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胡赛萌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转帖]武汉饭店里,多少心酸事
2798 次点击
2 个回复
半边天 于 2020-03-18 10:32:38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南风窗

    

    3月17日,陕西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队员与驻地酒店工作人员告别(新华社记者肖艺九/摄)

    如今,武汉的疫情形势相比之前已经有所缓解。从今天开始,全国支援湖北的医疗队陆续撤离,踏上返程。

    但是,仍然有很多坚守与坚持的故事曾经发生。负责接待医护人员与隔离者的酒店就是其中之一,这是保证封城后的武汉依然运行的“毛细血管”。

    2020年2月18日,随着一纸通知,肯恩所管理的酒店被政府征用,用来给援鄂的医护人员提供住宿。

    这是武汉市政府征用的第三批酒店,肯恩所管理的酒店是此次被征用的30家酒店之一。

    自疫情暴发以来,肯恩所管理的酒店并没有像其他酒店那样选择“闭店”,他的酒店里有35间房子住着客人,这些人每天都要外出,且多是去医院,接触医护和患者,对任何人来说,“这都是雷区”。

    算上肯恩本人,他的团队一共是6个人,多是95后。

    一开始,像很多人一样,这场疫情的严重性以及守在这座城市里的危险性,肯恩也并没有意识到。

    2月初,女孩追着灵车喊妈妈的新闻视频,把肯恩永失至亲时的那种伤痛从心底深处拉了出来。那种感同身受,让他意识到他脚下这座城市正在真实地发生一件重大的、让人悲痛的事情。

    他越来越清楚自己该做什么。

    肯恩是他的绰号,他说,“肯恩=ken,意思是:和蔼可亲的人。”

    1

    不接待?人家怎么办

    2月25日这天,等待的医护团队还没到武汉,肯恩的酒店里没有客人。上一批房客走了以后,他和他的团队给酒店改变部分布局,消毒、通风,每天排满了工作内容。他说,人一忙起来,就容易放松。

    肯恩没戴口罩。他在自己的酒店里自由呼吸,这个地方像是他的桃花源。

    肯恩是1987年出生的,2005年,肯恩从家乡陕西到湖北来读书,毕业后留在武汉从事酒店行业的工作。

    他说他这段时间看到了到武汉从无序到有序的过程,“看到格局的形成,但是我们在格局以外”。

    1月23日,武汉宣布封城,肯恩管理的酒店所在集团来了电话,肯恩想申请闭店,其他酒店已经这么做了。

    肯恩有一个更具体的原因:“我们没有防护物资。”

    “马上要上战场了,连家伙什都没有。”得知封城的消息后,肯恩在隔壁药店买了100个口罩,但是其他防护措施都没有。小伙伴们还希望有N95口罩。“他们年龄还小,都是外地人,我要保证他们的安全。”

    

    酒店配备的基础的防护设备:额温枪、温度计、84消毒液、酒精等

    1月25日下午,肯恩配齐了基础设备:额温枪、温度计、84消毒液、酒精等。

    团队一共6个人,大多是95后,有一个店员2月5日办理了离职。她年前就提了出来,临到跟前,肯恩希望她能再考虑一下。“没劝住。主要还是觉得压力太大了。”

    入住酒店的主要是医护人员。决定接待客人以后,肯恩开过一次动员会,几个工作人员坐在一起吃了一顿饭,肯恩对他们说:“有过这次经历以后,你们在以后的工作和生活当中,就知道应该怎么去面对。”

    那时无论武汉内外,都像肯恩一样,不清楚病毒到底是怎么回事,到突然之间宣布封城,“都处于懵的状态”。

    肯恩的岳父家在武汉。封城当天,肯恩让岳父在家里不要出来,他买口罩给送过去,小舅子还跟他说“没事没事”。但是过了三天,小舅子害怕了。“他女朋友还是医院的护士,是ICU的。”

    人都会怕,但肯恩说他要想办法应对这件事情。你把客人拒之门外?那,他们怎么办?

