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joonzi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转帖]史说连载·《宋仁宗:共治时代》
5354 次点击
12 个回复
joonzi 于 2020-05-13 19:42:01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影视评论
    史说·《宋仁宗:共治时代》小皇子出生来源: 北京晚报     2020年05月13日        版次: 28     作者:

    

    ▌吴钩

    北宋大中祥符三年(1010),一个寻常的年份,国家承平日久,没发生什么大事。

    境外,由于宋王朝与老对手辽国已于景德元年(1004)订立了“澶渊之盟”,约为兄弟之国,宋辽边境多年不闻兵革之声;西北边境也算宁静。尽管西夏对宋王朝可能有不臣之心,但宋夏之间暂时还是相安无事;西南的交趾国发生了一场政变:国主病逝,大校李公蕴篡位并上表宋朝,请求册封。真宗虽反感并没有干预。

    宋朝境内,陕西先后出现饥荒和民疫,京师暴雨……宋真宗都妥善处置了。这些局部性的天灾,几乎每一个年份都会发生,不算特别严重,影响范围有限。对宋朝人来说,大中祥符三年大致可以说是天下太平、政通人和。

    皇帝最忧心的事,是子嗣凋零。不过,这一年的四月十四日,四十三岁的宋真宗迎来了一件大喜事:后宫李氏为他顺利诞下一名男婴。这是真宗皇帝的第六子,初名赵受益。

    这些年来,真宗一直在期待他的嫔妃能够为冷清的宫廷增添一名男丁。李氏刚有身孕时,一日陪真宗登临砌台,不小心将发髻上的玉钗坠落于台下。真宗以为是坏兆头,心中惶恐不安,暗自祈祷:若玉钗无损,当生男子。侍从拾回玉钗,真宗一看,玉钗完好无缺,非常高兴。不久,李氏果然诞下男婴。

    在赵受益出生之前,宋真宗有过五个儿子,但长子、三子、四子均早亡,次子赵祐为皇后郭氏所生,从小“孝恪敏悟,帝所钟爱”,本是皇储的当然人选,但咸平六年(1003)夏四月,赵祐染病,司天监的官员说,是“月犯前星”的缘故,真宗十分担忧,“屡设斋醮祈禳”,可惜皇子还是不幸夭亡了,年方九岁。

    赵祐病逝半个月后,真宗第五子出生,但只养了两个月又夭折。之后,后宫再无动静。在君主制时代,皇帝子嗣凋零,不仅是人生的不幸,而且给皇位的继承带来了不确定性,埋藏着政治危机。为免储位空悬、国本不稳,真宗将四弟赵元份之子赵允让“以绿车旄节迎养于禁中”,作为自己的嗣子——尽管没有明说。

    真宗虽然收养了赵允让,但内心仍期盼能有一个亲生儿子。野史载,真宗曾延请方士作法,祈求上苍赐子。方术告诉皇帝:已经施法将皇上祈子的拜章送至昊天上帝之所,时有赤脚大仙微笑,上帝即派遣大仙下凡为嗣。真宗崇信方术,听后即信以为真。不久,皇子赵受益出生。后世的民间艺人便捕风捉影,将赵受益说成是赤脚大仙转世。

    赵受益降生的啼哭声,不但给后宫带来了生气,也让真宗看到了自己血脉与皇位后继有人的希望。而养子赵允让,在皇子赵受益出生后,他便被真宗皇帝“用箫韶部乐送还邸”。(1)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5-15 14:25:26    跟帖回复:
   沙发
    史说·《宋仁宗:共治时代》生母是宫女来源: 北京晚报     2020年05月15日        版次: 26     作者:

    

    

    清初彩绘版《帝鉴图说》之《后苑观麦》。该图讲述宋仁宗在后苑辟出一块田园,不种花卉,只种麦子,以观“稼穑之不易”。

    (法国国家图书馆藏)

    ▌吴钩

    赵祯有三位母亲:生母李氏、养母刘氏和照料他的杨氏。

    赵祯的生母李氏本只是一名侍候帝王、后妃就寝的宫女。

    据宋人笔记,真宗一日过刘妃居处,欲盥手,二十二岁的宫女李氏“捧洗而前”,真宗看着李氏一双青葱似的小手,“肤色玉耀”,心生怜惜,便对她嘘寒问暖。李氏趁机说:“昨夕忽梦一羽衣之士跣足从空下云:‘来为汝子。’”真宗当时无子嗣,听了很是高兴,说道:“当为汝成之。”当晚,便召幸李氏。果有娠。仁宗出生后,李氏晋封为“崇阳县君”。

