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山猫越野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金新:我的法官父亲
1962 次点击
4 个回复
山猫越野 于 2020-03-23 19:57:23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原创文学

【作者按语】 顺附邵力子先生给父亲的亲笔信——    

  







                                                
                              我的法官父亲

                                    金新

    庚子年清明节快到了。

    今年的清明节注定与以往不同,疫情不“清明”,限流限行限时之下尚需预约,去南山公墓祭拜看来难以如愿了。

    其实,“人死如灯灭,万念俱成灰”。确实,“精神居形体,犹火之燃烛矣,……烛无,火亦不能独行于虚空。”东汉哲学家、经学家、琴家桓谭此言不谬。

    然而,好音律而善鼓琴的君山先生怎么也想不到数百年后东晋陶渊明竟然有一张不加装饰的琴,这琴没有琴弦,每逢饮酒聚会的时候,便抚弄一番,来表达其中意趣。《晋书·隐逸列传》中这样记载:“性不解音,而蓄素琴一张,弦徽不具, 每朋酒之会,则抚而和之, 曰:‘但识琴中趣,何劳弦上声!’”

    但念严父情,何劳墓前祭?

    想到了写一点有形的文字,一如弹奏“无弦琴”,倾诉一下对父亲无形的悠悠情愫。

    大陆统战部门对父亲的介绍是:“浙江东阳人,历任国民党山东省即墨地方法院推事,陕西省咸阳地方法院院长,陕西省高等法院大荔分院院长,山西省西安市法院院长,湖北省高等检察院首席检察官。”

    记忆中,母亲在世时偶尔说起父亲的官职远不止这些,好像还大得多。记忆中,母亲说得吞吞吐吐,仿佛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而我那时还小,也不知史料的珍贵,随着30多年前母亲的驾鹤西去,历史成了深埋九泉的“化石”。

    其实,有的历史不知道亦不见得是件坏事,“眼不见,心不烦”。比如,父亲民国时期因拯救陶峙岳将军而得罪蒋介石总统而1948年流亡海外,1951年受和平老人邵力子之邀投奔新中国而不慎因言获罪与沙文汉省长一起被打成右派,名字豁然出现在《浙江日报》的右派黑名单上……

    父亲民国时期是法律界叱咤风云的人物。唯因学法,是故刚直不阿。有一段民国往事可以佐证——

    1928年,浙江全省禁烟总局成立。当年父亲还在法专读书,教师以父亲家贫,膏火不继,就介绍他到总局充当事务员,只要他以每日两小时的课余时间去帮同抄写“烟民花名清册”,即可每月领到薪金60元。他的待遇还算是最低级的,高级事务员的月薪有多至100元以上;科员月薪最低为200元;总局长月俸与特别办公费共约2000元左右。

    所谓“烟民花名清册”,就是各县报来,凭以征税的烟民名册,里面有姓名、性别、年龄、住所、职业、经济状况、烟瘾程度(每日所需烟膏数量)等分栏登载甚详。因须上报财部备查,所以还要照抄一份。凡经申请登记,册上有名,发给执照并能按时纳税者,可以公然吸食鸦片或其他代用品,不受刑章制裁,执照上面附载“戒绝”年限,只是一种官样文字;凡是逃避登记的烟民,都是“犯法”的,根据刑章论科,得视其经济状况并科或专科罚金,然后由禁烟机关移送法院办理。当时父亲曾问某科长两个问题: (1) 各级禁烟机构经费开支很大,官员待遇很高,全省禁烟收人究有多少? (2)既然旨在充裕“国库”,可以径称税局,何必名曰“禁烟"?某科长对于税收数字未作回答,只说经费来源就是“羊毛出在羊身上”,在禁烟收人项下按照规定比例提成留用,如果开支有余就作为奖金支配:厚俸是为了“养廉”,“寓禁于征”亦是禁之策云云。

    1935年春,父亲到陕西工作。初到时看到西安市区内的大街小巷,商人开设专售烟膏的小店随处可见,无论何人都可以公然吸食鸦片,司法机关里没有禁烟案件,大小官员嗜烟成癖者很多。一年之后这些小店虽然不见了(司法机关也在形式上开始受理烟毒案件),但陕西全省禁烟总局所直属的“特货公栈”一发 售鸦片的总机构,依然货畅为流,源源不已。盖以烟膏商店虽经取消,而各地所设“禁烟”分支机构,仍是销售“特货”的场所。这种禁烟局与特货公栈直到1941年还存在。

    禁烟总局局长向由民政厅长兼任,另设专职副局长一人。父亲的朋友程孝恭担任该总局副局长历10余年,而自1935 年至该局结束为止,先后充当特货公栈经理的娄同书(绍兴人)陈今苏(温州人)都和父亲熟悉,娄的家卷和父亲的家眷曾经同住一座房子,因此得知他们自己都吸大烟,也都发了禁烟财,而且特货公栈“油水”很大,兼任的总局长、专任的副局长以至省主席也都有“油水”可吃,真是“公私两利"。1933年秋至1935年春,父亲在山东青岛地院即墨分庭任推事。当时该县县长李家未是韩复渠部下师长孙桐萱的表兄,他恃有坚实后台,肆无忌惮。当年该县在各机关、学校和团体中,所有大小公教人员不吸鸦片者真是凤毛麟角。官绅之间每有宴会,都公然以鸦片助兴,成为一种惯例。因此,每天一到晚间,走过大街小巷,到处浓烟扑鼻,可以闻到大烟气味。曾经有人作了统计:在县政府以内,就有烟具40多副,上自县长和他的两位太太。

