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塞外布衣人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杂谈】 你以为你是谁
3418 次点击
22 个回复
塞外布衣人 于 2020-06-17 11:59:52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杂谈】 你以为你是谁


    “你以为你是谁”,这句看起来或听起来都十分庸常的口水话,却因在某种特殊的境况下出现或者说应云而生,就几经拿捏得成了今年网络上比较出彩的流行语。

    我在这里引用这句话,是试图带出另一桩事情。

    我非常喜欢央视《中文国际》频道中由刘芳菲主持的《文化之旅》栏目,理由十分简单,即它有很宽很厚的知识容量。这是主旨。至于多宽多厚,当然非一两句话所能述就。不过,多宽多厚的另一面,有时又不容讳言地带出了某种顾此失彼的现象,即睱疵也显而易见。

    于此所要述及的,就恰恰是睱疵。

    不知何故,前一阵子的某一期栏目,便让我产生了某种疑虑,或许就是在一两句话之间让人疑窦顿生。

    主要是那位佳宾、或者说画家王某昌先生——好像名不见经传——在侃侃而谈中,让我感觉到了他论人议事中的某种言过其实或虚以掩饰的心态。他为了强调某一方面的“重要性”,就无形中抹杀了另一方面的重要性,也无形中让自已陷入进了非此即彼的二值判断的怪圈之中。

    当然,他的出发点或许是百分之百的好,用时髦的话说即是充满了满满的正能量,在立足于宏扬祖国的传统文化方面,更是洋溢着满满的爱国热情。

    比如,他说中国画的最高境界是“道”,是“大自然”,是“本质性的生命”,是“生生不息的人的生活”等等。应该说,这些话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无可非议和无可挑剔的,都是具有一定的水准和高度的,根本毋庸置疑。

    但是,悖论紧接着就出现在这些“高度”的背后。

    原来,这位画家正在计划着要周游地球。

    他说,周游地球这话听起来似乎很大,其实很小,因为地球在宇宙中仅是一粒沙子,人只不过是在沙子里走一走罢了。这些话,同样是无论从哪个角度看,也自然无可厚非。

    不过,这位充满爱国热情的画家,或者说画家王某昌先生,却绝不是单纯地基于某种泛泛地旅游或写生,而是要以画载道,要把以上那些中国画中的“最好的元素”,拿过去对西方油画进行实质性的“补充”。或许,我所感觉到的问题,就恰恰出在“补充”这个字眼上。

    按逻辑推理,必须是A推出B再由B推出C,这是形式逻辑的基本程序。那么,按着这种推理顺延下去即是说,西方油画里没有中国最高境界的“道”,没有“大自然”,没有“本质性的生命”,没有“生生不息的生活”等等,所以就需要进行“中国式”的“补充”,也就如同断了胳膊的维纳斯,需要一位中国画家去将她把那两条谁都不知道怎样的“胳膊”给“补”上。“补充”之说,左看右看,似乎都在印证着这种推理。

    我对于画,尤其是西方油画是绝对的外行,绝不敢妄置一词,但是对于西方的文学,又似乎略知一二。那么就以文学为例,以那几项中国元素参照吧:

    一是“道”。那是纯粹中国化的元素,不过也可作为一种空灵感和飘逸感来观照。英国作家夏洛蒂.勃郎特的《简.爱》,通篇就给人一种浸入心底的凄美和纯正,有种近似于《红楼梦》般的空灵。无怪乎,连江青都说,她看英国电影《简.爱》,就看出了“透绿”,或许就是绿色的生命质感和空灵感。

    二是“大自然”。俄国作家契诃夫的《草原》,以及同是俄国作家的屠格涅夫的《白色草原》,就调动了所有的色彩来对大自然进行全方位的描绘,那种自然原色的变化与聚合,以及由此而产生的轻盈与凝重,都是无与论比的,效果上既有原生态的底韵,又有艺术创造的高度升华,可以说对大自然进行了最通透的把握和解读。高尔基说读契诃夫的《草原》必须要抱有一颗“单纯的心”,即是说,俄罗斯大草原的所有形态,已被契诃夫穷尽,当然也包括“大自然”被穷尽。

    三是“最本质的生命”。其实,说到底就是指生命的本身。法国作家维克多.雨果的《悲惨世界》和俄国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罪与罚》,就对人的生命或者说灵魂,进行了最真实的描绘和深沉的追问,他们从洁白中追问出罪恶,再从罪恶中追问出洁白,凸显出生命的最立体的本质。在对生命的扏著追寻中,恐怕鲜有出其右者。

    四是“人的生活”。应该说,不管古今中外,只要有人,处处都有生活,只是生活的方式不尽相同罢了。要说对生活描绘的多样性,恐怕谁也难以胜过法国作家巴尔札克,在他的作品里,各色人等的生活原生态都鲜明生动、呼之欲出。恩格斯就说过,巴尔札克的《人间喜剧》比当时所有的历史学家、社会学家、经济学家、文学家给于他的知识的总和还要多。当然,以上几例仅局限于文学。

    于此,以西洋的文学对照西洋的绘画,即可举一反三地得出某种结论,即立体的文学与立体的绘画,作为艺术的本体,应该是互为融通的。而事上,西人中的绘画大师也不胜牧举,无须赘述。

    进一步说,古今中外的文学与艺术(包括绘画、音乐、影视等),任何时候都是互为渗透,相辅相成的。同样根据逻辑推理,西方的文学既然能够把自然、生命、生活等等元素诠释得如此的深刻生动,又怎么可能让与文学密切相关的绘画严重失血呢?又怎么可能留下这么多的缺陷来让人“补充”呢?尤其是让一位名不见经传的中国画家王某昌先生来”补充“呢?这完全是一种悖论。

