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刘旷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千亿身价之后,美团、拼多多的新增量之战
8720 次点击
19 个回复
刘旷 于 2020-06-24 09:41:29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配图来自Canva

    据6月21日福布斯实时富豪榜显示,截至6日21日4时,拼多多创始人黄峥的身价已经达到了454亿美金,正式超越马云。而在他身后的拼多多市值已突破千亿美金,稳稳地超越京东,成为当之无愧的中国互联网市值老四。

    与此同时,美团低调上线了“快递发货”的新业务,在供给短缺的地区,页面会显示快递发全国的门店。这是美团在近期市值突破万亿港币(市值逼近1300亿美金)之后的又一个新动作。

    事实上,很多人关注到这种变化,但却少有人注意到这种变化是从何时产生?这种变化对于美团、拼多多而言,又意味着什么?

    对美团而言,进入快递货运领域,算是一次新的尝试,联系到此前闪购配送华为手机等案例来看,这算是其前一个动作的延续。

    拼多多则在紧守下沉市场的同时,频频试水火车票、3C家电等此前并不涉足的边缘品类,进入京东、阿里的腹地。与此同时,面对巨头的反扑,拼多多通过与国美等家电巨头合作,合纵连横形成新的竞争格局。而今面对巨头下沉争夺增量,拼多多、美团的新增量大战一触即发。

    身价飙升千亿

    近三个月美团、拼多多的股价持续暴涨。据雪球网的资料显示,拼多多在3月底还只有418亿美金市值,而美团在4月底还只有6000亿港币出头,还基本维持在去年的水平线上。

    但在4-5月份,美团、拼多多的市值就开始迅速暴涨。两者市值上涨的情况类似,两者市值暴涨均出现在发布新财报和新业务的时间。如美团发布闪购业务、美团2019年年报,拼多多发年报、与国美的合作等等时间点。

    之后,拼多多的市值便从500多亿美元一路飙升,到昨日更是一举突破千亿美金市值。美团的市值也在一路高涨,并在6月22日一举突破万亿港币,上涨的时间与财报季基本吻合。那么,财报究竟讲了什么,让资本市场如此看好这两家公司的发展呢?

    实际上按照上市公司财报的标准来看,两家公司在今年第一季度财报都不算好看。一季度,无论是美团还是拼多多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亏损。按理说,对于这种长期亏损的公司,资本向来谨慎,为何选择在此时重仓加持呢?

    其实,换个角度,这个问题就一目了然。拼多多紧紧抓住下沉市场,美团则紧紧依靠线上暂时触及不到的线下流量做本地服务电商,如今两者均已形成了先发优势,不再那么容易被轻易冲破,疫情后这种情况则进一步凸显,这正是外界衡量其价值的根本所在。

    美团、拼多多何以走到今天这一步呢?放长远来看,拼多多、美团的市值飙升只因它们抓住了增量市场。

    增量市场的胜利

    2019年财报显示,拼多多2019年年活跃用户净增长1.67亿,总用户数也首次突破5亿直奔6亿,已经稳居电商平台第二的位置;活跃卖家、收入规模都实现了大幅增长,GMV更是突破万亿。一季度,拼多多仍然实现了同比44%的增长。靓丽的成绩,让外界自然对拼多多刮目相看。

    美团2019年活跃用户为4.5亿用户,较2018年净增加活跃用户5000万,由此带动总体营收实现了同比49.5%的增长,2019年全年营收也逼近千亿,并首次实现了年度盈利。2020年第一季度它的总收入为167.54亿元人民币,市场预期为161.14亿元,也好于市场预期。

    在疫情笼罩行业普遍增长乏力的情况下,它们的财务数据给外界传达出了积极信号。不过,它们的表现看似“反常”,实则必然。

    美团作为一家互联网公司,其兴起却受益于线下流量。彼时,互联网巨头普遍沉迷于线上流量争夺,而美团则全身心发力线下市场,将未触网的线下流量招揽至线上。作为首个吃螃蟹的人,美团在这波红利中自然受益匪浅,并且影响至今。BAT后知后觉涌入市场,但在这个空白市场并没有讨得多少好处,反而坐视美团步步做大。

    拼多多与美团的打法则有异曲同工之妙。拼多多通过微信实现下沉,错位竞争杀出一条血路,通过将下沉市场的需求聚合起来而后反向定制,完成供应链改造升级,形成了拼多多式的创新发展。

    回头看,本地线下流量的线上化和下沉市场流量,是近十年来最大的互联网流量红利。而抓住了这个增量市场的拼多多、美团,自然成为这个巨大红利的得利者。

    不过,如今这些市场红利因为它们两家的崛起,逐步暴露在聚光灯之下,巨头砸钱涌入,美团、拼多多只能做严防死守。

    巨头反扑,一边死守一边强攻

    美团和拼多多的崛起,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了行业前辈们敏感的神经,招致巨头反扑。

    如本地生活领域,阿里在不断升级自己的组织架构,将战略重心放在了本地生活服务领域。今年1月份,蚂蚁金服董事长胡晓明兼任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董事长;3月,胡晓明宣布支付宝升级为数字生活开放平台,聚焦服务业数字化的新战略目标;4月,天猫超市升级同城零售事业群。

    这次组织框架变革,一改过去分兵作战模式转为集团军模式,将阿里的本地生活板块统一编制,力出一孔;从产品形态上,直接拿自己王牌应用支付宝改版力推,其决心由此可见一斑。

    为应对阿里变阵,美团则将善于打硬仗的高级副总裁王莆中调出来,整合资源,增强守备的力量。

    拼多多面临的情形也类似。在下沉市场吃得红利的拼多多,遇到阿里聚划算、京东的京喜双重围剿,拼多多此前百亿补贴、游戏裂变的玩法,很快就被直接套用在了阿里、京东身上,京东极速版、淘宝特价版火热上线,百亿补贴如疾风骤雨般落地。

    阿里、京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