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作家天佑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有城管,就别扯地摊经济
46831 次点击
212 个回复
作家天佑 于 2020-05-30 18:48:31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这两天,因为成都放开地摊,于是就有专家就开始扯犊子,一本正经地谈什么地摊经济了。看到这些专家的胡说八道,我真是想踢他们。什么地摊经济?咱们谁都别装外宾,不就是就业出现了严重问题,不得不让城市底层有个活路吗?

    如果地摊真是一种重要的经济形式,为什么这么多年宁可花大钱组建一支见佛杀佛见鬼杀鬼的魔鬼队伍——城管,也不发展这种经济模式?很多人可能不知道城管是个神马性质的单位?他们是执法队伍,但是,却没有独立的执法权。这事儿大伙一听是不是觉得不可思议?没有独立的执法权,怎么可能?没有独立执法权他们怎么敢随便上街打人?

    好吧,我给大家普普法。城管的权力是谁给的?是当地市政府授权的,注意:是授权而不是给予。既然是授权,那就属于委托执法。委托执法是什么意思?那就是被授权者可以以自己的名义进行行政处罚,但是要自己承担相应责任。听明白没有,这就像电影里。老大对下面人说,这事儿你去干吧,但是,要是出事儿,我不知道这事儿,你也没跟我汇报过。下面立马表示:明白。

    是的,城管就是这么个性质。上面说,这事儿你去干吧,但是出了事儿,你自己担着,而且,你不是执法机构,你也不可能从我这儿拿到足够的经费,你要自收自支。啥叫自收自支,那就是你自己想辙找钱,然后给你那些小弟发饷。上面知道你这是咋回事儿,你自己也知道自己咋回事儿,但是上面需要城市干净,至于你怎么让它干净那就自己想招,当然,出了事儿我肯定要收拾你。说白了,这就叫授权作恶。

    有人问了,你天佑怎么会这么明白?嘿嘿,其实,我是从早年练摊儿中搞明白的。当年,我从东北跑到深圳,600块工资不包吃住,那是啥日子大家就想想象吧,经常是到了月底就吃不上饭,饿得眼睛发绿,恨不得去打劫。当然,我这人胆子小,不敢干那事儿。于是,我就开始练摊儿。

    看过天佑小说的人都知道,我在河南文艺出版社出版的那本《地上地下》中写过一个桥段,主人公卖旧杂志。那其实就是我自己的经历。当年,我租住的房子楼下的一家士多店的老板娘的老公是收废品的,位置就在我现在住的这个小区不远的一条街上。当年,因为我偶尔发现龙岗双龙地铁站那里有个夜市,那里有人卖旧杂志。于是,我就跑到那个废品收购站,花一块钱一斤买他花几毛钱一斤收的旧杂志,然后分门别类拿到夜市上去卖。

    最贵的就是香港龙虎豹那类的色情杂志,2.5元一本;然后就是香港的时政杂志,2.0元一本;第三,军事类杂志,什么舰船知识,航空知识啥的,1.5元一本;第四类就是什么佛山文艺、打工仔、读者之类的杂志,一块钱一本;剩下的就是挑剩的,什么人民文学、雨花、诗刊啥的,0.5元,随便拿。卖这些东西好的时候一天能赚三十来块,差的也能赚二十多块。在工资基础上,有这个收入就不错了。要知道,当年在现在的海航城步行街那里,一个大叉烧包加一碗馄饨也才1.0元,不加肉的炒米粉3.0元一盘,加肉的5.0元一盘,一个快餐一般都在5.0元左右,最好的黄焖猪肉饭也才8.0元。当年龙岗的夜市让多少人活下来我不知道,反正我是活了下来。

    当然,去夜市摆摊要交钱的,一个摊位一个晚上0.5元,后来涨到1.5元,一都是八点多城管过来收。对于我们这些人来说,每天有二三十块的收入。这点摊位费也不算什么,为了搞好与城管的关系,偶尔我还给队长买包四五块钱的香烟,以便能混个好位置。总的来说,那时的城管还是很宽松的,只要你这里不是食品档,炒菜或者卖油炸臭豆腐之类的,他们也大不见小不见,你交钱就OK。当然,我从没见过收据,也不知道那钱他们最后怎么分配的,是不是上缴?

    但是,后来就不行了,不仅是地摊儿不见了,而且你胆敢在市场外摆个摊儿,城管肯定像秋风扫落叶一样干掉你。这次成都让摆摊,其实就是失业率太高,据说现在失业率已经接近6%了,为了不突破这个生死线,也就不管不顾了。但问题来了,现在的城管可不是当年的城管了,他们经历了这么多年的狐假虎威的日子,突然间要在一群乌乌央央的小贩儿之间睁一眼闭一眼?说死我都不信。

    中国就是这么个魔性的国家,一抓就死,一放就乱。那么,怎么把握抓和放之间的的平衡点?我在曼谷住那段时间,我经常到运河边上的一个夜市去逛游,我一直很好奇,泰国那些摆摊的怎么就不乱?尤其是我住的那个宾馆附近,马路上有很多小摊贩,他们在那里摆卖怎么就那么干净?后来我问当地人才知道:泰国靠的就是法律。而他们的办法很简单,除了要办名纸(许可证),还规定摆摊黄线,在线内你随便,超出就重罚。当然,所谓的重罚也不超500泰铢,一百块人民币多一点。办名纸也不贵,100泰铢。当然,不办名纸的更多。但是,也没见谁被罚。泰国政府的理念很简单:民众的生存权,比市容重要,也比市民走路的便利更重要。不让他们摆摊,可能很多人就会被逼去偷去抢,影响整个社会安定。

    那么,我们的政府为什么就不能像泰国政府一样思考呢?我觉得,只要是有这个城管部门,那么,中国就不会有真正的地摊经济。在对小商贩的管理上,应该更多的是引导他们成立自治的组织自己管理自己,而不是弄一个像饿狼一样的城管部门在旁边准备随时把小贩们吃掉。管理部门也不应该是这种没有执法权的城管部门,而应该是真正的警察。当然,在管理时,应该是制定好法律,只要是他们不违法,你就不要干预。

    其实,所谓的占道,污染都是有解决方案的,只是这种解决方案不应该是让城管这种部门靠打人解决,而是要靠法律解决。实际上,我们看到城管这种部门其实就是一个很奇葩的单位,他们明明只是一个受委托执法的单位,结果,他们却不断的自我扩权,自我膨胀,没事找事。从最开始的清剿地摊,到后来的封各种非商业产权店铺,再到对贴转让告示也要罚款......变成了一个为所欲为的怪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