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蚂蚁虫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屡败屡战的蘑菇街,“All in 直播”还有机会吗?
10491 次点击
7 个回复
蚂蚁虫 于 2020-07-30 10:51:43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经济风云



    如果票选今年电商行业的年度事件,那么直播电商大爆发将毫无悬念地入选。大家都预见了直播电商的大好前景,却谁也没想到它会以如此迅猛的势头崛起。其中变数自然是疫情这只黑天鹅,直播电商因此乘风而上,成为零售商业最热的风口。

    阿里、京东、拼多多等巨头自不消说,苏宁、国美等中小电商平台也悉数入局,时不时在朋友圈刷屏,或在资讯平台大打宣传战,怒刷存在感。

    然而这股大潮中,有一个平台的名字却迷失了,似乎已经不在人们的视野之内。蘑菇街,这个曾经的直播电商开拓者,一度迎来了重生希望,却在风口来临之际消失。

    从开拓者变成失落者,这些年蘑菇街到底做错了什么?屡败屡战的它,未来还有振兴的机会吗?

    起个大早却赶了晚集的,可不止是直播电商

    说到517吃货节,很多人都会想到美团或饿了么。事实上它们都不是首创者,真正的首创者是百度糯米,只是因为影响日益式微被大家遗忘了。直播电商也与此类似,通常业内往往会认为淘宝是国内直播电商的鼻祖,其实蘑菇街比它还要早。

    早在2016年3月,蘑菇街就上线了视频直播功能,开始扶持旗下网红直播艺人的孵化和经纪业务。而阿里是在2016年4月21日推出淘宝直播,借papi酱的拍卖活动向外亮相。当时,包括电商平台和短视频平台都尚未涉足直播带货,称蘑菇街为第一个吃螃蟹者并不为过。

    令人欣喜的是,蘑菇街的直播带货正入佳境,为自己带来了活力。据一位曾在蘑菇街就职的朋友说,直播电商上线对蘑菇街起到了很好的积极作用,成交和营收双双上涨明显。内部甚至一度乐观地认为,蘑菇街将迎来自己的第二个春天。

    2018年12月6日,借助着直播电商的话题,历经折磨的蘑菇街终于成功在美上市。2019年2月25日,蘑菇街公布了上市后的首份财报:在截至2018年12月31日的2019财年Q3,蘑菇街实现营收3.672亿元,同比增20.3%;净亏损4220万元,上年同期亏损1.561亿元。营收增长而亏损大幅收窄,形势看起来还不错。

    蘑菇街押宝直播电商,似乎也确实押对了。有报告显示,近年来国内的直播电商发展迅速,市场规模从2017年的200亿增长至在2019年的4400亿元。短短三年间,翻了4倍还多,去年的同比增速高达214%。

    然而蘑菇街所谓第二春,只是一厢情愿的表象。直播电商上线带来的只是短暂的繁华,并没有形成可持续增长。在阿里、京东的带动下,各综合电商、跨境电商、母婴电商也随后纷纷进入赛道。直播电商作为蘑菇街的特色不复存在,而它供应链和服务的短板再次暴露出来,渐渐地失去了对用户的吸引力。

    上市也只是蘑菇街难得的高光时刻,没有能给它带来转机。自2019年Q2开始,蘑菇街便陷入到营收萎缩的困境之中,一直到现在。与直播电商行业的高歌猛进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业绩不佳带来了股价的连续下跌,蘑菇街的总市值一度跌破1亿美元,较峰值时期低了九成多。

    进入7月以来,随着大盘行情的好转,蘑菇街才迎来了股价回升。截止于北京时间2020年7月29日本文发稿,蘑菇街的股价为2.28美元,市值为2.44亿美元。而早在2012年10月蘑菇街完成B+轮融资时,其估值便高达2亿美元。8年时间,又回到了原点。

    蘑菇街在直播电商上高开低走,可谓是起个大早却赶了晚集。最后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阿里、京东、快手们收果子,个中的滋味只有自己才能体会。

    起大早却赶了晚集,甚至空手而归,于蘑菇街而言并非首次,早在此前便有过多次类似的经历。

    2014年,蘑菇街率先提出“海外买手”的概念,因为供应链未完全打通,加上购物流程过于繁琐,在尝试几个月后最终废弃。蘑菇街退出没多久海淘兴起,网易考拉、洋码头做得风生水起。

    蘑菇街在转型电商平台之初,就有人提议可以去帮助一些大品牌处理尾货,但提交到决策层讨论却没能通过。后来唯品会高举大旗横空出世,独享了品牌特卖的风口。后来借社交电商风口的爱库存,估值也达到30多亿元。

    甚至连内容这块传统优势领域,蘑菇街也拱手将市场让给了什么值得买和小红书。

    就这样,曾经也阔过的蘑菇街,一步步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