    县君是宋代御侍宫女的封号。按宋朝后宫制度,能够获得天子宠幸、为天子侍寝的后宫女性,可以分为两个序列,一是御侍宫女,一是嫔妃。御侍宫女得到县君、郡君的封号,便有望进入妃嫔序列。妃嫔有六个等级:一、妃,分贵妃、淑妃、德妃、贤妃,正一品;二、嫔,细分为太仪、贵仪、淑仪、淑容、顺仪、顺容、婉仪、婉容、昭仪、昭容、昭媛、修仪、修容、修媛、充仪、充容、充媛,正二品;三、婕妤,正三品;四、美人,正四品;五、才人,正五品;六、贵人,无视品。李氏诞下皇子赵祯之后,又为真宗生了一个女儿(早夭),才晋封为五品才人,真宗去世前才升为二品婉仪,天圣十年(1032)二月,进位为宸妃,但当日便病逝了,得年四十六岁。

    终其一生,李氏与赵祯都未能母子相认。(3)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5-16 16:38:54    跟帖回复:
3
    史说·《宋仁宗:共治时代》养母刘氏的身世来源: 北京晚报     2020年05月16日        版次: 14     作者:

    

    ▌吴钩

    赵祯在亲政之前,从不知道自己的生母为李氏,因为他刚出生便被刘妃收养,不但名义上是刘氏之子,而且从小就与刘氏一起生活。

    赵祯从晓事起,一直以为他的生身母亲就是刘氏。

    刘氏,在民间时叫作刘娥。《宋史》称刘娥为将门之后,祖籍太原,祖父刘延庆为后晋、后汉的右骁卫大将军,父亲刘通为宋朝虎捷都指挥使、嘉州刺史。刘娥尚在襁褓时,父亲卒于从征太原途中,之后刘家举家搬至四川,定居于益州(今四川成都)。但《宋史》的这段记述,当为刘娥显赫后伪造出来的身世,不足为信。

    真实的情况当是,刘娥出身寒微,父亲早逝,由外祖父家抚养成人。《宋史·后妃传》载,刘娥从小“善播鼗”,即拨摇小鼓唱曲儿,暗示刘娥年轻时曾以卖唱为生。其后,“蜀人龚美者,以锻银为业,携之入京师”,一个叫作龚美的四川银匠带着她来到京师讨生活,估计也是走江湖卖艺。

    刘娥为什么要跟着银匠龚美从益州来到京师?《宋史·后妃传》语焉不详。我们看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的记述,便清楚了:“刘氏始嫁蜀人龚美,美携以入京,既而家贫,欲更嫁之。”原来龚美是刘娥的前夫,他到京城讨生活,当然带着妻子,只是因为贫穷,养不活妻子,便欲让刘娥改嫁。《宋史》为尊者讳,隐去了“刘氏始嫁龚美”一节。

    恰好当时的襄王赵元侃听说蜀中盛产美女,很想认识一名蜀中女子,跟左右说:“蜀妇人多材慧,吾欲求之。”王府属官张旻不知从哪里得知蜀人龚美欲嫁其妻,便将龚妻介绍给了襄王。于是,刘娥“得召入,遂有宠”,成了赵元侃宠爱的侍妾。

    不过,襄王的乳母秦国夫人生性严整,看不惯赵元侃沉溺于美色,将他进纳江湖女子一事告诉了襄王的父亲,即宋太宗。宋太宗觉得儿子的做法很不像话,令将刘娥逐走。襄王不得已,只好将刘娥送入张旻家里。张旻避嫌,不敢接纳,襄王又“以银五百两与旻,使别筑馆居之”,替他金屋藏娇。

    至道元年(995),赵元侃被太宗立为皇太子,赐名赵恒。两年后,至道三年(997),太宗驾崩,赵恒继位,是为宋真宗。真宗这才将刘娥迎入宫,封为美人,大中祥符年间,又晋封修仪、德妃。显贵之后,刘娥并没有与前夫龚美相忘于江湖,而是结为兄妹,龚美因而改姓刘,成为皇亲国戚。

    刘妃收养了赵祯,有了皇子。而因儿子赵祐不幸夭亡的真宗皇后郭氏则一直郁郁寡欢,以致抑郁成疾,景德四年(1007)便因病去世了,年方三十二岁,谥“庄穆”。(4)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5-19 14:39:38    跟帖回复:
4
  

史说·《宋仁宗:共治时代》源头在《抱妆盒》来源: 北京晚报     2020年05月19日        版次: 24     作者:








