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曾颖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妈妈在,我们就还有归处
17849 次点击
57 个回复
曾颖 于 2020-02-20 09:41:47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回成都几天了。在老家的妈妈,每晚都会在8点准时连通视频,像个孩子一样不好意思地说:“这二十多天,我已经习惯了每晚看到你和你说一会儿话,不知道我还能活多久,还能不能再这样和你们呆在一起?”她十年前身上查出癌细胞,所以偶尔会小小地问一下这个问题。

    我只有赦然安慰她,说:“您好好活着吧,只要您在,我们就有家可回。”这时的我,没敢跟她说你年过五旬的儿子,已是另一个家的顶梁柱,还有人也需要将他当成归处。这也是我必须离开的原因。

    我的老家什邡,在大疫来临之时一直是零确诊,甚至连疑似都没有。这使得宅在家中的我,每晚可以乘着夜色,偷偷潜回父母家中,陪他们坐上一回,与他们一边做着家务,一面看看电视,或拿个按摩锤,一会给她们敲,一会被他们敲。临走时,看老妈从仓库一样的房间里变戏法一般拿出几包汤圆或一瓶酱油,要不就是玉米面或青菜,塞到我手中,一副惟恐我饥到或冷到的样子。

    一种彼此都体会到被“需要”的幸福,在寒冷而令人恐慌的新冠时期的春夜,在母子心里和眼里,都暖乎乎的。

    从1987年离家外出打工,辗转在外已漂了三十多年。早年,为贪几个加班费,每年春节都替人代班,基本没回家过过年。后来日子稍微轻松点,每年回家,呆的上限也至多是七八天——每年除夕回,初七走,风雨不改。直至今年特殊情况,在家中多呆了十多天,与父母和亲人,也多了些接触,发现了许多以往并不知晓的东西,也让他们对我,多了几分了解。

    闲聊中,知道父亲某天某夜里咳嗽晕厥母亲不知道该打120还是我的电话;知道母亲在家里的主要休闲方式是纳袜垫,她说这样可以防老年痴呆;我也因此知道我们全家收到的一叠叠图案鲜艳的鞋垫,是母亲的老年时光和点滴寂寞。医生说父亲的骨质疏松得像爆米花,还有他逞强推摩托把自己推进医院的事,都是在老两口的小斗嘴中暴露出来的。另有许多我一直困惑甚至沮丧的事,比如父亲为什么从不给我打电话——他觉得我太忙,不想给我再添乱有时。他甚至以相同的理由,制止母亲。

    很难得的,父亲还与我聊起了年轻时的事,那时他在成都上班,每周骑一百多里回家,悄悄带上老家的叶菸或什么土特产,或甚至与弟兄们一起下河捞点鱼换钱。我也给他讲了自己最艰难的时候同时打三份工的情况,那时,我们俩不是父子,而是两个历尽生活艰难的老男人,老兄弟。

    老实说,对于父母的家,当年我是渴望逃离的。我领人生第一笔工资时,就用其中的一半,在外面租了一间小房子,并发自内心地体验到梦想已久的自由,殊不知,那份“自由”是以父母的牵挂和飞上青天才发现自己无依无靠的感觉为代价。

    有首老歌:我的家庭,我诞生的地方,那是我童年快乐的地方,那是后来我逃离的地方,也是我眼泪挥去的方向。

    妈妈在,我们就还有归处。

    这就是我这个漫长假期的感悟,全因冠状君而起,但我绝不感谢它!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20 11:51:25    跟帖回复:
   沙发
转至第1楼第 1 楼 曾颖 2020/2/20 9:41:50 的原帖:    回成都几天了。在老家的妈妈,每晚都会在8点准时连通视频,像个孩子一样不好意思地说:“这二十多天,我已经习惯了每晚看到你和你说一会儿话,不知道我还能活多久,还能不能再这样和你们呆在一起?”她十年前身上查出癌细胞,所以偶尔会小小地问一下这个问题。

    我只有赦然安慰她,说:“您好好活着吧,只要您在,我们就有家可回。”这时的我,没敢跟她说你年过五旬的儿子,已是另一个家的顶梁柱,还有人也需要将他当成归处。这也是我必须离开的原因。

