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鸠摩草堂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坊间往事:之三,打搅团
3565 次点击
11 个回复
鸠摩草堂 于 2020-03-28 23:44:16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一、大饭量的关中汉子

    此节的往事,需要从头细说。如不细说,目下的人不会明白其中窍道。搅团,做为关中特色小吃,已经进入高级酒店;做为一道辅食或辅菜,真空塑封的方便搅团,也带着条码进入超市。谁能想到:这种农家小吃,却是因为饥荒之年的饥饿、人们为了省粮才诞生的饮食发明。

    先说大饭量的关中汉子。涉及的人物虽是代号,却都是自幼见过的老人。与饥饿相关的故事,都是发生在建国初期、农业耕作或建设工程中的真人实事。四个大饭量的彪犊儿关中汉子,吃光尺八大的一锅红豆焖饭,外加几个馒头,竟然都没有吃饱。

    旧耕时代,农业机械几乎是个空白,干重活除了有限的畜力,全凭青壮年劳力。越穷的时候,既短粮食又缺银钱。倘不幸遭遇灾荒年景,更是雪上加霜。

    本来就穷吃不饱。吃不饱,就没营养、少力气、干不出活。干不出活,就没效益,便越发贫穷。天灾人祸,吹牛皮放韦兴,不停窝里斗好大喜功,饿不死还能往哪里钻。

    建国初期的互助组时代,以及后来的生产队时代,农村有一种必不可少的简单农具:扫子;其实,就是用细长竹子绑缚而成的大扫帚。那年头,还没有扬场机,更没有联合收割机。扫子,用来收管粮食颗粒,清除粮食颗粒中的余土、叶片和渣沫。

    绑缚扫子的细长竹子,当地人也称扫子;产自秦岭深山。由生产队派人、拿着村里的介绍信,通过山口林业检查站;再到秦岭的深山中用镰刀割取。

    在深山割下的细长竹子,打成捆,用钎棍子穿成垛,还得由人先背下山,再用牛车拉回村里。因此,割扫子,是农村重要的一项技术性苦差事;没有力气、没有敲门的人,根本无法胜任。

    因是大力气活,生产队给上山割扫子的人记大工分:每天10分工;并有额外的伙食补助:不上账的红豆焖大米饭,吃了很耐饥。每人每天,按斤半大米供应。

    给队里割扫子的四个大力气汉子,先一天如数领了米粮;次日吃罢早饭,背着米、带着布镰就往山里走去。在深山割扫子,要干几天重活;晚上睡在山民家里。

    最后一天,他们捆好细竹子,用最后剩下的六斤多米豆,在一个尺八铁锅、约65公分的直径大小,做下满满一锅红豆焖饭。四个人吃完一锅红豆大米焖饭,都说没吃饱;各自还吃了几个剩馒头。接着,用钎棍子穿了细竹捆,背着下山。

    四个人背了多少竹子?不知道。只知道在山口接他们的牛车,向北走着下坡路;走到半路,拉车的牛竟被累得卧倒在地。目前,四人中的三人已去世,还有一个健在。在此透露一个秘密,其中一人生前告诉我:他们之所以抢着上山割扫子,除了想挣大工分;为的就是吃那顿不上帐的饱饭。

    二、不上帐的饱饭:往死里憋

    贫穷落后时代的建设,有许多所谓公家、公共、公益工程。比如修建水电站的筑坝工程、修桥筑路、工厂或铁路等等基础建设,都要从基层生产队抽调青壮年劳力参加;由生产队为他们记下高工分、并在工地另加些许的现金补贴:每月几块钱补助。

    还有个好处,就是伙食特别充裕。关中人称为:不上帐的饭。意思是说:工地吃饭,可以尽饱吃,不用记帐;月底也不再扣工分、扣补贴。或许,这就是大锅饭的优越性。

    许多在家里饿荒了的青壮年人,听说吃饭不上帐,纷纷报名要求参加。但能不能去,还得看与生产队长的关系如何;或他媳妇与生产队长老婆的关系如何的哈。

    当年为享受公家工地不上帐的饭,饥饿的人们,闹出许多与性命相关的故事。下面就是一个出自工地的奇葩新闻。

    沣河流出山,往西北方向拐到长安西郊的马王村附近,转了个大弯;形成马王村沙场。沙子,是搞基础建设的必须材料。

    沣河的马王村沙子,质量一流,全国闻名。国家许多重点工程的基础建设,都采用马王村沙子。马王村附近建有火车站,干净细密的马王村优质沙子,从这里运往全国各地重点项目的工地。据说,还能出口换外汇。

