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理由一个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转帖]"董事长吃人不吐骨头"?40多股东员工实名举报
871 次点击
1 个回复
理由一个 于 2020-06-29 13:35:32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董事长吃人不吐骨头"?40多股东员工实名举报!公司火速回应…

    来源:e公司官微

    曾因《贪玩蓝月》而名噪一时的恺英网络近年来麻烦缠身。多位高管涉嫌犯罪被调查,公司涉嫌信披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叠加业绩爆雷,内忧外患之下,公司控制权也可能生变。原实控人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身陷囹圄。

    6月28日,有自媒体发爆出《恺英网络40多名股东及员工实名举报》(以下简称“举报”)一文。

    

    

    

    

    2019年5月恺英前董事长王悦(现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被刑事拘留)被刑拘后公司失控,几名高管接连涉嫌刑事犯罪,恺英股价暴跌。

    根据《举报》一文中表述,王悦作为圣杯、骐飞的实际控制人,签署不对等协议为他人输送利益,并私自将两家平台的股票质押,导致圣杯和骐飞欠下巨额债务且无法清偿,被质押的股票已经或正在被海通证券拍卖,其中圣杯的股票几乎已经被私下处置完毕。

    目前,恺英网络股价已从高点近40元/股跌至不足4元/股。

    

    举报信中指出,恺英现任董事长金锋(涉嫌内幕交易罪,目前取保候审)不断动用不明来源资金,使用非法手段背后推动恺英网络对外质押的股票,不断以低价接票。据知情人士透露,现董事长金锋通过各种手段积极推动圣杯和骐飞股票的拍卖,不断从二级市场、大宗交易接票。金锋的目的是成为恺英网络的第一大股东、实控人,取代前任董事长王悦。在此过程中,圣杯和骐飞的所有股东都成了牺牲品。此次集团内部推动拍票,董事长金峰积极接票以获得股权的操作可谓是吃人不吐骨头。

    恺英网络火速回应:这是无端指控!

    对于上述公开信,恺英网络火速回应,于28日当晚发布了《致圣杯投资及骐飞投资全体合伙人的公开信》,恺英网络表示《举报》中无端指控公司参与了圣杯投资、骐飞投资两家合伙企业自身的商事行为,将两家合伙企业历史商业活动的现实困境责任归咎于公司。

    

    以下为公开信全文:

    圣杯投资、骐飞投资全体合伙人:

    恺英网络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或“恺英网络”)今日发现有以上海圣杯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圣杯投资”)为账号主体的“恺甲骑士”微信公众号发布的《恺英网络40多名股东及员工实名举报》的文章,文章中无端指控公司参与了圣杯投资、上海骐飞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骐飞投资”)两家合伙企业自身的商事行为,将两家合伙企业历史商业活动的现实困境责任归咎于公司。恺英网络基于对公众投资者负责、对全体合伙人理解的态度,现将有关情况说明如下:

    一、合伙企业的基本情况

    根据工商资料显示,圣杯投资、骐飞投资作为合伙企业于2014年4月25日由上海恺英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恺英”)部分员工投资设立,其中圣杯投资执行事务合伙人为冯显超先生、骐飞投资执行事务合伙人为王悦先生。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伙企业法》及圣杯投资、骐飞投资《合伙协议》的约定,有限合伙企业由普通合伙人和有限合伙人组成,普通合伙人对合伙企业债务承担无限连带责任,有限合伙人以其认缴的出资额为限对合伙企业债务承担责任,有限合伙企业由普通合伙人执行合伙事务。

    因此,冯显超先生作为圣杯投资的执行事务合伙人、王悦先生作为骐飞投资执行事务合伙人,应当按照法律规定分别对两家合伙企业的经营管理承担相应的法定责任。

    二、公司和合伙企业的关系

    公司是一家于2010年12月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中小板挂牌上市(股票代码002517)的公众企业,2015年12月通过资产置换及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方式收购上海恺英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恺英”)100%股权。圣杯投资、骐飞投资两家合伙企业通过参与公司本次定向增发等方式成为公司股东,圣杯投资、骐飞投资的全体合伙人通过两家合伙企业成为公司间接股东。

    据了解,王悦先生、陈永聪先生及申亮先生等合伙企业的合伙人曾多次与相关债权人进行专项沟通及协调。

    公司从未持有两家合伙企业份额,从未参与两家合伙企业的决策。虽然由于历史原因,公司相关人员留存骐飞投资、圣杯投资部分资料,但两家合伙企业管理的详细情况,应当由两家合伙企业的执行事务合伙人冯显超先生、王悦先生及当时的经办人进行说明。

    公司非常同情所有合伙人尤其是有限合伙人的现实困境,但公司对两个合伙企业没有任何法定义务。

    因为工作人员离职、相关部门调查等原因,公司许多历史事件的梳理目前出现断档状态。此外,公司过去一年面临恶意诉讼、涉案调查、业绩下滑、商誉减值等重大事项危机,现任管理层勤勉尽职地确保了法人治理及经营管理的稳定,但公司恢复往日竞争能力还需要全体员工、广大股东、合作伙伴、监管部门等市场主体大力支持。

    公司作为一家公众公司,按照法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