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老绥远韩氏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1917绥远疫情
13553 次点击
18 个回复
老绥远韩氏 于 2020-05-29 10:12:21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原创文学
    1917年8月,鼠疫首先爆发于绥远省伊克昭盟乌拉特前旗扒子补隆(今内蒙古新安镇),死亡约70人。9月下旬,由伊克昭盟运送皮毛的马车队传入包头;10月上旬传入萨拉齐;到11月份,扩散至27个旗县,788个村。进入12月后,正值皮毛收购时节,大批商人满载着带有鼠疫病菌的毛皮准备返回内地过年,借助京绥铁路上的火车,成为鼠疫的极佳传播通道。在北洋政府接到报告时,鼠疫已经传播到了拥有二十万人口的贸易重镇——丰镇!不久便传入山西大同县,时人哀叹鼠疫所过之处,已经是“风凄雨愁,无天无日,白昼相逢,人鬼莫辨,则回视自身,亦莫知是生是死也”的局面了。

    不久,归绥包头等地开始派兵堵截。规定“以两星期为度,在未经开放以前无论军民商贸一律禁止往来,已经到境者必须扣留六日以上始予验放”。为防止疫情传播,包萨乡村的出进路口都有专人把守,“见有入村者,则举木椽挥之,俾不敢进,强进,以椽撞之,故当地人遂号鼠疫为椽头子病云。”

    据当时的史料记载,鼠疫在包头“一并迅速蔓延,大街小巷常有行人在路上倒下,吐血后立即死亡。城周围前后营子、古城湾、薛家营子、东河村等很多村庄,疫情也很严重,死亡人数很多。有的甚至全家全院人死亡,景象十分凄惨。”萨拉齐地区“有的全村或全家人死绝。当时的群众有这样的经验:早晨起来看谁家的烟筒不冒烟,说明谁家的人就死绝了。”

    从疫势的蔓延态势来看,北枕杀虎口的右玉县最先染疫,据《右玉县志》载:“(1918年)1月5日,一车夫从呼和浩特市返回,夜宿贾旺子店,半夜发病死亡。次日,店主及全家染病,相继死亡。同日,高开店店主留客染病,其家属9人发病死亡。邻人相助敛尸亦受感染,共死亡29人。随之右玉的疫情又东侵传入左云,又由左云的马到头传至山阴县,造成染区新岱岳、贺家窑、安莱、东小河、高业同等地,南北40公里,东西23公里,死亡250人左右。”不到三天,疫势直达雁门关北之广武镇,南经成远、成坪两堡稍折而向西进入平鲁。平鲁西北境,已由镇川传入,分道流行至朔县。

    大同因其靠近得胜口,口外往来之商多取道于此。浑源县与大同相邻,自不可逃此劫难。据记载:浑源一些小手工艺人因流落内蒙而被传染。1918年1月24日,水磨町村人马賀兰赴内蒙古武川卖香、炮,返村后不久死亡。随之马财、马义、马贤3户除13人幸免外,两三天内相继死亡。浑源的这次鼠疫使得与其近的应县亦受侵,据《应县志》载“民国七年(1918),有浑源三人宿东关郭义店中,一人夜间发病,翌日由另二人扶持上路,至镇子梁即死,第三日至西方城又一人死去。而镇子梁留宿他们的店主及亲属5户数十人染病,5日内有13人死亡。”此疫势自大同东北延及天镇,西南传至怀仁。

    那时,归绥“会场茶社,概为停止,往来人士均以两层细布夹以棉花蒙蔽鼻口”,连中小学也都纷纷停课。相比之下,北京出现鼠疫死时,娱乐场所仍然“游人甚多,拥挤不动”。戏场里“不但没有座位,几乎连站立的地方都没有。”山西疫区妓院更是藏污纳垢。为贪重利,隐瞒官府暗地收容鼠疫病人,一旦身亡即趁半夜将尸首扔到大街上,结果到底死了多少谁也不知道。丰镇民众甚至视防疫员如仇寇,时趁夜谋杀落单防疫员。愚昧程度,令人悲哀。

    雁北乡村局面则更为严重。因平日不讲究卫生,病菌滋生,更易传染。一旦染病,受传统习俗约束,不仅家人近前照顾,而且出嫁的女儿也要回来照顾。死亡后又要大办丧事,左邻右舍均来帮忙,又不知隔离防护。结果一村一乡,相互传染,连来看病与办丧事的医生和阴阳先生也不能幸免,往往落得“阖门俱丧”的结果,以至于当时百姓根据邻家烟囱早上冒不冒烟来判断该户有没有死绝。到最后,许多村子居然找不到帮忙下葬的劳力,只好雇佣乞丐。乞丐固然大发横财,但到头来也往往是横尸街头的结果。也有村子稍稍吸取了教训,派人手持木椽于村口把守,不许外人进入,强行进入则持椽击打。

