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力量时评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陈裕咸被截访致死:“黑水公司”何以形成?
6757 次点击
46 个回复
力量时评 于 2020-06-16 15:50:38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陈裕咸被截访致死:“黑水公司”何以形成?资金从哪来?

    6月15日,“陈裕咸被截访致死”一案于近日宣判,12名截访人员因故意伤害罪分别获刑3至14年,其中,主犯牛力、苏日力格获刑14年,另两名主犯陈云、郭林鋆获刑11年。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认定,2016年7月,牛力成立了北京神州畅行汽车租赁有限公司,主要业务为遣送上访人员回原籍。(成都商报6月16日)





    上访作为一条反映公民所受冤屈的渠道是有充分道理的。因为在个别地方,由于自我保护主义的存在,又由于当事人与当地相关部门的纠葛,很难使当事人的冤屈得到应有的重视,使当事人不得不寻求它路,这是对社会实现公平正义和法治建设的一个不可或缺的重要补充,上访这是法律赋予公民的权利。而信访部门的存在,恰恰是为了甄别和解决这些冤屈。

    而对于一些地方来说,如果有人到京上访,他们就会将上访者看成是对自己的不服,甚至被看成是对自身部门威严的严重挑衅。因为一旦有人上访,就说明自己的工作没有做好,如果上访的人多了,还会影响部门的声誉,和地方的声誉,而最重要的,主要领导还会因此而影响仕途前程。





    以前都听说过一些地方的相关部门人员来京亲自截访,而这次“陈裕咸被截访致死”案,竟然是一个专门为截访而成立的公司所为,那个地方相关部门的人员居然将截访权权委托给了这个公司,自己既不留下恶名,也不亲自出面,充当了幕后的指使方。这种公职人员身份的奇葩穿越,本身就是一种阻碍实现社会正义的大恶。

    而这家专门从事截访的公司,其构成人员并不是上访者户籍所在地的公职人员,而是纯粹的异地社会人员,并有专用的车辆和针对性的截访流程。可想而知,这是一种链条化操作,这种专业化的截访手段与黑恶势力的雏形期没什么两样。而从这个角度来说,当地的相关部门不仅没有对恶势力除恶务尽,反而是跨地区暗中养恶。





    这家专门从事截访破坏了社会正义的“黑水公司”,却也因此得到了不菲的回报。据新闻深度报道,包括截访公司负责人牛力在内的12名主要嫌疑人被抓获后,牵出了江西赣州上犹县信访局雇佣截访人员遣送访民的事实,作为另一个独立案件也正在引发人们的强烈关注。但人们不禁要问:这家专门从事截访破坏社会公平正义的“黑水公司”,到底是如何形成的?

    陈裕咸之子陈维树对记者表示:“牛力的审讯笔录,存在与地方政府多年合作截访的供述,有与上犹县信访局长赖学文电话、微信沟通的内容。显然,这个信访局就是截访公司的资金支持者,而另外不禁要问的问题是:作为一个政府部门,这么多年资金是从哪来的?这么持久的资金供给,走的究竟是政府部门的什么账目?

    这起“陈裕咸被截访致死案”已经判决,12名截访人员被判3至14年。案件虽然判决,但并不等于一些地方相关部门雇佣“黑水公司”现象的终结。在一些地方,为了政绩,为了仕途,一些信访部门公职人员暗中与“黑水公司”这类势力勾结,并提供可观的资金支持,这严重偏离了法治社会的建设方向,给每个社会成员都带来了身心的不安,而其它地方是否也不同程度地存在这种“黑水公司”呢?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