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憨豆自驾游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转帖]看美国媒体如何扒总统内裤
15349 次点击
91 个回复
憨豆自驾游 于 2020-07-26 10:36:15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深扒:拜登和他家族的权钱交易往事 Marni 2020-06-25 14:10:13

    乔·拜登出身寒门,30岁那年当选参议员,后来经历不幸丧妻丧子的悲剧,家里的孩子们还惹出一堆糊涂感情账,容易给人苦情“老白菜”的第一印象。

    但他和他家人参与的幕后交易,则完全是另一种“画风”。自拜登从政以来,他的家人便以他为核心进行紧密协助。如今,通过拜登政治事业牟利的核心家族成员,包括他的儿子亨特、女儿阿什利和女婿霍华德、两个弟弟詹姆斯和弗兰克、妹妹瓦莱丽。

    

    (左至右:拜登、拜登儿子亨特、拜登弟弟詹姆斯)

    当拜登还是参议员时,其家族成员的牟利方式主要通过成立/加入游说公司,这在美国政客亲属里是非常常见的情况,拜登的儿子亨特和妹妹瓦莱丽都参与其中。但这家人真正开始捞大钱,是拜登成为副总统之后。

    儿子亨特2009年,亨特和朋友德文·阿彻(Devon Archer)成立了名为Rosemont Seneca Partners(简称RSP)的投资公司。该公司另一个合伙人叫克里斯·亨氏(Chris Heinz),此人来自亨氏家族,同时还是时任参议员的约翰·克里(John Kerry)的继子。这家初创公司在华盛顿的人脉可想而知。

    

    (左一:德文,右一:亨特,右二:拜登)

    2014年4月15日,RSP的账户上收到乌克兰最大的天然气生产商Burisma打来的11.2万美元,第二天,德文便前往白宫,与拜登进行私人会面。接下来一个月里,德文和亨特这两个毫无能源领域工作背景的人,先后成了Burisma董事会成员,他们每人每年收到该公司100万美元的报酬。

    这些钱自然不是白来的。就在德文被任命为董事会成员的前一天,拜登前往乌克兰首都基辅与当地官员会晤,并给他们送去美国国际开发署协助乌克兰发展天然气工业的项目条款。

    

    (2014年拜登在乌克兰参加会议)

    不仅如此,当该公司创始人于2016年因税务问题被乌克兰当局通缉时,拜登以扣留10亿美元美国对乌克兰的援助作为威胁,要求乌克兰政府停止调查,并解雇了相关检察官。

    乌克兰方面于是乖乖听话。在调查正式终止后,2017年1月16日,拜登再次访问乌克兰。拜登担任副总统期间,美国政府向乌克兰提供了总计30亿美元的资金。

    此外,亨特在摩根·斯坦利的投资账户经常收到来自世界各地的神秘资金。其中有来自哈萨克斯坦寡头控制的离岸公司Novatus的14.23万美元。德文和俄罗斯寡头叶莲娜(Yelena Baturina)也有财务往来。

    

    (右为叶莲娜)

    亨特和德文还是一家哈萨克斯坦公司Burnham的董事会成员,通过这层关系,拜登得以和当地政府高层产生密切联系。上文提到的德文和亨特的公司RSP还和哈萨克斯坦主权财富基金进行了合作。

    亨特和德文在美国也动作多多。拜登的心腹顾问唐·格雷福斯(Don Graves)负责的美国财政部国家小企业信贷计划,曾通过一家名叫HSDC的公司,向亨特和德文在夏威夷建立的公司mbloom投资300万美元。亨特和德文相当于在用美国纳税人的钱,来做自己的生意。

    

    (拜登和格雷福斯)

    他们还借着拜登的背书,涉嫌通过发行总值达6000万美元的债券进行欺诈,受害者不仅包括多个曾公开支持拜登的养老基金,甚至还有美国最穷的印第安部落之一的Oglala Sioux。此事闹大后,德文在纽约北部,亨特侥幸逃过一劫。

