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杨昇说说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高考两次被顶替,那些年去野鸡中专的人要自查被替
11870 次点击
34 个回复
杨昇说说 于 2020-06-26 17:09:50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这两天,关于山东被冒名顶替上大学的新闻成了全网热点,先是山东冠县农家女陈春秀在16年后发现,自己2004年考取了山东理工大学,结果被别人顶替了, 不知情的她只能流落他乡去打工。一晃16年青春年华已逝,自己还在最底层为生存而苦苦挣扎,而顶替她上了大学的人已经成为了公务员。

    

    随后被曝出的新闻是:山东两年查出242人冒名顶替上大学。被冒名顶替的大学,甚至还包括中国海洋大学这样的985高校。

    

    再之后曝出的新闻是,一个名叫苟晶的山东济宁女子,在全网实名举报自己1997年和1998年两次高考均被顶替的事件。当初平时成绩特别优秀的她,两次高考均落榜,第二次高考后她莫名其妙地收到了湖北黄冈的一所名叫湖北黄冈水利电力学校的录取通知书。她从未填报过这个学校的志愿,去了之后才发现这所中专是一所“野鸡学校”,她的班上40多个同学,除了4个外省的,剩下的全都是山东的学生,而且所有的学生都没有填报过这个学校的志愿。苟晶在这个学校读了一年之后就打工去了。直到21年后的今天,她看到同学发给她“山东高考冒名顶替查出242人”的新闻,才又想起当年,气不过的她决定站出来实名举报她的高中班主任及其顶替者班主任的女儿。

    

    

    苟晶的案件曝出之后,我看到的最让我愤怒的讨论是这个:

    苟晶被顶替两次的可能性不大。第二次没考上是第一次顶替的延续操作,因为不能让真“苟晶”进入系统,否则会和假“苟晶”冲突,所以第二次高考成绩或录取通知书被“黑吃”了,就是“人为灭失”了,然后保险起见给卖到一个没报考的野鸡学校。班主任大概率赌苟晶因家庭贫困不会复读,因此第二年是补救操作。所以复读的那一年,老师是十分清楚的,苟晶成绩再好也没用,因为她已经没有身份了,成了高考黑户。老师就一天天看着她蒙在鼓里,点灯熬油拼命学习,也照样是一场空。不仅如此,还要把她卖到野鸡中专,收一笔招生提成。

    

    可恶的是,从她第一次被顶替的那一刻起,她已经注定不能再考大学了,因为她的档案已经被调走,已经在上大学,班主任包括其他老师就跟耍猴一样看她辛辛苦苦再读一年。大家知道高三尤其复读一年那是什么生活,他们却在一边看哈哈,第二年她也上不了正规学校,只能把她发配到不要档案的野鸡学校。这一点真的惨,她家还是农村的,多供一年压力太大。

    

    如果这些知晓高考录取程序的网友的分析是正确的,那么苟晶的班主任老师当年的恶真是罪恶滔天,杀人越货也不过如此吧!这种恶真让人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当我跟一个老乡讨论苟晶的案例时,他说,咱们省当年顶替上大学也很疯狂,你只是不知道而已。经他这么一说,我心头一惊。

    我是1998年上大学的,而苟晶是1997年1998年被顶替的,也就是说,如果当年顶替上大学这粒时代的灰尘落在我头上,那么,此刻我一定在某个建筑工地搬砖,有没有娶上媳妇难说,如果侥幸娶上媳妇,孩子也肯定留守在西北农村,没人管,没有好的教育,孩子大概率学习成绩不行,到如今孩子应该也到了该娶媳妇的年龄,由于当地女孩子稀缺,彩礼动辄二三十万往上走,还得要求在城里有房,建筑工地搬砖的我肯定搞不来这么多钱,孩子很大可能会打光棍。

    

    我没有夸张,出身于西北农村,没有上大学的人的另一种人生,大概率就是这样,因为这是我老家普遍的现象。

    是高考改变了我的命运,是这所985大学让我重生。

    感谢当年的“不替之恩”啊,我是何其幸运!

    在我感叹我的幸运之时,我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那大约是2004年、2005年的样子,有个朋友在某野鸡中专临时代课,他告诉我一件很奇怪的事,这个野鸡中专有一部分初中毕业的学生,普遍都很差。但是也有一个班,是从一个遥远的西部省份招收的高中毕业生,一个班五六十人,全部来自这一个省,这些学生一个个都特别老实,而且基础知识都特别牢靠。以他的看法,这些学生无论如何都不该来这种野鸡学校上学啊,这个野鸡学校烂到根本就不像个学校,山野之中一栋破楼而已。他没给这些高中毕业的中专生代过课,他只是对隔壁班这些学生感到好奇和疑惑。

    那么,今天苟晶的案子爆出来之后,有了上文网友对苟晶两次被替的分析,我不知道读者朋友们看到我说的这个奇怪的事件有何感想,我承认,我把这个见闻和苟晶案联系在了一起。

    任何的猜测都只能是猜测,要水落石出,必须当事人出面。而很多被替考的当事人已经沦落为社会的最底层,谋生的压力使他们无暇顾及其他。


    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提醒他们:

    如果在2000年前后的十多年内,你上过高中考过大学,且你来自农村里贫穷的家庭,平时你的学习成绩还不错,结果高考后的成绩低到不可理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