    我的老家什邡,在大疫来临之时一直是零确诊,甚至连疑似都没有。这使得宅在家中的我,每晚可以乘着夜色,偷偷潜回父母家中,陪他们坐上一回,与他们一边做着家务,一面看看电视,或拿个按摩锤,一会给她们敲,一会被他们敲。临走时,看老妈从仓库一样的房间里变戏法一般拿出几包汤圆或一瓶酱油,要不就是玉米面或青菜,塞到我手中,一副惟恐我饥到或冷到的样子。

    一种彼此都体会到被“需要”的幸福,在寒冷而令人恐慌的新冠时期的春夜,在母子心里和眼里,都暖乎乎的。

    从1987年离家外出打工,辗转在外已漂了三十多年。早年,为贪几个加班费,每年春节都替人代班,基本没回家过过年。后来日子稍微轻松点,每年回家,呆的上限也至多是七八天——每年除夕回,初七走,风雨不改。直至今年特殊情况,在家中多呆了十多天,与父母和亲人,也多了些接触,发现了许多以往并不知晓的东西,也让他们对我,多了几分了解。

    闲聊中,知道父亲某天某夜里咳嗽晕厥母亲不知道该打120还是我的电话;知道母亲在家里的主要休闲方式是纳袜垫,她说这样可以防老年痴呆;我也因此知道我们全家收到的一叠叠图案鲜艳的鞋垫,是母亲的老年时光和点滴寂寞。医生说父亲的骨质疏松得像爆米花,还有他逞强推摩托把自己推进医院的事,都是在老两口的小斗嘴中暴露出来的。另有许多我一直困惑甚至沮丧的事,比如父亲为什么从不给我打电话——他觉得我太忙,不想给我再添乱有时。他甚至以相同的理由,制止母亲。

    很难得的,父亲还与我聊起了年轻时的事,那时他在成都上班,每周骑一百多里回家,悄悄带上老家的叶菸或什么土特产,或甚至与弟兄们一起下河捞点鱼换钱。我也给他讲了自己最艰难的时候同时打三份工的情况,那时,我们俩不是父子,而是两个历尽生活艰难的老男人,老兄弟。

    老实说,对于父母的家,当年我是渴望逃离的。我领人生第一笔工资时,就用其中的一半,在外面租了一间小房子,并发自内心地体验到梦想已久的自由,殊不知,那份“自由”是以父母的牵挂和飞上青天才发现自己无依无靠的感觉为代价。

    有首老歌:我的家庭,我诞生的地方,那是我童年快乐的地方,那是后来我逃离的地方,也是我眼泪挥去的方向。

    妈妈在,我们就还有归处。

    这就是我这个漫长假期的感悟,全因冠状君而起,但我绝不感谢它!



有妈妈在,不论多大岁数都是孩子,都有幸福感。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20 12:22:16    跟帖回复:
3
不知留守儿童长成后是什么感觉?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20 12:57:15    跟帖回复:
4
傻了吧唧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20 13:31:49    跟帖回复:
5
感人的文字,祝福楼主。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20 13:33:23    跟帖回复:
6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20 13:33:48    跟帖回复:
7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20 14:12:35    跟帖回复:
8
你这么说,会凉了领导的心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20 14:30:29    跟帖回复:
9
看完有些泪眼模糊,只能一声叹息!

这真是触发内心的一声叹息,与楼主的处境类似,只不过位置互换(希望楼主别误会)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20 15:53:20    跟帖回复:
10
谢松龄的后台,我愿你的寿数越短越好,在此期间享有平安,我不需要你的陪伴,我需要的是我应得的自由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20 15:54:32    跟帖回复:
11
你早一点去世,谢松龄就无法来折磨我了,这个很重要,我对你没有任何感情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20 15:55:35    跟帖回复:
12
转至第8楼第 8 楼 大暑2019 2020/2/20 14:12:36 的原帖:你这么说,会凉了领导的心    
国在, 我们就还有家!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20 15:56:27    跟帖回复:
13
我需要是忠于我的门徒的陪伴,哪怕是个信耶稣是弥撒亚的犹太人都可以,而不是你,我需要的首先是我的仆人,随后才是朋友,你的明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20 15:57:08    跟帖回复:
14
转至第4楼第 4 楼 新世界之门 2020/2/20 12:57:16 的原帖:傻了吧唧的



