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风之子2017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从噩梦与至暗时刻中拯救我们的孩子!
8280 次点击
5 个回复
风之子2017 于 2020-05-21 01:24:23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原创评论
   作者:风子

   道德准则并不是我们的理性得出的结论

                     ——大卫·休谟

    习惯乃人的第二本性

                     ——西塞罗

    我们的道德既非出自本能,也不是来自理性的创造,而是一种特殊的传统,一种极具重要性的传统,它处在本能和理性之间。我们的道德传统,就像我们文化中许多其他方面一样,并不是我们理性的产物,而是与我们的理性同时发展的

                     ——哈耶克

                  01
    
    毫不夸张地说,历代中国父母都以爱的名义为一代又一代孩子们制造着无尽的至暗时刻;几乎每个中国人都是中国式父母之爱与教育以及中国式婚姻的受害者。长久以来,以中国悠久的传统与习俗为底蕴,中国父母们于潜移默化中不知不觉地扭曲和摧残着孩子们的心灵与精神。而一代又一代孩子长大成人后,也会以同样的传统与习俗扭曲和摧残他们的下一代的心灵。中国人心智与内在精神的扭曲就这样在我们的传统与习俗中代代相传,以至于深处其中的我们已经完全意识不到了。您一定会觉得笔者的话充满偏见,毫无原则地夸大、扭曲事实,为了吸引眼球而使用极端性的词汇和描述。但不幸的是,笔者所陈述的,确是数千年来中国的社会现实。否则,鲁迅先生就不会借狂人之口说出“吃人”这两个字了!

    如果我们能够深刻理解休谟、西塞罗和哈耶克对道德本质的深刻观察,我们就会对道德有一个全新的认识——人类道德在本质上不过是一种传统和习俗,或如西塞罗所说,道德只是一种沿袭而来类似人的本能的习惯。的确,道德作为自幼年开始通过长期熏陶而习得的传统和习俗已经具有了与我们的本能相同的特征——人们会不假思索按照这种传统和习俗对事情做出反应,完全不会进行理性的思考。正如哈耶克指出的:“在幼儿期就学会的行为方式,已经变成了我们人格的一部分。”

    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中国社会积淀形成了大量的传统与习俗。正是这些传统与习俗,构成了今天中国社会中普遍存在的道德规范;也决定了中国人在家庭生活、婚姻生活、父母子女关系、子女教育等方面的道德规范。迄今,这些道德规范依然被认为是应该传承和弘扬的传统美德。同样,西方文明在其发展演化过程中,也形成了以他们的传统和习俗为基础的道德规范。一个事实是显然的,西方人的道德规范与中国人的道德规范有着巨大的差异,甚至从根本上来说是相悖的。

    陈丹青先生在一次演讲中说:“这些年来,我们都缺乏教养,所谓教养,全看细节。”我们说,一个人教养的背后,是他的道德观念;或者说,教养是一个人内在道德观念的外在表现。如果陈先生的观察是准确的,我们就不得不面对一个问题:以中国深厚的传统道德为基础,何以造成了“这些年来的缺乏教养?”笔者与陈先生有着相同的观察与思考,因此,在本篇中笔者要做的,就是抽丝剥茧、从社会和家庭生活的细节中将中国的传统道德与西方文明的道德规范做一个深入的对比和剖析,看看这些传统道德的本质究竟是怎样的?笔者确信,以哈耶克对道德的深刻观察为起点,通过这样的分析比照,我们将会对中国的传统道德产生颠覆的思考与认识。

    自然法决定了家庭是构成社会的基本单元,家庭生活的文明程度与道德水准决定着整个社会的文明程度与道德水准,而不是相反。家庭的文明程度与道德水准则取决于主导家庭生活的父母所秉承的基本道德观念。那么,家庭中的基本道德观念从何而来呢?在家庭生活中,符合文明要求的道德观念又是如何产生的呢?

