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塞外布衣人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随笔】 瞬间一梦
1844 次点击
4 个回复
塞外布衣人 于 2020-06-25 09:14:23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随笔】 瞬间一梦


    人们常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不过,但细究起来又不尽然。

    白居易的叙事长诗《长恨歌》,似乎是一大佐证。

    唐明皇李隆基在爱妃杨玉环缢死马嵬坡后,成天朝思暮想,魂不守舍,思念得来几近痴呆状态。然而,就算如此的“日有所思”,却并未“夜有所梦”,结果如诗所述:“魂魄不曾来入梦”。这或许就是一种梦的逆悖,你以为想梦到什么,其实什么也未曾梦到。

    辛弃疾的“众(梦)里寻他千百度”,才“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即是说,千百次的寻觅,才成就了一梦。藉此也说明,梦,任何时候都不可能随心而欲,它只能轻轻地来了又轻轻地去了。

    以此而论,梦似乎就是意识流,是人脑中的一种无规则意念的组合,没有任何明显的逻辑指向。有时候,往往出现在脑海的这样或那样的梦,是根本没有想到过的,更别说是事实的本身。

    只不过,反过来观照,不管你想到或没想到,平常人做平常梦则是一种定数,也是一种渊薮。比如,叫化子就不可能做皇帝梦,皇帝老儿也不可能做叫化子梦。即是说,梦也似乎有着“等级”之分。

    因此,以布衣为例,我既没有做过那种什么剑指南山、气贯长虹,唿地一道白光闪过的大侠梦,也没有做过那种救人于水火, 解民于倒悬的伟人梦;既没有做过那种大笔一挥就著作等身,卷轶浩繁,颐指气使的文豪梦,更没有做过那种徜徉在鲜花丛中,蝴蝶翩翩起舞,美眉频频含笑,还有人送来牛奶和面包的罗漫蒂克的美梦。等等。

    我所做的,多半是凡人琐事中的既莫名其妙,又稀奇古怪的梦,白天从未想过,之前也无预感,也就是说没有半点逻辑程序和理由。

    就因此,好些梦做了也就做了,全都烟消云散,没留下任何印痕。

    只是有一个梦,似乎太特别,竟记忆犹新。尽管已过去了若干若干年,那情景还晃如昨见——

    凌晨,快要起床的时候,我感到一阵心悸,大约是梦魇了。不知是在家门口或是其它的什么地方,白茫茫一片。突然间,有一个十分高大的女人站的我的面前,仔细一瞅,却是一个老太婆。她长着一张颧骨高耸的脸,眼角的皱纹,从两面分斜下来连着嘴角,脑后一团盘髻,耳边垂两绺白发,手里手攥着一块椭圆形的带砂眼的石头。她向我投来了似笑非笑,似恶非恶的眼光,感觉很诡异,但可怕却是一定的。

    我刚张开嘴想问话,她却一翻胳膊,顺势将那块石头猛地掷了过来。我一阵目眩。似乎被砸着了,但却毫无疼痛感 。

    “嘻嘻嘻”,她突然笑起来,满脸的皱纹像散开来的蜘蛛网一般。有时候,人们看见一种笑比看见哭还要难受,即是说笑远非哭那么简单,它包含着太多的诡异,是某种无法解析的密码。

    真可恶!我立刻从地上捡起一根木棍意欲打过去,但却怎样也抬不起胳膊,无疑是梦魇压迫着神经之故。

    这时候,她开始侧身挪腿,慢慢向后移动,地上留下了一圈又一圈的脚印。同样在这时候,我才看见了,她原来有着一双被裹缠过的小脚,这小脚衬着算得上高大的身子,退与进都给人一种颤颠颠的感觉。她似乎有着过时的悲哀。

    须臾间,她又猛地一回头,弯下腰去,用右手拾起一块更大的石头,并高高地扬起手来;满脸又蜘蛛网般散开,又似笑非笑,似恶非恶般连着身子,连着石块,颤颠颠向我扑了过来。我想大吼,却发不出声来。她偏平的身子压着我,几乎脸贴着脸,这种难受,似乎连力比多都是一种扭曲。

    或许接近梦醒时分,梦魇也到尽头。不过依然觉得身子被压住了不能动弹,嘴嗫嚅着想说点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呼息很急促,有一种说不出的恶心感。事实上,有时候脑子里由于存有某种阿Q精神,竟希望恐怖来临,竟觉得恐怖比无奈无聊要好许多。难怪,《聊斋》会被众多的人所青睐,这都与虚虚假假的梦千丝万缕地关联着。

    ——梦醒过来,满脸冷汗。这不是《聊斋》却胜似《聊斋》,鬼是彻底的假,疯人却是真。冷汗也是真。

    由此,得出了一个非逻辑的证明:疯子掷石头打人是真,正常人拿木棍仅是一种唬人的架式;疯子无所畏惧,正常人却顾虑重重。

    从那以后,我就非常害怕见着疯子,不管是真是假,都觉得那是灵魂的扭曲带出的恐怖。我真怕疯子来毁掉我们或者说人们业已习惯成自然的裹得既紧凑又温暖的生活。

    我再不愿意做这样的梦了……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