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动静聚散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转帖]全球确诊千万死亡50万,大灾难何时到头?
4234 次点击
24 个回复
动静聚散 于 2020-06-29 09:10:02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文/凤凰新闻客户端荣誉主笔 唐驳虎

    核心提要:

    1. 每年全球死于有50-70万人死于流感,这是日常生活和近现代史上最致命的传染病

    2. 1918年流感来势汹汹,死亡人数达到2500万人,远大于一战死亡人数,决定了一战的结局甚至二战的开局

    3. 1918年流感病毒起源于飞禽,后独立演化,传给人类,毒力水平比其他流感毒株高出50倍

    4. 由1918年大流感的经验可知,第二波疫情往往更为凶险,且贫穷落后的人口大国面对疫情尤为脆弱;1918年时贫穷落后的地区和殖民地死亡众多,如今新冠疫情的新增确诊人数多来自印度、俄罗斯、巴西等发展中人口大国

    5. 医学进步、科技发展之外,人类抵抗病毒的能力依然有限;切断传播途径这一正确的公共卫生干预手段在世界大部分国家和地区并不适用,2023年之前,全球依然处于新冠病毒的威胁之下

    6月28日,全球新冠疫情迎来了新的里程碑:

    世界各国(含中国)确诊病例总人数超过了1000万人,而病亡人数同时超过了50万人。

    

    当然,据世界卫生组织估算,全球每年死于流感的人口也有50~70万人。 流感才是近现代历史上和日常年景里夺取人类生命最多的传染病。

    

    死亡2500万人的1918大流感

    比如百年前的1918年大流感,全球17亿人口中约有10亿人口被感染(比例2/3,流感病毒的正常感染比例),发病者约5亿人(约30%,高于常年)。

    1918大流感之恐怖,在宏观统计上,在于它有着远超常年流感(约0.1%~0.15%)的发病-死亡率。

    常年流感一般仅对有基础疾病的老年人构成生命威胁, 而1918大流感的死亡者70%是青壮年。

    和以往的流感病毒不同的是,1918流感不仅对65岁以上老人和5岁以下儿童很致命,而且在15-35岁的青壮年群体中死亡率也特别高,形成了一条反常的W曲线。

    

    ▎美国1918年大流感与普通流感的不同年龄的死亡率(每10万人)分布,虚线为1911至1917年普通流感,实线为1918年大流感

    在病理表现上,1918大流感的症状除了通常的高烧、头痛之外,还包括脸色发青、猛烈咳嗽乃至咳血等,并导致迅速死亡。

    从根本的致病机理上,后来人们才知晓,这是由于当年流感的变异重组,恰巧引发了免疫系统的过度应答,即“细胞因子风暴”。

    青壮年免疫系统强,反而造成了更严重的创伤。免疫系统连带杀死了自己的健康细胞组织,造成人体组织或器官受损,尤其是毛细血管受损。

    当时的军医解剖尸体后发现,死者的肺部受到严重损伤,肿胀发青的肺脏里充满了粘液和泡沫,仿佛遭到生化袭击一般。

    

    而当时人们对病毒一无所知、医疗水平很有限,许多稀奇古怪的想法因此而生,有人认为是因为俄罗斯燕麦被污染,有人说是火山喷发,有人看星象认为是行星运行错位……

    当时科学界普遍相信,这是细菌感染。可当时连抗生素(能对付细菌对付不了病毒)都没有发明,医生只能建议服用奎宁、酚酞这类根本无效的东西,甚至给士兵放血治疗。

    

    于是,感染者往往从发病到死亡,速度非常快,常常出现早晨无症状出门上班、中午症状发作、晚上还来不及抢救就死去的现象。

    当然,这次大爆发还因为正处于一战末期,英法美德和所有欧洲参战国,都实行严格的战时新闻审查,一切可能有损于前线士气的事情都不允许报道。

    

    1918大流感首先爆发于3月美国中部堪萨斯州的陆军训练营(当时就有人猜测,可能是当地养猪场的猪身上的毒株变异感染人类);4月,前往欧洲参战的20万美军把病毒带到了欧洲。

    短短两个月,法军中约有3/4士兵感染病毒,英军中约有一半感染。病毒还通过俘虏,跨越了对峙的战壕,不管是同盟国还是协约国的军营,都病倒一片。

    

    但为了不让敌方掌握情况,双方都选择隐瞒疫情。仅仅到了5月底,病毒就通过运输船抵达了亚洲的孟买和上海。

    整个欧洲,只有中立国西班牙的媒体不受管制,他们也不用报道战争,每天就报道自家的流感情况,让所有人错觉西班牙的流感最严重,所以这次疫情至今被称为“西班牙流感”。

    在当时流行的海报中,流感的形象是一位头戴面纱,身着长裙,拿着弗拉明戈折扇的骷髅般的女人。

    

    而欧陆战争的双方,则竞相鼓吹这是敌人的生物战。人们发生的任何不幸,无论是出于恐惧还是愤恨,理所当然地总是第一个想到的是敌人。

    幸好第一波病毒来袭并不是特别厉害,高烧和浑身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