    女婿霍华德2011年,一家名叫StartUp Health的投资咨询公司成立。成立没多久,这家公司便受邀进入白宫,与奥巴马和拜登相谈甚欢。不仅如此,次日他们还在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举办的卫生保健技术会议上出现。

    

    (StartUp Health公司logo)

    之后,这家公司便成了白宫的常客,在接下来的几年里,频繁出席各种白宫举办的活动和会议。种种高级别亮相,成了这家公司招商引资、拓展业务的关键。这家公司的业务模式也相当耐人寻味:他们声称,通过为医疗领域初创公司提供技术和咨询,来换取股份,并且StartUp Health还强调,他们可以安排公司高管和美国总统见面。

    这家看似并无任何特殊之处的公司,为何如此频繁地“中奖”?因为它的首席医疗官霍华德·克莱恩(Howard Krein)娶了拜登的女儿阿什利。

    

    (阿什利和霍华德)

    拜登对这个犹太女婿相当上心。2016年,他带着霍华德参加梵蒂冈一个再生医学主题的会议,教皇方济各也出席了那次会议;次月,霍华德出席了美国政府组织的大型数据会议Health Datapalooza;10月,拜登和霍华德公司高管共同出席某医疗创新峰会;2017年1月,拜登趁着副总统任期的最后几天,出席了霍华德公司举办的活动,并和250名与会者进行闭门密谈。

    

    (2016年会议,左:教皇方济各,右:拜登,拜登身边依次为儿子亨特和女婿霍华德)

    弟弟詹姆斯拜登的弟弟詹姆斯,早在1972年拜登竞选参议员时,便开始参与拜登的政治生活,并负责竞选活动的财务工作。在拜登成为美国副总统后,詹姆斯更是大捞特捞。

    

    (右为詹姆斯·拜登)

    西尔斯通(HillStone International)是一家成立于2010年的建筑公司,公司总裁凯文(Kevin Justice)是拜登家族的老朋友,和拜登的儿子关系尤其好。2010年11月,凯文访问白宫,并和拜登的顾问见面。几周后,西尔斯通公司便宣布,拜登的弟弟詹姆斯将担任公司执行副总裁。

    詹姆斯没有任何建筑行业工作经验,但这完全不重要。他加入该公司六个月后,公司便得到在饱受战争之苦的伊拉克建造10万套房屋的超大合同。另外,公司还拿到一份价值2200万美元的、为美国国务院管理一个建筑项目的政府合同。

    公司创始人的儿子戴维(David Richter)喜不自胜,他在一次会议上对投资者说,让詹姆斯当公司合伙人真的很有用,因为他知道如何与美国政府官员打交道。

    西尔斯通在伊拉克的项目如果顺利进行,那么包括詹姆斯在内的几个合伙人,可以瓜分约7.35亿美元。然而这个草台班子实在太缺乏项目经验,他们把煮熟的鸭子都放飞了。2013年,他们被迫退出了这个项目,但依然靠着詹姆斯的关系,在当地得到了一份与美国陆军工程兵部队的六年合同。

    除伊拉克外,詹姆斯后来还给西尔斯通拉来了美国、波多黎各、莫桑比克等地的数十个项目。

    2015年6月,詹姆斯在佛罗里达的一处房产欠缴了近59万美元的税款。没多久,一家名为1018 PL LLC.的公司给詹姆斯提供了总计90万美元的资金,以便他解围。这家公司的控制人名叫约翰·海楠斯基(John Hynansky)。

    

    (约翰·海楠斯基)

    此人出手如此大方,自然是有原因的。海楠斯基是一名来自特拉华州的汽车经销商,他多年来一直砸钱支持拜登的竞选活动,后来成了拜登的朋友。早在2009年,拜登便在乌克兰之行中,在当地大力为海楠斯基的汽车生意做宣传。2012年7月,拜登还动用政府关系,通过美国政府的海外私人投资公司,宣布向海楠斯基的公司提供2000万美元的贷款,以便他扩大在乌克兰的进口代理权。

