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秦耕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说说啼笑皆非的“炸弹厕所”轶事
7918 次点击
13 个回复
秦耕 于 2020-03-29 09:45:16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敝县第一只民间抽水马桶的来历

    秦耕




    敝县位于秦岭东段南坡,乃鄙人之家乡也。抽水马桶被英国传教士约翰.哈林顿发明出来400余年后,即公元1988年,在鄙人家乡县城近郊冯家涧村的民居,完成了第一只抽水马桶的隆重安装,成为家乡人民日常生活的标志性事件。说起这第一只抽水马桶的来历,与鄙人还颇有渊源,因为这个新奇的舶来物品,就安装在鄙人的五表叔家里。

    一位朋友曾说,20世纪对中国人生活方式改变最大的技术发明,就是从国外引进了抽水马桶。他说上世纪五十年代,上海人早上起床,第一件事,就是出门倒屎倒尿,往那里倒呢?当然是倒在门前大街上!每一个美丽的上海早晨,都从满大街屎尿横流中徐徐拉开序幕……这可能是你没想到的吧,“十里洋场香”彼时竟然可以对应的下联是“满街屎尿臭”。

    他还说,在同一时期的浙江温岭,他见过的“公厕”,就是村口一个巨型大木桶,全村男女老幼,出恭时屁股搭在马桶边,坐成一圈儿,因为一律脸部冲外屁股朝里,倒也无春光乍泄隐私暴露之虞,就这样温岭乡亲们用大白屁股对着大白屁股,一边拉屎一边聊天,交换各种家长里短八卦资讯,公厕还兼着全村“微信群”的社交功能,唯一的区别,是他们彼此看不见脸上的表情符号,而面对面的那些大屁股,虽肌肉丰满但惜乎尚未进化出表情达意嬉笑怒骂之功能……

    上述奇景鄙人虽未曾亲见,但对朋友的见闻不曾有半丝怀疑。因为鄙人从阅读中得知,北京人上厕所的习惯,还是德国人拿鞭子抽出来的。话说八国联军进京,慈禧老太后屁滚尿流御驾西逃,把子民一股脑丢给外国鬼子了。这八国鬼子经联席会议商定,把北京城一分为八,化为八片,一国管一片。听说管辖范围划定后,日本鬼子忙着抢资料,就像学生进了老师的书房,俄国鬼子忙着搬东西,就像叫花子进了大饭店,而德国鬼子则忙着拿鞭子抽中国人……因为咱老百姓一早起来,屎尿罐子就倒在街上,大白天也在街头随地小便,德国鬼子不堪其臭,就开始修建公厕,但公厕建成容易,咱老百姓改变满大街拉屎的习惯却难,这才有了德国鬼子鞭打北京人民的奇耻大辱。是可忍孰不可忍,德国鞭子可忍你不让老子在街上拉屎难忍……不过听说德国鬼子最后走时,那片的老百姓,是给送了万民伞的。抢得盆满钵满的俄国鬼子知道后,也死皮赖脸要他们那片老百姓也依葫芦画瓢送了一顶才肯撤走。

    现在开始说鄙人五表叔家那只抽水马桶的来历吧。

    既然是五表叔,那自然还有四个更大的表叔。没错,五表叔兄弟五人,鄙人仅见过排行1、3、5的三个表叔,排行2、4的两位表叔,去给中华民国老蒋总统当兵打日本鬼子去了,先是兵荒马乱,后是海峡隔绝,生死不明。1987年中华民国小蒋总统解严,开放大陆赴台老兵回乡探亲。于是翊年春的一天,县城后边鸡冠山上一个叫椒树洼的村子,回来了一位台湾老兵。本来还胆战心惊,以为会掉进陷阱,被共军活捉,然后拉到丹江河滩嘎嘣一声枪毙,没想到刚一下车,敝县政府各位大员已经恭候多时,请进县衙,嘘寒问暖,把老兵吓得五迷六道摸不清形势,几天之后才从鞍前马后陪同的县统战部大员口中得知,现在日今眼目下,形势已经有变化,血浓于水两岸一家亲打断骨头连着筋了。

    这位台湾老兵果然像信使,还乡期间,他委托一位亲人,小路奔袭,秘密来到五表叔家,传递了来自海峡对岸的音讯。是的,2、4两位表叔果然在台湾,而且还活着!传信人趁四下无人,瞅个空子,还在五表叔耳边小声来了一句“你四哥在那边还是个大官呢”,然后叮嘱千万保密云云,迅速离去。

