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闲散之人0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梦里的村庄,梦中的河(2)
26525 次点击
8 个回复
闲散之人0 于 2020-06-26 08:43:46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文化散论
  












                          梦里的村庄,梦中的河(2)

    庄河记忆

    讲述这段充满着时间跨度的往事,我最想做的是静静的梳理自己的思路,尽最大可能去还原我所亲历的这些往事,为何要讲述这些往事,没有特定的意义和指向,也许就是为了不能忘却的纪念。

    01.

    1969年12月28日的清晨,我被几乎从未经历过的喧嚣惊醒,是狗吠,是雄鸡报晓。

    天,亮了,我仔细认真的看着这个我们不知道要借住多久的“家”,就是土坯房,在火炕这一面的南向,一扇窗子,我第一次见到,是那种上下开合的,而且只有上半部才可以用木棍支开,更让我感到不可思议的是,木格子的窗棂,居然糊着一层薄薄的白纸,在窗子的下半部中间,嵌着一块一本书大小的玻璃。

    尽管儿时母亲带着我去山东的老家,但眼前看到的这一幕和我印象里的完全不同。

    母亲为我穿了厚厚的棉衣,然后我走出了屋子,外屋是灶间,靠我们这间屋子门边上,是一口大锅灶,对面同样是一个大锅灶,显然是两家人分别做饭的地方。

    我仔细的看着这座老屋,后来我知道差不多有近百年的历史,是房东大伯的祖辈闯关东落脚在此而建造的。

    房东大伯个子高高的,带一点络腮胡子,说话不急不慢的,手里擎着一杆烟袋锅,烟杆细长,乌黑锃亮,看样子是有年头的。他摸摸我的头:小子,起来了啊?

    我有点怯,躲着他的手掌。

    正在大锅灶前为马上要走的两个哥哥做饭的母亲笑着:你躲什么啊,让大爷摸摸不行啊?

    02.

    走出屋门,迎面两条个头不小的土狗,充满善意的冲着我摇着尾巴,似乎是天生不惧,我招招手它们都跑了过来,我分别摸了摸它们,就此,这两条狗成为我最好的伙伴这都是后话。

    房东大伯家的房子是四间,不完全是土坯,间或有点青砖,屋脊上,镶着青黑色骑脊的黑色瓦片,多数地方都是苫着草。这算是草屋和砖屋的结合么?

    一道半人高的矮墙,墙那边有是一户人家,也是四间房子,山墙直接相互接壤,院子里比我们热闹的多,一片鸡飞狗跳的场景,我会在后面的文字里说他们的故事,暂且不表。

    也就是顺着四间房子铺展开的一个长长的院落,出屋门左手边不远,是一盘石磨,这个我在山东老家见过,一根磨出了油光的磨杆,我跑过去呲牙咧嘴的推了半天,磨盘纹丝不动。

    房东大伯叼着大烟袋哈哈大笑。

    矮墙上,把我吵醒的那只大公鸡没表示出该有的足够友好,警惕的,远远的看着我,嘴里咯咯咯的,觉得不是什么善意的表达。倒是两条刚认识的狗,围着我撒欢。

    斜对着石磨右前方的是一个围栏,我走过去瞅了一眼,栏舍里有一头猪,没有多大个儿,这只猪的也是有故事,也先放下不说。

    挨着猪圈是茅厕,露天的,原生态的。

    房东大伯的儿子出现在我面前,大伯让我叫他二哥,我就叫了,只是他似乎没啥反应,呆呆的看着我笑,大伯说他耳朵有问题,你大声喊他,我提高了声音有喊了一句:二哥。

    这次他听到了,依旧是憨憨的笑着应到:兄弟。我是觉得这个二哥似乎哪里有点问题,这都是后话。

    03.

    母亲的早饭准备好了,因为我的两个哥哥要回程赶路,耽误不得。这顿早饭很多年后我总是难忘,那是因为也算是我们家其后很少的一次就差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的大姐一家了,否则就算是团圆。

    饭桌上的气氛有点压抑,母亲不听的嘱咐两个哥哥,回去后一定要把自己的生活搞好,尤其是对二哥叮嘱的最多,因为二哥技校毕业后,属于定点培养的,很快就要去四川的大三线机车工厂。

    说着说着母亲就流泪了:你们都好好的,别让我担心啊。

    父亲话不多,说的都是正能量的鼓励词儿,诸如好好工作,努力上进之类的,但有一句话我记住了:有什么困难赶紧告诉我。很多年后,当我亦为人父,我深深知道这句话所包含的情感和力量。

    望着两个哥哥远去的背影,母亲的脸上清泪流过。嘴里念叨,这一别谁知道什么时候再能看到你们?这一年,我大哥23岁,我二哥19岁。

    12月份北部山区是很冷的,但是没有多少落雪。

    送走了两个哥哥,天已经光亮。

    我走出了院子,认真的看着这里陌生而让我感到新鲜的一切。

    迎面是一座山,当时看起来很高,现在其实并不高的山。这座山名字很响亮:鸡冠山。现在我知道这座山海拔520米,因头顶一块巨石形似鸡冠而得名鸡冠山。

    沿着鸡冠山伸展的山坡,有着稀疏的落雪,残雪在山岭之上,绿油油的松树反忖着残雪的洁白。

    后面有很长一段时光,我跟着房东大伯,走遍了鸡冠山的北坡。

    04.

