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姚纯阳7777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中年才明白:神话小说有很多事是真的,历史书却假
4047 次点击
17 个回复
姚纯阳7777 于 2020-07-31 07:50:33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原创文学
    中年才明白:神话小说里有很多事是真的,只是人名,地名,年月是虚构的。

    反而历史书里假货很多,有很多所谓的历史记载,不但事件记载的内容是假的,连人名,地名,年月也很可能是假的。

    我中年才知道和见闻,也亲身经历和体验了很多奇事。才明白这个道理。

    神仙我没有见过,但我知道狐仙(或狐精)是真的!

    东北地区这种怪事现在都还多得很,聪明人都知道是真的:惹不起

    纪晓岚和蒲松龄还有很多民国和明,清的文人笔记里记载的那些鬼神和狐仙之事,其中有很多其实是真的,现代人却把那些事情全都看做是虚构的神话小说了。

    老北京城里直到民国,这类事情都还多得很,后来大炼钢铁等运动后就很少听说了,我猜测可能是森林被破坏,它们可能搬家搬到关外或外兴安岭那一片去了

    我现在对课本的一些内容,还有很多众人皆知,群体公认的“铁证如山的历史事实”,我的态度是:哈哈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7-31 07:54:01    跟帖回复:
   沙发
支持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7-31 07:54:37    跟帖回复:
3
  多实践,实践出真知:


    有兴趣的朋友,可看我博客和微博,或许会有帮助:

    新浪博客 (有同名微博):命运与生死轮回 http://blog.sina.com.cn/u/6678132020

    置顶的核心博文:一看就会预测命运神准妙术+改命大道,链接 http://blog.sina.com.cn/s/blog_18e0c35340102yufk.html

    此术是源于永乐大典《鬼谷子分定经》的一种预测命运奇术,原理深奥,但用法很简单容易,按照生辰八字的首尾两个字的组合分类,对号入座查看古人推算好的断语就可以查看一生命运,对一个人一生的家业根基,事业前程,财运,婚姻,子女,晚年归宿等等,都有简明扼要的预测断语,准确度很高。

    太极图一阴一阳,相反相成,有预测命运奇术,就有改善命运的大道。看我博客和围脖,里面都有呢。

    华夏祖先圣人们创立易经易学和术数,就是为君子谋趋吉避凶之道的,有些人算命后就灰心消极,那是误入岐途了。如果命运是不能改善的,圣人也就没有必要多此一举去创立易学和术数。命运是可以改善的,古圣先贤早就有改善命运的原理,方法,经验,成功实例。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7-31 07:56:23    跟帖回复:
4
博文目录:

一看就会预测命运神准妙术+改命大…此博文包含图片(0/646)2020-07-19 22:51
用手机能看本博全部博文,无加密(0/146)2020-07-17 21:48
本博两篇核心博文(0/273)2020-07-15 00:44
西方科研成果倾向于神和灵魂真实存…(0/232)2020-06-26 06:23
常念北顶娘娘圣号,能消灾获福此博文包含图片(1/352)2020-06-26 05:43
解密北京最神秘的“北顶娘娘庙显灵”…此博文包含图片(1/438)2020-06-04 20:09
改善命运最好方法,快速增加福气福…(0/474)2020-04-28 17:21
不知生日时间也能预测命运简易方法此博文包含图片(0/225)2020-04-28 17:11
鬼谷子预测术简体字版和古版连载此博文包含图片(0/229)2020-04-28 17:09
看懂断语的方法;《命相真谛》连载此博文包含图片(0/174)2020-04-27 23:05
改命大道:《太上感应篇》普通话朗…(0/268)2020-04-27 23:03
有轮回转世吗?美国大型科研纪录片…此博文包含图片(0/461)2020-04-27 22:55
这世界果然是有鬼的,季羡林和杨绛…此博文包含图片(0/215)2020-04-27 22:52
震惊美国:能记起16次轮回转世的著…此博文包含图片(0/145)2020-04-27 22:49
改命大道:《文昌帝君阴骘文》讲义…此博文包含图片(0/134)2020-04-27 22:45
改造命运的经验:经典名著《了凡四…(0/104)2020-04-27 22:19
《太上感应篇图说》全本白话译文,…(0/74)2020-04-18 01:06
为何我生如此?人与人命运不同的原…此博文包含图片(0/254)2020-04-16 23:53
念救苦天尊和泰山娘娘圣号能往生道…此博文包含图片(0/212)2020-04-16 22:21
唐朝最奇事:女道士白日飞升数千人…此博文包含图片(0/216)2020-04-05 21:02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7-31 07:57:32    跟帖回复:
5
这世界果然是有鬼的!季羡林和杨绛二位学者的经历

