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易木瓜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端阳说阳
3671 次点击
1 个回复
易木瓜 于 2020-06-25 18:19:31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文化散论

                              端阳说阳

  




    今年的端阳,过得五内杂陈。也就来杂说几句。

    如果不是因为大疫重开,此时我或许已经走在下乡的路上。去看青山绿水,深呼吸,再深呼吸,一吐郁闷。看乡下人过端阳,买几只土粽子,闻闻野地里新鲜的艾香。不能成行,也不去怨天尤人。天道如此,怨也无用。退而求其次,你还健康地活着,能吃能喝能睡,已是人生之大幸。

    不能出门,但得起床。难得今日放晴,在家也有风景可看。守着向东的窗台,放稳相机,不挪机位,拍拍拍,拍上一气,看着东天亮起来,红起来,血红的太阳从东山一点一点探出头来,渐渐升高,成就一轮浑圆,郁闷随之缓解。

    这是我的端阳节之端和阳。好开端,阳气升。

    前两天京师新闻发布会,有官人说今年京师端午节如何安排云云,半句没听进去。心思多放在疫情上,那不仅与我,还与许多人休戚相关。京师人怎样过端午,我打根儿就没准备过,听它做甚?今天想来,还是该听几句,然后比照着,看京师人这端午过得咋样。

    今人的端午暂时看不着,先看看古人的端午。

    清人富察敦崇《燕京岁时记•五月端阳》云:“京师谓端阳为五月节,初五日为五月单五,盖端字之转音也。”也有说端为开头、初始,初五也即端五,而端五是五(午)月的第一个午日,故又称端午,似乎更通讲。

    端字有此一说了。阳字呢?根据古代历法推算,第五个月即“午月”,午月午日谓之“重午”,而午日又为“阳辰”,所以端午也称为“端阳”。另据梁朝人宗懔《荆楚岁时记》载,因仲夏登高,顺阳在上,五月正是仲夏,它的第一个午日,正是登高顺阳天气好的日子,故称五月初五为“端阳节”。且依此两说。

    今日顺阳。

    大太阳从早晨晒到下午。呆在家里,勉强可过,小电扇幽幽吹着,空调都不必开。要到山上去拔艾草,去溪边觅菖蒲,就是另一回事了。所以说,在哪座山,唱哪个歌。后羿那个时代,天上有十个太阳烤着,别说庄稼,人还怎么活?后羿搭箭射下九个太阳,留下了今天这个,我都还得躲着。但街上摆地摊卖粽子的呢?即使在别人的檐下躲着,还是免不了热。我相信今天虽然是端阳,因为闰了个四月,盛夏早至,大多地方气温三十几度,但该测核酸的还得测核酸,该守小区的还得守小区。你的命在那里。

    所以不仅得顺着太阳,还得顺着你的命。

    我今晨吃了煮鸡蛋(必有蛋黄),粽子(想起屈原)。

    我中午吃了土豆烧牛肉(想起那个遥远的愿景),喝了红酒(红色的枸杞酒)。

    据说今天应该喝黄酒,而且最好是雄黄酒,但我没有,很久没见过雄黄了,好在颜色还算接近,有点像晴天和多云天气,太阳还在那里,都一直顺着,只是多少而已。也颇像我现在的精神状况,偶尔有点想入非非,离经叛道,但多数时间还得顺着,顺民,低眉顺眼,顺坡下驴,顺水推舟,等等,不强出头,以便下一个端阳时还吃得上粽子和土豆烧牛肉,喝得上红酒,然后谢主龙恩。

    而且多种古籍认为,农历五月为“恶月”,五日为“毒日”,因此时入夏,各类毒虫病菌孽生为灾,瘟疫开始流行。我们早已经历了流行,再流行之时,又恰逢毒月,人就得多有提防。提防病毒。提防小人。提防百年一遇的洪水。提防黑夜太长,前路艰险。我也未能免俗,早几天就把家人拿回来的艾草,挂在客厅里。我几年前就在鱼池栽过菖蒲,已经长出一大丛了,葳蕤得很。今年更有先见之明,年初春天未到,我早拔了一株小菖蒲,栽到一只小花盆里,可以随时想挪就挪个地方。据说这些都能避邪,杀毒,至少心理上是个安慰,想我已经尽了力,有没有用,报与不报,且自由它。

    孔尚任《桃花扇•闹榭》有云:“节闹端阳只一瞬,满眼繁华,王谢少人问。”王谢如果是指“旧时王谢堂前燕”里的达官贵人们,更轮不上我等操心。先天下之忧而忧,是伟人和圣人们的事。平民百姓,更多留心自己盛稀饭的缽,看它盛多盛少,凉与不凉。

    太阳还在照着,端阳还在过着,匆匆此笔,权当应景。

                2020.6.25  17:47  急就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