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湖湘思者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哲学是思想的舞蹈
43255 次点击
419 个回复
湖湘思者 于 2020-03-21 08:01:00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哲学是思想的舞蹈

    爱因斯坦说“哲学是全部科学之母”,济齐鲁说“哲学是能医治心灵百病的药石”,埃西克斯说“哲学是指出真理的指南针、暗示真理的明灯”,黑格尔说“哲学是科学之王,科学从哲学得到他们的本质、概念和活力”,马克思说“哲学是时代精神的精华”……这些人把哲学捧上了天,他们像供奉神明一样将哲学供奉起来。

    然而,帕斯卡尔说“能嘲笑哲学,这才真是哲学思维”,勃特勒说“一切哲学如果寻根问底,都是无稽之谈”,亚当斯说“哲学是对不能解决的问题作出的愚蠢答案”,维特根斯坦说“哲学是一场防止人类理智受到语言迷惑的战斗”,怀特海说“哲学的目的不是解释神秘事物,而是把它们逼得走投无路”……这些人将哲学踩入泥中,使哲学成为世人嘲弄的对象。

    有时候哲学书读得越多反而越使人迷惘,尤其是对教科书上说的“哲学是理论化、系统化的世界观,是自然知识、社会知识、思维知识的概括和总结”之类的解释,你越琢磨越感到疑窦丛丛。究竟要怎样才能走出这种困境呢?叔本华有段话终于为我指点了迷津:

    “只有从那些哲学思想的首创者那里,人们才能接受哲学思想。因此,谁要是向往哲学,就得亲自到原著那肃穆的圣地去找永垂不朽的大师。每一个这样真正的哲学家,他的主要篇章对他的学说所提供的洞见常千百倍于庸俗头脑在转述这些学说时所作的拖沓肤浅的报告。”

    于是,我遵从叔本华的教诲重读了老子的《道德经》和有关苏格拉底的著述,到这时我终于恍然大悟:原来哲学并不神秘,概括起来就是“爱智慧善思辨”而已!渐渐地我明白了“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老子)“疑问是哲学之始”(苏格拉底)的道理,也明白了“凡可以说的都可以说清楚,不可以说的最好沉默”(维特斯根坦)“科学是你知道的,哲学是你不知道的”(罗素)的真实含义。

    原来哲学不是学出来的而是悟出来的,因为哲学不是任何一种知识,只是探寻知识的某种方法。一个有志于哲学思考的人,首先要承认自己的无知,并在好奇心的引导下,携手怀疑才有可能探测客观存在与主观存在之间的奥秘。要防止自己滑入决定论的泥沼,怀疑是唯一管用的法宝。怀疑既包括对他人的质疑,也包括对自身的质疑,而且后者更为重要,因为怀疑是一个人始终不渝追求真理的永恒动力,对他人的质疑可能是虚荣心使然,对自己的质疑才是对哲学无可置疑的真正热爱!

    记得第一次读苏轼《题西林壁》时,其中深湛的哲理曾令我叹为观止。

          横看成岭侧成峰,
          远近高低各不同,
          不识庐山真面目,
          只缘身在此山中。

    如果我们把“庐山”比拟成“自然存在”,哲学家和科学家们就像技艺精湛的摄影师,他们各自站在不同的位置为“庐山”拍摄出形态各异五彩缤纷的照片,但谁能说自己拍摄的“真相”就是“庐山真面目”呢?即使一个人能跳出庐山从远处或从高空去拍摄,他拍到的“真相”依然也不会成为“绝对真理”,因为所有照片都是“自然存在”某一部分或某一侧面的摹写,“庐山真面目”永远隐藏在人类朦胧的直观中!

    有人说哲学是探明真相寻找真理的学问,但是如果真相只是可远眺却不可逼近的地平线,你越试图接近它,它反而会离你越远;如果真理只是可欣赏却不可把玩的水中月影,你越想拥抱它,它反倒会消失得无影无踪……我们不是可以就此断定那些自称掌握了“绝对真相”的人统统都是江湖骗子吗?

    于是,我暗下决心:我要把对真理永久地质疑当成自己唯一的使命,因为我已认定所有真理都是蹩脚的。我要驾驶怀疑与坚信的双轮马车去寻觅真理,因为绝对怀疑与绝对相信都会使真理终结,怀疑自己的怀疑与怀疑自己的确信才会成为自己认识真理的一个又一个新起点。没有怀疑的坚信容易使人盲从,没有坚信的怀疑容易使人虚无,人类唯有在怀疑中坚信、在坚信中怀疑,才能凭借它们在精神世界里走得更远。我还要永远与奢谈真理的人作对——如果他绝对肯定真理,我就努力去否定;如果他绝对否定真理,我就努力去肯定,直到让他明白真理既永在又不会以某一恒常状态永在为止。

    哲学是对思想的思考。思考的前提是什么?是怀疑。没有怀疑,思考根本无从进行。因此一个思想者首先要具备的便是怀疑精神,这种怀疑必须始终贯穿其一生,一旦他把他人或自己的某种观点当成毋庸置疑的绝对真理,他作为思想者的生命便完结了。因为他要么不断重复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