    选自:《忆往述怀》作者:季羡林出版社: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关于母亲,我已经写了很多,这里不想再重复。我只想写一件我决不相信其为真而又热切希望其为真的小事。

    在清华大学念书时,母亲突然去世。我从北平赶回济南,又赶回清平,送母亲入土。我回到家里,看到的只是一个黑棺材,母亲的面容再也看不到了。有一天夜里,我正睡在里间的土炕上,一叔陪着我。中间隔一片枣树林的对门的宁大叔,径直走进屋内,绕过母亲的棺材,走到里屋炕前,把我叫醒,说他的老婆宁大婶“撞客”了——我们那里把鬼附人体叫做“撞客”——,撞的客就是我母亲。我大吃一惊,一骨碌爬起来,跌跌撞撞,跟着宁大叔,穿过枣林,来到他家。宁大婶坐在炕上,闭着眼睛,嘴里却不停地说着话,不是她说话,而是我母亲。一见我(毋宁说是一“听到我”,因为她没有睁眼),就抓住我的手,说:“儿啊!你让娘想得好苦呀!离家八年,也不回来看看我。你知道,娘心里是什么滋味呀!”如此刺刺不休,说个不停。我仿佛当头挨了一棒,懵懵懂懂,不知所措。按理说,听到母亲的声音,我应当嚎陶大哭。然而,我没有,我似乎又清醒过来。我在潜意识中,连声问着自己:这是可能的吗?这是真事吗?我心里酸甜苦辣,搅成了一锅酱。我对“母亲”说:“娘啊!你不该来找宁大婶呀!你不该麻烦宁大婶呀!”我自己的声音传到我自己的耳朵里,一片空虚,一片淡漠。然而,我又不能不这样,我的那一点“科学”起了支配的作用。“母亲”连声说:“是啊!是啊!我要走了。”于是宁大婶睁开了眼睛,木然、愕然坐在土炕上。我回到自己家里,看到母亲的棺材,伏在土炕上,一直哭到天明。

    我不能相信这是真的,但是希望它是真的。倚闾望子,望了八年,终于“看”到了自己心爱的独子,对母亲来说不也是一种安慰吗?但这是多么渺茫,多么神奇的一种安慰呀!


这世界果然是有鬼的,季羡林和杨绛二位学者的经历




    杨绛,著名翻译家和作家,钱钟书遗孀。

    本文节选自杨绛2007年96岁时的著作《走到人生边上》

    杨绛,1911年7月17日-

    我认识一个二十多岁农村出生的女孩子。她曾读过我记的《遇仙记》,问我那是怎么回事。我说:“不知道,但都是实事。全宿舍的同学、老师都知道。我活到如今,从没有像那夜睡得像死人一样。”她说:“真的,有些事,说来很奇怪,我要不是亲眼看见,我决不相信。我见过鬼附在人身上。这鬼死了两三年了,死的时候四十岁。他的女儿和我同岁,也是同学。那年,挨着我家院墙北面住的女人刚做完绝育手术,身子很弱。这个男鬼就附在这女人身上,自己说:‘我是谁谁谁,我要见见我的家人,和他们说说话。’有人就去传话了。他家的老婆、孩子都赶来了。这鬼流着眼泪和家里人说话,声音全不像女人,很粗壮。我妈是村上的卫生员,当时还要为这女人打消炎针。我妈过来了,就掐那女人的上嘴唇——叫什么‘人中’吧?可是没用。我妈硬着胆子给她打了消炎针。这鬼说:‘我没让你掐着,我溜了。嫂子,我今儿晚上要来吓唬你!”我家晚上就听得哗啦啦的响,像大把沙子撒在墙上的响。响了两次。我爹就骂了:‘深更半夜,闹得人不得安宁,你王八蛋!’那鬼就不闹了。我那时十几岁,记得那鬼闹了好几天,不时地附在那女人身上。大约她身子健朗了,鬼才给赶走。”

