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唐国明1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三个女孩与攻克世界数学难题的红学“怪人”唐国明
6530 次点击
1 个回复
唐国明1 于 2020-05-30 15:11:32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长三角
    三个女孩与似隐居麓山攻克世界数学难题的红学“怪人”唐国明

    ————————————————————————————————

    唐国明说:“我不但有长风情怀与鹅毛风范,而且有清风朗月之肉与闲云流水之骨。”

    ————————————————————————————————

    

    ————————————————————————————

    《红楼梦八十回后曹文考古复原:第81至100回》的“考古复原”根据与资料来源于程高本《红楼梦》后40回。

    唐国明定理:

    1、任一偶数表示为两素数之和时的不对等素数都分布在“偶数除以2”两边的区间,并与之数差相等。或说,每一个大于2的正整数都是两个素数之和的一半,且两个不同的素数分布在这个数两边的区间,并与之数差相等。

    2、万物永远处在半途之中,万有总在途中,当你抵达“1+n”时,你就处在“2+2n”的半途中。即当你抵达1时,你就处在2的半途中,当你抵达2时,你处在4的半途中……面对前途的无穷无尽,你永远会处在另一个未知的半途之上,你永远就这样被置于一个未知的“零乡”……

    ————————————————————————————————

    

    ————————————————————————————————————

    半途哲人、鹅毛诗人、红楼工匠(红楼梦曹文考古复原工匠)、作家唐国明作品

    ——————————————————

    三个女孩与隐居麓山攻克世界数学难题的红学“怪人”(写于2017年5月20日)

    ——————————————————

    我们从小开始,就面临着很多日子,像农历7月初7、阳历2月14、5月20、11月11。写这篇文章的今天却正好是2017年5月20日,恰在前不久,我的论文《唐国明用“个位区间法”对哥德巴赫猜想1+1新论》初稿也发表在了一本叫《白鹿山下》正规出版的书上。却在快到5月20日之前的5月19日,高思红、王靓、胡紫薇三位同学发布了关于我的纪录片《红楼“怪人”的执与痴》。并在前言里说:“岳麓山下住着一个‘怪人’,十六年来,他复原了《红楼梦》,创作了自己的诗歌体,现在又研究着数学难题。他上过《中国梦想秀》等多台节目,现在依旧过着每天只吃一顿饭的窘迫日子。有人赞他是天才,有人骂他是疯子,但是他确确实实是一个在梦想世界里不断追寻的人。”

    …………………………………………………………………………………………

    记得先是他们学院一位来自浙江杭州叫潘夏敏的同学,因为在高考那年,她的老师给她与她的同学在课堂上看了一个关于我在电视节目里的视频,从此她就把我记住了。也算是天缘凑巧,她又来到湖南长沙念书,念的是新闻与传媒专业,却抱着试着联络一下我的心态,看我答不答应做她作品里的主人公。对于学生的要求,我从来没有拒绝过,我当时怕像以前来拍过我的个别学生那样,来拍一个把小时,一接电话有事了,又停下,接下来又另约时间来,所以我答应给她一天拍的时间,希望她在拍之前把一切精心策划安排好。她答应得很爽快,她于是约了她的同伴邓垚琳、邢骞文来打了前哨,不久就来拍了我。待他们把片子挂出来之后,于是引起了她班上另一位同学高思红对我故事的兴趣。

    …………………………………………………………………………………………

    高思红与我联系上后,我曾以为她会做一个很长的作品,因为一接触,就感觉到她是一个很有思想的女孩,也是一个与我一样很“小孩”的人,记得她后来跟我说过,她小时候以为她只能活到20岁,待到活到20岁时,她觉得她又活到40岁再说。她很喜欢“人活着要有死的恳切”这句话。于是我在农历2016年的冬天,突然想到给自己写一个自传,于是写了一个一万五千字的东西,后来写成了一个差不多长篇的东西,以备她拍片所需。后来也不见她再提及此事,也就忘了,便沉心去钻究世界三大数学难题哥德巴赫猜想1+1去了,待我用“个位区间”法创新的论证哥德巴赫猜想1+1,修改到20多稿之时,她又突然联络上了我,说想见我一面,跟我交个朋友。我说好的。她来的那天,还带了一个她说可以算是她灵魂的一个发小女孩。意外的是她还买了本叫《小王子》的书,作为见面礼送给我。当时她把一个纸袋递给我时,我只顾和她说话去了,似乎一见面就如同熟人一样,有说不完的话题,我就以惯常的待客之道,带她们一边爬赫石坡周围的岳麓山一角,一边跟她们聊一些她们有兴趣的话题。

    

    她们要走的时候,我们的话题还没完,我送她们出了湖南师范大学校门,再回房翻看那本叫《小王子》的书,见她在书中写了一句话:“生活处处可爱。”她可是我人生中第一个送我书的女孩,也许这书我会存留,也许我又会把它留在某个人的书房里。作为居无定所的我,因为还不知道未来自己漂泊何处,安居何方。没过几天,她又说已经决定给我做个作品,做个关于我的纪录专题片。我说行,她又带了三个人来踩景,接着就开始拍。她们每次从她们的学校到我这里要转两趟车,在路上耗费时间来回差不多四个小时,每次来基本是下雨。第一次来拍的时候,还没拍几下,卡的内存不足了,又只得败兴而归;第二次来拍的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