    疫情高峰期,肯恩的酒店还在接客人,从3间房一直接到了35间房。只要有客人,就得保证酒店正常运营的状态,热水不能没有,正常的供给不能停等等。

    入住的人越多,现实的难题和阻力就越明显。

    仍然不断有人想要住进来,这让肯恩看到一个事实:全国的医护人员都在往武汉赶来。

    李红的酒店位于武昌火车站附近,住着雷神山医院最后一批约30名工人。“本来他们说是3月1日能走的,现在又走不了了。”

    她的酒店在一定意义上也是被征用的,有公对公的函件,她接到函件后,找人帮忙打开了20多天没营业的酒店。

    作为酒店管理者,李红想找一个滞留武汉的人做兼职服务员。“工作量不大,就是马桶坏了,帮修一下马桶,电视机坏了,修一下电视。”兼职服务员包住,一天100元钱补助,但是并不好找。

    “虽然滞留人员很多,但很多人认为雷神山医院出来的人是感染的隐患。”这是李红能想到的服务员不好找的主要原因。“其实,这批工人已经关了(住在酒店)很长时间了,超过了14天。跟我们一样,都是健康的人。”

    如肯恩所说,人人自危。

    肯恩另一酒店同行付景所在的一家连锁酒店也被征用,她春节至今一直在工作,从来没休息过。里面也是住的医护人员,主要来自武汉第七医院,还接待了一些因封城回不去的散客,“后来因为政府提供了安置点,有一些散客搬了出去”。付景所在酒店的隔壁则被征用用作“密切接触者”的隔离点。

    

    有人曾经问肯恩,这样特殊的情况下,怎么会接待医护人员?肯恩说,“帮助他们,也是在帮我们自己。”

    征用不征用,酒店是有选择空间的。当这个选择题真正摆在肯恩面前时,肯恩想,“如果武汉所有人都动起来,对疫情也是有帮助的吧。不需要我们去一线,但是一线人员需要后勤。”

    援鄂医护人员住宿、吃饭成问题的新闻,总是会引起肯恩的愤怒:“人家千里迢迢来救人,你连城里的事情都搞不好。”

    2

    “万姐出事了”

    2月初,肯恩接到了妻子打过来的电话。妻子在电话里说“万姐好像情况不对”。万姐是肯恩做酒店行业的领路人,肯恩在心里称她为师父。

    万姐在朋友圈里发了一条求助信息,她把肯恩和一些行业内的人给屏蔽了,但是有人看到了,截图发到了一个微信群里,肯恩的爱人正好在那个群里。

    肯恩看到了求助信息,给万姐打电话。那时候万姐的电话已在网上公布出来了,很多人都给她打电话。

    万姐的爱人在国外,她带着孩子和公婆住在武汉疫情的重灾区—汉口。孩子12岁,患有自闭症,公公做过心脏搭桥手术,身体不好,而婆婆没有上过学,一家人全部靠万姐一个人照顾。

    在肯恩看来,一向开朗、乐观的万姐那时已经崩溃了。CT结果显示她是高度疑似病例,但是她没有机会做核酸检测,没有核酸检测就确诊不了,确诊不了就不能住院,而居家,她担心会感染老人和孩子。

    “她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隔离,她没有办法做饭,家里人又依靠她才能正常运转。她找社区帮忙,而社区工作者又过不来。”

    那种混乱无序、慌张恐惧在肯恩面前铺开。

    肯恩托人给万姐带去了防护物资,又找人让万姐做了核酸检测,检测结果为阳性。万姐住进了方舱医院。她一向是带给肯恩力量的人,“她那时求助,是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那是疫情暴发以来,肯恩感觉最恐怖的一天。

    因为在武汉,他经常对朋友们说:“你们看的是新闻,我们看到的是真事啊。而且有些新闻也只是新闻而已。”

    在国内,很多人还是觉得事情离自己挺远的。

    3

    两回事

    是湖北电影制片厂“像音像”对外联络部主任常凯去世的新闻让王现意识到疫情的严重性。

    要不是看到新闻里的那些似曾相识的场景照片,他都不知道这场疫情真有那么严重。

    王现是肯恩管理的那家酒店的厨师,虽然为了安全,酒店的自助早餐停了,但每天早晨他还是要供给房客面条、馄饨、煎鸡蛋等,晚上也坚持提供宵夜。虽然只是粥,“不能保证吃好,但在这个时期,保证大家不会饿肚子”。

    