    想一想,比如一家人中,文学血肉丰满,绘画则甘瘪苍白,这能是同一个细胞的遗传组合吗?当然,并不是说他们的绘画就十分完美,就完美得来无可挑剔。只是说,绝对完美的东西在哪里都不存在,因为水晶里也有杂质。也只是说,王某昌画家在周游地球时,最好找准一种心态,即找准一种虚心学习、取长补短、融会贯通、东西方共存的心态来“周游地球”,千万不要居高临下、颐指气使,否则就会适得其反、顾此失彼,就会在异国他乡瞎子摸象,或者说,就有可能像唐吉诃德似地提着长矛斗风车,沦为笑柄,最终“载”不了多少“道”,学不了多少东西,又返回原地来踏步。这,同样是可以预测得到的事情。

    看模样,王某昌画家还比较年轻,似乎也很有创作的激情,可以说是有待雕琢的石材之身。我虽一介布衣,虽人微言轻,也真诚地希望画家先生能把“补充”改为一种“互补”甚至“学习”,姿态略放低一点,用他所说的中国画最高境界中的“道”,或者说“上善若水”中的“水”来先净化自已和洗练自已,那样,即令在国外的任何一个地方,都是可以异质相容、互为辉映的。

    切忌,千万不要你以为你是谁。其实,当你真正知道你是谁或有可能是谁的时候,你或许就不会你以为你是谁了。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6-17 12:03:01    跟帖回复:
   沙发
支持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6-17 12:49:17    跟帖回复:
3
  
    按逻辑推理,必须是A推出B再由B推出C,这是形式逻辑的基本程序。那么,按着这种推理顺延下去即是说,西方油画里没有中国最高境界的“道”,没有“大自然”,没有“本质性的生命”,没有“生生不息的生活”等等,所以就需要进行“中国式”的“补充”,也就如同断了胳膊的维纳斯,需要一位中国画家去将她把那两条谁都不知道怎样的“胳膊”给“补”上。“补充”之说,左看右看,似乎都在印证着这种推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6-17 17:43:07    跟帖回复:
4
  
    他说,周游地球这话听起来似乎很大,其实很小,因为地球在宇宙中仅是一粒沙子,人只不过是在沙子里走一走罢了。这些话,同样是无论从哪个角度看,也自然无可厚非。

    不过,这位充满爱国热情的画家,或者说画家王某昌先生,却绝不是单纯地基于某种泛泛地旅游或写生,而是要以画载道,要把以上那些中国画中的“最好的元素”,拿过去对西方油画进行实质性的“补充”。或许,我所感觉到的问题,就恰恰出在“补充”这个字眼上。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6-17 17:43:38    跟帖回复:
5
转至第2楼第 2 楼 财会 2020/6/17 12:03:01 的原帖:支持谢谢支持!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6-17 17:53:40    跟帖回复:
6
  
    我对于画,尤其是西方油画是绝对的外行,绝不敢妄置一词,但是对于西方的文学,又似乎略知一二。那么就以文学为例,以那几项中国元素参照吧:

    一是“道”。那是纯粹中国化的元素,不过也可作为一种空灵感和飘逸感来观照。英国作家夏洛蒂.勃郎特的《简.爱》,通篇就给人一种浸入心底的凄美和纯正,有种近似于《红楼梦》般的空灵。无怪乎,连江青都说,她看英国电影《简.爱》,就看出了“透绿”,或许就是绿色的生命质感和空灵感。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6-17 18:00:18    跟帖回复:
7
  
    二是“大自然”。俄国作家契诃夫的《草原》,以及同是俄国作家的屠格涅夫的《白色草原》,就调动了所有的色彩来对大自然进行全方位的描绘,那种自然原色的变化与聚合,以及由此而产生的轻盈与凝重,都是无与论比的,效果上既有原生态的底韵,又有艺术创造的高度升华,可以说对大自然进行了最通透的把握和解读。高尔基说读契诃夫的《草原》必须要抱有一颗“单纯的心”,即是说,俄罗斯大草原的所有形态,已被契诃夫穷尽,当然也包括“大自然”被穷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6-17 18:33:43    跟帖回复:
8
  
    三是“最本质的生命”。其实,说到底就是指生命的本身。法国作家维克多.雨果的《悲惨世界》和俄国作家陀期妥耶夫斯基的《罪与罚》,就对人的生命或者说灵魂,进行了最真实的描绘和深沉的追问,他们从洁白中追问出罪恶,再从罪恶中追问出洁白,凸显出生命的最立体的本质。在对生命的扏著追寻中,恐怕鲜有出其右者。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6-17 19:03:06    跟帖回复:
9
    四是“人的生活”。应该说,不管古今中外,只要有人,处处都有生活,只是生活的方式不尽相同罢了。要说对生活描绘的多样性,恐怕谁也难以胜过法国作家巴尔札克,在他的作品里,各色人等的生活原生态都鲜明生动、呼之欲出。恩格斯就说过,巴尔札克的《人间喜剧》比当时所有的历史学家、社会学家、经济学家、文学家给于他的知识的总和还要多。当然,以上几例仅局限于文学。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6-17 19:14:30    跟帖回复:
10
是人就行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6-17 21:05:49    跟帖回复:
11
转至第10楼第 10 楼 苏苏2012 2020/6/17 19:14:30 的原帖:是人就行谢谢续言!所谓“行”或“不行”,是相对而不是绝对,每个人都有属于自身的特点。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6-17 21:38:35    跟帖回复:
12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6-17 21:40:43    跟帖回复:
13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6-17 21:46:01    跟帖回复:
14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6-18 08:18:03    跟帖回复:
15
    王先生的绘画: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杂谈】 你以为你是谁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