    在一个家庭中,子女与父母有着天然的血缘关系。由此就产生了父子、父女、母子、母女关系,这是人类社会建立在自然法基础之上的基本伦理,与道德无关;无论什么样的道德观念,都无法改变这种血缘关系。但一个事实也是显然的,即一个婴儿从离开母体那一刻开始,无论多么幼小无助,他都是一个单独存在的生命个体——这也是由自然法决定的无法改变的客观存在。由此就产生了人类社会一个最基本且至关重要的道德问题:父母与子女的血亲关系与将子女视为独立的人,哪种关系是为人父母者应该放在第一位的?

    笔者就这一问题做过广泛的调查,中国人与西方人的回答是截然相反的。事实上,大量生活现象和常识告诉我们,西方人在诸多道德观念与教育理念上与中国人毫无共同之处,在家庭伦理和道德观念上同样几无共同之处。在西方社会中,即便是高中刚毕业的学生,也会毫不迟疑地回答:独立的人是第一位的;而大部分为人父母的中国人会回答:当然首先是我的儿子或女儿啊!在笔者的调查中,确有少数父母会认为独立的人是第一位的。但随后的交谈告诉我,即便是如此回答的父母们,也仅仅是一种说辞,他们并没有理解独立的人这一观念背后究竟意味着什么。因而在实际生活中,这些父母与孩子相处的方式依然是基于中国传统习俗而不具现代文明意义,即他们依然会习惯性地视血亲关系为第一位的。换句话说,中国父母迄今依然秉承着基于血缘关系的原始道德观,这是一种违背文明演化发展的不道德的道德观念。这一原始道德观念所导致的,是系统性的不道德家庭生活方式与不文明的家庭行为方式。孩子们的噩梦正是从这一道德观念开始的。

                  02  

    在这一原始道德观的支配下,中国父母理所当然地将子女视为私有财产,因而就可以训斥、责骂,甚至可以使用暴力进行教育规劝,还可以义正词严地干涉子女的生活、婚姻、工作……。而后一言以贯之:你爸(你妈)这都是为了你好!的确,天下没有父母是不为孩子好的,然而,满脑子中国传统道德观念的中国父母完全意识不到的是,主观上为孩子好与客观上孩子真实的美好生活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这正是中国文化背景下的传统与道德的可悲之处,它扭曲了文明价值与道德标准,让不道德的行为方式主宰着家庭生活。父母的严厉指责、训斥、责骂、乃至暴力行为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造成的,是孩子心理与精神上无尽的至暗时刻!

    与中国社会形成鲜明对照,“孩子首先是一个独立的人”这一价值观已经成为西方社会最基本最普遍的道德观念,因而造就了西方人普遍的独立人格。在加拿大,我曾经询问过一位在服装店打工挣学费的大二学生:如果你的父母为你承担了大学学费,你会怎么想?他不假思索地回答道:“那我会非常感激他们,因为这并不是他们应该承担的责任。”这就是独立人格!试问,有多少中国孩子具有这样的独立人格和道德观念呢?显然,我们会由衷地赞叹:这孩子真懂事,真有教养!但笔者要强调的是,这不过是西方社会中孩子们普遍具备的道德观念——nothing special。支撑这种教养和道德观念的,正是以独立的人这一基本价值观为基础产生的家庭道德观念,在西方社会中,这已经是一种长久以来的传统和习俗。父母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像本能一样传递着这样的传统和习俗。休谟、西塞罗、哈耶克都深刻地观察到了人类社会的这一现象。至于符合文明标准的传统与习俗是如何形成的则是一个更深层次的问题。限于篇幅,无法在本篇中展开阐述。三位先哲的深刻观察告诉我们,人的道德与教养并非单纯依靠书本上的道德说教就能树立起来的,良好的教养和道德是在传统和习俗的传承中被一代又一代人沿袭下来的。一个事实是显然的,中国社会今天的道德观念与人们的行为方式与《三字经》、《弟子规》中描述的道德规范毫无共同之处,《三字经》、《弟子规》的道德规范只能作为一种道德乌托邦停留在文字中,在现实中毫无作用。