    弟弟弗兰克拜登的另一个弟弟弗兰克也不是省油的灯。1999年,被吊销驾照的弗兰克,坐在朋友车里的副驾上,并在行驶途中不断催促朋友提速再提速。最后,悲剧发生了:一个37岁的男子被他们当场撞死。但事故发生后,弗兰克和朋友没有停车,也没有叫警察或医生,而是当场逃逸了。

    

    (弗兰克·拜登)

    死亡男子留下了两个未成年女儿。2000年,这两个孩子的监护人将弗兰克的司机朋友告上法庭,因弗兰克对事故也负有责任,因此也被列为被告。司机最后认罪,但弗兰克自始至终连面都没露过,甚至连法院的信函都没有回复。

    最后,法院裁决弗兰克赔偿受害人家属27.5万美元,弗兰克没有缴纳这笔费用。八年后,也就是2008年,两名女孩的律师联系拜登,希望他能替他弟弟出这笔钱,或者至少可以催催弗兰克。律师本以为,同样经历过因车祸失去至亲之痛的拜登,对这种事多少会有些同理心,没想到拜登委托下属写了封冷冰冰的回信,并在信中直接说弗兰克没钱,拜登也无能为力。

    

    (上图成年人为死者,下图二人为长大后的死者女儿)

    至今,这两个女孩子都没有得到这笔赔偿款,且连一句弗兰克的慰问都没有得到。

    那么,弗兰克是真的没钱吗?

    2009年3月,拜登访问哥斯达黎加,并与当地官员举办了一系列会议。此行,给弗兰克提供了绝好的机会。那年8月,《哥斯达黎加新闻》宣布了一项改革拉美房地产的多边合作伙伴关系,其中一个重要项目,是由弗兰克重度参与的度假胜地瓜那卡斯特乡村俱乐部(Guanacaste Country Club)。

    哥斯达黎加国家电力和照明公司(Costa Rican National Power and Light Company)也选择了弗兰克的公司Sun Fund Americas(简称SFA)作为太阳能公园的合作伙伴。弗兰克在太阳能领域同样没有任何知识或工作背景。

    2016年10月4日,哥斯达黎加公共教育部与弗兰克的SFA签署了项目意向书,而此前一年,美国政府的海外投资委员会,为该项目批准了650万美元的纳税人担保贷款。

    2014年6月,拜登宣布启动加勒比海能源安全倡议,随后,弗兰克的SFA便宣布公司正在加勒比海地区参与一些项目。为了让SFA拿下牙买加的一个太阳能设施项目,美国政府为其提供了4750万美元的贷款。最终,弗兰克如愿以偿。

    

    (弗兰克·拜登)

    2009年,美国政府拨出50亿美元,用来鼓励开办更多由纳税人资助的、鼓励教育创新的公立学校——特许学校(charter school)。

    弗兰克从中看到了赚钱机会,并创办了一家特许学校管理公司Mavericks。学校本身是非营利性质的,但Mavericks会收取学校管理费,并且学校里的各种资产也归Mavericks所有,且同样需要收取租金。这些费用来自纳税人的钱和联邦拨款。也就是说,无论学校本身办得怎么样,Mavericks都稳赚不赔。

    2009年至2011年间,Mavericks在佛罗里达州开设了8所学校,但根据佛州教育部的数据,这些学校的毕业率极其糟糕。2011年,这些学校中,毕业率最高的Kissimmee分校为43%,最低的Homestead分校则仅为4.5%。到了2019年,情况也没有好转,根据《迈阿密先驱报》的报道,北迈阿密分校的毕业率仅为9%。

    

    (Mavericks学校)

