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姬鹏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花里胡哨有罪,为何才是“价值导向有问题”?
7354 次点击
14 个回复
姬鹏 于 2020-06-30 12:51:09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近日,有观众“举报”金鹰卡通的动画片《菲梦少女2》存在染发及穿得花里胡哨在舞台上表演换装等问题,批评其“价值导向有问题”。对此,“湖南广电”表示制作公司是为提高角色辨识度,才将人物头发设计成不同颜色,并非提倡染发。目前,相关频道已停播该动画片,并对问题进行整改。

    就事论事,发生这样的事情,不免会让人有些尴尬。对于这位“观众”而言,很大程度上应该不会是孩子。不过,为更好地理解他(她)的“善意”,将其设定为“家长”可能更合适一些。当然,作为家长,希望自己的孩子不被“坏观念”误导,这种心情也实属可以理解。

    但是,对于“建设性的意见”来讲,不是空有一腔热血就行,还需要有符合实际的三观,以及较为开放的大脑才行。要不然,在不尊重常识和现实的情况下,贸然地提出惊世骇俗的建议,大概率会惹出笑话来。就“举报动画人物染发”的这位“家长”而言,媒体在报道的过程中,强调引发争议。

    可事实上,站在常识的范畴里,几乎一边倒的在批评他(她)的认知有问题。虽然,站在他(她)的立场上,可能也是为自己的孩子或别人家的孩子“操碎心”。但是,这份“操心”,因见识不够宽广,就陷入“瞎操心的境地”。毕竟,谁都清楚,卡通动画里的人物,无论是头发,还是服装都相对色彩斑斓。

    甚至,对于幼童来讲,染发意味着什么,根本就不太会去关注。因为,对于童年期的认知而言,色彩的意义就是“花里胡哨”。所以,很大程度上,这位“家长”的“建言尺度”,并非站在儿童的视角上,而是以“老旧”的社会观念“染发及花里胡哨代表坏孩子的尺度”,对动画片《菲梦少女2》进行审度。

    所以,从根本上讲,这位“家长”的担忧里,更多是自己“陈旧观念”的自我纠缠,跟所谓的“善意建言”根本挂不上钩。至于,就“湖南广电”的回应及处置,其实已经摆出足够的低姿态。甚至,从具体的问题出发,有些过度反应。而这些细枝末节里,更反映出问题“不可小觑”。

    如果说学校里的“整齐划一”(不让染发,禁止奇装异服)是为尽可能地保持孩子学习的专注度,这还在一定程度上能被理解。并且,目前来看,也是这样操作的。但是,作为卡通动画片来讲,如果也“整齐划一”,可能就会失去效果的丰富性,同时会影响孩子的想象力延展。

    这里,我们首先要搞清楚一个问题:为何“花里胡哨”会有“原罪”?从某种程度上,人们认为孩子会因为“染发”及“奇装异服”消耗“精力和注意力”,所以认为“染发”及“奇装异服”是坏东西。与此同时,“染发”及“奇装异服”共同的特点是“花里胡哨”,就导致“花里胡哨”变成罪恶的标签。

    可事实上,这种认知事物的逻辑,属于静止看待问题的思维。因为,对于色彩来讲,本就不应该被污名化,而真正有问题的是看待色彩的方式。于此,对于这位家长的“建言”,很大程度上,方向性的问题就已经走歪。所以,他(她)最该去治病,而非拿着“鼠标”到处“举报”。

    与此同时,来自“社会性的投射”,不应该成为唯一标准。对于“染发”及“奇装异服”来讲,一直以来都是“社会问题孩子”的标签,这导致,健康的孩子就好像不能“染发”,更不能“奇装异服”。说实话,这种推理式的社会禁忌,貌似显得很合理。可事实上,属于偷懒式的回避。

    毕竟,对于“社会问题孩子”来讲,真正出问题的是认知,而非“头发和衣服”。当然,你可以说,头发的颜色和衣服的品味,是他(她)们内心的投射。但是,“投射关系”真的绝对成立吗?难道就没有不染发,不穿奇装异服的坏孩子吗?这些都是值得反思的问题。

    因为,一个人真正的是非观,并非来自静止物的投射,而是源于如何解释静止物的过程。如果一个家长告诉自己的孩子,“染发”及“奇装异服”是个人的选择,无所谓好坏,那么就不存在“花里胡哨有罪论”的蔓延,更不会认为动画片《菲梦少女2》“价值导向有问题”。

    这世间的很多价值取向,其实都是中性的。而出现价值取向的争议,绝大多数情况,是因为认知主体本身的狭隘。这种情况下,如果认为外部认知跟自己的认知不对味,可以选择不看或者回避,因为,这是选择性的问题。但是,非要“扣帽子”,就显得居心叵测。

    当然,也不否认这位“家长”确实是盲目自信。我们虽然不清楚,他(她)的孩子有多大,是不是动画片《菲梦少女2》的铁杆儿粉丝。但是,当有朝一日,孩子问起这场风波时,真的很难想象出他(她)该如何面对孩子的追问。

    毕竟,他(她)可以掌控孩子的童年,但无法掌控孩子的未来。因为,孩子总还是会长大的,终究会知道自己被蒙蔽很久。所以,作为家长,在管教孩子的时候,如果不懂就请多学习,而非把孩子当成自己的复制品,再次呈现出悲剧的模样。

    所以,回到“举报动画人物染发”的事件上,真正“价值导向有问题”的应该是家长,而非是动画片《菲梦少女2》的制作形式。因为,当一个家长以自己的见识来衡量世界的宽度时,意味着是在关闭孩子的想象力。起码,对于一个愚蠢的,狭隘的家长来讲,肯定是这样的。

    约翰·杜威说,最终我认为,教育必须被视为一种对经验的不断重建;教育的过程和目标合而为一,是一回事。言外之意,认知也是一样的,是经验的不断重建。所以,作为“涉事的家长”,根本性的问题在于认知出现漏洞。所以,“价值导向有问题”自然也是大概率的事情。

    塔拉·韦斯特弗在《你当像鸟飞往你的山》中写道,父亲曾教育她,对于任何问题都不可能同时存在两种合理的观点:真理只有一个,其它皆是谎言。可事实上,随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