    ▌吴钩
    显然,“狸猫换太子”这个故事完全是民间艺人编造出来的,与宋朝史实毫无关系,只不过借用了刘妃、李妃与宋仁宗的身份,敷演出来而已。真实的历史不会有那么强的戏剧性,宋王朝的内廷也没有那么血淋淋的宫斗,什么“金丸之约”、“狸猫换太子”、“寇珠救主”、“陈琳送妆盒”、“包公审郭槐”、“仁宗认母”等戏文津津乐道的情节,都来自民间文人的想象。
    据史料,李氏怀有身孕之时,并不是妃嫔,而是一名小宫女,根本不可能与得宠的刘妃争夺皇后之位;刘妃抱养侍女所生皇子,其实是合乎当时宗法的,并不需要动用诡计。刘氏也从未迫害过李氏,“打入冷宫”、“白绫赐死”云云,不过是小说家的编纂;赵祯在生母在世之时,也不知道自己身世,因而并无认母之举;当他得悉生身母亲为李氏时,已是明道二年(1033年),当时包拯还在家乡侍奉双亲,不可能参与调查这起宫廷谜案,包拯也从未当过首相;至于八千岁、狄娘娘、宦官郭槐与陈琳、宫女寇珠,则是虚构出来的文学人物,史无其人。
    那么整个“狸猫换太子”的传奇故事是如何产生的呢?故事的源头,可以追溯到元朝无名氏编撰的杂剧《金水桥陈琳抱妆盒》(下面简称《抱妆盒》),剧本梗概如下:
    宋真宗时,李美人生下太子,刘皇后心生嫉恨,密遣宫女寇承御将太子刺死,丢于金水桥下。寇承御因见红光紫气罩在太子身上,不敢下手。适撞见内侍陈琳往后花园去,两个商量,要同救太子。陈琳便将太子藏在黄封妆盒之中,带出宫来,交给楚王赵德芳抚养。十年后,楚王领太子入宫见宋真宗,刘皇后见那孩子声音举止与李美人好生相似,问他年纪,又是十岁,于是怀着一肚子疑心,回宫拷问寇承御,寇触阶自尽。真宗病重,以楚王第十二子(即陈琳救出的太子)入承皇嗣,是为宋仁宗。仁宗自幼便听叔父说,他是妆盒儿盛着,送到楚王府收养的。继位后,遂细问陈琳,这才得知自己生母为李美人。不过,他不忍追究刘太后,只是奉李美人为纯圣皇太后,每日问安视膳。
    可以看出来,“狸猫换太子”的故事框架与人物设定,在元杂剧《抱妆盒》中已经成型,只不过“剥皮狸猫”的具体情节还未出现,也没有包拯什么事。剧本的核心情节是寇承御与陈琳拯救小太子,灵魂人物也是寇承御。
    《抱妆盒》虽以宋朝为历史背景,却不是取材于宋史,而是仿写自另一部元朝杂剧、纪君祥创作的《赵氏孤儿》。不管是拯救婴儿的基本情节,还是将婴儿藏于妆盒的细节,《抱妆盒》与《赵氏孤儿》都是高度相似的。(7)  






银龙之墓,千里同镜  http://bjrb.bjd.com.cn/html/2020-05/19/content_12462240.htm

    银龙之墓,千里同镜  http://bjrb.bjd.com.cn/html/2020-05/19/content_12462253.htm

    北京日报  http://bjrb.bjd.com.cn/html/2020-05/19/node_104.htm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5-20 14:15:44    跟帖回复:
5
    史说·《宋仁宗:共治时代》传奇远离历史来源: 北京晚报     2020年05月20日        版次: 28     作者:

    

    ▌吴钩

    有意思的是,《赵氏孤儿》的主题是“存赵”,《抱妆盒》的主题是“救宋”,合起来即是“存赵救宋”。元朝无名氏编撰出一部《抱妆盒》,也许是在隐讳地表达宋朝遗民的“存赵救宋”梦想。

    经由元杂剧《抱妆盒》的演绎,宋仁宗与刘太后的故事开始在民间流传,慢慢成为戏曲艺人最喜爱的题材之一。元末明初,散曲家汪元亨创作《仁宗认母》剧本,大概就是据《抱妆盒》敷演而成;明成化年间,又有传奇剧本《金丸记》传世,基本情节跟《抱妆盒》差不多,显然也是从《抱妆盒》改编而来。成化年间,还有弹词《新刊全相说唱足本仁宗认母传》流传。在这一版本中,包公的角色开始出现了。

    故事中讲述包公到陈州粜米,一名贫婆前来告状,状告当今皇上不认生母。包公审得贫婆竟然是宋仁宗生母李妃——当年,李妃生下仁宗,却被刘妃调包,又受其陷害而流落陈州。最后,包公查明真相,使李妃与仁宗母子相认。“狸猫换太子”传奇后半部分的故事框架,至此已由明朝弹词奠定,之后,包拯便成了“狸猫换太子”故事的主角,寇珠与陈琳沦为配角,宋仁宗本人更是变成“打酱油”的角色。明代公案小说《龙图公案》、《百家公案》均采用了这样的人物设定。