    在鼠疫带来的死亡恐惧下,各地民众的精神状态也出现了激烈的变化。医疗手段的无能,使得民众转而求助于鬼神宗教。基督教会原本一直把大灾大疫作为传教的大好时机,但此次鼠疫中,西医对鼠疫也束手无策,反倒是收容进教堂的教民死者甚众,连带着西方传教士也死亡不少。以至于一度传出鼠疫是从教堂内蔓延传染的谣言,险些重蹈晚清教案的覆辙。但这并未打击教会的传教之心,于是各种稀奇古怪的言论也冒了出来。如有基督教刊物称,发生瘟疫是由于世人“违主趋邪”而来,人力防疫是没有作用的,必须“真实悔改、求主施恩”,为此还举出《圣经》中的例子。

    山西民众万般无奈之下,也开始四处求神拜佛、祈求保佑。没钱“诵经”的只好暗自检讨平日是否做过亏心事,“就连打死过一条蛇,捕捉过一只鼠也认为是造孽犯罪,得罪了疫神”,颇有中世纪教徒忏悔乞求上帝赦免之风。又某村有一寡居老太太,平日只有一大黄猫相伴。鼠疫大盛时,全村人几乎死绝,但其却未感染鼠疫。于是村民均认为此猫乃是神猫。由此一传十十传百,此村竟养成了养猫、爱猫、以猫为友的风俗。相比中世纪西欧屠猫导致黑死病盛行,该村人倒是歪打正着。

    在那个时代,因临时性的医疗增援与支持系统不足,医师的应变能力也不足。疫病肆虐期间,各家报纸趁机大作广告,专卖各色“防疫药水”。日本方面大打“仁丹”广告,声称“时疫氛瘴不要恐怖”,只要“服用仁丹,身心自强健,疫菌却争先躲避”。甚至有医生公然鼓吹其早已“特制一种神功清众水,专治鼠疫。”曾于某医院试用,结果不仅“全院之患疫者一扫而光”,而且“自后时疫亦断”。然而此类药品效果到底如何,相信不言自明。

    各家报纸还刊登了各色专治鼠疫的“神效”药方。比如有用“麻黄、银花、甘草、连翘、雄黄、桑皮”的,有用“杜仲、菖蒲、黑豆”的,有的干脆推荐吃“萝卜”,认为萝卜不仅能“防疫”,还能“治疫”,大有后世“非典”流行时板蓝根、双黄连横行之势。刘大鹏在6月20日的《退想斋日记》就写到“瘟疫流行,医家甚忙。而目前庸医不能治病,且能藉医牟利,无钱即不往医。何尝有济世活人之念哉。”

    鼠疫专家伍连德主持绥远防疫事务时,步履艰难。山西民风顽固,不要说焚毁尸体以杜绝传染源,就连最基本的焚毁染病者房屋衣物也遭到当地民众的强烈反对。一名美国医生工作心切,不顾中国国情擅自解剖了一名死者遗体、观察病变的器官。结果在有心人带领下,怒火中烧的地方百姓放火焚烧伍连德的防疫公所,伍连德也几乎被杀。局势凶险,大有义和团再兴之势,连地方官也在一边幸灾乐祸、庇护凶徒。伍连德颇感委屈,向报界诉说“竭力尽心防救时疫而反受暴徒所侵”。无奈之下,伍连德只好以“心病”为由被迫辞职。

    为何地方官府一再阻挠防疫工作?英国报纸《字林西报》记者透露出了其中的奥秘。该报记者在防疫重镇丰镇采访时,尽管发现许多鼠疫患者,但绥远都统坚称并无此事。即使是记者拿出了化验证据也置之不理。原因无他,只因“每日征收羊毛税项五百元之款由其手中经过也”,一旦确认鼠疫断绝交通,这笔收入自然化为乌有了。直到北洋政府确认发生鼠疫后,才假模假样也成立了防疫局。该防疫局布置起“防疫工作”来尤为积极,常去辖区内饭馆妓院“检查”防疫工作,趁机敲诈勒索,充作“防疫经费”。种种手段,令人咋舌。

