散,几乎所有医院科室都在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让路,很多特殊的病患群体正被忽略。

     舍身忘我的白衣天使

    “不惜一切代价,打赢防治新冠的战争!”——显示了决心和魄力。

    作为平民百姓一分子的优秀的医护人员,他们时刻处在危险当中,他们的感染直至殉职便成为了第一批“代价”。

    2月5日武汉医务人员感染情况统计上的数字我加总了一下,仅武汉13家医院中确诊和疑似新冠肺炎的医护人员人数就有1101人。

    根据《新京报》和《南方都市报》的报道,截止2月11日24时,超过3千名医护人员感染了病毒,已确诊1716例。死亡6例。

    我没能一一找到他们的名字,李文亮(2月6日)、柳帆(2月15日,武昌医院护士)、刘智明(2月18日,武昌医院院长)……

    更加让人揪心的是《新京报》报道中有这样一句话:“迄今为止,医护人员感染及防护用具失败的具体原因仍有待深入调查”。

    也就是说,直到现在,一线的医生护士几乎还是在用他们自己的生命作代价来竭力挽救他人的生命啊!朋友,你能不泪崩?

    ※※                     ※※                      ※※

    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在新闻发布会上说过这样一句震撼人心的话:

    “不惜一切代价的代价,就是每个我们,最后甚至都不能成为报道中的一个阿拉伯数字。”

    有人大声呼吁,等到疫情被战胜后,除了演示一番“庆功表彰”的“规定程式”之外 ,还应该建一座“哭墙”——为这场无妄之灾的死难者。镌刻上他们每个人的名字。我想,除了被确诊的死者,那些当时未能确诊而不得不倒毙街头或横尸家中,那些因其他疾病而未能得到及时救治的,也应该包括其中。因为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死神面前,生命平等。

    每个人,都有平等的活下去的权利。


      本文材料来源

    武汉,一个中产家庭12天消失……

    武昌医院女护士父亲之死:是时候反思“不惜一切代价”了

    武汉医务人员感染情况统计

    新京报  南方都市报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8 19:07:39    跟帖回复:
   沙发
哭个鬼!

必然的,只是这次在武汉,我们倒霉,下次再哭哪里?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8 19:20:07    跟帖回复:
3
蝼蚁草芥,自求苟安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8 19:37:19    跟帖回复:
4
观世音菩萨保佑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8 19:38:34    跟帖回复:
5
愚蠢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8 19:55:19    跟帖回复:
6
每次天灾人祸,受损最严重的都草民。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8 20:13:09    跟帖回复:
7
下一次又是谁?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8 20:24:34    跟帖回复:
8
只要有说真话被封杀的人,你会再次哭泣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8 20:30:43    跟帖回复:
9
我一直坚守在武汉,不需要眼泪。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8 21:01:45    跟帖回复:
10
转至第8楼第 8 楼 作者麦客 2020/2/18 20:24:34 的原帖:只要有说真话被封杀的人,你会再次哭泣应该成立一个特别调查组,请各界德高望重的人参加,彻底调查武汉疫情发生期间各级机关之间的文件来往,汇报,指示,批示。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8 21:59:09    跟帖回复:
11
    我想知道事情的真相

    我想知道是谁在撒谎

    我想知道罪魁是谁

    我想知道谁将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8 22:07:12    跟帖回复:
12
这时才觉得是苦难啊。以前那么多苦难发生在别人身上时,谁觉得是苦难?不都在暗中庆幸木有落在自己头上吗?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8 22:13:29    跟帖回复:
13
谁再说不惜一切代价,那么他就必须首先作为可惜去的代价!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8 22:17:32    跟帖回复:
14
林达:为什么“散布谣言”不能轻易入罪

2007年08月14日
南都周刊


谁没有传播过不实消息?