    入清之后,“狸猫换太子”的故事改编进入全盛时期。清传奇《正昭阳》由明传奇《金丸记》与包公案小说扩展而成,故事情节更加复杂,加入了宋真宗出征滇南、刘妃勾结太监郭槐骗走太子、摔死公主并反诬李妃、包公回朝审案、刘后服毒自尽的情节。

    至于“狸猫换太子”这一具体的情节设计,最早出现在清代小说《万花楼演义》(大约成书于嘉庆年间)。活跃于嘉庆至道光年间的说书艺人石玉昆以明代公案小说《龙图公案》为蓝本说书,沿用了“狸猫换太子”的情节设定,改编成说唱本《龙图耳录》。

    其后,以《龙图耳录》为底本敷演而成的长篇公案小说《三侠五义》问世,于光绪五年(1879年)刊刻出版。光绪十五年(1889年),学者俞樾认为《三侠五义》第一回“叙述狸猫换太子事,殊涉不经”而改写了《三侠五义》第一回,却未能阻止“狸猫换太子”故事的流传。

    “狸猫换太子”故事不但随着《三侠五义》等小说在市民读者中流传,而且被民间艺人改编成多种曲艺底本、剧本,以各种曲艺形式流布于天下,甚至成为很多剧种中长盛不衰的剧目。

    而在流传的过程中,“狸猫换太子”的故事也离宋朝的史实、元人隐讳的“存赵救宋”主题越来越远。所以要对“狸猫换太子”故事的源流作一点考证,是想指出一点:经由民间文艺作品的演绎,历史会变得面目全非。(8)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5-21 18:15:58    跟帖回复:
6
  

史说·《宋仁宗:共治时代》寇准丁谓争权来源: 北京晚报     2020年05月21日        版次: 24     作者:








    ▌吴钩
    尽管“狸猫换太子”的故事情节全然为文人虚构,刘妃与李妃争位的宫斗完全不合宋朝史实,不过,宋真宗晚年的宫廷与朝堂确实不太平静。
    权力争斗的暗流涌动,只是权争爆发的时间点并非风平浪静的大中祥符三年,而是在刘娥被册封为皇后、小赵祯被立为太子之后。更准确地说,是在天禧四年(1020年);政争的重点也不是后宫的妃嫔争位,而是政府中的寇准一派与丁谓一派争权。
    卷入这场政争的,有皇帝、皇后、内侍,甚至连年幼的皇太子赵祯也被牵扯进来。
    宋王朝将政府分为两个系统:以中书门下(元丰改制为三省)辖民政,首长为宰相(含首相与次相),副职为参知政事;以枢密院辖军政,首长为枢密使或知枢密院,副职为枢密副使或同知枢密院事,他们的地位相当于副宰相。中书门下、枢密院并称“两府”。
    天禧四年的宰执团队分裂为两个派系,一方以次相寇准为首,支持者有参知政事李迪、枢密副使周起、签书枢密院事曹玮、翰林学士杨亿等人,首相向敏中也是寇准的同盟,但他在这一年三月去世了。另一方以枢密使丁谓为首,支持者有另一名枢密使曹利用、枢密副使任中正、翰林学士钱惟演等人。
    寇准与丁谓、曹利用都有私怨。咸平年初,寇准首次拜相,丁谓为参知政事,对寇准很是恭敬,但寇准却看不惯丁谓的逢迎。一日,执政团队会餐,寇准的胡子不小心沾了汤羹,丁谓站起来,帮首长擦去汤羹,寇准居然不领情,反而讥笑他:“参政,国之大臣,乃为官长拂须耶?”搞得丁谓万分尴尬。
    大中祥符中,寇准担任枢密使,曹利用为枢密副使,二人议事,意见多不合,寇准素来瞧不起曹利用,时常取笑他不学无术:“君一夫尔,岂解此国家大体耶?”因此,丁、曹二人都对寇准怀恨在心,欲联手倒寇。
    寇准也在寻找机会驱逐丁谓、曹利用。宋真宗兼用一贯不和的寇准与丁谓为宰辅大臣,也许是出于玩权力平衡的用心“且要异论相搅,即各不敢为非”。廷臣异论相搅,君主以超然的身份作出调和、取舍,防止权臣独大、权力滥用,这是一种相当高明的治术。
    如果宋真宗能够正常视朝理政,应该可以驾驭异论相搅的政局,然而,天禧年间,真宗经常性“不豫”,身体多病,时而清醒,时而神志不清、胡言乱语,严重时甚至昏迷不醒,连话都说不出来,显然已无法如常听政,朝政便出现了危机。
    在这个背景下,刘皇后登场了。
    刘娥虽出身江湖,却在政治上有着过人的天分。(9)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5-23 16:03:57    跟帖回复:
7
    史说·《宋仁宗:共治时代》未遂的政变来源: 北京晚报     2020年05月23日        版次: 14     作者:

    