    话说这椒树洼老兵临走前几天,终于不需要县统战部大员陪同了,也不住县政府免费提供的县招待所客房了,就回到村里与亲人吃饭,亲人恨不得倾其所有,把最好的菜肴尽数上桌。老兵自是与亲人斛筹交错大快朵颐不提,家乡的水也能让老兵醉,家乡的空气也能让老兵晕。结果在饭后,老兵上厕所时出了问题。

    读者诸君就不要瞎猜了,且听鄙人慢慢道来。在鄙人乡间,茅房被城里人叫做“炸弹厕所”。要说起来,这“炸弹厕所”还是顶层设计呢,简陋人家,就直接在房前屋后的合适位置,埋一半露一半立一只陶瓷大水缸,周围胡乱围挡一下,或用秸秆或垒土围,就成茅房了,与浙江温岭的那种“大盆公厕”相比,鄙人家乡的茅房还堪称雅座包厢呢。

    “炸弹厕所”则要复杂得多,先在地面挖掘一个四边形深坑,用砖石砌面,石灰勾缝,乡亲们称之“尿窖子”,将“尿窖子”的一半用木板架空,在架空木板中间部位预留一个长方形大孔,相当于厕所“蹲坑”,在木板四边修建简易围墙,将就人家,就此大功告成,讲究人家,再用茅草搭建一个屋顶,成为名副其实的茅房。有些人家,依山傍水,建成南方吊脚楼式茅房,那如厕时大便自高空坠下,借助地球引力,落地开花,效果更佳。

    现在请你脑补一下,当敝县椒树洼那位海峡两岸彼此隔绝40春秋的台湾老兵酒足饭饱,西装革履施施然来到“炸弹厕所”,话说此时,成千上万只绿头苍蝇,不规则的围绕老兵飞翔,比县统战部大员更加热情,并用嗡嗡声集体合奏一曲优美无比的迎宾曲,喜迎老兵驾临,老兵进入厕所,双脚分跨大孔两侧,身体徐徐蹲下,俄顷,大便出窍,居高临下,纷纷坠落,沉入尿窖,准确命中,攻击那已经积蓄了半池、正在进行化学反应的粪尿,发出接二连三、四五六七的噗通声,犹如美国B52战略轰炸机将一串臭弹投向地面……苍蝇从四面八方亲昵的碰撞着老兵身体,阵阵恶臭从360个维度涌向老兵的口鼻,数以千万计的肥胖蛆虫们则笨拙的扭动身体在粪池中努力躲避来自头上的炸弹袭击……

    台湾老兵终于崩溃,第一次是1949,第二次酒饭之后,将家乡那些饱含着40年深情的美味佳肴、那些寄托着亲人对归来游子深情厚意的饭菜、也间接携带着统战部殷殷美意的高级蛋白,全部从口鼻喷射而出,撒满了炸弹厕所,和连接着厕所的小路,以及路边那些无辜的闲花野草。

    台湾老兵终于在依依不舍中挥手告别家乡回到台湾去了,而他上厕所的故事则在3天之内传遍了敝县的每个家中。我的五表叔当然是第一批听到这个故事的人,因为据说我在台湾的四表叔,还是这个椒树洼老兵的长官呢。他这次只是回乡探路,我那身挂将星的四表叔也日思夜念等着还乡。其他人听到故事,只作为谈资,放到五十年代的浙江温岭,人们也就在大木桶边一边拉屎一边说说而已。但在公元1988年的夏天,我的五表叔听到这件事后,却陷入了沉思。

    三天之后,他召集全家举行家庭会议,并将会议范围扩大到三表叔和大表叔派出的特别代表,会议一致决定,马上派出表弟去省城,采购一只冲水式抽水马桶,在表弟新建的房屋北侧,扩建一间与县政府招待所客房厕所标准完全一致的民间厕所。

