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高原行者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转帖]福山:特朗普一直试图妖魔化中国,这非常愚蠢
768 次点击
1 个回复
高原行者 于 2020-06-30 10:06:31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斯坦福大学政治学教授福山:特朗普一直试图妖魔化中国,这非常愚蠢

    2020年06月30日 08:50:22

    来源:新京报评论

    特朗普政府一直试图妖魔化中国。我认为这是非常愚蠢的,不必要的、没有帮助的、不健康的。中美之间有很多议题需要讨论,防止冲突升级,完全没有必要故意煽动对立情绪,此类事情必须要尽快停止。

    

    特朗普政府一直试图妖魔化中国,这非常愚蠢

    距离他一夜之间暴得大名,时间已经整整过去30年了。1989年,年仅36岁的弗朗西斯·福山在当时名不见经传的《国家利益》杂志上发表了一篇《历史的终结?》,引发了世界级的讨论。1992年,他根据这篇论文扩展成为了《历史的终结和最后的人》一书,如今是政治、外交和哲学领域学生几乎无法逾越的必要功课。

    而今,68岁的他和《国家利益》一块,都成为了美国重要的思想高峰。福山的学术师承同样极度显赫。他是美国新保守主义开山鼻祖列奥·斯特劳斯的高足阿兰·布鲁姆在康奈尔大学的哲学学生;然而,他另外一个老师,却似乎对他更加影响深刻:《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的作者萨缪尔·亨廷顿。1992年他的书出版以后,阿兰·布鲁姆曾公开发表文章批评福山,而亨廷顿终其一生,都与福山之间有着频繁的互动。

    6月26日,当我打开视频会议系统见到他的时候,他已经被困在家里快四个月了。自从3月以来,他就已经足不出户了。但是,他却说自己比以前更加忙碌,不停地穿梭在各种视频会议之中。并且,他仍然通过视频向学生授课。

    “每个人都会更喜欢面对面授课。”他承认视频系统用起来似乎效率更高,但他还是更喜欢真人式的会议和授课。“这些年我旅行非常频繁。不管是会议还是授课,你可以认识他们,和他们交谈,了解他们真实的状况。”

    看起来,他在网络上的忙碌有着十分充足的成果。在疫情暴发的几个月里,他发表的文章不但没有减少,并且可能比以往更多。他的文章不断出现在包括《国家利益》、《大西洋月刊》和《外交事务》双月刊这些重量级的媒体上。

    理论上说,无论是斯特劳斯派,还是亨廷顿,还是《国家利益》,都是美国保守派,也就是共和党的重要理论基础。但是,福山对特朗普总统的批评,却是美国知识分子中最为激烈的人之一。他在最近的文章和采访中,都直接使用“无能”、“肆无忌惮”和“根本不懂法治”这样的语言来形容特朗普。而且,他一直预言,特朗普会在11月的美国大选中失败。

    他最近很少提及“历史的终结”这个让他名满天下的理论,他自己也承认,这个理论需要一些修正,尽管在2014中文版的序言之中他说,“我认为,我的根本思想仍然是正确的。”我们的采访,从“历史的终结”修正开始。

    

    ▲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日裔美籍学者,哈佛大学政治学博士,斯坦福大学政治学系教授,此前曾任教于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尼兹高等国际研究院、乔治·梅森大学公共政策学院,曾任美国国务院政策企划局副局长、兰德公司研究员。著有《历史的终结与最后的人》、《信任》、《政治秩序的起源》等。

    疫情与“历史终结”无关

    新京报:在您最近的文章中,您很少提及“历史的终结”。但在2014年的序言中,您说您仍然相信它。如果是这样的话,您觉得需要做出一些修正吗?

    福山:我最近的新书《身份:对尊严的需求和怨恨的政治》(2018年出版),其实花了相当长的篇幅在讨论这个问题。事实上,我前面的两本书《政治秩序的起源》,和《政治秩序和政治腐败》都在意图重写《历史的终结和最后的人》。所以,简单地回答你的问题,是的,这里需要一系列复杂的重新建构。

    新京报:我看到2017年一个德国媒体的采访中,您说“历史的终结“会推迟。您觉得疫情会加速或减缓这种推迟吗?

    福山:我不觉得疫情对此有任何的影响。历史的终结并不是指事件,它事关现代化,是指现代化到底方向在哪里。因此我认为疫情与此无关。

    新京报:您在《外交事务》的文章中提到,当下的政治会发生大的变化,是指那些方面?

    福山:我在《外交事务》的文章里有过阐述,当下的疫情会导致两个截然相反的方向:一种是它可能加深原本存在的民族主义、孤立主义和世界上已经存在的纷争;但另外一种可能性是暴露了原本已经呈现出来的各个政治系统中存在的深层次问题,这也许会导致一种共识:大家将来一起修复这些问题,但是就现在的情况来说,我们不知道会是哪一种。

    而我给出了一个相对悲观的结论:当前的疫情是对政治系统的一种信任测试,而多数政权未必能够通过这个测试。

    当下美国最大的弱点是两极分化

    新京报:在另外一个广播采访中,您提到如果特朗普再次胜选的话,“我们所认知的美国系统将不再存在”。如何理解这句话?

    福山:我认为在美国的政治中最重要的一个元素就是法治(rule of law),但是我认为当前国内的威胁使特朗普不接受这个概念,他认为法律是一种手段或者工具,它可以用来猎杀他的敌人,但在他身上并不适用。

    这是一个非常根本的挑战,所以如果他再次当选的话,他会认为“美国人民支持我的态度,法律在我身上并不适用”,他会不断地破坏当下普遍接受的法律机构的独立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