    其时,国防工程紧张。有一项公益劳动,就是从河底,往火车站运沙子。当年穷的要啥没啥,没有什么高档机械。传送带、卷扬机、挖掘机等等,见都没见过。运输机械别说汽车,连拖拉机都很少见。

    往火车站运沙子,全凭大力气关中汉子,从河底沿着大河堰十几米高的斜坡道,用架子车往上拉。握草,这是牛马才能干动的重活。当年的关中汉子,就这样干下来;黑明连夜不停地干。

    舍命大干,一为挣得高工分,到年底能多分些自己种的粮食。二为每月能挣几块钱的现金补贴。三为吃工地不上帐的饭。凭如今动不动借艾锅想打仗、就砸车的毛小伙那二两力气;不装东西拉个空架子车、上十几米高的陡坡,去试试看?

    工地的火食,一般有两种:馒头或米饭;这是关中家常饭。馒头,是三两重的白面大馒头,就油泼咸萝卜丝当菜。沣河流域虽产大米,但米饭不能常吃,也吃不起;听说一个星期能吃一顿。吃米饭,必然有大肉熬豆腐、熬白菜或炖洋芋粉条。

    吃米饭就大肉熬菜,算是改善伙食。人出的牛马力,隔一星期不加点荤,肯定不行。闲言少叙。该故事要说:某村大饭量老刘,报名拉沙子,就是为吃不上帐的饭

    老刘初到工地,缺乏经验。出力太猛,拉的沙子又多;一车沙子拉上堰,肚子已饿,跑到工地厨房要馍吃。才干了两天,竟一直喊饿;加之干活不得窍,出蛮力、流大汗,肚子真的饿成两张皮。

    厨房的伙夫,原是比较敬业、又热心肠的洋相型庄稼人;从未见过老刘这样的大饭量人,他有点怀疑:老刘可能是把馒头藏起来、想偷偷捎回家。多拿多占,工地用餐制度坚决不允许。吃多少,都可以随便吃;但不能多占、更不能偷着往家里拿。

    过了几天,吃晚饭的时候,那伙夫让老刘坐在厨房当面吃。并开玩笑打赌说:如果老刘一顿真的能吃多少多少,情愿以后把自己的饭分出来,长期送给老刘吃。

    老刘信以为真,说自己一顿能吃20个白面大馒头。双方同了证人,开始打赌。三两重的白面大馒头,老刘一口气吃了17个。正吃第18个,据说老刘的神情看着不对劲儿;证人全都吓跑了。

    工地的晚上,也是闲的无聊。大伙闻讯,都赶来看热闹。伙夫早就慌了神,挡住老刘坚决不让再吃,情愿认输。见情况很不好,伙夫又听从年长者的建议,不让老刘马上去睡觉,搀扶老刘顺着沣河大堰,慢慢地走了一整夜,老刘方才缓过气。

    打赌吃馒头的奇葩事,被上级部门获悉;工地管委会处分了灶夫,又开除老刘回家。因为只干了几天活,老刘没得到工地的一分钱补贴,也没挣到生产队的高工分,只吃了几天公家不上帐的饭

    此事成为贪便宜的典故,被当地人传为笑话;说:你得是逮着公家不上账的饭往死里憋呢。注:,关中方言,猛吃的意思,含有贬义;多指牲畜吞咽食物。

    想想老刘打赌吃馒头的恶俗趣典,倒和当今贪得无厌的官僚心态作风相似。反正是公家的,不吃白不吃,吃了也白吃;到最后,差点吃的撑死。是不是。

    三、打搅团

    现在有人可能还不明白:当初的农民,种地要交公粮;另外,还有可返少量补贴的国家购粮。以生产队为单位,交过公购粮剩下的粮食、留过来年种子,才按各户主要劳力所挣的工分决算,年终分给各户。