    ▌吴钩

    寇准虽然已被罢相,但真宗对他仍然礼待有加,封他为太子太傅、莱国公。

    丁谓、钱惟演的目标是将寇准逐出朝廷,所以加紧游说真宗贬谪寇准:“准自罢相,转更交结中外,再求用。晓天文卜筮者皆遍召,以至管军臣僚、陛下亲信内侍,无不着意。恐小人朋党诳惑圣听,不如早令出外。”不过真宗不为所动,待寇准如故。

    没想到这年七月,内廷发生了一起未遂的政变:原来,内侍(太监)周怀政见寇准失败,“忧惧不自安,阴谋杀谓等,复相准,奉帝为太上皇,传位太子而废皇后”。为此,他与其弟周怀信“潜召省使杨崇勋、内殿承制杨怀吉、门祗候杨怀玉议其事”,密谋发动宫廷政变。谁知杨崇勋、杨怀吉转头就向丁谓告密,丁谓连夜找曹利用商议对策。次日天明,曹利用赶紧入大内报告刘皇后,周怀政遂被擒,押往城西普安佛寺斩首。

    周怀政曾兼管勾左右春坊事,照料皇太子生活起居,与小赵祯关系亲密,赵祯亲切地叫他“周家哥哥”。童年时的赵祯喜欢画画,“闲时画马为戏”,也写得一手好字。一次,老师张士逊向他求画,赵祯说:“师傅岂可与马耶?”遂郑重其事大书“寅亮天地,弼予一人”八字相赠。周怀政闻知,也向太子求字,小赵祯却给他题了一句话:“周家哥哥斩斩。”这本是孩童无心的戏言,却不想一语成谶。

    因为被指控“与周怀政交通”,宋真宗也庇护不了寇准了,只能将寇准外放,“降授太常卿、知相州”。相州(今河南安阳)是内郡,离京师不远,丁谓担心寇准有机会还朝,又要求将他迁至边远小地方。最终贬为道州(今湖南道县)司马,属于闲职。

    将寇准远谪,应该不是真宗的本意,而是刘皇后—丁谓一党施加压力,甚至矫诏的结果。丁谓对寇准怀恨在心,自不必说;刘皇后与寇准也有仇隙,因为寇准不但曾经反对立刘娥为皇后,而且,当寇准得悉刘皇后的族人“横于蜀,夺民盐井”时,要求宋真宗严惩刘氏族人,又得罪了皇后。因此,贬谪寇准的诏书虽然是以皇帝的名义颁发的,但其实很可能出自丁谓与刘皇后的授意。寇准离朝一年多之后,宋真宗突然想起了这位他曾深为器重的前宰相,问左右:“吾目中久不见寇准,何也?”左右“莫敢对”。

    逐走了寇准,丁谓一党还不放心,又清算了朝中亲寇准的势力,朝士凡与寇准亲善者,皆被“指为准党”,“俱罢黜”,只有杨亿得以保全。当初寇准事败罢相,丁谓曾召杨亿至中书,杨亿恐惧,“面无人色”。不过,丁谓平素颇赏识杨亿文才,无意加害,只是请杨亿替他撰写拜相的制词:“谓当改官,烦公为一好词耳。”杨亿这才稍安心。(11)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5-24 15:31:54    跟帖回复:
8
    真实的宋仁宗得罪皇后的结果来源: 北京晚报     2020年05月24日        版次: 14     作者:

    

    ▌吴钩

    由于周怀政图谋政变的目的是奉真宗为太上皇、传位于皇太子,小赵祯也受到牵连。有人趁机离间皇帝与太子的关系,真宗受其蛊惑,欲并责太子,幸亏李迪从容说了一句:“陛下有几子,乃为此计。”真宗这才醒悟过来,“由是东宫得不动摇”。

    李迪暂时也没事。真宗在寇准罢相后,欲拜李迪为次相,接替寇准。但李迪“固辞”,真宗请他万勿推辞。这时,懂事的皇太子赵祯站出来拜谢真宗:“蒙恩用宾客为相,敢以谢。”真宗看着李迪说:“尚复何辞耶?”李迪这才接下次相一职。

    宋真宗坚持用李迪,也许还是出于“异论相搅”的考虑,希望李迪可以牵制首相丁谓。然而,由于寇准及其追随者皆“坐与周怀政交通”而遭斥逐,权力中枢的天平已明显倾向丁谓。李迪是受到孤立的,独木难支,不可能制衡丁谓。

    失去制约的丁谓开始擅权,完全不将李迪放在眼里,任命官员都不让李迪知道,李迪愤懑,慨然跟同僚说:“迪起布衣,十余年位宰相,有以报国,死且不恨,安能附权臣为自安计乎!”