    在“饿死人的年代”,北京居民只知道“三年自然灾害”。十年以后,我们下放干校,才知道不是天灾。村民还不大敢说。多年后才听到村里人说:“那时候饿死了不知多少人,村村都是死人多,活人少,阳气压不住阴气,快要饿死的人往往夜里附上了鬼,又哭又说。其实他们只剩一口气了,没力气说话了。可是附上了鬼,就又哭又说,都是新饿死的人,哭着诉苦。到天亮,附上鬼的人也多半死了。”

    鬼附人身的传说,我听得多了,总不大相信。但仔细想想,我们常说:“又做师娘(巫婆)又做鬼”,如果从来没有鬼附人身的事,就不会有冒充驱鬼的巫婆。所以我也相信莎士比亚的话:这个世界上,莫名其妙的事多着呢。

    《左传》也记载过闹鬼的事。春秋战国时,郑国二贵胄争权。一家姓良,一家姓驷。良家的伯有骄奢无道,驷家的子皙一样骄奢,而且比伯有更强横。子皙是老二,还有个弟弟名公孙段附和二哥。子皙和伯有各不相下。子皙就叫他手下的将官驷带把伯有杀了。当时郑国贤相子产安葬了伯有。子皙擅杀伯有是犯了死罪,但郑国的国君懦弱无能,子产没能够立即执行国法。子皙随后两年里又犯了两桩死罪。子产本要按国法把他处死,但开恩让他自杀了。伯有死后化为厉鬼,六七年间经常出现。据《左传》,“郑人相惊伯有”,只要听说“伯有至矣”,郑国人就吓得乱逃,又没处可逃。伯有死了六年后的二月间,有人梦见伯有身披盔甲,扬言:“三月三日,我要杀驷带。明年正月二十八日,我要杀公孙段。”那两人如期而死。郑国的人越加害怕了。子产忙为伯有平反,把他的儿子“立以为大夫,使有家庙”,伯有的鬼就不再出现了。郑子产出使晋国。晋国的官员问子产:“伯有犹能为厉乎?”(因为他死了好多年了。)子产曰:“能”。

    他说:老百姓横死,鬼魂还能闹,何况伯有是贵胄的子孙,比老百姓强横。他安抚了伯有,他的鬼就不闹了。

    我们称闹鬼的宅子为凶宅。钱锺书家曾租居无锡留芳声巷一个大宅子,据说是凶宅。他叔叔夜晚读书,看见一个鬼,就去打鬼,结果大病了一场。我家一九一九年从北京回无锡,为了找房子,也曾去看过那所凶宅。我记得爸爸对妈妈说:“凶宅未必有鬼,大概是房子阴暗,住了容易得病。”

    但是我到过一个并不阴暗的凶宅。我上大学时,我和我的好友周芬有个同班女友是常熟人,家住常熟。一九三一年春假,她邀我们游常熟,在她家住几天。我们同班有个男同学是常熟大地主,他家刚在城里盖了新房子。我和周芬等到了常熟,他特来邀请我们三人过两天到他新居吃饭,因为他妈妈从未见过大学女生,一定要见见,酒席都定好了,请务必赏光。我们无法推辞,只好同去赴宴。

    新居是簇新的房子。阳光明亮,陈设富丽。他妈妈盛装迎接。同席还有他爸爸和孪生的叔叔,相貌很相像;还有个瘦弱的嫂子带着个淘气的胖侄儿,还有个已经出嫁的妹妹。据说,那天他家正式搬入新居。那天想必是挑了“宜迁居”的黄道吉日,因为搬迁想必早已停回校后,不记得过了多久,我又遇见这个男同学。他和我们三人都不是同系。不常见面。他见了我第一事就告诉我他们家闹鬼,闹得很凶。嫂子死了,叔叔死了,父母病了,所以赶紧逃回乡下去了。