    饭量大、壮汉多的家庭,一年挣的工分虽然不少,但指望农业社分的那点粮食,如果放开肚皮吃,肯定不够。前面说:关中沣河上游,农作物以水稻为主,胜产优质大米。倘若不能精打细算;每天吃大米饭白馒头、就猪肉熬豆腐肯定过瘾,但最多只能维持三个月。余下的九个月,总不能喝西北风。

    想要一年不受饥饿,就得合理打算。一般是把大米暗地里拉到渭北,兑换苞谷面,平时打搅团吃;再加上生产队自己开垦的旱地里种植的洋芋、红芋、萝卜、莲菜等等,这些可以顶粮食的菜蔬;再有野菜、树叶、豆渣等额外食料,才可以安稳渡过饥荒。:生产队自己开垦的滩涂旱地,不在国家征粮土地计算之内。

    即便在非饥荒年代,关中农家的主要粮食也不够吃。农家人为了渡命、度过饥荒,渐渐发明了打搅团蒸凉皮的吃法。一斤多的苞谷面,就可以打半锅搅团,一家人一顿吃不了。一斤大米磨成米浆,可以蒸四五斤凉皮,再添点别的东西,能够八个人将就吃一顿。

    凉皮下文再说,本篇只说搅团。打搅团,主要用苞谷面和土豆面;它们含淀粉的比例较高,冷却后,容易凝结成块。正宗打搅团,在开水锅一边慢慢地撒面,一边用大木勺在锅里不停地搅拌;灶下,最好用麦草小火,慢慢煨着烧。凭感觉,直到面糊糊舀出来可以成形,才算成功。

    打搅团,是厨下的硬功夫,有的人一辈子学不会。初学者,比如才学做饭的小丫头和新媳妇,打搅团一般很难成功。关中有一句歇后语说:瓜女子打搅团一一稀了撒面,稠了加水;意思就是:不得要领。最后,打成一锅半生不熟的浆糊。

    四、吃搅团

    吃搅团,提前调好调料水水;以野菜浆水或芹菜浆水、外加油烫辣子最好;再配上油漤菜:油漤菜,以青油炒韭菜、青油炒菠菜、青油炒蒜苗最好。

    一切齐备,先把调料水水舀上半碗;再把锅里的搅团用木勺舀出来,慢慢地一层层溜在碗里,调料水水上面,漂浮着翠绿色的油漤菜和殷红色的油烫辣子。

    吃的时候,慢慢用筷子从外圈夹着吃。搅团的黄、油烫辣子的红、油漤菜的绿,三色相配,真的增食欲。于是,搅团成为关中有名的农家小吃。

    上面我用了几个慢慢,说明打搅团和吃搅团的窍门。如果太过性急,不但吃不好、还吃不出味道,更会烫嘴、烫心、烫肚子。坊间流传一个吃搅团的笑话:有个才干完活、饿急了的小伙,吃搅团没有经验;哧溜一下吸到肚里,烫得他呼的一下扔掉碗;搂着肚子,躺在地上打滚儿。关中还有一句俚语:心急吃不了热搅团,就打这儿来的。

    搅团吃起来有味,但它毕竟是较稠的玉米面糊糊;浆水,又是容易胀肚子的酸性调味,并没有多少营养;既不耐饥、也不长力气。所以,搅团还有一个有趣的别名:哄上坡

    意思就是说:刚吃过搅团的人,当时好像吃饱了;但如果干重力气活、比如拉一车重行礼走上坡路;等到拉上坡、出一身汗,肚子又开始泛饥。因此就叫:哄上坡

    就是这个别名称作哄上坡的关中小吃,饥荒年代不知哄饱多少壮汉的肚皮,又省下多少粮食;省下的粮食,不知救下多少饥民的性命。这笔账究竟怎样算,才能算得过来。这就是关中的好处,曾让当年许多饥民神往的圣地。饥荒年代,起码有哄上坡的苞谷面搅团吃。