    令笔者感到悲哀的是,在数千年文化演进过程中,中国人从未真正建立起独立的人这一基本道德观念,因而也从未赋予子女独立的人格,导致中国人普遍缺乏独立人格意识。中国社会广泛存在的啃老现象正是独立人格缺失的典型表现。由于没有形成独立人格观念,或者说在父母与社会的熏陶下成为巨婴症患者,一个灾难性的后果随之产生了——在成年后的婚姻生活中极度缺乏理性交流能力与夫妻间的人格尊重。与此同时,中国社会还传承着另一个灾难性的道德观念——“家不是一个讲理的地方!” 可以说,在上述两种道德观念的双重作用下,中国人的婚姻生活、家庭生活陷入了痛苦的深渊。“家不是一个讲理的地方!”这一传统观念是如此深入人心,在笔者就这一观念进行调查时,人们几乎如同本能一样不假思索地选择接受这一与文明完全相悖的不道德观念。这让笔者真切地感受到了哈耶克的深刻洞察力——传统与习俗的力量是如此强大!事实上,在中国人的婚姻生活中,这一传统观念除了成为夫妻(以妻子为主)为自己不讲道理的不道德行为进行辩护的“正当理由”外,并不能起到有效缓解夫妻矛盾的作用;恰恰相反,这一观念往往成为激化矛盾的催化剂,它导致夫妻间的沟通障碍,夫妻间很难进行理性的沟通。由于不能进行理性的交流与沟通,生活中的一点琐事都可能引发夫妻间的激烈战争。而生活中的种种矛盾因无法获得及时化解不断积累,最终的结局是吵架次数的增加和激烈程度的上升。随着以情欲为基础的爱情火焰逐渐冷却,争吵便成为家庭生活的常态,而持续不断的争吵通常会发展成为更加不道德的婚姻生活方式——夫妻间的冷战。这样的婚姻生活不仅是不文明的,更是极不道德的。更为重要的是,这样的家庭氛围对于孩子来说,不啻是一场场灾难。父母的激烈争吵,互相之间的恶语相向,冷战产生的压抑情绪,让年幼的孩子陷入极度的恐惧,毫无安全感,对孩子的幼小心灵是极为严重的摧残。试想,一个不谙世事的孩子眼含泪水,惊恐万状地看着失去理智而互相疯狂指责的双亲,还有什么能比孩子此时此刻的内心感受更加黑暗呢?还有什么样的摧残能够超过这种场景对孩子幼小心灵的摧残呢?这难道不是孩子们的至暗时刻吗?更为可怕的是,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他们会一次又一次地经历这样的至暗时刻!

                 03

    尽管法国思想家卢梭的政治哲学思想是完全错误的,但他有关教育的一个思考却是极其深刻的:“溺爱是毁灭孩子的最佳方式。”除了独立人格的缺失,对孩子的溺爱是中国父母系统性不道德行为方式的重要根源之一。中国传统习俗中有句老话:“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碎了”,十分准确地总结出了中国父母宠爱孩子的惯常心态。本质上,这是源自本能而非理性的溺爱。中国父母的溺爱正是中国儿童成长过程中的另一个至暗时刻。

    笔者在北京一个地铁站曾看到这样一幕:一个5、6岁的小女孩一边哭,一边跳着脚要用她的小手搧她妈妈的脸,因为妈妈没有答应她的一个要求,显然,平日的溺爱已经毁灭了孩子的正常心智。在一家商场的入口,一个4、5岁的小男孩因为我碰了他手里拿着的气球,立刻白了我一眼,同时嘴里发出不满的嘘声……诸如此类的场景,只要我们认真观察生活,就会发现这是极其普遍的现象,绝非个案。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笔者在加拿大的经历,在一处教堂的入口处,同样是一个4、5岁的小男孩,看到笔者正在向入口走来,小男孩站在原地用小手和身体撑住那扇门等待我的到来,孩子的父亲微笑着站在一边……在北美,这是生活中的普遍现象。这里的问题是,为什么北美的孩子们会表现出如此良好的教养而中国的孩子们会表现出如此缺乏教养的行为呢?