    有一次,丁谓意欲提拔工部尚书林特为枢密院副使,李迪坚决反对,一言不合,李迪“引手板欲击谓”,想对丁谓动武,随后两人又在真宗面前争吵起来。宋真宗一怒之下,干脆下诏将丁、李同时罢相。

    丁谓是厚颜无耻之人,得知罢相的消息,马上入对,直接要求真宗恢复他的相位:“非臣敢争,乃迪忿詈臣尔。臣不当与之俱罢,愿复留。”并公然假传圣旨:“有旨复平章事。”大摇大摆赴中书,“依旧视事”。

    当时,真宗已命翰林学士刘筠起草制书,拜枢密使冯拯为首相,只是制书尚未发出,丁谓即复相,便召刘筠起草复相制书。刘筠很有骨气,坚决不奉诏,丁谓只好换另一位翰林学士晏殊草制。刘筠从学士院出来时,正好碰见晏殊进来,晏殊“侧面而过,不敢揖,盖内有所愧也”。

    丁谓、李迪同时罢相,结果却是丁谓复相,李迪卷铺盖走人,于天禧四年十一月离开朝廷,出知郓州(今山东郓城);次相之位则由冯拯顶替。

    李迪被逐,恐怕也是刘皇后的意思。因为刘娥与李迪有旧恨新仇,早年真宗议立刘氏为皇后,李迪再三上疏反对;真宗不豫之后,间或语言错乱,一日盛怒告诉辅臣:“昨夜皇后以下皆之刘氏,独留朕于宫中。”这本是皇帝神志不清时的胡话,众人“皆不敢应”,唯独李迪说:“果如是,何不以法治之?”提议治刘皇后之罪。过了良久,真宗清醒过来,又说:“无是事也。”但躲于屏后的刘皇后已听到李迪的言论,从此对李迪极为厌恶。(12)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5-25 14:44:05    跟帖回复:
9
    史说·《宋仁宗:共治时代》皇太子的童年来源: 北京晚报     2020年05月25日        版次: 21     作者:

    

    ▌吴钩

    这年十二月,真宗抱病在承明殿(后殿)召见丁谓等辅臣,发下手诏:“今皇太子虽至性天赋,而年未及壮,须委文武大臣尽忠翊赞。自今要切时政,可召入内都知会议闻奏,内廷有皇后辅化宣行,庶无忧也。”以手诏的形式确认了皇后预政的合法性。

    由于丁谓的权位已经巩固,刘皇后的权威也无人挑战,因此,从天禧四年底到天禧五年(1021),朝堂也恢复了平静,暂时没有发生激烈的政争。

    爹爹多病,大娘娘喜欢问政,寇相公来了又走,李老师与丁谓大打出手,“周家哥哥”不知何故被砍了头,这便是少年赵祯看到的政治世界。以他幼小的年龄,显然尚理解不了成人政治的复杂性。即使他被卷入了政争,也是完全被动,懵懵懂懂。

    所幸,宫廷与朝堂尽管波谲云诡,但多数大臣都愿意尽心护他周全,哪怕是野心勃勃的刘皇后,也视他如己出,因为他是真宗皇帝的唯一合法继承人,国本所系,不可动摇。只要不出意外,皇位迟早会传给他。

    现在,皇太子赵祯需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是学习如何治理一个超大规模的国家。

    首先他要接受经史的熏陶,古人相信,经史中蕴藏着治国的智慧。

    早在大中祥符九年(1016)二月,赵祯七岁,饱学正直、淡泊名利的张士逊与崔遵度,担任赵祯的启蒙老师,教授《孝经》、《诗经》。天禧二年(1018)八月赵祯被立为皇太子后,又增加冯元、鲁宗道、晏殊、李迪等人担任他的老师。

    天禧三年(1019)九月,宋真宗“赐皇太子《元良述》、《六艺箴》、《承华要略》十卷、《授时要略》十二卷,又以国史、两朝实录、太宗文集并御集、御览群书赐皇太子”,这些读物包括真宗皇帝对儒家经典的阐述、本朝国史、时政实录等。

    皇太子读书也很勤勉。天禧五年(1021),赵祯十二岁,开始读《春秋》,辅臣告诉真宗:“臣等时入资善堂,陪侍讲席。太子天姿英迈,好学不倦,亲写大小字示臣等,天然有笔法。”真宗喜道:“赖卿等辅导也。”

    其次,皇太子还要接受处理政务的训练。

    在真宗经常不豫的情况下,天禧四年(1020)十月,真宗将每日视朝改为单日视事,双日不坐朝。但即便如此,真宗也是力不从心,所以到了十一月,真宗主动对宰辅大臣说:“朕迩来寝膳颇渐康复,然军国之事,未免劳心。今太子年德渐成,皇后素贤明,临事平允,深可付托。欲令太子莅政以外,皇后居中详处。卿等可议之。”主动提出由太子与皇后共同代行君权,太子在前台听政,皇后在幕后裁断。(13)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5-26 15:11:35    跟帖回复:
10
    史说·《宋仁宗:共治时代》仁孝出自天性来源: 北京晚报     2020年05月26日        版次: 28     作者:

    

    ▌吴钩

    以丁谓为首的宰辅大臣商议后,同意让太子参与议决常程事务,于是皇帝下诏:“自今中书、枢密院、诸司该取旨公事仍旧进呈外,其常程事务,委皇太子与宰臣、枢密使已下就资善堂会议,施行讫奏。”

    根据这份诏书,皇太子赵祯可以在资善堂处理日常事务,军国大事则进呈取旨。由于真宗抱病在床,裁决进呈取旨大事的人,其实就是刘皇后。

    皇太子参议政务的方式,叫“资善堂会议”。实际上,皇太子既无监国的名分,参议的政务也是“素有定制”的常程事务,涉及“迁改升降”的重大人事任免,需要进呈取旨,由皇帝(实则是皇后)裁决。当时,大家都知道,“太子虽听事资善堂,然事皆决于后”。

    值得欣慰的是,尽管小赵祯还没有能力与机会议决军国大事,但他已表现出成为一名明君的潜质:

    他“天性仁孝宽裕”,自父亲不豫以来,“出则监莅军国,入则省视医药”,真宗由衷觉得,“太子纯孝之德,亦由天赋,非常情所及焉”,寇准也称赞“皇太子天赋仁德”,都认为小赵祯的仁孝出自天性。

    他虽然年幼,却少年老成,“喜愠不形于色”。在资善堂听政时,“必秉笏南面而立”,静静听大臣议论,从不多言,只对辅臣说:“但尽公道则善矣。”表现得十分老成持重。

    他的老师、时任参知政事兼太子宾客的李迪有一次参加东宫宴会,看到宴席上“皇太子举动由礼,言不轻发,视伶官杂戏,未尝妄笑,左右瞻仰,无不恭肃”,很是欣喜,报告了真宗,真宗也说:“常日居内庭,亦未尝妄言也。”在宋朝君臣心目中,为人君者,就应该是这个样子,敦厚、庄重。

    他从小就懂得谦抑、克制,虽贵为皇太子,“每见宾客,必先拜,迎送常降阶及门”;辅臣至资善堂参见皇太子,行礼时,他也从不敢“坐受”,坚持“跪受”,对老师非常恭敬,太子左庶子张士逊曾提议让太子“坐受参见”,但真宗没有同意。

    太常礼院进《大礼称庆合班图》,将皇太子的序位排在宰相之上,小赵祯也是一再恳让,当时的宰辅大臣寇准等人说:“储副之重,不可谦抑,望遵仪制。”皇太子谦让再三,才答应立于宰相上首。

    他参加正阳门礼仪演习,站立在御座西侧,左右侍从见天气暄煦、暖阳当空,便为他捧伞障日,但他说不必。左右复用扇子遮日,他“又以手却之”,当时“文武在列,无不瞻睹”。

    士大夫们相信,“持谦秉礼”的皇太子未来一定是一位贤明仁圣的君主。(14)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5-27 17:46:56    跟帖回复:
11
    史说·《宋仁宗:共治时代》真宗驾崩来源: 北京晚报     2020年05月27日        版次: 28     作者:

    

    ▌吴钩

    天禧五年(1021年)年初,宋真宗的身体开始出现康复的迹象,真宗也多次参加了朝廷的礼仪活动。二月初一,按照计划,真宗登上宣德门楼,庆贺改元,按南郊例赏赐百官,大赦天下,蠲免百姓拖欠的租税。

    谁知,宋真宗的健康情况却在二月份突然恶化,二月十五日,卧病不起,快要走到人生的尽头。

    弥留之际,真宗最牵挂的人,就是皇太子赵祯,他才虚龄十三岁,幼小的肩膀能否挑得起偌大一个国家?真宗无法放心。他在寝殿病床上召见宰辅大臣,宰相宽慰他:“皇太子聪明睿智,天命已定,臣等竭力奉之,况皇后裁制于内,万务平允,四方向化。敢有异议,乃是谋危宗社,臣等罪当万死。”真宗这才感到宽心。

    尽管皇太子赵祯是皇帝的独子,当然的嗣君,真宗生前也作出了太子莅政于外、皇后裁制于内的安排,但毕竟嗣君年幼,主少国疑,谁敢保证不会发生政治危机?按宋人笔记《夔州直笔》的记述,宋真宗似乎想过让他的弟弟“八大王”赵元俨继承皇位。他的父亲宋太宗,即是按“兄终弟及”的原则从兄长太祖那里继承到帝位的。