    但毕业率不是弗兰克关心的问题。截至2014年,这些特许学校收到超过7000万美元的州政府资金,其中900万都进了弗兰克的管理公司Mavericks。

    学校教育质量的低劣,也没有影响弗兰克与白宫的关系,2014年5月1日,他还和奥巴马一起参加了一场只有10人出席的私密会议。2015年,弗兰克管理的特许学校,平均每所都能得到近30万美元的美国教育部拨款。

    

    (2016年,弗兰克参加白宫活动)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7-26 10:41:01    跟帖回复:
   沙发
看看~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7-26 10:41:01    跟帖回复:
3
顶顶~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7-26 10:46:36    跟帖回复:
4
还好,至少还有条内裤可扒,没内裤裸奔的就只剩下扒皮了。[呵呵]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7-26 11:17:44    跟帖回复:
5
拜登儿子15亿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7-26 11:20:52    跟帖回复:
6
    美国疫情就像货运列车一样,正在不停地向前滚动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7-26 14:42:45    跟帖回复:
7
能扒总统内裤的没几个国家吧?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7-26 14:51:47    跟帖回复:
8
美国媒体竟会主动揭露美军的丑闻:


    敌人的权利

    以前上大学的时候,我有个老师说:检验一个国家的文明程度,其实不是看多数人,而是看少数人,比如残疾人,同性恋,外来移民,他们的权利有没有得到保护。要我说,还有一个更过硬的标准,就是看这个国家的"敌人"落到它的手里之后,权利有没有得到保护。

    对目前的美国来说,它的敌人最集中的地方,莫过于关塔那摩监狱了。那里先后关押着911以来美军抓获的700来个"恐怖分子嫌疑人"。莫罕默德·卡塔米,可能是其中最出名的一个。

    卡塔米,据说是911事件中的"第20个劫机犯"。2001年8月4日,卡塔米从阿联酋飞往美国,在佛罗里达的奥兰多机场降落。当时,911事件的一个主要劫机犯阿塔就在机场门口接机等他。但是,由于卡塔米不会英文,只有单程机票,而且对自己到美国来干嘛支支吾吾,海关人员把他当作非法移民遣送回了阿联酋。在一个被截取的恐怖分子电话中,911袭击的组织者之一也称卡塔米是"最后那个人"。据说,911行动中,其它三个飞机都有5个劫机犯,只有飞往白宫的那架飞机是4个劫机犯,其中缺席的那个人,就是卡塔米。

    后来,2001年12月,美国在攻打阿富汗时俘获了卡塔米,并把他押送到了美军的关塔那摩监狱审讯。之后的几年,他被关押在关塔那摩监狱里,接受讯问。

    2006年3月3日,《时代》周刊公布了从2002年底到2003年初的卡塔米审讯记录,其中曝光了审讯过程中的种种"虐行",其中包括:让他扮狗羞辱他、长时间审讯不让睡觉、用一个非常不舒服的姿态长时间拷住、强迫喂食、降低房间温度并不断向他泼冷水、在他耳边长时间放特别吵的音乐……据称,卡塔米的待遇在关塔那摩是一个普遍现象。无独有偶,2003年底2004年初,伊拉克阿布格莱布监狱美军虐待战俘的照片、文件曝光于各大媒体,举世轰动,可以说让美国的国际声誉沾上了难以洗刷的污点。

    无论是阿布监狱的照片,还是关塔那摩的记录,都表明"敌人"落入美国手里之后,人权受到了严重侵害,但是,是不是就可以得出结论,说美国的"人权"概念根本经不起推敲,不过是一个用来敲打它国的大棒呢?如果得出这个结论,只能说观察者只关注了"美军虐俘"这个现象,却没有关注在虐俘现象曝光之后,美国社会及政界对这个现象的反应。