    唐都浪子《饥饿年代关中往事》之:打搅团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3-28 23:47:01    跟帖回复:
   沙发
赞同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3-29 06:18:22    跟帖回复:
3
转至第2楼第 2 楼 区域系统 2020/3/28 23:47:01 的原帖:赞同 [呵呵]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3-29 10:00:35    跟帖回复:
4
好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3-29 13:44:13    跟帖回复:
5
转至第4楼第 4 楼 houzhi 2020/3/29 10:00:36 的原帖:好文 [呵呵]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3-30 08:45:27    跟帖回复:
6
历史厚重,讲述生动,亲切有感,颇具价值。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3-31 05:38:59    跟帖回复:
7
野菜好吃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3-31 05:45:25    跟帖回复:
8
1、屈原
眼看端午节到来,终于可以缓口气、歇两天了。端午节,是中国民俗传统文化庆典活动仅次于春节、中秋节、元宵节的盛大节日。传说,旧历五月初五,是屈原的祭日。当初发起这个节日庆典,就是为了纪念屈原。
说是当初,楚人因敬爱屈原,恐怕他的尸体被鱼吃掉,便于他的祭日、往汨罗江里猛抛粽子喂鱼。让鱼吃饱了,就不会吃掉屈原。
自来中国的传说,真是奇怪。好象鱼类倒比人类更懂得情感,它们有了粽子吃,就不再吃人。但似乎鱼也很无情、又很廉洁,自己吃饱了,却不再为儿孙多占一些。鱼儿似乎完全忘记了,屈原还放在那儿、也是可以吃的。
因此我想:这粽子,原不该用来喂鱼,而让楚襄王和他的爱卿靳尚们,多多吃一些才好。
小时候从这种故事里活过来,自然会产生很多迷茫。但只要逢端午节,一想有粽子吃,那些迷茫也就忘得干干净净,从未记起屈大夫那些优美的辞藻与动人的歌哭。
2、中国粽子
据点滴得来的信息可知:中国各地的粽子所用材料,以及形状、风味、大小等,都不尽同。但有两个特征大致近似:其一,所用主料,都是糯米。其二,所用粽叶,都是泛着清香的半水生植物的叶子;比如荻叶、苇叶、箸叶、蒲叶、莲叶、宽扁的竹叶之类。
各地粽子的差别,多是附料的不同。笼统的附料,有大江豆、红豆、花生、豆沙、大枣、胡桃、核桃仁、栗仁、松仁、莲籽等等。南方各地,还附有荤料;如大肉、禽肉、野味肉、腊肉、蛋黄、火腿、蜜汁果脯等等。
单就形状看,各地的粽子,多呈四角近菱形、近锥形、纺锤形、扁方形、扁圆形、扁柱形等等,可谓五花八门,仪态万千。
另外,西南地区壮、傣、黎、苗等少数民族,还多流行竹筒粽子。但这个风俗,可能与端午节的关系不甚大,而与他们的日常饮食特征与习惯有关。
3、关中粽子
我的老家,地处唐都长安城南的关中平原。在终南山下,沣河流域的上游。北方关中的粽子,比较简单。粽叶,一般用荻叶或苇叶。主料、附料,一般用糯米、大枣、大江豆、或红豆来包裹。大小,不到一巴掌。形状,多呈四角近锥形、或四角菱形、或四角称砣形;外面再用泡软的黄花叶绑(缚)起来。整个过程,关中人称“缚粽子”。
待缚好一大盆粽子,放进大铁翁锅里、锅底下坐着甑篦、锅里水不能太多,刚淹过粽子的样子;烧开后,灶下用慢火烧、蒸一整夜方熟。早起开锅时,清香扑鼻。
关中粽子,在中国算不得上佳。但在北方少米地区,能吃到自家缚的粽子,自然别有一番风味。缚粽子的粽叶,用的是沣河沿岸的宽荻叶或宽苇叶;近多年来沣河流域的芦苇不多,粽叶多有陕南商州一带贩运而来。
煮粽子的时候,顺便用旧年采收的荷叶包成的小疙瘩,放在锅里与粽子一起蒸煮;我们小时候也称其为莲叶粽子。
缚粽子的糯米,是用关中沣河流域自产的“红蛮稻”碾成。缚粽子的黄花叶,采自田埂或河岸;是自家平常收管晒干后攒下来的,用时先用水泡软。余者附料如大豆、红豆、花生等,都是自家沙滩地里生产。