一个网名叫“红钻帝国”的青年,因在网上传播济南七月十八日大雨导致某地下商场死了人的“不实消息”,警方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法,以“散布谣言”和“故意扰乱公共秩序”为由拘留。这一治安管理处罚法的规定,在现代法治国家的法律中十分罕见,究其原因,是因为这一规定措辞不严,实际上很难统一执法。

所谓“谣言”,最基本的定义就是“不符合实际的传言”,可是将传播谣言写入刑事罪名,却会产生很多问题。人都在社会交流中,就必然传递消息,消息大多并非亲身经历,而是看来听来的二手三手消息。所以,保证自己过去没有,将来也不会“传播不实消息”的人,是不存在的。大多数人在向他人转述时,至多根据逻辑合理程度或现实可能程度作出经验性猜测判断,但是谁也做不到保证“真实”。你不可能在转述以前都去调查确证,事实上有很多事过境迁已经无法确证,但我们还是每天都在传播。这里面,无疑有很多转述消息是“不实”之词,是在“传播谣言”。如果如此“传播谣言”就能入罪,每个人都可以抓起来审一审,没有一个是清白的。

所以,很难在其他法治国家的刑法里找到“传播谣言”的罪名。“谣言”作为一种言论,不能因其内容“不符合事实”就能入罪。宪法保障公民的言论自由,并没有把内容“符合事实”作为受保护的先决条件,因为法律不可能对人要求做不到的事情。传播内容不符事实的消息,也是一种言论,原则上也受宪法和法律保护。但是,这并不是说,任何言论都受法律保护,说话可以完全不负责任。有些发言者必须负刑事或民事方面的法律责任,不属宪法保护的言论自由范围。那么,什么样的言论可以入罪呢?这是一个需要非常谨慎审视的问题。

什么样的言论可以入罪?

美国司法制度对这一问题的答案,探讨了很多年,可以给我们作一个参照。

美国最高法院很早就在判例中指出,公民的言论自由不是绝对的,有些言论不在法律保障的言论自由范围内。言论是否受法律保护,要看其“时间,地点,方式”。最高法院的经典例子是,在坐了很多观众的剧场里大叫“着火啦”,这样的言论不是法律保障的言论自由,有可能被判为一种刑事犯罪,因为它会引起混乱,危及他人生命。那么,什么样的时间、地点和方式是不可以的呢,这很难预先一一列举,而必须就每个个案来考察判断,其标准是,此言论是否会引起“清楚和现实的危险”。

就以在剧场散布“着火”这个“谣言”来说,喊的人是不是犯下了刑事罪,要根据具体案情。在这个例子里,“真实”是一个重要考量,如果确实着火了,叫喊着火即使仍然会造成混乱,但显然不能作为刑事罪来处罚。可是在复杂的现实社会,“真实”不是唯一标准。比如说,有人看到了冒烟,闻到了烟味,因此判断失火的可能性很大,他告诉旁人着火,可是事后证明并没有失火,这是不是犯罪?如果他没有得到确证就不能判定失火,就不能告诉他人失火,也可能贻误了帮助他人逃出火灾的机会,等于是法律捆住了公民帮助他人的手脚。还有,如果他身旁的人告诉他着火了,他是不是应该转告他人,如果转告他人而事后被证明是“传播谣言”,是不是应该判他犯罪?

从这样简单分析就能理解,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在逐渐建立何种言论受法律保护的标准时,为什么要谨小慎微,斟字酌句。事实上,建立“清楚和现实的危险”标准以后,最高法院后来对这种危险进一步缩小范围,指出只有在言论可能引起“迫在眉睫”的“清楚和现实的危险”,法律才加以干预。也就是说,如果某言论可能引起社会不安等危险,但是这种危险并不是紧迫的,而是有一段缓冲时间,那么这种言论仍然是合法的,因为危险既然不是“迫在眉睫”,就可以通过信息的公开和畅通,将危险降低甚至消解。

美国最高法院发现,仅仅考察可能的后果,建立“清楚和现实的危险”的标准还不够。有些言论涉及公众利益,必须给这种言论以最大保护,有尽可能宽敞的空间。如果用“可能引起社会不安的后果”来约束它,就可能堵住了事关公众的有益信息的流通。在著名的沙利文一案中,黑人民权运动在报纸上散布的关于警方的信息是“不真实”的,但是最高法院认为,判决这种言论违法必须证明言论者一方的动机有“明显的恶意”。如果不能证明有明显恶意,这种言论即使不符合实际,也因为事关公众利益,必须允许表达,是合法的。

