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931067085ab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有过这想法,就得认罪
29889 次点击
29 个回复
931067085ab 于 2020-06-20 13:48:39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一、

    老鼠的四肢被牢牢缚在木板上,扭动挣扎着。

    一个八九岁孩子念着文书,疾言厉色地痛斥老鼠的滔天罪行后,宣布对它施以磔刑,立即执行。

    下面就是少儿不宜:

    小孩拿着小刀,剖开鼠皮,割下鼠肉。在老鼠吱吱惨叫声中,一丝不苟地刮去骨头上的肉丝,斩断四肢,再割断鼠喉。

    做完这一套流程后,孩子洗尽双手,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

    他把零碎的鼠尸扫到木板上,准备扔掉时,抬头看到了父亲。

    父亲:这老鼠犯了什么罪?

    儿子:前几天家里丢了块肉,是这只老鼠偷的。你说是我偷吃了,打了我一顿。

    父亲:你怎么断定是它偷的?

    儿子:在鼠洞口,我找到了它吃剩的肉渣。

    父亲:哪或许是别的老鼠偷的,没吃完,丢在这个洞口的。

    儿子:反正老鼠就是偷东西的贼坯,杀了它也没什么错。

    父亲:或许这只老鼠只吃下水道的的垃圾,没偷过东西。

    儿子张口结舌,想了想说:不管怎么说,惩罚了这只老鼠后,我心情舒畅多了。

    二、

    父亲念了一遍他的判决书,称赞道:文笔很老辣啊,真不愧是我的儿子。

    孩子得意地:平时常看你写的公文,自然就学会了。

    父亲:我做了一辈子刀笔吏,看来你也要吃这碗饭了。不过我要忠告你,人虽然不是老鼠,可同样具有非法获利的弱点,下笔陈述时,不能苛责求全,要时时存着宽恕之道。

    孩子摇摇头:那可不行,做了坏事就要严惩,一点也不能饶过。

    父亲叹了口气:如果那样想,谁都免不了要获罪的。

    跟着脸孔一板:你是怎么抓到这只老鼠的?

    儿子兴奋地:我请到一个捕鼠高手,他驯化了一只仓鼠,在洞口把老鼠诱出,跟着它钻进笼中。

    父亲冷冷地:你给了他多少劳务费?

    儿子一楞:那……那……那是我的压岁钱。

    父亲:你的压岁钱早花没了,是偷家里的吧?凭这点我也要打你个皮开肉绽。

    儿子脸色大变:我长大后,挣钱还你。

    父亲温和地:我也不打你,只让你明白一个道理,人的情绪失控后,免不了触犯法条,有时还要伤及无辜。比如这只老鼠,你处死它就能解心头之恨,但它究竟是不是偷你肉的那只并不重要。可如果你这样对待人,就会招来大难。

    儿子学乖了,连忙点头:是是是,我以后再不这样了。

    父亲心情沉重地:我们做小吏的,再小心谨慎也难免有失误之处。就象被你处死的老鼠一样,如果穷追深挖,都不免有取死之道。皇上对待大臣,也象你对待老鼠一样,只为发泄一下情绪,他想杀谁,都能找到确实证据的。

    儿子并不答话,心里却说:我要入朝为官,就学那只诱鼠,为主人办事尽忠职守。没有过失,哪能招来灾祸?

    这个孩子就是张汤,长大后成了汉武帝一朝最著名的酷吏。

    三、

    汉武帝虽然贵为天子,却是世界上最缺钱花的人。大修宫殿要花钱,求仙访道要花钱,开疆拓土、兴兵征伐更是个无底洞。

    让朝廷大臣束手无策的事,张汤却能轻松解决掉。

    盐和铁是生活和生产必需品,咱们将它国有化,实行专卖后,标出天价。他们为了活下去,咬着牙、砸锅卖铁也得买。

    搜刮老百姓油水不大,咱们征收富人税。隐瞒财产不报?咱们鼓励告密。举报有偷漏税行为的,查明后没收全部财产,奖一半给告密者。

    富人们把钱埋在地下?咱们重铸新币,宣布旧币作废。

    凭着为国聚财的功夫,张汤一路高升,爬到了御史大夫的高位。

    有个博士力主和亲政策,反对武帝连年征战地消耗国力。

    张汤质问他:给你一个省,你能不能保证不受外敌入侵?

    博士:我没这能力。

    张汤:给你一个县呢?

    博士:没这能力。

    张汤:给你一个营寨呢?

    博士默然不语。

    张汤:你如果连一个营寨都守不住,还谈什么忠君爱国?大汉养你有什么用?

    博士只好硬着头皮:我能守得住。

    张汤:好吧,那就让你到边境守一个山头吧。

    一个月后,外敌入侵,砍了他的脑袋。

    从此再没人反对武帝用兵。

    四、

    司马迁把张汤列为酷吏,是在以偏盖全。公允地说,他是难得的忠臣。

    同朝官员请客,他从来不去。自家的红白喜事,也一概不收礼金。

    同事劝他:你这样会被孤立的。

    他点点头:孤立了好,为皇上办事时,就不会有私心杂念。

    给武帝办事,他果真不偏不私,不遗余力。无论是皇后的巫蛊案,还是同姓王的谋反案,他都按照天子的意图,做得雷厉风行。

    有人指责他:你这不是依法办案,而是揣摸上意。

    张汤不以为然:法律就是维护皇家利益的,顺应皇上的意图,就是依法的核心。

    军费紧张时,武帝听从张汤的建议,出台了一项政策:诸侯王来朝进贡珠宝,必须用一尺见方的鹿皮做底铺。

    这鹿皮当然由皇宫专卖,一张四十万钱。相当于四个中产阶级的全部家产。

    当朝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