    据说,那所房子的地基是公共体育场,没知道原先是处决死囚的校场。我问:“鬼怎么闹?”他说:“一到天黑,楼梯上脚步声上上下下不断,满处咳吐吵骂声,不知多少鬼呢!”我说:“你不是在家住过几晚吗?你也听到了?”他说他只住了两夜。他像他妈妈,睡得浓,只觉得城里不安静,睡不稳。春假完了就回校了。闹鬼是他嫂子听到的,先还不敢说。他叔叔也听到了。嫂子病了两天,也没发烧,无缘无故地死了。才过两天,叔叔也死了,他爹也听到闹,父母都病了。他家用男女两个佣人,男的管烧饭,是老家带出来的,女的是城里雇的。女的住楼上,男住楼下,上下两间是楼上楼下,都在房子西尽头,楼梯在东头,他们都没事。家里突然连着死了两人,棺材是老家账房雇了船送回乡的。还没办丧事,他父母都病了。体育场原是校场的消息是他妹妹的婆家传来的。他妹妹打来电话,知道父母病了,特来看望。开上晚饭,父母都不想吃。他妹妹不放心,陪了一夜。他的侄儿不肯睡挪入爷爷奶奶屋的小床,一定要睡爷爷的大床。他睡爷爷脚头,梦里老说话。他妹妹和爹妈那晚都听见家里闹鬼了。他们屋里没敢关电灯。妹妹睡她妈妈脚头。

    到天亮,他家立即雇了船,收拾了细软逃回乡下。他们搬入新居,不过七八天吧,和我们同席吃饭而住在新居的五个人,死了两个,病了两个,不知那个淘气的胖侄儿病了没有。

    我自己家是很开明的,连灶神都不供。我家苏州的新屋落成,灶上照例有“灶君菩萨”的神龛。年终糖瓜祭灶,把灶神送上天了。过几天是“接灶”日。我爸爸说:“不接了。”爸爸认为灶神相当于“打小报告”的小人,吃了人家的糖瓜,就说人家好话。这种神,送走了正好,还接他回来干吗?家里男女佣人听说灶神不接了,都骇然。可是“老爷”的话不敢不听。我家没有灶神,几十年都很平安。可是我曾经听到开明的爸爸和我妈妈讲过一次鬼。我听大姐姐说,我的爷爷曾做过一任浙江不知什么偏僻小县的县官。那时候我大姐年幼,还不大记事。只有使她特别激动的大事才记得。那时我爸爸还在日本留学,爸爸的祖父母已经去世,大伯母一家、我妈妈和大姐姐都留在无锡,只有爷爷带上奶奶一起离家上任。大姐姐记得他们坐了官船,扯着龙旗,敲锣打鼓很热闹。我听到爸爸妈妈讲,我爷爷奶奶有一天黄昏后同在一起,两人同时看见了我的太公,两人同时失声说:“爹爹喂”,但转眼就不见了。随后两人都大病,爷爷赶忙辞了官,携眷乘船回乡。下船后,我爷爷未及到家就咽了气。

    这件事,想必是我奶奶讲的。两人同时得重病,我爷爷未及到家就咽了气,是过去的事实。见鬼是得病还乡的原因。我妈妈大概信了,我爸爸没有表示。

    以上所说,都属“怪、力、乱、神”之类,我也并不爱谈。我原是旧社会过来的“老先生”——这是客气的称呼。实际上我是老朽了。老物陈人,思想落后是难免的。我还是晚清末代的遗老呢!