    正是由于北洋政府反应迟缓、措施不当,才使得这场鼠疫蔓延到大江南北。而地方官员又麻木不仁、只顾捞钱,直到1918年4月,各地鼠疫才渐渐平息。而此时,已经造成了16000余人死亡。    

    腐败无能的北洋政府,有心无力的知识阶层,愚昧无知的乡间民众,共同构成了1917年绥远鼠疫中奇形怪状的众生百像。这既是当时中国社会的缩影,也构成了近代中国迈向现代过程中的重要一环。只是罢卷沉思,却分明还能看到当日的旧残余,至今还在若有若无影响着当代中国。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5-29 11:10:49    跟帖回复:
   沙发
[疑问]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5-29 11:39:09    跟帖回复:
3
纯自然法则防疫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5-29 15:17:20    跟帖回复:
4
  在疫病肆虐期间,有各家报纸趁机大作广告,专卖各色“防疫药水”。日本方面大打“仁丹”广告,声称“时疫氛瘴不要恐怖”,只要“服用仁丹,身心自强健,疫菌却争先躲避”。广东某医生公然鼓吹“鼠疫无忧”,因为其早已“特制一种神功清众水,专为治鼠疫核疫”。香港鼠疫流行时曾经于某医院试用,结果不仅“全院之患疫者一扫而光”,而且“自后时疫亦断”。然而此类药品效果到底如何,相信不言自明。

    各家报纸还刊登了各色专治鼠疫的“神效”药方。比如有用“麻黄、银花、甘草、连翘、雄黄、桑皮”的,有用“杜仲、菖蒲、黑豆”的,有的干脆推荐吃“萝卜”,认为萝卜不仅能“防疫”,还能“治疫”,大有后世“非典”流行时板蓝根、双黄连横行之势。绅士刘大鹏叹息“庸医不能治病,且能藉医牟利,无钱即不往医,何尝有济世活人之念哉。”
======================================================================

100年过去了,有些东西还是没变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5-29 15:34:20    跟帖回复:
5
拍连续剧吧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5-29 16:35:18    跟帖回复:
6
道德经云:天网恢恢,疏而不失。这些妄人为了毛皮而狂杀动物,你不去制止,也是帮凶。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5-29 17:22:48    跟帖回复:
7
才死了一万六?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5-29 20:48:00    跟帖回复:
8
那个时候中医骗子也横行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5-29 22:14:18    跟帖回复:
9
转至第8楼第 8 楼 星星点灯60622 2020/5/29 20:48:01  的原帖: 该信息已屏蔽 没2年就有1次瘟疫大流行  10 室 9空,有曹操诗曰:

   《 蒿中行》:

  白骨露于野,
  千里无鸡鸣。
[骷髅]


  “千村薜荔人遗矢 ,
   万户萧肃鬼唱歌。


    华佗无奈小虫何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5-29 23:26:48    跟帖回复:
10
转至第4楼第 4 楼 沙漠老胡杨 2020/5/29 15:17:20 的原帖:  在疫病肆虐期间,有各家报纸趁机大作广告,专卖各色“防疫药水”。日本方面大打“仁丹”广告,声称“时疫氛瘴不要恐怖”,只要“服用仁丹,身心自强健,疫菌却争先躲避”。广东某医生公然鼓吹“鼠疫无忧”,因为其早已“特制一种神功清众水,专为治鼠疫核疫”。香港鼠疫流行时曾经于某医院试用,结果不仅“全院之患疫者一扫而光”,而且“自后时疫亦断”。然而此类药品效果到底如何,相信不言自明。

    各家报纸还刊登了各色专治鼠疫的“神效”药方。比如有用“麻黄、银花、甘草、连翘、雄黄、桑皮”的,有用“杜仲、菖蒲、黑豆”的,有的干脆推荐吃“萝卜”,认为萝卜不仅能“防疫”,还能“治疫”,大有后世“非典”流行时板蓝根、双黄连横行之势。绅士刘大鹏叹息“庸医不能治病,且能藉医牟利,无钱即不往医,何尝有济世活人之念哉。”
======================================================================

100年过去了,有些东西还是没变过

黑死病,“西班牙”流感过去这么久,有些东西不也没什么变化?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5-29 23:32:45    跟帖回复:
11
转至第4楼第 4 楼 沙漠老胡杨 2020/5/29 15:17:20 的原帖:  在疫病肆虐期间,有各家报纸趁机大作广告,专卖各色“防疫药水”。日本方面大打“仁丹”广告,声称“时疫氛瘴不要恐怖”,只要“服用仁丹,身心自强健,疫菌却争先躲避”。广东某医生公然鼓吹“鼠疫无忧”,因为其早已“特制一种神功清众水,专为治鼠疫核疫”。香港鼠疫流行时曾经于某医院试用,结果不仅“全院之患疫者一扫而光”,而且“自后时疫亦断”。然而此类药品效果到底如何,相信不言自明。