但关中不产大枣,多是从陕北榆林或河南灵宝购进。虽处在中国北方,关中大多数人还是比较喜欢吃粽子。
4、送粽子,卖粽子
关中沣河流域的上游,产大米、产糯米,河滩地里也产豆类作物。关中人会缚粽子、爱吃粽子。但在困难时期,粽子自然是奢侈品。过来人说,小时候逢过节倘能吃上一两个,自然特别高兴。
关中人走亲戚、送粽子,是舅家给外甥送;丈人家给女婿送;娘家给女儿送;姑家给侄女送(此款,只限于长辈离世的)。送粽子的时节,不只限于在端午节。过春节的后期,也送粽子;这个礼节,称作“回拜”。
困难时代,缺钱家庭有胆大的,放工后就抽空缚粽子。煮熟收起来,逢集日用“五升笼儿”装了,上面盖着一条长的羊肚手巾;偷偷地提到沣河岸秦渡街的集市上去卖,换了钱、回来使唤。当年这种事,大人有时顾及面子、不愿去干,也不能干;不然会被当成“资尾”割掉。甚至还会被上线、会被批斗。注:五升笼儿,是一种细竹篾编制的长方体小篮子;容积大约是五升。
再顾及面子、再有高压政策——但钱永远是硬货,没有是不行的。胆大脸厚的家长,只在家里把缚好的粽子煮熟;提前定下单价,由家里年长一点的孩子提到集市上,偷偷去卖。当时的行情,一个粽子大约五分钱吧;就是当年人们称“小银元儿”的那种五分的镍币。还记得吧?
我是小时候听母亲说过,有记忆。她说,外婆是缚粽子的好手;大舅逢寒暑假,即常去秦渡街、高桥、灵感寺卖过粽子;换来钱供给她们兄弟姊妹们念书用。我现在忽然佩服起大舅来。那时,像他一个十几岁大的男孩,就要担负起如此重要的家务,这得需要多大的勇气和毅力!
现在好了,满集市都有卖的。超市里还有冷冻的,人们都把粽子当点心吃了,估计已经犯腻。包粽子的物料,一般都难消化。热粽子吃多了,消化功能差的人都会顶胃、泛酸。冷粽子更是吃不得,吃多了一定要落下胃疾。关中有句俚语说:日弄瓜娃吃冷粽子;即是此意。
5、玫瑰粽子与蜜桔
我自幼忌口、中医说是胃凉,所以不大喜欢吃粽子。后来流浪到各地,还是禁不住当地美味小吃的诱惑,粽子算是一个。比如吴兴、上海、嘉兴一带的大肉粽子、火腿粽子;江西南昌、九江的蛋黄粽子;广西南宁、邕宁、隆安一带的酱肉粽子;还有家门口、西安回民街的蜂蜜凉粽子等等。但只是尝尝,都不敢多吃。
记忆最深的,是多年前刚离校的时候,正值端午时分,我去了一趟宜昌。宜昌水土优越,是养人的地方,女孩都很美丽。住的宾馆里的服务员,大约个个像王昭君一样美丽。一天回房时,见她们几个小声唧唧喳喳、有说有笑。瞥一眼过去,见她们好像在吃什么东西;吃得很香的样子。
我驻步看了看,估计是粽子。我问:“吃什么呢?这么香。”
其中最熟悉的一个女孩儿,见我止了步在问,她微微笑了笑。接着,递给我两个玫瑰粽子,用塑料袋装着。她叫我拿回房间去吃。我忽然明白了,宾馆的走廊,不让吃东西,服务员更不允许吃。她们好像已经违反了纪律。这两个玫瑰粽子,原来是她们用来封口,叫我别嚷嚷。
自此,我们聊了起来。后来我知道,她家果然是秭归人,家里还有个桔子园。临别时,我送给她一件小礼物。
当再去宜昌的时候,已是深秋时分,桔子熟了。我不由自主地去了那家宾馆,还打听起她来。谁知早已物是人非,哪里问得到呢?
新调来的女孩儿,见我问这问那,还挺重感情。她似乎很高兴,说她家住在葛洲坝附近的瑶湾,家里也有个大桔园。她们这里,家家都有桔园;瑶湾的桔子全是蜜桔,很有名气。这次,我得到了她送我的一包蜜桔。
6、永远的记忆
再后来去宜昌,已是十多年以后。我还住在那家宾馆。宾馆的服务员,依然个个像王昭君。闲聊时,我还是向几个小丫头们讲起十多年前的桔园、讲起两个玫瑰粽子的事。
小丫头们听了都在笑,抿着嘴不住地笑。不知是笑我多情,还是笑我太傻。
她们笑我说:送给我两个玫瑰粽子、一包蜜桔——藏在我心中最早的两个“王昭君”,可能早已给谁家洗衣、做饭,领着孩子在看桔园呢。她们边说边轻轻的笑。听她们这样一说,我一阵惆怅;心里直抱怨,当年的自己还是太傻,咋就没去她的家桔园里看看呢?
此后每年过端午节,我就想起那两个玫瑰粽子、想起那包蜜桔、想起心中一直珍藏着的那些普普通通又漂漂亮亮的王昭君。而自小因“屈原问题”带来的那些迷茫,早就丢到北冰洋里去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4-01 05:30:24    跟帖回复:
9
榆树皮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4-03 04:16:33    跟帖回复:
10

