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纸上建筑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毁人一生的待遇,降低个退休待遇?
37538 次点击
176 个回复
纸上建筑 于 2020-06-30 14:07:36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高考对于农村青年来说,可能是一辈子唯一的翻身机会。如果陈春秀2004年拿到了属于自己的山东理工大学通知书,她毕业后一定能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或进入国企、考公务员、当教师等等,一辈子的饭碗就有了保障,她可以扎根城市,跻身中产阶层,再也不用回到毫无保障的底层生活中去。

    然而她的通知书被偷走了,她的人生随即堕入艰难模式,就像任何一个没有学历的农村青年一样,她长期在外务工,薪资微薄,最后回乡做了私立幼儿园教师,这是一个门槛很低收入也很低的职位,同样也朝不保夕。在错失那一次跳龙门的机会之后,她一辈子也只能在这样毫无保障的打工生涯中循环了,直到老得干不动活回村领低保,如果低保再被人顶掉,可能就得自生自灭了。

    昨日,山东省公布了聊城市两起冒名顶替上学问题的调查结果和处理意见——虽时隔16年之久,效率还是挺高,说明调查清楚也没那么难。看来还是那句话,并非能不能,而是抓不抓。

    陈春秀的案件详情极为典型,比较详细地公示了把大象放进冰箱需要几步,顶替一个大学生有多么难,又有多么容易。

    冒名顶替的嫌犯陈艳萍,她的父亲陈巨鹏是当地商贸公司老板,主要的全程请托运作人则是她的舅舅张峰,时任乡党委副书记、乡长,虽然是芝麻粒大小的官,但是足以和当地各口说上话,这就是关系网的力量。

    第一步是截留通知书,此环节的关键是请托县招生办主任冯秀振,安排属下打印出陈春秀的准考证交给陈巨鹏,然后再通过邮政局副局长冒领了通知书。准考证是证明考生身份的重要证件,每年都有因忘带准考证而不让进考场的悲剧,这么严肃的证件,居然随随便便就再打印一份……招办主任等于是伪造了准考证,当然,人家盖上戳就是真的,比你那原版的还真。

    第二步是伪造档案,此环节的关键是武训高级中学校长崔吉会,安排下属伪造出了替换为陈艳萍照片的全套考生档案,舅舅张峰加盖了乡政府公章伪造了毕业生登记表,替换到陈春秀的档案之中……请注意,武训中学也是陈春秀的母校,她敬爱的老师、校长合伙坑害了她,朝夕相处的师生情谊,轻松败给了利益交换的关系。

    第三步是伪造户籍,舅舅张峰请托冠县公安局烟庄派出所所长任书坤办理了虚假的户口迁移证,此刻,陈艳萍已经完全变身为陈春秀。2007年陈艳萍大学毕业后,任书坤再次帮其伪造新户籍。这真是一回生、二回熟,帮忙帮到底。

    第四步是入学报到审查,虽然精心伪造,但是材料依然不全,舅舅张峰请托到山东理工大学教务处处长助理杜言利,违规免去实质性身份审核蒙混过关。一个小小乡长竟能突破本乡本土直连大学干部,这正是关系网的特征,一通百通,最多不过人托人,再远的距离也能很快连得上,千万不要小看村长乡长。至此冒名顶替上学已经全部完成,但是犯罪还没有结束。

    第五步参加工作。学渣就是学渣,饭桶就是饭桶,当年只考303分的废物点心,念完大学找工作还是要造假。此环节的关键人物是冠县人事局人事争议仲裁办公室副主任冯桂秋,“把关不严,未发现陈艳萍相关信息不一致”而使其顺利进入了当地事业单位,拿到了一个废物最好的铁饭碗,学渣的人生至此圆满,国家编制养她到死,老爸可以向祖上交差了。

    最后这关,通报没有透露请托事宜,冯桂秋也因此逃过了法律追究的可能,而仅获党纪政务处分。但是这应视为疑点,在考取编制这种关键的环节,不请托就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应该不大可能。

    冒名顶替容易吗?——看看这一系列的衙门口,对老百姓来说门都摸不到,不刁难你就不错了,想仅仅偷一个录取通知书就去上大学,是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事。正如专家所言,流程非常复杂,必须要一条龙造假。

    冒名顶替很难吗?——那要看谁办,只要在关系网之内,可以说轻轻松松,什么都能伪造,学籍、户口、档案、准考证、身份证……这些普通人一辈子无法涂改的东西,对他们来说如同草纸。请注意一个细节,他们都毫无顾忌地安排下属去办,根本不太回避的,这说明了什么,这种事司空见惯,属下都驾轻就熟,半自动化了。

    山东省一批就查出242名的不完全名单,背后都有这样一条说难也难、说容易也容易的全套伪造流程,差不多都成生产线了。每一个被顶替的名字背后,都有一个地方土豪或地方干部,都有一个招生办主任、都有一个中学校长、都有一个派出所所长、都有一个邮政局局长、都有一个大学教务处长……这是一条龙、N条龙、几百条龙织成的网。

    记得陈春秀维权之初,非常艰难,四处受阻,而顶替人一方则非常猖狂,试图私了、拒绝道歉,在被新闻曝光之后依然大放厥词,称学籍是舅妈花2000元找中介买的,现在舅妈已经死了……对照如今的调查结果,可以发现这一家无法无天到何种地步。

    十六年前的顶替者为何猖獗?这张一通百通的关系网就是底气所在,当地的教育、公安、政府里都有咱的人,就算露馅了,怕你升斗小民来闹?

    十六年后的罪犯们为何依旧猖獗?就要看看犯罪的代价如何。目前,只有陈艳萍父女两人确定被立案侦查采取强制措施,而其他关键主犯,譬如主要请托人乡长舅舅张峰,涉嫌直接伪造的招办主任两干部,都还在接受“纪委调查”当中,不保证能入罪,这些人后来都升官了。而直接涉嫌伪造的派出所长、中学校长等干部已经退休,连查都不查了,直接党内处分、降低退休待遇over……这些直接伪造国家文件的罪犯,将确定不会有牢狱之灾。

    毁人一生的待遇,降低个退休待遇?——罪行与惩罚太不对等,这不仅解释了罪犯们为何猖狂依旧,也解释了为何在十几年之后、信息大联网的时代,类似的舞弊依然在发生,依然会出现仝卓这样的伪造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