    我们都知道,对于一辆长期在路上的车来说,遇上或大或小的交通险况,几乎是不可避免的。但是,交通险况是否最终会酿成人命关天的悲剧,还要取决于车里的很多危机应对设置,比如,刹车是否灵敏,车内乘客是否系安全带,车内的充气口袋会否及时弹开,等等等等。阿布监狱和关塔那摩的虐俘行为,可以说是美国这辆"自由号街车"遇到的"险情",这个"险情"的出现,说明美国的人权状况还存在严重的缺陷。但是,从美国社会各界对反应和行动来看,这辆汽车的刹车、安全带、充气口袋系统又是非常可靠,在汽车从"自由线路"滑向"野蛮线路"之前来了个紧急刹车,及时避免了更大的危险。

    媒体、民间社团的力量,可以说是"刹车"系统,立法系统的制约,可以说安全带装置,而独立的司法力量,则是充气装置。所有这些避险机制及时启动,最后的结果是,虽然布什政府这个"司机"开错路线几乎翻车,车里的美国人民受到惊吓,最后还是有惊无险。

    美国的媒体在报道政府的这些"丑闻"时,可以说是争先恐后。04年初阿布监狱丑闻最先的报道者中,有美国CBS电视台的"新闻60分"节目,《纽约客》杂志也进行了长篇报道。之后美国各个媒体掀起了声讨美国政府的热潮,04年起,《华盛顿邮报》、《纽约时报》等详细报道了监狱里的审讯技术以及关押犯的悲惨状态,并呼吁政府尽早关闭关塔那摩监狱。《时代》周刊干脆发表了几十页的卡塔米审讯日志。

    与此同时,各个民间的人权组织也开始积极行动,捍卫"敌人的权利"。其中最著名的是纽约的"人权观察",它对关塔那摩的囚犯状况做长期的跟踪调查,推出了系统的调查报告。"宪法权利中心"这个组织不但给卡塔米这样的人提供律师帮助,而且协助受害者积极参与对美国政府相关人员的起诉。与关塔那摩相关的书籍、音乐、话剧、电视片、游行示威纷纷出现,高校、教会、电台、电视台对关塔那摩的讨论层出不穷,批评的声音占绝对优势。

    在社会舆论的压力下,立法机关开始有了反应。"反虐俘"最著名的代表,是共和党参议员约翰·麦克凯。他说,"为了赢得这场反恐战争,我们不仅仅需要军事上的胜利,而且需要价值观念上的胜利,虐俘让我们在价值观念上损失重大"。2005年10月,参议院以压倒优势通过反对虐俘的法案,"禁止对战俘使用残酷的、不人道的和污辱性的审讯手段"。压力之下,布什政府于12月签署同意了这个法案,以示"美国政府反对虐待,尊重国际法规"。

    司法的力量同样不可忽视。从03年开始,美国最高法院就开始接手相关诉讼。04年判决关塔那摩在押犯有权通过程序挑战他们的被关押状态。2006年6月,最高法院判决关塔那摩在押犯确系日内瓦协议的保护范围,同时还判决,政府不能另设行政军事委员会来审判犯人,审判必须通过常规法庭或者军事法庭,再次限制了行政力量对司法力量的干涉。


    其实,即使是布什政府,也从来没有公开提倡过"虐俘"。要知道最早开始启动调查阿布监狱虐俘行为的,是军方自己,而不是来自外界的压力。对某些温和的"刑讯逼供",布什政府可能曾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后来,随着各种社会压力的增强,他们不得不一再站出来表态反对"虐俘"。事实上,布什政府也的确有为难之处。一方面要从准恐怖分子嘴里"榨"出有用信息,另一方面还要对他们"和颜悦色"。如果另一次911发生,需要负责的可不是《纽约时报》或者"人权观察",而是美国政府。可能令某些官员想不通的是,对卡塔米这样的"准恐怖分子"大声放音乐都被指责为"虐俘",与此同时,某些伊斯兰极端组织正在砍下象博格这样无辜美国人的头颅。

