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坐影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神鬼之战:我的一次独特经历
5976 次点击
0 个回复
坐影 于 2020-05-31 13:00:43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长三角
神鬼之战:我的一次独特经历

2014年清明节小长假期间,我独自驾车翻越北疆通往南疆的冰大阪

冰达坂位于天山中部,海拔3500米以上,附近有天山一号、二号、三号冰川,地势险要,气候恶劣,一路上安全隐患特别多,有的地方,路面有冰,有流水,一边是危崖,一边是深渊,坡陡路滑,弯急路窄……

达坂上有一条之字形的盘山公路,俗称九盘道,公路开辟在山体碎裂的石块上,蜿蜒直上,隐没于云层里面

这天傍晚,我就行走在这段公路上;放眼望去,四周巨大的雪山如群马奔腾,又如连天接地的海浪翻滚;整个世界,冰清玉洁,只有夕阳的金光刺破团团白云,使一些雪山明亮耀眼,又使另一些雪山沉入阴暗

晚上,我把车停在路边一片较开阔的山坡上,车头向下,对着下山的路,目的是一旦遇到紧急情况,方便逃跑

睡觉前,我打开空调,把车烘热,然后再把车门锁好,把车窗关严,把携带的匕首,放在枕头边

没睡多久,我被冻醒了

我在车内从车后爬到车前,打开发动机,用空调烘了十多分钟,车内热了,之后,我关掉发动机,继续睡觉

但关掉发动机后,没几分钟,车很快就凉了

我的车上,只带了一床被子和一个军大衣。一开始,我把被子铺在下边,盖上军大衣,但军大衣裹不住整个人,我老是感觉身体四面发冷,这时,我又把军大衣铺在下面,盖上被子,但我身上,好像没有盖任何东西一样,冻得我浑身上下瑟瑟发抖;我把车上所有能铺能盖的,包括塑料袋子擦车布等等,都围在了在身上,但一点用都没有

我多次发动车,用空调把车往热得烘,但半天也烘不起来,而一旦关掉空调,车很快就凉了下来

开空调时,车窗玻璃又不能放下来——放下来,就等于没开空调,所以,车窗和车门,一直要紧关着,而紧关着车门车窗,一直开着空调,又害怕睡着了中毒或憋死在车内,因此,只好硬忍着,不开空调了

我浑身上下冷得直发抖,上下牙齿哒哒哒地在对敲。身体越抖越厉害,牙齿越敲越快,根本无法控制

我翻身起来,裹着被子和军大衣,把脸贴过去,爬在车窗上向外看,天呐!四周全是黑乎乎的鬼怪

鬼怪们在打闹,在奔跑,像一团团黑夜或一群群黑熊,瞪着血红的眼睛,露着锋利的牙,在明晃晃的月光下,时而向远处的雪山下跑去,时而又向我这边奔来,吓得我一手紧紧捏着裹在脖子上的被子,一手紧紧地握着那把长长的匕首,使劲瞪大双眼,目不转睛地看着它们的动向,好久好久,我全然不知,自己身上的寒冷

我深知,眼前的这些鬼怪,不是什么人,也不是什么野兽,只不过是自己大脑里面的幻象而已,但是,一个人深陷在这种四野无人的特殊环境里,除了他夲人,别人是体会不到他心中的恐惧感会有多么强烈

我平时在大脑从来没出现的东西,在这个时候不断涌现,层出不穷,有青面獠牙的,有披头散发的,有把眼珠子掉在脸上的,有吐着一丈多长血吞的,有向我举着簸箕大血爪的,还有把自己的头吊在空中,倒着走路的……总之,除了平常人们描述过的,许多都是我从来没见过的鬼脸鬼样——超出了我看过的所有恐怖小说和恐怖电影

我用尽各种我学过的心理学方法,比如,用匕首在空中乱杀乱刺,口里怒吼着,滚开滚开!有时还大声告诉自己,喂,老兄!清醒点,你眼前看到的这些都不是真实的事物,都是你大脑里产生出来的幻象,若再不赶快克服,你必患精神分裂症!

然而,不管我怎样喝斥,不管我用什么办法阻止,都无济于事

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我爬在车上,跪在被窝里,双手捂着脸,嘴里不停地嘟囔着,神啊神啊!快救救我吧!神啊神啊,快救救我吧!

这样嘟囔了半天,我的心绪稍好了一点,这时,我抬头向车窗外望去,一位大神,头上扎着飘飞的金丝帕,身穿齐脚长的白丝袍,目光如炬,表情严肃,怀里抱着一把金灿灿的宝剑,浑身上下放射着明光,默默地站在云端;稍倾,他用右手拿着宝剑,突然指向下界的鬼怪,一时间,鬼怪们像狂风中的落叶,迅速向远处的黑暗中逃遁

等鬼怪们逃光了,他慢慢地收回宝剑,随之转身离开云头,飘然走进天庭

这是,我的大脑豁然开朗,一下子就清醒了;我定睛再向窗外望去,天青地白,一片空旷

我爬在车内,五体投地,双手捂脸,失声大哭

哭完,我用餐巾纸擦干了满脸泪水,然后从车后面爬到驾驶座位上,发动着车,打开空调,一直呆坐到天亮……

说到这里,有人会说,你说的这些完全是在特殊环境特殊情况下一个人的幻觉

是的,是幻觉,但这种幻觉给人造成的恐怖感,和现实生活中某些事件给人造成的恐怖感是一样的,即两者对人造成的恐怖效应是一样的

在这种幻觉的世界里,要是没有那位大神的到来,还会有谁,能消除我心中的恐惧呢?

不管你们怎么说,不管你们怎样看待我这次独特的人生经历,反正从此以后,我再也没有做过噩梦,也再没有畏惧过任何人言

2020年2月2日礼拜天写于海口
2020年5月31日礼拜天改定于温江



回来后,我写了一首诗,连同路上拍的几张照片,一同贴在网上
现将这首诗附在后边面,多角度反映当时的情景:


翻越冰大阪

一会儿跃上山巅
一会儿跌入谷低
盘旋的山路,像飘动在空中的绳索
我的小车,犹如荡秋千

冰川从高空挂下来
散射着凶冷的白光
融冰在地上横流
消蚀着坑坑洼洼的山路

两边峭壁上
幻若有无数只恐怖的眼睛
阴森森的深谷里
飞驰着一条望而生畏的冰龙

上上,下下
起起,伏伏
峰回路转
来回折腾

上天,入地
或生,或死
一切
全靠自己驾控

……正当
夕阳把它的余辉
洒满大地
我终于看到了
挣脱后的一马平川

写于2014年4月7日礼拜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