坊间往事:之八,狼吃娃
一、狼算卦
关中地区农村的小学生,小时候大约都会用算盘玩一种简单游戏,叫狼吃娃。但本篇讲的不是游戏,而是真的狼吃娃。鲁迅先生小说《祝福》也一段狼吃娃的故事:祥林嫂的儿子阿毛被狼吃了。
祥林嫂不住叹息:我真傻,真的;我单知道雪天野兽在深山没有食吃,才会跑到村子里来;我不知道春天过了也会有狼。
老妇人祥林嫂不知道;而过来的人可能都不会知道:为什么建锅初期二十多年间,跑下山的狼也会那么多,难道山中的狼群也处在饥荒之中的么。
祥林嫂的话,隐含一些自然规律:深冬的下雪天,小动物都藏在洞里休眠;狼在山里没有猎物,才会下山祸害人畜。而春末时分早就过了惊蜇,动物已经出动。南方山里的草木已经很茂盛,食草小动物吃得胖乎乎,活动得正欢实。
狼有充足的猎物,就不会下山。然而,阿毛是在春末时分被狼吃掉。这就是祥林嫂的疑惑。坊间人传说,狼会算卦。
二、狼偷羊
冬春季节。吃罢晚饭,一家子坐在前头屋炕上说话,羊就拴在前门外的窗台下,窗台与炕仅一窗之隔。忽然听到后院猪圈的猪在叫唤,赶紧跳下炕,提着木棒去后院,打手电一看,猪却好好的。
就这一时工夫,当回到前头屋的炕上,窗外的羊不见影儿。羊到哪儿去了?还记得蒲松龄的《狼》吧:两个狼追一个屠夫;屠夫跑到野外的麦场,背靠麦草垛,手提明晃晃的杀猪刀,两个狼不敢上前。
两厢对峙一阵,一个狼蹲在屠夫面前,装作没事的样子;而另一个走了。后来呢?另一个狼竟然跑到麦草垛的后面去打洞。它们准备前后夹攻,袭击屠夫。
狼群很聪明,并且有团队精神,它们会配合作战。偷羊的狼,最少有三个。
炕上的人开始听见猪叫,是后院埋伏的狼在咬猪,有意调虎离山;趁前屋炕上的人都去后院,门前埋伏的两个狼,迅速咬断绳索;一个狼用嘴叼着缰绳、牵着羊在前走。这时候,后院的狼也跑回门前,与另外的狼用大尾巴在后面赶羊。
等到了村外,几个狼一同扑上去,三下五除二就把羊解决了。
三、狼偷猪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之前,农村人基本都住土瓦房。更早的时代,农家的后院墙,多是用土石夯砌而成。倘若逢连霪雨,院墙会被雨水浸泡倒塌。如果没时间砌墙,农家人就用苞谷杆打成捆、或其它柴捆垒起来,临时挡一挡顶墙用。
当时农村已过了割资尾荒唐时代,家家允许养猪、养羊、养鸡鸭。如此简陋的院墙,如何抵挡聪明、凶残的狼群。小猪崽羊崽不用说,住在村边的人家过一阵就有丢失的;连后院墙不甚高大坚固的村中人家,半大的壳郎猪,也会被群狼偷走。
狼群偷肥猪的方式,与偷羊相似。下半夜趁劳累一天的人们睡熟之时,几个狼会慢慢把挡着院墙的柴垛和草捆移开。两个狼分别轻轻的噙着大肥猪的耳朵,在前面拉;猪身后面的几个狼,用大尾巴在猪屁股后面赶。
等到村外时机成熟,整个狼群才扑上去,共同分享大肥猪。狼群如此猎食之法,别说猪羊这些笨家伙,就连小牛犊、小毛驴、小马驹也难以幸免。
狼群吃猪、吃羊,都吃得很干净。除了较大的头骨之外,连血、毛、其它大小骨头一点都不会留下。有一句歇后语说:老狼吃长骨头一一竖着来。显然,较长一些的骨头如果横着咽,肯定咽不下去。
意思是说:狼取食的时候,不是慢慢地细嚼慢啃,而是浑着吞咽。狼吞虎咽,大概也是此意。狼的胃酸,堪比盐酸;足以把动物的骨头软化、消化、吸收。所以狼粪泛白,少见没消化的骨头和毛发。