    酒店工作人员坚持每晚给房客准备夜宵

    青菜不好买,尤其是绿叶菜,超市和菜市场的营业时间经常会改,王现会找时间选日常需要用到的菜。这样房客就能在早餐时的面条里看到绿色,多数时候是黄瓜。

    王现以前在湖北电影制片厂附近工作,所以,一看那照片就有一种熟悉感。他发现疫情并不是与他无关,疫情很真实,真实侵袭他生命里的过往。

    疫情漩涡里的百步亭社区王现也知道, 他以前经常去。“最近有一年多,没去了。”

    常凯的事情被媒体报道出来,这是肯恩觉得“新闻中有真话”的时刻。“大家敢正视这么一种情况了。但是也只报了这么一家,武汉有很多这样的家庭。”

    “对很多人来讲,他们听到这样的事情,觉得离自己很远,跟自己没有关系。但是我听到这事以后,我是过不去的。就比如说王现,你说他怕不怕?怕。因为他身边有这样的病例真实地存在。”

    虽然说,这场疫情每个人都没办法逃避。“但在不在你身边真实地发生,完全是两回事。”

    

    “就发生在你身边,再好的心态你都崩了。”肯恩看了一个武汉疫情的视频,视频里,一个女孩追着灵车喊“妈妈”,悲伤情绪已经绷了很久的肯恩,那一刻没绷住。

    2017年,肯恩的妈妈去世,视频里那个追着灵车喊妈妈的瞬间,让肯恩当时那种感觉又回来了。

    接连几天,肯恩的状态都不好。“我爸打电话给我,我都强打精神。”

    妈妈的去世因为生病,突然的脑梗。前五分钟还在给肯恩打电话,过了5分钟感觉就不对了。“脑溢血。脑溢血最怕两个地方,一个是脑干,一个是小脑下垂体,我妈正好是在下垂体。”

    肯恩陪在妈妈身边一个月,后来因为一家酒店需要开业,肯恩得离开陕西回到工作地。妈妈去世的前一天已经决定要做手术,但是病情进展之快让一切没有缓和的余地。肯恩的爱人当时怀孕5个月,一家人还在想着,过不了太久,“我妈就可以抱孙子了”。

    结果就是没等到那时候。

    在武汉这段时间,听到、看到的那些事,“现在想想,是非常沉重的”。肯恩每天看新闻,看数据,看别人的经历,体味一场场生离死别。

    4

    自己救自己

    甘肃省方舟救援队的辛懵溱和同伴两个人,从兰州出发开车往武汉送物资。到武汉后,没找到住的地方,他们在车里住了两个晚上。有一天突然想到有朋友也在武汉,就问对方住在哪里,由此他们也住进了肯恩的酒店。肯恩顶着压力把他们接下来,“你也知道他们去的是什么地方,都是医院,对我们来说,那都是雷区”。

    到底有没有风险?肯定有。

    肯恩知道他们在路上应该吃得不好,但是没时间给他们做饭,他们走得急,也只喝了点粥。肯恩对他们说,“下次来的时候早点说,我给你们煮饺子。”

    第二次,他们快到武汉时,肯恩接到了电话,让把饺子准备好。

    至今,凌晨2点多那顿热乎乎的饺子仍是辛懵溱心头来自武汉这座城市的暖意。

    

    2月20日晚从外地回武汉的武汉本地人张小宗没有这么好的运气。那晚,他从武昌火车站出来,此时武汉各小区已实施封闭式管理,张小宗回不了自己的小区。他在外面找酒店,从8点找到了11点,“一房难求”,最后去派出所待了一晚。

    看到国家大批往湖北送物资送人,部队也来了,但肯恩也无法真正放松下来。“心里的疙瘩还有。”就是到现在大家都不知道到底哪个环节出了问题,以至发展成为今天这个局面。“去世了那么多人。”

    对很多人来说,这个疙瘩永远解不开。“这辈子这事可能都过不了。尤其是有家人去世的。甚至说一家人都去世了的,他们的亲戚怎么去想这事?对吧?”