    1935年农历灯节前,该县法院分庭主任推事徐仕钟请假回浙江常山原籍。在此期间,他所配受的案件归父亲兼办,当时有一起贩进大量毒品案,在即墨县境的金家口查获。此案共有案犯三名,一名日本人,经青岛地院依犯人所在地的规定受理在先,两名中国人由即墨分庭受理在后(此时烟毒案件尚未划归军法)。当时父亲的家眷赁居城内五福街商会常委邴愚章的房子,与邴家仅一墙之隔,某日夜间,邴来父亲家留下一函,无言而去。父亲拆开一看,内有银行支票一张,要求将此案移送青岛地院并案办理,使能向该院设法开脱。父亲在当夜即将原件退还,告以此案暂不代结,待主任推事徐仕钟回庭后自行处理。后来徐仕钟果将此案宜告不受理,移送青岛地院。当时父亲就写了一封信给南京司法行政部揭发内情,经部长王用赛派员查实后,仅将徐仕钟撤职并宜示“永不叙用”。可是只隔了一年,王用赛又派徐为浙江鄞县地方法院推事。然而在徐被撤职的同时,父亲即被调西安,据该部政务次长洪陆东说,山东高院院长有亲笔信到部,认为父亲不能善处同仁,坚请将父亲调离山东以示做戒云云。


    这段由父亲“接触的禁烟机关”与“接触的烟毒”连缀的往事,可见之于1961年版的《中国文史资料选编》。

    “山东高院院长有亲笔信到部,认为父亲不能善处同仁,坚请将父亲调离山东以示做戒云云”,清明节前夕回味之,实在感慨良多:“法不‘清明’,国将不国!”

    母亲在世一与父亲拌嘴总是数落道:“跟你一辈子没享一天福,解放前当了个大官却把人得罪光了,解放后给你个虚职你管不住嘴巴提意见弄了顶右派帽子戴戴!”

    据母亲说,父亲的牛脾气是出了名的,抗战胜利后,多少国民党收编大员收受汉奸贿赂闷声发大财,而父亲一遇到汉奸家属上门来“通关节”,有的仅仅要求留个“全尸”,立马会将其打出门去,每次金条没收一根,常常还弄得家里一片狼藉,父亲往往会随手拿起客厅博古架上的瓷器朝提着装金条手提箱的行贿者头上砸去,嘴上骂骂咧咧的,离不开两句口头禅:其一,“王八蛋”;其二,“举头三尺有神明!”  

    记忆中,1957年的某个夜晚,风雨交加,杭州保俶路54号之乙的家里来了位不速之客,与我父亲在里屋密谈,第二天母亲说,来客是省委统战部长吴山民(义乌人),受省委书记江华委托来传一句话,让父亲与沙文汉省长划清界限,不要再“大鸣大放”了,有什么要求今后都可以满足,被父亲一口拒绝了。记忆中,《文汇报的资产阶级方向应当批判》发表后父亲被打成了右派,母亲怨言满腹,说义乌人与东阳人“亲帮亲”,吴山民“好心”你当“驴肝肺”,父亲为避免家庭矛盾出走了好一段时间,等母亲原谅了他才回家。

    父亲一生艰辛而备受磨难,要说有最惬意的日子,那是粉碎“四人帮”后,他被仁慈的政府摘取了右派帽子,加了工资,成了特级统战对象,母亲便经常带感恩的父亲上馆子,点一些他爱吃又咬得动的菜。然而,细心的我发现,他的眼里已没有了光芒,不再炯炯有神,望之,我的耳畔就会响起辛弃疾的《西江月·夜行黄沙道中》:“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七八个星天外,两三点雨山前。旧时茅店社林边。路转溪桥忽见。”

    从“把吴钩看了,栏杆拍遍”到“听取蛙声一片”,是辛稼轩的一面人格镜子,也是父亲的一面人格镜子,照出了一个“虎落平阳”而“风烛残年”而“与世无争”的老人的一脸无奈之余的安详。

    父亲是在杭州西湖区灵隐路12号浙江医院的高干单人病房里永远睡着的,“一弹指间”,三十又二矣。

    人生苦短而“‘睡’去元知万事空”,安息吧,父亲,天堂一定不会有疫情!

                                   匆匆于2020年3月23日17时13分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3-23 22:37:01    跟帖回复:
   沙发
    笔误了:陕西误成山西;宣示误成宜示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3-24 10:17:59    跟帖回复:
3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4-04 12:49:51    跟帖回复:
4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4-04 12:51:15    跟帖回复:
5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金新:我的法官父亲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