四、狼吃娃
早年及很早以前,三伏天的夜间,农村人都有下凉的习惯。就是在村外的麦场,铺着草席睡觉乘凉。白天干活太累,一觉会睡到天亮。夜间睡得太沉,一不小心起来一看,睡在身边的娃就没影儿了。跟祥林嫂的阿毛一样叫狼吃了。
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邻村有个小丫头随大人睡在麦场下凉。半夜时分,大人猛一看娃不见了。幸而及时喊来人,手里都提着家伙一同去找,总算吓跑狼。
还算好,这次只有一个狼行动;从口里放下娃逃命去了。长大后,她脖子上残存的狼的牙印,依然清晰可见。
还有建国初期的一件真事。某村的村外住着一户人家,前后院墙十分简陋;是用柴草垛堆起来像是篱笆一样的墙。他家早先是从河南逃难过来,在村外草草安了家。由于家里的娃多,也不太上心。
晚间,已经十岁出头的一个小丫头到后院上茅房,就再没回到炕上。不用多说,这个小丫头被蹲守在后院茅房的狼残害。
第二天早晨,家人才发现娃不见了。赶紧着人去找,最后,只找见一堆被撕烂的血衣服和鞋子;不远处还有娃的头骨,也只剩下一个头骨。
他家有个亲戚,原是猎人出身;他闻讯气不过,弄来炸药装进娃的头骨,制作了一个土炸弹;再塞一些肉饵引狼再来吃。据知道的人讲,后来真把一头母狼的嘴巴炸扯。
嘴巴受了重伤的母狼,不能再进食;饿得越来越虚弱,后来流浪到山边一个村子,被人打死。人们都说,它就是害娃的那头母狼。总算从心里报了仇。
据过来人讲:五六十年代,沿山一带靠秦岭北麓不远处的各村,几乎都有小娃失踪的事件发生。晚间和白天都有。
五、打狼队
狼群屡伤人畜,各村不得不成立打狼队。开始对付狼群的办法,主要是组织坊间胆大的青壮年,由有经验的猎人带领;用钢丝编织套箍、或制作铁夹子下在狼道的草丛,再放一些肉饵,引狼上当。但作用不甚大。有时竟被狼群破了阵法;肉饵被吃掉,狼却一个没套着。真是恼火。
狼偷畜、狼吃娃的事件频发,受害的人们彻底被激怒。各村上报公社和县政府,由武装部、公安局出面,组织枪法精良的复转军人专门参与打狼;并为打狼队员配发武器;冲锋枪和手榴弹都有。
打狼队再派出有经验的侦察队员,负责侦察狼群出没的路道;制订切实可行的计划,要彻底消灭狼群。
通过侦察,沣河西岸的狼道;从高冠峪西侧的牛头沟出口往北,到下水磨、三家庄、下草东、东大西、郭村东;沿沣河流域各支流上游两岸、到秦渡街一带的沣河东岸;是狼群的主要活动路线。
由此地直达北部渭河南岸,这一漫长地带的树林中、沼泽边、池塘畔、草丛里,都是狼群出没或隐藏之处。这条路线上,多是各村偏僻荒芜的滩涂、树林或果园;不期成为沣河流域最大、最长的一条狼道。
初步估计,狼群总数量当在二百头左右。出山后,它们会分成几批向各个方向行动。狼群分工明确,有一定的警觉性和很强的组织纪律性。比较难对付。
侦察队员经过一段时间努力,终于探明狼群的活动规律。一天傍晚时分,狼群约有三四十头之多,被从各个方向有计划地赶进一条山沟;埋伏在山坡两边的射击手,接到指令后同时开火。
群狼在一阵惨烈地嚎叫之后,纷纷倒在血泊之中。我听说的这次大规模的打狼行动,已是七十年代之初的事了。