    从无序到有序地推进,政府职能部门做了很多事情,但也还有很多问题没有解决。

    对肯恩来说,该干什么就干什么。“我是一个开酒店的,给人提供落脚、住宿的地方,那我就像以前一样,做好自己的服务。如果有人找到我这里了,我不接,他们还要继续再去找。而这个时候,一个陌生人对一座封闭的城市而言,彼此都是压力,都会紧张。更关键的是,几乎没有酒店再继续开了。”

    就像曾经的患者需要床位但是“一床难求”一样,很多人需要住酒店也是“一房难求”。有人自己主动提供房子,肯恩有一个朋友在武汉经营家庭式公寓,武汉封城以后,很多房间免费提供给医护人员住。

    肯恩说他碰到很多“非常非常热心”的武汉人。“还是得靠武汉人自身才能解决真正的问题。就是自己救自己。”

    肯恩也知道,不是所有人都会这么想。“如果武汉把离汉通道打开,马上又一批武汉人不见了。”

    5

    现在不怕了

    “这个时期,在武汉,别人帮不了我们,只能我们自己来。也不要说给我们什么政策,比如说我们现在统计出勤天数,怎么统计?我基本上是24小时在岗。”

    非常时期,“我们的服务也没有欠缺”。

    第一批客人,肯恩给他们开了酒店的第四层,后来客人越来越多,不得不开了第三层,有人建议说把第四层的房客统一归到三层,肯恩没同意,不想给客人添麻烦。

    有房客对肯恩表达感谢,都是一些不经意的小事,但在2020年2月的武汉,显得尤为珍贵。

    他们的“感动”到了肯恩这里,也成了肯恩的一种“感动”。

    

    酒店大堂的牌子上写着“总有不期而遇的温暖”

    “现在的社会风气是金钱至上。但是有些事情真的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尤其是在困难的时候,不是说我给你200元,你跟我说句话吧。是真的需要情感与善意的。”

    前段时间看到环卫工人离店时把酒店房间整理得很干净的新闻,肯恩觉得心酸和感动。“做酒店这么长时间,很少碰到这种情况。”

    “对我来说,我就是把我们能做的、该做的,都尽量做到。”做好自己的事情,获得别人的认可,对肯恩来说,“这种感觉还是蛮好的”。

    大年三十(1月24日)那晚,甘肃方舟救援队给肯恩的酒店送了一箱苹果,肯恩想着这是非常时期,苹果寓意平平安安,就把苹果分给了住店的人。

    这是武汉宣布封城的第二天,所有在武汉城里的人,谁都不知道武汉到底会怎么样。每个人都承受着很大的压力和恐慌,对肯恩来说,“送平安”也是一种相互点燃和慰籍。

    

    除夕夜,酒店工作人员将甘肃方舟救援队送的苹果包装起来,一一送给客人。他们说,苹果寓意平安,希望大家都平安

    那晚,肯恩和工作伙伴一起吃了饭,饭后大家说,“都算是一起经历过生死的人了”。

    “原来很害怕,后来就不怕了。那么多人千里迢迢过来帮忙,我们还怕什么?”

    1月20日,钟南山院士说“人传人”的时候,肯恩说他没有害怕。他最初的害怕来自管轶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他做了逃兵”。

    他想让武汉快点好起来。他知道这需要时间。

    “我打个比方,疫情一结束,我说请你们去吃饭,你敢去吗?肯定不敢,对吧?!这是正常人的反应。武汉要想恢复到以前的样子,还要很长时间。”

    (文中李红、付景、王现、张小宗为化名)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3-18 10:34:01    跟帖回复:
   沙发
看看~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3-18 19:31:17    跟帖回复:
3
满满熟悉的正能量,看了开心。赞一个,略有瑕疵,文中左一个团队,右一个团队,居民一看一细想露馅。
----------------------------------------------------------------------------------------------------- 入住酒店的主要是医护人员。决定接待客人以后,肯恩开过一次动员会,几个工作人员坐在一起吃了一顿饭,肯恩对他们说:“有过这次经历以后,你们在以后的工作和生活当中,就知道应该怎么去面对。”-------------------------------------------------------------------------------------------------------------------你可以写这种昧着动物心得狗屎文章而获利从而获得觅食。居民们却无法再承受这种正能量,一次就已经够了,还要下一次。你们可真恶毒,为什么对居民们这么痛恨,为什么,居民们已经供养你们,包括瑞士保险柜,美国海景房,你们还要什么,看着我们悲惨,痛苦得挣扎,痛不欲生走向死亡,家破人亡,好吧,居民们够多的,轮到谁谁死给你欣赏[悲伤]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转帖]武汉饭店里,多少心酸事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