    然而,正如麦克凯所说:"我们是比我们的敌人更好的人"。文明社会必须用更高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在这个标准下,阿布监狱的17个虐俘者受到了应有的惩罚,其中有两个美国士兵,甚至被判处了10年和3年的徒刑。美国驻伊的总指挥官桑切斯也称,是阿布监狱丑闻导致他"被迫退休"。与此同时,关塔那摩的囚犯正在一批批地被释放,就是卡塔米,据国防部的最新消息说,由于他曾经经受的"虐待",美国很可能无法起诉他。甚至相反,一些被释放的关塔那摩囚犯,开始反过来寻求起诉美国政府中的相关人员。

    固然,关塔那摩的阴影仍然没有完全清除,美国社会仍然在为"敌人的权利"进一步斗争。然而,已有的这些斗争至少表明,关塔那摩那700来个人的痛苦并没有白白承受。他们的痛苦,已经被美国社会转化为强化其人权保障机制的信号,以防止更多这样的痛苦。泱泱大国的运转,政府不可能不出错,重要的是这个政府如何面对自己的错误,是否承认它,是否改正它,是否在一个更大政治框架中受到制约。同样重要的是,这个社会能否容忍政府以"国家安全"的名义来践踏人权――不仅仅是"我们"的人权,而且是"敌人"的人权――归根结底,人权是人类的权利,不仅仅属于"我们"或者"他们"。


节选自:刘瑜《民主的细节》

部分章节连载:
http://reading.caixin.com/100134/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7-26 14:56:04    跟帖回复:
9
川川被扒光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7-26 16:06:29    跟帖回复:
10
精确制导独裁克星
最大的谎言是代表14亿人
核武威胁文明克星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7-26 16:33:36    跟帖回复:
11
为什么资本主义国家很多,只扒美国的内裤呢?看来世界上只有一个民煮国家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7-26 22:04:57    跟帖回复:
12
   自媒体vs主流媒体(赞美vs批评):在疫情的报道上,中国的主力军是自媒体,不管是赞歌,还是批评,自媒体带有更多的主观性和情绪性。而在许多其它地方,报道疫情的主力是主流媒体,力求客观。特别是美国媒体,其角色是监督政府,且喜欢监督全世界的政府,多数又是自由主义倾向,所以特朗普也反感美国主流媒体。但只有在美国这个国家,CBS记者胆敢在白宫怒怼总统为何要使用歧视性的“中国病毒”;NBC的记者质问特朗普吹捧效果未经证实的抗疫药物是否给美国人虚假的希望,并指美国数百万人活于恐惧中;纽约时报驻京记者张彦(Ian Johnson )的“观点”文章,指出中国为美国赢得了时间却被美国白白浪费了;纽约时报的社论公开谴责特朗普政府官员的言词加剧了对亚裔的种族仇恨。

   中国自媒体里那个发自纽约的抗疫日记,作者声称其素材全部取自美国媒体的公开报道,而非道听途说,语带双关。的确,当纽约成为美国的武汉时,我每天在美国电视新闻上看到的几乎全是“负面”消息。每一个活生生的人离开人世时的凄惨故事;病人因缺乏医疗设备无法获得及时医治的悲剧;医务人员面对死亡威胁战斗在第一线几乎崩溃的场面;停留在街边装满尸体的冰冻车和医院走廊里运尸袋的场景;质问白宫何时可以确保医疗设备运抵现场的愤怒;受到病毒感染威胁下美国海军官兵的呼吁;失去工作的普通人无法交付房贷的忧虑。在这里你看到的是恐惧,是担忧,是悲伤,在这里你听不到任何赞歌。


摘自:《刘宁荣: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我们缺乏的只是疫苗?》
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0713-3.html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7-26 22:06:12    跟帖回复:
13
[鬼脸][鬼脸][鬼脸]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7-26 22:09:10    跟帖回复:
14
美国媒体,谁的内裤都扒。嘲笑特朗普内裤被扒,是不是因为自己被扒掉的内裤已经穿好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7-26 22:10:35    跟帖回复:
15
美国媒体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转帖]看美国媒体如何扒总统内裤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