    我们借住的这个自然屯,名字叫韩屯,望文生义,一定是韩姓人家居多,当然这个屯子里另外还有一大姓氏那就是白姓。基本这个屯子以这两大姓为主。

    距离蓉花山镇,(当时叫公社)大约两公里左右的路。

    庄河当时的建制是县,现在属于大连市管辖的地级市。

    我曾经和朋友们讨论过庄河的地理地貌,有人说庄庄有山,村村有河,我觉得前一句值得商榷,后一句绝对算是真实写照了。

    按照官方的说法是“五山一水四分平地”,但我觉得这都是笼统的表述,所谓村村有河绝不虚传。庄河境内有英那河、庄河、湖里河、小寺河、小沙河、寡妇河等流域面积超过100平方公里的河流13条,流域面积超过50平方公里的河流22条,流域面积超过20平方公里的河流53条,这些河流总长度882公里。碧流河为庄河市与普兰店市的界河环绕于西,庄河、英那河襟带于中,湖里河、地窨河纵贯其东。全部河流均发源于北部山区,流经中部丘陵区及南部沿海平原区,大多数河流流向基本由北向南流入黄海。

    而更多叫不出名的,或者是只有当地人知晓的那些大大小小的河流数不胜数。

    多数村庄里的河都是不大的河流,遇到枯水的季节会出现短暂断流,但是,水质真的是非常清澈,这些河水基本都源于高山沟壑,一路流过,无声潺潺,带着清澈和清凉,流向远方。

    一旦遭遇强降雨,那些从村子边上经过的河,顿时会让你感到畏惧,浑浊的河水,一路汹涌,大有摧枯拉朽的意思。我曾经很多次看到过汹涌的河水裹挟着从上游带过来的木头,家禽,牲畜,河床里大个的鹅卵石在翻腾,大有势不可挡的架势。

    05.

    刚到农村的新鲜感,很快就会消失。但我依旧对门前的那座山感兴趣。当然,还有我们吃水的那条山溪。

    大概离家数百米,一条从鸡冠山北坡流下的山溪,是我们生活用水的地方。一条不算凶险的沟壑,尽管乱石丛生,但是,那条山溪却无比清澈,更惊奇的是就算是在冬天的12月水也很温暖,虽然山溪经过的地方已经结了晶莹的冰层,但是,在取水的那湾天然的水池,没有结冰,雾气蒸腾。

    只需要用瓢把水盛进水筲担回去就可以。

    最开心的是每一瓢水里都可能有小鱼,这对我而言简直无比开心有趣。

    有开心就有不开心,很快最大的问题出现了,那就是水土不服。所谓水土不服,我理解就是一个人乍一更换生活环境,之前体能的平衡可能就会被打破,就会出现紊乱。

    山区的水质偏硬,碱性大一些。大人们的适应没问题,孩子们就吃足了苦头,因为水土不服带来的身体奇痒,于是抓挠,结果出现抓破了,皮肤感染。

    说实话,我的症状并不算厉害,后来搬到家属区看到那些伙伴们,才知道他们中间很多人都被折磨的很厉害。

    为了应对水土不服,各种土办法洋招数都用上了。土办法也不知那个高人指点,说是弄点本地的泥土,煮着水喝然后就好了,还真就喝过,当然是沉淀后再喝的。父亲从单位开回来一些涂抹的药物,在创面上涂抹,也不知道是那种方法见效,折腾了一个多月,在春天开始的时候,终于消停了。

    奇怪的是在我们离开那片土地很多年后,再回去却适应了,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唯一和理解的解释大概就是我们已经长大,身体机能具备很好的适应性了吧。

    2020年6月26日星期五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6-26 08:45:01    跟帖回复:
   沙发
顶起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6-26 12:37:11    跟帖回复:
3
顶起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6-26 17:52:08    跟帖回复:
4
赞一个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6-26 17:57:56    跟帖回复:
5
四十年前,如果没有意外,农村、依然实行小农经济,工厂里实行严格的等级制度,蓝领白领,都经过严格的考核加群众推荐制度。大规模号召技术革新,从经济上实行奖励,甚至可以奖励股份。工厂经济效益上来后,反哺农民,工农齐头并进,估计用不了十年,就能达到现在的经济地步,甚至更好。

不信?参考日本的战后恢复,用了多长时间?

那样,山还是原来的山,水还是原来的水。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6-26 20:43:49    跟帖回复:
6
风景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6-26 21:05:13    跟帖回复:
7
完全正确!
他们哪里知道当时国家的底气!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6-26 23:36:48    跟帖回复:
8
69年,我父亲在农村任公社革命委员会主任,生产大队的年终分配方案公社秘书都要拿给他看,就是同一个生产大队,有的小队分红是每个正劳力每天分红2元,有的小队只有二角,原因就在于各个小队的自然条件不同,有的小队山是柴山,可以将柴卖给供销社,有小队山上全是石头,只能靠开荒种地,有个平原的生产大队各个小队的分红值差不多都是一元五角,原因是这个大队拥有一个大湖泊,靠养鱼和蚕桑分红高,还有一个生产大队山上全是水果,但卖不出去,全公社最穷,分红只有一角五分,但现在这个村是全乡最富的村,因为水果的价格上去了,而原来分红最高的生产小队由于柴已经卖不出去,反而成了最穷的地方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6-27 18:35:22    跟帖回复:
9
好文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梦里的村庄,梦中的河(2)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