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蒙拉查王尼克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转帖]美男如云的魏晋南北朝,人们审美标准是怎样的
867 次点击
1 个回复
蒙拉查王尼克 于 2020-06-30 11:42:55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网友说:“现在是一个看颜值的时代。”

    不错,如今随着社会的发展,大众已然开始追逐精神上的满足、视觉上的享受。因此,国民在对女性美深入追求的同时,亦强调对男性美的挖掘。

    都说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在魏晋南北朝时期,男性逐美现象也蔚然成风,盛极一时,虽然当时男性的审美追求与今天有些不一,但不影响后世津津乐道,并将其誉为是一个盛产美男的时代。

    魏晋南北朝时期,男性一度超越女性成为主要的审美对象,我们如今知道的经典成语如掷果盈车、看杀卫玠、傅粉何郎、芝兰玉树的主人公都来自这一时期。

    那当时要达到什么样的标准才能被称为美男子呢?

    

    上图_ 魏晋的风流名士

    一、肤白貌美

    在我国古代,对男性的审美倾向是以阳刚魁梧为主,“肤如凝脂”、“雪肤花貌”则是女性的审美标准。可是魏晋南北朝时期却是一反传统观念,他们认为,美丽的皮囊不分男女,男性同样能为肤白貌美代言。

    曹魏时期有一位大玄学家何晏,他天生容貌俊美、皮肤白皙,虏获了一群男女老少的心。终于,他的美貌引起了曹叡的注意。曹叡暗自揣度何晏的美貌全是因为施粉,于是大热天请何晏吃热汤面,目的就是将何晏打回原形。谁曾想,何晏拿起袖子一擦汗,皮肤却更白了。于是何晏又收获了一批忠实粉丝,曹叡懊悔不已。

    

    上图_ 何晏(?—249年),字平叔

    粉丝在追捧何晏的同时,还纷纷效仿他的美颜方法——服用五石散。

    嵇康在《游仙诗》中提到过五石散:“采药钟山隅,服食改姿容”,当时人们认为,五石散不仅有养生之用,还有美容养颜的功效。五石散的配方最早见于东汉张仲景《金匮要略》,其本意是治疗伤寒病和中风,但至何晏后,五石散的作用发生了巨大变化。何晏服用五石散的一个原因是为了美容颜,这个消息传开后,“京师翕然,传以相授”,人人都开始效仿他服用五石散,以期追求形貌昳丽。最后,服用五石散竟成为了一种风气,也成了今天了解魏晋时期的一个关键词。

    

    上图_ 五石散 主要成分

    二、明眸亮眼

    孟子曾说:“存乎人者,莫良于眸子。眸子不能掩其恶。胸中正,则眸子瞭焉;胸中不正,则眸子吒焉。听其言也,观其眸子,人焉度哉?”孟子认为,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是反映人内在善恶的重要媒介。在魏晋南北朝时期,世人也认为如此,所以眼睛成为了衡量一个人魅力的重要标准之一。

    《世说新语·容止》中多处记载关于眼睛的描写,如“裴令公目王安丰:‘眼烂烂如岩下电’”,王夷甫形容裴楷的眼眸:“双眸闪闪,若岩下电”等,这些就是词语“眼如岩电”的历史典故,后世便以此来形容人物目光明亮,炯炯有神。魏晋时期着笔写眼眸,一方面是以此表示彼时美男子明眸善睐、顾盼生姿之感,另一方面是想进一步反映出人物品行的高洁正直。

    

    上图_ 裴楷(237年-291年),字叔则

    三、风神妙韵

    魏晋南北朝时期男性逐美不止于形之秀美,更重视风神妙韵。

    汤用彤先生品鉴刘邵《人物志》时写道:“汉魏论人,最重神味。曰神姿高彻,神理隽彻,神矜可爱,神锋太俊,精神渊箸”,此处的“神味”,近似于我们常论的“魏晋风流”。

    “魏晋风流”就是指彼时名士们所具有的那种率真任诞、清俊通脱的行为风格。“魏晋风度作为当时士族意识形态的一种人格化表现,成为一种审美理想”,在政治上“越名教而任自然”,在精神上则是“崇尚自然、超然物外、率真任诞而风流自赏”。于是这一时期对神韵的追求就渗入到了人物品鉴之中。

    众所周知,刘伶身材矮小、相貌丑陋、家世门第也不高,但他却是当时公认的美的代表,就是因为他放荡不羁爱喝酒的情致和一副总是悠闲自在,如山川土木一样自然而又真实的神韵。因此在世人眼中,刘伶的任性放诞是一种另类之美,具有极大的魅力,可与竹林其他六子比肩。

    综上所述,我们可知魏晋南北朝时期,男子的容貌之美的确受到了狂热追捧,但彼时的审美观念又具有包容性:美不仅是形貌昳丽,也是神韵悠远。

    

    上图_ 魏晋的 《七贤图》

    那为何魏晋南北朝时期会出现这样的审美标准呢?

    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个体生命意识的觉醒。

    魏晋南北朝是我国历史上政权更替最频繁的大动乱时代,三百多年间就有三十多个政权兴衰更替,可想而知,当时几乎没有多少安宁的日子。

    在这样一个背景下,儒家所宣扬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人生信仰受到了强烈冲击,“人生的短促,生命的脆弱,命运的难卜,祸福的无常以及个人的无能为力”使他们陷入了迷茫,于是人们开始思考起关于个人生命的问题。正是这种思考,使他们进一步认识到了自我,感受到了生命的可贵,关注到了除正统思想长期宣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