    厕所建成不久,鄙人偶然从中国第二大岛云游归来,五表叔亲自带我参观了敝县第一只安装在农村民居里的抽水马桶,郑重宣告:这是为了迎接我四哥从台湾回来探亲而专门修建的。

    2020-03-28写于海口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3-29 09:52:01    跟帖回复:
   沙发
支持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3-29 10:16:02    跟帖回复:
3
那“翻天覆地”的头十几年,算是白翻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3-29 11:35:00    跟帖回复:
4
五十年代上海、温岭的见闻者是马云龙先生,是他亲自讲述给本人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3-29 12:46:47    跟帖回复:
5
马桶放在室外,有粪车来倒。哪有倒在大街上的。你真是敞县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3-29 13:51:21    跟帖回复:
6
WW是在日据时代强制推广厕所才开始讲究卫生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3-29 20:05:18    跟帖回复:
7
先进取代落后,文明淘汰野蛮,常常以人们意想不到的方式进行。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3-29 21:42:54    跟帖回复:
8
转至第4楼第 4 楼 秦耕 2020/3/29 11:35:00 的原帖:五十年代上海、温岭的见闻者是马云龙先生,是他亲自讲述给本人的。 不要说五十年代,九十年代初温岭农村这种露天厕所还是比比皆是。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3-30 08:53:41    跟帖回复:
9
进入本世纪后,在海南农村,很多地方还没有厕所,人们大小解,还是漫山遍野跑着解决。记得报纸曾报道一位退休回家的副省长,因为不习惯到山坡上解手,于是帮助村里修建厕所,引导乡亲们如厕。这个海南的副省长叫陈苏厚,管农业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3-30 09:38:03    跟帖回复:
10
改个题目再试试[得意]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3-30 10:32:59    跟帖回复:
11
文尾照片的拍摄地点,就是文中所说的鸡冠山半山腰上的椒树洼村。能看见的那片房子,就是敝县的县城东半城情景,房子的远端边缘部位,即为文中所说的冯家涧村,而今与县城连在一起,无法区分了。
回帖人:
GFV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3-30 10:38:17    跟帖回复:
12
**

  生动,有点意思。
  几点小问题:
  1、 第一句话“敝县位于秦岭东段南坡,乃鄙人之家乡也。”语意没问题,但既是“敝县”,当然是“鄙人之家乡”,意思重复了。
  2、 “他说上世纪五十年代,上海人早上起床,第一件事,就是出门倒屎倒尿,往那里倒呢?当然是倒在门前大街上!每一个美丽的上海早晨,都从满大街屎尿横流中徐徐拉开序幕……这可能是你没想到的吧,“十里洋场香”彼时竟然可以对应的下联是“满街屎尿臭”。”这一段,错了。
  不只是五十年代,甚至是四十年代,以至更早些,在江南一带的城市中,也不是“满街屎尿臭”的了。那时,城市有清洁所,每天早上,有粪车上街,市人早起第一大事,是提个马桶往粪车里倒粪,然后,用清水洗涮马桶(这水确是往下水道里倒的,但已经少见粪尿而是水了),其后则是把各家各户的马桶排列在墙边洒干(这是当年一大奇观)倒马桶的奇观,大概可以在那清初《三大帝》的电视剧中看到那粪车的,差不多一样的。
  至于粪车中的‘内容’咋办,在当年没化肥时,却是大好之物,粪车往是每天满后往江边去,转灌大粪船上,沿江河一带,早有农户定购,粪船一到,就转装小船,然后,往菜地农田去也。
  3、 乡间初装抽水马桶,困难的不是采购按装,而是下水——冲下的粪尿往何处去。因为,抽水马桶冲下的,比本有的‘坑缸’量要多得多,因此,在下面按放大缸,很难满足要求。因此,下面咋办?帖主秦先生似乎不甚关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3-30 11:50:19    跟帖回复:
13
转至第12楼第 12 楼 GFV 2020/3/30 10:38:17 的原帖:**

  生动,有点意思。
  几点小问题:
  1、 第一句话“敝县位于秦岭东段南坡,乃鄙人之家乡也。”语意没问题,但既是“敝县”,当然是“鄙人之家乡”,意思重复了。
  2、 “他说上世纪五十年代,上海人早上起床,第一件事,就是出门倒屎倒尿,往那里倒呢?当然是倒在门前大街上!每一个美丽的上海早晨,都从满大街屎尿横流中徐徐拉开序幕……这可能是你没想到的吧,“十里洋场香”彼时竟然可以对应的下联是“满街屎尿臭”。”这一段,错了。
  不只是五十年代,甚至是四十年代,以至更早些,在江南一带的城市中,也不是“满街屎尿臭”的了。那时,城市有清洁所,每天早上,有粪车上街,市人早起第一大事,是提个马桶往粪车里倒粪,然后,用清水洗涮马桶(这水确是往下水道里倒的,但已经少见粪尿而是水了),其后则是把各家各户的马桶排列在墙边洒干(这是当年一大奇观)倒马桶的奇观,大概可以在那清初《三大帝》的电视剧中看到那粪车的,差不多一样的。
  至于粪车中的‘内容’咋办,在当年没化肥时,却是大好之物,粪车往是每天满后往江边去,转灌大粪船上,沿江河一带,早有农户定购,粪船一到,就转装小船,然后,往菜地农田去也。
  3、 乡间初装抽水马桶,困难的不是采购按装,而是下水——冲下的粪尿往何处去。因为,抽水马桶冲下的,比本有的‘坑缸’量要多得多,因此,在下面按放大缸,很难满足要求。因此,下面咋办?帖主秦先生似乎不甚关切。
感谢指教!第一句的确不通,因为原文是从“S省D县”直接替换成“敝县”而来的,导致不通。鄙人当时也发现了,约略沉思,没有找到合适的改法,就放过了。实属不该。
至于你说的沪浙见闻,的确是马先生本人讲述,称自己亲见,鄙人在这里无法证实证伪。
你说的农村安装抽水马桶的管道问题,因为文章写到这里,经过前期渲染铺陈,需要以“豹尾”来迅速了结,主题既然已经揭开,任何文字已属多余,所以关于厕所建造细节,已经不能再写了。
既然先生还有疑问,我不妨做些介绍:那只安装在表弟新房北侧的抽水马桶,经过暗藏的管道,通到屋外远处的一处粪池,亦即文中所述的“尿窖子”也。鄙人当然要关心这些的,在1988年五表叔隆重介绍时,鄙人首先就了解了管道如何与外部连接。只是文章写到结尾,任何文字都属多余,例如后来台湾亲人如何回来,回来又如何,都不属于本文的内容了。
再次感谢!
回帖人:
gfv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3-30 13:39:20    跟帖回复:
14
转至第12楼第 12 楼 GFV 2020/3/30 10:38:17 的原帖:**

