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国企教师3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转帖]教龄25年老教师弃评副高职称
944 次点击
1 个回复
国企教师3 于 2020-06-30 11:09:26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晋升副高太难了,我不评了。我想安心生活, 钱多钱少快乐就好,简单的才是幸福的。”

    ——曾老师,46岁,教龄25年

    01

    曾老师是山西某重点中学老师,1974年出生,已经从教25年了,一直任教英语课,做了15年班主任。

    

    曾老师于2013年晋升了一级职称,也曾信心百倍地想要晋升副高职称,但后来在诸多障碍面前,他放弃了。

    曾老师说,晋升副高职称首先要有班主任经历,但2013年后,他的独生子读中学了。他想把更多精力用于照顾自己的孩子,他不能做班主任了。

    作为学校的班主任,从早读干到晚自习,再到学生就寝,每天要天亮一直忙到深夜,根本没空管自己的孩子。曾老师说他宁可放弃全世界,也不能放弃自己的孩子。他不做班主任,才能每天给孩子做早餐,陪孩子吃午餐和晚餐,给孩子辅导功课。孩子也很争气,2019年考上了南方医科大学。

    曾老师说:“这些年,除了做好正常的教育教学工作,我几乎把全部精力放在了自己孩子身上。现在看来,值!”

    曾老师说了一个同事的故事。他的同事陈老师,一直做班主任,一直是学校的老黄牛,也终于晋升了副高职称,工资比曾老师高了八九百。但陈老师几乎没空管自己的孩子,孩子跟他也不亲,而且逐渐厌学了。小学毕业没考上重点初中,读了初中就辍学打工去了。

    曾老师说:“我同事陈老师虽然晋升了副高职称,虽然比我多了近千块钱工资,但比比我的儿子和他的儿子,我比陈老师值!每个月千把块钱能买到他儿子的未来吗?”

    这两年,孩子读大学了,曾老师也清闲了很多,他又想起了他的副高职称。但他说深思熟虑之后,还是放弃了:

    首先,还是班主任。曾老师46岁了,精力已经再不如年轻人了,没办法再无白天黑夜地折腾了。

    其次,是论文。曾老师说,他写过几篇论文,投给了几家专业杂志社,但要么石沉大海,要么回复说要收版面费。曾老师不愿意像其他老师那样,花钱买版面发论文。可是他不是大家,写不出水平一流的文章,就没报刊愿意免费发表。

    第三,是课题。曾老师说,他所在的学校课题倒是很多,但闹着玩的多,其实搞不出什么实用价值。都是立项的时候,给所谓的砖家弄点好处;结题的时候,再给所谓的砖家弄点好处。各取所需,各得所好。曾老师不喜欢做那种违背良心的事。

    第四,也就是最纠结的是名额。曾老师所在的学校老教师多,比曾老师年纪大的老师还有五六十人,每年就那么四五个副高名额,还不知道要轮到猴年马月呢。

    曾老师说,这些就是横在他和副高职称之间的几块大石头。如果要晋升副高职称,他必须像那些二三十岁的年轻人一样,去拼。他说,他担心副高没到手,老命早没了了。

    他释怀地说: “ 晋升副高太难了,我不评了。我想安心生活,钱多钱少快乐就好,简单的才是幸福的。”

    02

    仔细想想,曾老师的想法很有道理:安心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很多老师为了职称,不得不抢着做班主任,不得不花钱买版面发论文,不得不哈巴狗一样求砖家批课题结课题,不得不横下心来与同事争名额……熬白了头发,熬深了皱纹,熬瞎了眼睛,可不一定能轮到自己。

    很多老师为了职称,一直忙啊忙啊,忙得无暇照顾自己的孩子,最后人家的孩子成材了,自己的孩子荒废了…… 到老了,终会知道,管好自己的孩子远比弄个职称有价值,有意义。

    曾经听一位女教师说,她做班主任就是为了评职称。可做了班主任,每天必须6点多就起床赶上班,每天晚上十点多还要去查看学生就寝,总是没空打理自己的孩子了,只好把三四岁的孩子放到乡下婆家读幼儿园。但婆家乡下的那家幼儿园很不规范,也就是把孩子圈养起来而已。读了两年,孩子养成了很多不良习惯,已经很难改过来了。这位女教师说,她不得不当机立断,辞掉班主任,安心教育自己的孩子。她说,她不想到老了再后悔。

    03

    2020年教师职称评审开始了,又有很多教师陷入了深深的忧虑和不安之中。

    忧虑也好,不安也罢,教师们一定要牢记:身体健康远比职称更重要。

    好老师,不一定都得削尖脑袋弄个副高职称。

    好老师,不仅仅要能圆满完成正常的教育教学任务,还要能够教育好自己的孩子,还要有个好身体,要有个好心情。

    工作是为了让生活更美好。如果工作了,桃李满天下了,可自己孩子荒废了,或者自己未老先衰了,一切又有多大意义呢?

    老师们, 生活的价值在于幸福,而幸福就是一种感觉,就是一种态度。放下,也是一种幸福。

    04

    职称,教师心中永远的羡慕和痛!有些教师到退休,仍然是中级职称,甚至初级职称的也大有人在。教师们经常吐槽:评个职称太难了!

    “海之王”说:我是高中一线教师,比累死了的教师命好些,还活着,但马上五十岁了,仍旧是一级职称,已经是19年的一级了!最近15年,我带了14年高三和复习班的重课任务,但是就是因为我不符合领导定的条件,木头脑袋不开化,什么教学骨干了、带头人、专家型教师了、国培了……从来都绕着我走,至今仍旧是“光杆司令”。我一个“老头子”了,多活两年比较好啊,不拼命干了,评个鬼职称啊,少领俩工资,多锻炼身体,多活几年或许更实在!

    “盏清茶”说:我是一个工作了25年的一线教师,教学成绩年年名列前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