通篇负能量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20 16:12:09    跟帖回复:
15
转至第1楼第 1 楼 曾颖 2020/2/20 9:41:50 的原帖:    回成都几天了。在老家的妈妈,每晚都会在8点准时连通视频,像个孩子一样不好意思地说:“这二十多天,我已经习惯了每晚看到你和你说一会儿话,不知道我还能活多久,还能不能再这样和你们呆在一起?”她十年前身上查出癌细胞,所以偶尔会小小地问一下这个问题。

    我只有赦然安慰她,说:“您好好活着吧,只要您在,我们就有家可回。”这时的我,没敢跟她说你年过五旬的儿子,已是另一个家的顶梁柱,还有人也需要将他当成归处。这也是我必须离开的原因。

    我的老家什邡,在大疫来临之时一直是零确诊,甚至连疑似都没有。这使得宅在家中的我,每晚可以乘着夜色,偷偷潜回父母家中,陪他们坐上一回,与他们一边做着家务,一面看看电视,或拿个按摩锤,一会给她们敲,一会被他们敲。临走时,看老妈从仓库一样的房间里变戏法一般拿出几包汤圆或一瓶酱油,要不就是玉米面或青菜,塞到我手中,一副惟恐我饥到或冷到的样子。

    一种彼此都体会到被“需要”的幸福,在寒冷而令人恐慌的新冠时期的春夜,在母子心里和眼里,都暖乎乎的。

    从1987年离家外出打工,辗转在外已漂了三十多年。早年,为贪几个加班费,每年春节都替人代班,基本没回家过过年。后来日子稍微轻松点,每年回家,呆的上限也至多是七八天——每年除夕回,初七走,风雨不改。直至今年特殊情况,在家中多呆了十多天,与父母和亲人,也多了些接触,发现了许多以往并不知晓的东西,也让他们对我,多了几分了解。

    闲聊中,知道父亲某天某夜里咳嗽晕厥母亲不知道该打120还是我的电话;知道母亲在家里的主要休闲方式是纳袜垫,她说这样可以防老年痴呆;我也因此知道我们全家收到的一叠叠图案鲜艳的鞋垫,是母亲的老年时光和点滴寂寞。医生说父亲的骨质疏松得像爆米花,还有他逞强推摩托把自己推进医院的事,都是在老两口的小斗嘴中暴露出来的。另有许多我一直困惑甚至沮丧的事,比如父亲为什么从不给我打电话——他觉得我太忙,不想给我再添乱有时。他甚至以相同的理由,制止母亲。

    很难得的,父亲还与我聊起了年轻时的事,那时他在成都上班,每周骑一百多里回家,悄悄带上老家的叶菸或什么土特产,或甚至与弟兄们一起下河捞点鱼换钱。我也给他讲了自己最艰难的时候同时打三份工的情况,那时,我们俩不是父子,而是两个历尽生活艰难的老男人,老兄弟。

    老实说,对于父母的家,当年我是渴望逃离的。我领人生第一笔工资时,就用其中的一半,在外面租了一间小房子,并发自内心地体验到梦想已久的自由,殊不知,那份“自由”是以父母的牵挂和飞上青天才发现自己无依无靠的感觉为代价。

    有首老歌:我的家庭,我诞生的地方,那是我童年快乐的地方,那是后来我逃离的地方,也是我眼泪挥去的方向。

    妈妈在,我们就还有归处。

    这就是我这个漫长假期的感悟,全因冠状君而起,但我绝不感谢它!



转至第2楼第 2 楼 LI雪夜上梁山 2020/2/20 11:51:26 的原帖:有妈妈在,不论多大岁数都是孩子,都有幸福感。
是的,90多岁的老妈在,每年必须回家一次两次,,,

现在连买一张机票的理由都没有了!![流汗]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妈妈在,我们就还有归处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