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闲散之人0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梦里的村庄,梦中的河(3)
23339 次点击
11 个回复
闲散之人0 于 2020-06-28 16:17:43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文化散论
  













                      

                     梦里的村庄,梦中的河(3)

    庄河记忆

    在51年后的今天,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路,写下这篇略带漫长的文字,对我而言,这段亲历的人生,包含着太多太多的东西,这也是我一定想把它写出来的原因。

    01.

    1970年的元旦新年,是我在乡下度过的第1个新年,和过去的那种新年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一转眼,从城市来到了农村,而且是北部的山区,又是一个冬日,就算有新鲜感,看到的也都是荒凉。

    唯一能感受到生命颜色的是,对面山坡上山顶上,那些绿油油的松。

    对母亲而言,这样一次搬迁,她内心有太多的不舍和纠结,尤其是元旦过后,从青年点请假回来的二姐也要回去,曾经还算是热闹的一大家子,咱也就剩下父母和我,一家三口。

    当然这也是人生必须要经过的一些路,人总是要长大要离开,总是会面临着分别,这是生活带给所有人同样的感觉,这个没有什么值得抱怨的。

    我也是第一次来到北部山区,第一次看到,完全不一样的北部农村。

    少年人总是对这个世界充满着新鲜感,不会有厌倦的情绪,也不能理解大人们的情怀和愁绪。

    房东家的两条狗,和我建立了无比亲密的关系,几乎形影不离,你是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都会一前一后的跑到我们的屋子里,趴在我的炕沿下。

    只要我走出这个院子,它们必定一前一后的绕着我。

    从最初来到的时的那种陌生,很快就让我有了融入感,除了水土不服带来的不适,我觉得这个地方没有任何不让我喜欢的。

    第一次看到那么高的山,第一次看到沟沟壑壑,第一次看到山上的残雪,在阳光的照射下泛着白色的光,第一次看到松树郁郁葱葱的景象。

    好像这很多第一次,都是命里注定,都让我喜欢不已。

    在后来人生的路上,我内心深处很多依恋的情结,其中太多就是对这片山水土地的。

    02.

    冬天因为天气比较冷,出门的机会不多,最多在院子里转一转,逗逗狗,逗逗猪,只有房东大伯家的那两只大公鸡,让我望而生畏,因为这两个家伙对我好像不太友好,每次看到我都做出攻击的姿势,好歹有两条狗为我打了很多的麻烦。

    要说一个细节是这样的,我们从城市搬过来的时候,还搬过来了一只小花猫。这只小花猫是我二哥早晨去公园晨练的时候捡到的。按照现在的说法,应当是属于那种叫三花猫,捡来的时候还没有巴掌大,后来我们就把它养着,要来乡下了,我就把它带来了。这小猫好像没有任何不适应的,尤其是和房东大伯家的两条狗,玩得不亦乐乎。

    不出门的时候,我就会经常跑到房东大伯的屋子里,房子的格局和我们是一样的,只不过里面多了一间。大伯他们一家住的这间屋子,被房东大妈收拾的很利索干净,在火炕对面靠墙的那一面,有一个长长的躺柜,这种躺柜应当是北方农村多见,所以叫它躺柜,是因为其实它更像一个就是长条的大木箱子,和正常的柜子的开门方式不一样,有一个开门在上面。

    因为我们来的时候没有带什么家具,基本都留给我的两个哥哥,房东大伯家还有一个闲置的躺柜,就卖给我们了。

    虽然看起来笨重,但是盛东西的实用性是没得说的。

    房东大伯家的躺柜上面,有一台座钟,那会儿好像在东北经常可以见到的这种座钟,是需要拧紧发条上弦机械式的,并且会准时报时,里面的钟锤,会敲打钢条,发出悠悠的声音。

    我们家也带来了一台,唯一不同的是我们家那个是挂钟,那更有历史,那是我父母结婚的时候,作为陪嫁我外公送的。后来这台挂钟,被我拆得七零八落。

    在那个躺柜上,还有一对帽桶,青瓷花的那种,看样子是有年限的,这对帽筒里面,插着很多漂亮的羽毛,后来我才知道那是山上野鸡的翎羽。

    墙上再就是挂着四五个相框,里面镶满了很多照片,当然那个时代没有什么彩色的,都是黑白的,很多照片因为时间的关系,都已经泛黄,甚至不很清晰。

    这些照片基本都是以房东大伯为,而且多是军旅照,从照片上可以知道房东单位参加过抗美援朝,照片里那些都是他和他的战友,有的是在朝鲜战场,也有是回国之后。

    03.

    在大伯家的躺柜的一侧,放着一杆枪,这个枪叫乌铳,是一种火药枪,专门用来打猎的。这杆枪看起来很沉重,枪托不知用了多少年,翻着一种青灰色的油光,我印象最深的是这杆枪的枪筒很长,当时这杆枪是比我高的。

    房东大伯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在朝鲜战场九死一生,却基本没受什么伤,我看过他的立功奖章,有三枚,都是铜质奖章。大伯小心翼翼的打开他的布包包,把三枚奖章一一拿在手里,也许是时间太久了,奖章有一些磨损,很多地方露出了铜色。

    还有一样东西让我记忆深刻,那就是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