    赵元俨,宋太宗第八子,素有“贤王”“八大王”之称,“狸猫换太子”等民间文艺作品中的“八贤王”,原型便是赵元俨。相传真宗大渐之时,大臣叩榻问候,真宗“以指点胸,又展五指,再出三指,以示丁谓等”,好像示意由八大王继位。刘皇后看在眼里,急在心里,等大臣退出,让内侍追上去告诉丁谓等人:“适来官家展五指,又出三指,只说三五日来疾势稍退,别无他意。”

    而按另一份宋人笔记《邵氏闻见录》所载,赵元俨也有觊觎帝位之心,真宗“大渐之夕”,他“以问疾留禁中,累日不肯出”,似乎别有用心,“执政患之,无以为计”。幸亏宰相李迪急中生智,趁着翰林司给赵元俨送“熟水”(一种流行于宋代的饮料)之机,用墨笔在熟水里一搅,“水尽黑”,然后叫内侍送过去,赵元俨一见送来一碗黑水,以为有毒,大惊,立即上马离开。

    但宋人笔记的这一记载荒诞不经,不足为信。李焘在《续资治通鉴长编》里考证,乾兴元年,李迪已经贬出朝廷,怎么可能宿于内殿?而且,真宗驾崩之时,赵元俨也“以疾在告”,即称病不出,得到中使告谕后,才“扶疾至内庭,号泣见太后”,可见他也未曾“留禁中,累日不肯出”。

    不过,虽然笔记的记载不可靠,但流言蜚语的产生与流传,至少可以说明,乾兴年间由于皇帝大渐,太子年幼,人心已暗生波澜。

    二月十九日,宋真宗崩于延庆殿,享年五十五岁。(15)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5-28 18:10:05    跟帖回复:
12
    史说·《宋仁宗:共治时代》丁谓弄权来源: 北京晚报     2020年05月28日        版次: 28     作者:

    

    ▌吴钩

    廷以真宗遗诏的形式布告天下:皇太子赵祯“于柩前即皇帝位”(以后我们对赵祯的称呼,也将按古人著史的习惯,称为“宋仁宗”);“尊皇后为皇太后,淑妃为皇太妃,军国事权兼取皇太后处分”(我们对刘娥的称呼,也不再是刘皇后,而改为刘太后)。

    乾兴元年皇位交替之时,朝堂人心浮动,中外汹汹,参知政事王曾表现出过人的定力,“正色独立”,隐然发挥了中流砥柱的作用,因此,“朝廷赖以为重”。

    虽然先帝的遗诏明白无误地赋予了刘太后权处分军国事的权力,但太后平日深居宫中,应该以何种形式处分政务,需要有一套可行的机制与程序。在这个问题上,宰辅团队出现了意见分歧。

    按王曾方案,刘太后与皇帝每五日在承明殿垂帘听政,议决军国事。首相丁谓则提了另一个方案,政务分为“大事”与“非大事”两大类,非大事由宰相作出初步的处理意见,然后由内侍雷允恭送入禁中,由太后与皇帝“画可”颁下;大事则太后与皇帝召集辅臣议决。太后决事不临朝,皇帝每月初一与十五日坐殿听政。

    王曾不同意这一方案,说:“两宫异处而柄归宦者,祸端兆矣。”两人争执不下,直至数天后的二月廿四日,刘太后从禁中发出一份手书,确立了权处分军国事的方式。

    根据太后手书,太后对政务的处分可以分为一般程序与特别程序:一般情况下,军国政事由宰辅大臣作出处理意见,然后按常式送入宫禁,由太后与皇帝看览,印画行下,若太后有异议,可宣召宰相详议;特殊情况下,即宰相有机要事必须复奏时,则非时请对,面见太后与皇帝。可以看出来,太后手书采用的其实就是丁谓的方案。

    为什么刘太后最终采纳了丁谓的方案呢?这与内侍雷允恭的游说有关。雷允恭是丁谓的亲信,按丁谓的吩咐,说服太后采纳丁谓的建议。

    丁谓之所以执意要推行自己的方案,当然是为了占有处分军国政事的主导权。按他的方案,太后并不临朝听政,与宰相的信息沟通一般只通过文书往来,事关机要,宰相才会请对面奏。但“何为常程,何为机要?如何处理?报与不报?这些基本可以由宰相,严格说是丁谓一人控制”。

    何况,丁谓在内廷还有一个得力帮手雷允恭,通过雷允恭这个连接内廷与朝堂的管道,丁谓不但能够预先获得内廷的情报,而且可以巧妙地向太后施加影响。每有文书进呈,丁谓总先与雷允恭通气,才入内请旨,然后自称“得旨禁中”,同僚都“莫辨虚实”。

    因此,乾兴元年上半年,丁谓的权力达至巅峰状态:“与雷允恭协比专恣,内挟太后,同列无如之何。”(16)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转帖]史说连载·《宋仁宗:共治时代》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