    各家报纸还刊登了各色专治鼠疫的“神效”药方。比如有用“麻黄、银花、甘草、连翘、雄黄、桑皮”的,有用“杜仲、菖蒲、黑豆”的,有的干脆推荐吃“萝卜”,认为萝卜不仅能“防疫”,还能“治疫”,大有后世“非典”流行时板蓝根、双黄连横行之势。绅士刘大鹏叹息“庸医不能治病,且能藉医牟利,无钱即不往医,何尝有济世活人之念哉。”
======================================================================

100年过去了,有些东西还是没变过

转至第10楼第 10 楼 八岐刺蛇 2020/5/29 23:26:49 的原帖:黑死病,“西班牙”流感过去这么久,有些东西不也没什么变化?
是你们没变 ,别人都变了
黑死病中世纪 你们也还在中世纪[哈哈]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5-29 23:39:35    跟帖回复:
12
上次有一篇大清国末期抗疫的故事。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5-30 01:24:02    跟帖回复:
13
转至第4楼第 4 楼 沙漠老胡杨 2020/5/29 15:17:20 的原帖:  在疫病肆虐期间,有各家报纸趁机大作广告,专卖各色“防疫药水”。日本方面大打“仁丹”广告,声称“时疫氛瘴不要恐怖”,只要“服用仁丹,身心自强健,疫菌却争先躲避”。广东某医生公然鼓吹“鼠疫无忧”,因为其早已“特制一种神功清众水,专为治鼠疫核疫”。香港鼠疫流行时曾经于某医院试用,结果不仅“全院之患疫者一扫而光”,而且“自后时疫亦断”。然而此类药品效果到底如何,相信不言自明。

    各家报纸还刊登了各色专治鼠疫的“神效”药方。比如有用“麻黄、银花、甘草、连翘、雄黄、桑皮”的,有用“杜仲、菖蒲、黑豆”的,有的干脆推荐吃“萝卜”,认为萝卜不仅能“防疫”,还能“治疫”,大有后世“非典”流行时板蓝根、双黄连横行之势。绅士刘大鹏叹息“庸医不能治病,且能藉医牟利,无钱即不往医,何尝有济世活人之念哉。”
======================================================================

100年过去了,有些东西还是没变过

中药在那次(据说2000年有500次)大疫中发挥了作用?

据说在SARS和新冠中成为特效药?!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5-30 04:13:25    跟帖回复:
14
转至第4楼第 4 楼 沙漠老胡杨 2020/5/29 15:17:20 的原帖:  在疫病肆虐期间,有各家报纸趁机大作广告,专卖各色“防疫药水”。日本方面大打“仁丹”广告,声称“时疫氛瘴不要恐怖”,只要“服用仁丹,身心自强健,疫菌却争先躲避”。广东某医生公然鼓吹“鼠疫无忧”,因为其早已“特制一种神功清众水,专为治鼠疫核疫”。香港鼠疫流行时曾经于某医院试用,结果不仅“全院之患疫者一扫而光”,而且“自后时疫亦断”。然而此类药品效果到底如何,相信不言自明。

    各家报纸还刊登了各色专治鼠疫的“神效”药方。比如有用“麻黄、银花、甘草、连翘、雄黄、桑皮”的,有用“杜仲、菖蒲、黑豆”的,有的干脆推荐吃“萝卜”,认为萝卜不仅能“防疫”,还能“治疫”,大有后世“非典”流行时板蓝根、双黄连横行之势。绅士刘大鹏叹息“庸医不能治病,且能藉医牟利,无钱即不往医,何尝有济世活人之念哉。”
======================================================================

100年过去了,有些东西还是没变过

转至第10楼第 10 楼 八岐刺蛇 2020/5/29 23:26:49 的原帖:黑死病,“西班牙”流感过去这么久,有些东西不也没什么变化?
转至第11楼第 11 楼 沙漠老胡杨 2020/5/29 23:32:46 的原帖:是你们没变 ,别人都变了
黑死病中世纪 你们也还在中世纪[哈哈]
黑死病就是鼠疫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5-30 06:20:58    跟帖回复:
15
一万六?作伪。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1917绥远疫情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