据说,几十头狼被打死后,都被剥了皮,并被煮了肉。可是肉煮熟后,却没几个人愿意吃。听过来的人讲,当时人们不愿吃狼肉的原因很多,主要有如下三个:
1、坊间传说,狼肉和猫肉一样,味道泛酸不好吃。
2、狼吃娃事件发生较多,人们十分思之堵心,不乐意吃。
3、这个原因有意思。说是狼群的生性报复心很强;如果吃狼肉,担心山里幸存的狼会来复仇。
说归说,想归想;但只要说吃肉,困难时代的人们都暗自高兴。煮熟的狼肉,让附近各村胆大的、饥饿的、没有顾忌的人们,开了一顿洋荤。
听说,煮肉的时候,因担心狼肉真的发酸或有异味,他们采摘许多新鲜花椒作调味,并弄来一桶烧洒壮胆庆贺。大小几十头狼,够各村喜荤的人们饱餐一顿。
六、狼图腾
据吃过狼肉的人讲,狼肉的味道其实并不发酸,并且很油、很香;吃起来很过隐、很解馋。想吃肉的吃了肉,剥下的狼皮被打狼队员分了,拿回家做狼皮褥子。
饥荒年代,吃粮都要精打细算,才不至于受饿。吃肉更是奢侈的事,为狼肉叫香叫油的人,大约很久没有吃肉,还挑捡什么猫肉驴肉、狼肉狗肉呢。
打小听了很多狼故事,也有如同祥林嫂一样的疑惑:为什么建国初期二十多年间,狼会如此横行?有人说是当时人少,狼就多。但稍经深究,这个理由并不充分。
而有人说:是因为当时太穷,吃的用的都缺少。山里的森林,被无尽地砍伐。当时农业机械几乎又是空白,以畜力耕作为主,养牲畜是天大的事;浅山的野草,都被割来喂牲口,哪里还有小动物吃的草。
就这样生态被破坏,小动物开始迁徒,山里的食物链断裂。食物链断裂,狼群也进入饥荒的困境。而狼要活命,也要养活自己的孩子;它的才迫不得已下山,开始向人们寻食复仇。坊间传说的狼会算卦,恐怕就是如此内涵和寓意。这种说法算是科学解释,基本可以服人。
但究竟是怎么回事,各种说法汪洋洒洒。豺狼当道的年代肚子都没法填饱,谁还有精力去认真思考其中的缘由和真谛。饥饿年代还有许多未解之谜有待解开,狼群横行之谜只是其中一个。或许,狼图腾作者姜先生可以说清楚。
唐都浪子《饥荒时代关中往事》之:狼吃娃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4-17 15:25:47    跟帖回复:
11
玉米是所有粮食里最有营养的,老先生差矣。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4-18 22:29:12    跟帖回复:
12
  ————————————————————————————
    楼主你真的有意思,说的地方我非常熟悉,现在也常去,我不是你们哪里的人,但很了解你说的这些民风民俗,一句话,那个年代的贫穷,生活的艰辛,现代人真的无法理解,有时也常常在想,如此老实勤劳,规矩本分的中国农民,终年劳作不息,却时时在饥饿和死亡的边缘徘徊.....

    到底是谁导致的这些?历史没有给出回答,反到是一些阴暗的人想隐瞒和让人忘掉这些无法回避的问题。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坊间往事:之三,打搅团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