    何为溺爱?缺乏现代文明道德观念、缺少理性、毫无原则的爱就是溺爱。而这正是中国父母之爱的基本特征。溺爱是形成这种缺乏教养的行为方式的强力催化剂。溺爱之下诞生的,正是生活中无处不在的毫无教养的巨婴们。正是中国父母的溺爱,让陈丹青希望的“教养”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任性、暴戾、极度缺乏理性、乃至毫无人性——为什么幼儿园老师虐童现象会反复发生?

    在一个中国家庭中,我们常常可以见到这样的生活场景:孩子提出一个要求,例如买一个新玩具。父母表示说刚买过一个,过一段时间再说。孩子以各种理由(例如同学有了,我也要有)不断要求,最终,父母失去耐心开始发脾气,横眉立目指责孩子: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孩子开始哭泣,理性缺失的父母更加烦躁,会声色俱厉地责骂孩子:哭什么哭?还觉得爸爸妈妈上班不够累是吧?之后,父母的情绪发泄完了,转头看着哭泣中的孩子,怜悯油然心生,开始爱心泛滥,或许还有爷爷奶奶从旁推波助澜:孩子不就是要个玩具吗?不行爷爷给买了!终于,父母毫无原则地答应了孩子的要求。整个这样一个过程都是在本能的支配下,毫无理性毫无规则意识可言。孩子得到的信息是:无理取闹可以达成目的(巨婴心理正在成长)!正是在怒气冲冲的责骂与无原则的溺爱之间反复转化的刺激过程中,中国儿童的心灵一遍遍地遭受着斥责与溺爱的摧残和扭曲,中国人的心智就这样在日常生活中潜移默化地彻底扭曲了。

                  04

    数千年的文化与道德传承,反映在中国人的家庭关系上,由父及子,一代代传承下来,导致中国人的家庭生活几无文明可言,形成了一种恶性循环,我们每个人都是这种文化与道德的受害者,我们首先受到父母以爱之名义的摧残,在我们为人父母后,又会以同样的方式摧残我们至亲至爱的孩子。事实上,中国父母几乎从未以正确的(文明的)方式爱过自己的孩子,因为中国人完全不知道正确的方式是怎样的。

    要拯救我们的孩子,要让我们的家庭生活符合文明的道德标准,从而成为文明的父母,就必须摆脱原始的血缘道德观念,确立符合现代文明标准的家庭道德观念:

    第一,从孩子出生第一天开始,他(她)就是一个独立的人,其次才是你的儿子或女儿;作为父母,从孩子出生的第一天开始,就要尊重孩子的独立人格

    第二,孩子身上的缺点和毛病,无一例外地来自父母和成年人。因此,在你准备责骂孩子之前,首先应该被责骂的,恰恰是你自己。

    第三,如果我们确立了上述两个道德观念,那么,绝不对孩子发脾气就应该成为合格父母的基本道德标准。作为父母,你没有任何理由可以责骂孩子,更没有任何理由可以对孩子发脾气!

    从中国文化传统来看,上述三点似乎过于理想化了,人们会认为在现实生活中无法做到。然而,笔者要强调指出的是,上述三个基本道德观念,不过是文明的基本要求。在西方社会中,这是家庭生活中的常态,普通父母在家庭中的行为方式就是如此。笔者曾经与三位不同年龄段的加拿大妇女做过交流,一位是两岁孩子的母亲,一位是两个十几岁男孩的母亲,一位是未婚的实习女生。对于是否会对孩子发脾气这一问题,她们都会非常明确地表达:never(从不会)。很明显,西方父母爱孩子的方式与中国父母爱孩子的方式是截然不同的。