如果言论对他人造成伤害,言论者有可能要负民事责任。在2001年的Amwey公司对PG公司一案中,最高法院拒绝复审,维护了下级法院的判决:判定Amwey公司在竞争中恶意散布谣言伤害同行公司,有明显的经济利益动机,这种造谣竞争不能要求宪法和法律对言论自由的保护。

我们可以看出,美国最高法院对于法律保护的言论范围之鉴定,至少是可以操作,可以统一执法的。传播一种消息是否合法,关键不在其内容是否“符合真实”,而是在于传播这种消息的后果,以及传播者的动机。如果传播不会引起立即的危险,没有造成对社会和他人的伤害,如果不能证明传播者有恶意诽谤诋毁他人的动机,那么,传播这样的消息就是合法的,就是受宪法和法律保障的言论自由。在这样的标准下,即使传播的消息内容不符合真实,或者不完全真实,或者真实性无法确定,传播仍然是合法的,不必担心警察来拘留你。

该怎样尽可能减少谣言?

现在再看“红钻帝国”的“散布谣言”案,此案暴露了法律规定的模糊性。治安管理处罚法规定的是,“散布谣言,谎报险情、疫情、警情或者以其他方法故意扰乱公共秩序的”,可以依法惩处。问题就在于,将“谣言”和“谎报”一词写入法律,这个门槛太低。如果你听说本地发生了矿难,你不可能下矿井核实以后才去请求救援。听到火灾矿难消息不确实的可能性是存在的,但是一个负责任的公民第一时间做的,是赶紧传递这个消息,抓紧每一秒钟救火救灾。世界上没有一个人敢保证自己从来没有传播过“谣言”。既然人人都可能传播谣言,却不可能人人被拘留,于是放过谁拘留谁就成了警方手里的处置权。这种模糊的法律,给了警方过于宽泛的处置权,属于“有毛病的法律”。

如果我们有法律应该保障公民言论空间的观念,可以公正地说,“红钻帝国”在网上发帖,并没有形成犯罪,还不到需要政府来加以阻止和惩罚的地步。现在已经公开宣布,地下商场在大雨灾害中没有死人,可这是我们事后才“听说”的,我们采信了没有死人的消息。而“红钻帝国”在事件进行之中,听说了死人的消息,她采信了这一消息。她在网上传播这一消息,和我们此刻传播没有死人的消息,都没有造成对他人的实质性伤害,没有引起社会不安的立即危险,也不能证明有恶意的动机,那就都属于公民行使正当的言论权利。在这里,消息是否“符合真实”无关合法还是非法。

事实上,我们之所以喜欢打听消息,喜欢传播消息,因为社会生活有这个需要。人不仅需要吃穿住,而且结成社会,需要信息。我们需要听和说,不让听不让说,即使吃得饱饱的,也会憋死。

一个值得思考的角度是,如果你想要尽可能减少不真实的谣言,那么只有一个办法,就是造成一个信息畅通的环境,尤其是政府机构有责任及时公告真实情况。记得在美国9·11事件发生时,电视中市长朱利安尼以及如警方、消防队这样救险指挥不间断地发布公告和回答记者提问。而且他们发布信息的诚信历经过长期考验,能够取信于民。同时,新闻台除了新闻主播现场报道,也不断插入从民间收集到的各类信息,如录像、目击者描述等等。因此,在如此重大灾难前,没有“谣言满天飞”的现象。假如济南在突发灾害面前普遍出现不实信息流传,需要检讨的是,政府是否满足了民众的知情权,而不是去处罚在灾难临头的刺激下传递消息的民众。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8 22:18:26    跟帖回复:
15
转至第8楼第 8 楼 作者麦客 2020/2/18 20:24:34 的原帖:只要有说真话被封杀的人,你会再次哭泣 没有选票,必将一次又一次的哭泣!这才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武汉,我为你哭泣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