  生动,有点意思。
  几点小问题:
  1、 第一句话“敝县位于秦岭东段南坡,乃鄙人之家乡也。”语意没问题,但既是“敝县”,当然是“鄙人之家乡”,意思重复了。
  2、 “他说上世纪五十年代,上海人早上起床,第一件事,就是出门倒屎倒尿,往那里倒呢?当然是倒在门前大街上!每一个美丽的上海早晨,都从满大街屎尿横流中徐徐拉开序幕……这可能是你没想到的吧,“十里洋场香”彼时竟然可以对应的下联是“满街屎尿臭”。”这一段,错了。
  不只是五十年代,甚至是四十年代,以至更早些,在江南一带的城市中,也不是“满街屎尿臭”的了。那时,城市有清洁所,每天早上,有粪车上街,市人早起第一大事,是提个马桶往粪车里倒粪,然后,用清水洗涮马桶(这水确是往下水道里倒的,但已经少见粪尿而是水了),其后则是把各家各户的马桶排列在墙边洒干(这是当年一大奇观)倒马桶的奇观,大概可以在那清初《三大帝》的电视剧中看到那粪车的,差不多一样的。
  至于粪车中的‘内容’咋办,在当年没化肥时,却是大好之物,粪车往是每天满后往江边去,转灌大粪船上,沿江河一带,早有农户定购,粪船一到,就转装小船,然后,往菜地农田去也。
  3、 乡间初装抽水马桶,困难的不是采购按装,而是下水——冲下的粪尿往何处去。因为,抽水马桶冲下的,比本有的‘坑缸’量要多得多,因此,在下面按放大缸,很难满足要求。因此,下面咋办?帖主秦先生似乎不甚关切。
转至第13楼第 13 楼 秦耕 2020/3/30 11:50:20 的原帖:感谢指教!第一句的确不通,因为原文是从“S省D县”直接替换成“敝县”而来的,导致不通。鄙人当时也发现了,约略沉思,没有找到合适的改法,就放过了。实属不该。
至于你说的沪浙见闻,的确是马先生本人讲述,称自己亲见,鄙人在这里无法证实证伪。
你说的农村安装抽水马桶的管道问题,因为文章写到这里,经过前期渲染铺陈,需要以“豹尾”来迅速了结,主题既然已经揭开,任何文字已属多余,所以关于厕所建造细节,已经不能再写了。
既然先生还有疑问,我不妨做些介绍:那只安装在表弟新房北侧的抽水马桶,经过暗藏的管道,通到屋外远处的一处粪池,亦即文中所述的“尿窖子”也。鄙人当然要关心这些的,在1988年五表叔隆重介绍时,鄙人首先就了解了管道如何与外部连接。只是文章写到结尾,任何文字都属多余,例如后来台湾亲人如何回来,回来又如何,都不属于本文的内容了。
再次感谢!
**

  谢谢回复。
  关于城市的香臭,偶那时年纪小,只能追溯到上世纪五十年代,再早,那只能说四十年代的上海、苏州是不臭的,其它地方就不敢说了。至今记忆愈深的就是那每天早上墙脚边的一排排马桶,确是汇为壮观。
  不过,那时的城市,城中也还有乡,到上世纪八十年代仍然如此。说几句臭话:记得八十年代初,偶所在的江南某小城里,仍然有一片片菜地,有时晚上经过,也不知是否是条件反射,晚上经过,总得去“出次恭”,这和主帖所说的也有点符合吧。这种情况,要待后来开发得城里无尺寸农地,才算结束。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说说啼笑皆非的“炸弹厕所”轶事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