    中国父母需要清醒地认识到,西方文化形成的道德观念,才是符合文明要求的道德观念;而中国文化所产生的传统与习俗,恰恰积淀出了与文明相悖的道德观念。从现代文明意义上说,中国几乎没有合格的父母,这是我们必须充分认识到的现实。数千年来,中国父母以中国式的父母之爱摧残着一代代孩子们稚嫩的心灵,我们都是中国式父母之爱的受害者。而可悲的是,由于错误观念导致的心智扭曲,无论是作为父母还是孩子,我们已经完全意识不到这样的悲剧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经年累月地发生着。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5-21 01:34:01    跟帖回复:
   沙发
不错~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5-21 21:10:46    跟帖回复:
3
中国的父母也是孩子,可以说很多观念都不成熟。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5-21 23:38:51    跟帖回复:
4
白天看到深夜才算看完一遍。看的头疼。首先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主旨分明是能确认的,而且也很容易认可。但这样的文章从头到尾看下来不见一丝脉络,传统道德西方文明、家长儿童文化习俗、各种条条框框不讲道理不讲逻辑的水泼一团,意义何在?恳请作者认真思量。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5-22 01:24:40    跟帖回复:
5
转至第4楼第 4 楼 穿越激流的人 2020/5/21 23:38:51 的原帖:白天看到深夜才算看完一遍。看的头疼。首先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主旨分明是能确认的,而且也很容易认可。但这样的文章从头到尾看下来不见一丝脉络,传统道德西方文明、家长儿童文化习俗、各种条条框框不讲道理不讲逻辑的水泼一团,意义何在?恳请作者认真思量。首先,我要感谢您认真看完了再发表批评意见,难得!因为太多的人根本就不认真阅读文章,就根据自己的主观臆断进行批评。

我很理解您的感受,因为你我的思维方式与逻辑完全不同,您是中国式的思维,中国式的逻辑,而我不是。您必然感到我不讲道理不讲逻辑。

我先问一个问题吧,您能理解我引用的哈耶克那段话吗?这是理解我文章的基础,如果您不能理解哈耶克的这段阐述,您必然觉得我不讲道理没有逻辑。

第二,中国人在家庭生活中,有大量不道德不文明的行为方式,您能理解这一点吗?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5-22 20:10:51    跟帖回复:
6
    引用黑格尔“存在即是合理”这句话,来理解中西不同,或者有不同的视角。
    “道德”作为人类的一种行为规范,不会是无缘无故就有的,而是有一个发生,巩固,消失的过程。当某种道德规范发生的时候,可以说,我们的道德既是出自本能,也是来自理性的创造,更是一种特殊的传统,一种极具重要性的传统,它产生于本能和理性。
    道德的发生期,比如,原始古代军事民主时代,人是十分宝贵的,社会成员之间熟悉,人有性命危难,一定要出手相救,否则会受到大家指责。为什么?因为当时人口少,要在部落战争中不被消灭,靠人。人有难,伸援手既是出于理性考量,也是人情本能。
    道德的巩固期,救人的道德就这样代代相传,没有什么不妥。习以为常了,变成了习惯。就可以说,“我们的道德既非出自本能,也不是来自理性的创造,而是一种特殊的传统,一种极具重要性的传统,它处在本能和理性之间。”
    道德的消失期,比如,一时,忽然惊闻南京还有救人反被判赔偿这样的事情。先不管这个案子的真实情形,到底是谁说谎。它被广泛传播后,许多人不敢救人了,这个已经是一个事实。看,救人这种道德行为部分正在消失。这个时候,我们正在失去道德,既是出自本能,也是来自理性的创造,更是一种特殊的传统,一种极具重要性的传统,它产生于本能和理性。
    上面说道德的时间属性。还有社会环境,经济环境,地理环境,人的体格条件等等,中西方天差地别,不可一概而论,断定谁更文明。要展开说,太长了。
     道德还有人群群体生产生活的属性。没有群体的生产生活,道德也无从产生。所以不能单单从书上获得,要有生产生活的配合。
     道德的传播一般从高到低,从富到贫。所以社会精英的道德责任重大。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从噩梦与至暗时刻中拯救我们的孩子!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