    可是为“老先生”改造思想的“年轻人”如今也老了。他们的思想正确吗?他们的“不信不迷”使我很困惑。他们不是几个人。他们来自社会各界:科学界、史学界、文学界等,而他们的见解却这么一致、这么坚定,显然是代表这一时代的社会风尚,都重物质而怀疑看不见、摸不着的“形而上”境界。他们下一代的年轻人,是更加偏离“形而上”境界,也更偏重金钱和物质享受的。他们的见解是否正确,很值得仔细思考。

    我试图摆脱一切成见,按照合理的规律,合乎逻辑的推理,依靠实际生活经验,自己思考。我要从平时不在意的地方,发现问题,解答问题;能证实的予以肯定,不能证实的存疑。这样一步一步自问自答,看能探索多远。好在我是一个平平常常的人,无党无派,也不是教徒,没什么条条框框干碍我思想的自由。而我所想的,只是浅显的事,不是专门之学,普通人都明白。

    我正站在人生的边缘边缘上,向后看看,也向前看看。向后看,我已经活了一辈子,人生一世,为的是什么呢?我要探索人生的价值。向前看呢,我再往前去,就什么都没有了吗?当然,我的躯体火化了,没有了,我的灵魂呢?灵魂也没有了吗?有人说,灵魂来处来,去处去。哪儿来的?又回哪儿去呢?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7-31 07:59:21    跟帖回复:
6
只能说神话小说中的有些事是有原型的,历史书中的有些事是假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7-31 07:59:47    跟帖回复:
7
纪晓岚和幕僚看到佛经说的树神,写书记录此事

在南传上座部佛教的经书里,常提到一种居住在树上的精灵:树神。树神一般是有些福报的一种精灵。现代人因为是肉眼凡夫,没有“天眼通”的超能力,也没有特别的缘份和因缘看到这种精灵生命,难免会把佛经记载,看作是神话故事。

    其实树神是真实存在的,清代大才子纪晓岚和他的两位幕僚,都在福建汀州试院两棵千年古柏上,见到过这种树上精灵,纪晓岚将此事详细记录在他写的《阅微草堂笔记》一书中,还在古树旁的神祠题写一副对联,留做记念。

    《阅微草堂笔记-滦阳消夏录》:

    【译文】

    福建汀州的试院,堂前有两棵古老的柏树,是唐代种植的,传说有神灵存在。我按临试院的当天,试院官吏禀告我应该去拜见古柏。我说树木精灵不害人,承认其存在就可以了,祀典中没有拜树的礼仪,朝廷使者不应当去拜古柏。古柏躯干高耸,枝叶茂盛,隔着几重房屋就能看见。当天晚上,皓月高悬,试院幽静,我踏阶散步,仰望古柏,见树梢上有两位红衣人,正在向我躬身施礼,接着就慢慢消失了。当时我急呼幕友出来观看,幕友也看到了两位红衣人。次日,我来到树前,对两棵古柏各揖一礼,表示答谢,并在祠门镌刻一幅对联:“参天黛色常如此,点首朱衣或是君。”这件事情也是很怪异的。袁子才曾把这事记载于《新齐谐》中,他的记载与事实稍有差异,大概是传闻中的误差。

    原文:

    福建汀州试院,堂前二古柏,唐物也。云有神。余按临日,吏曰当诣树拜。余谓木魅不为害,听之可也,非祀典所有,使者不当拜。树枝叶森耸,隔屋数重可见。是夕月明,余步阶上,仰见树杪两红衣人,向余磬折拱揖,冉冉渐没。呼幕友出视,尚见之。余次日诣树各答以揖,为镌一联于祠门曰:参天黛色常如此,点首朱衣或是君。此事亦颇异。袁子才尝载此事于新齐谐,所记稍异,盖传闻之误也。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7-31 08:05:43    跟帖回复:
8
在我们温州全民公认的警界劳模 缉毒英雄林海,居然是臭名昭著的贩毒狗熊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7-31 08:07:06    跟帖回复:
9
    转至第6楼第 6 楼 pingxh 2020/7/31 7:59:22  的原帖:只能说神话小说中的有些事是有原型的,历史书中的有些事是假的。    神仙我没有见过,但我知道狐仙(或狐精)是真的!

    东北地区这种怪事现在都还多得很,聪明人都知道是真的:惹不起

    纪晓岚和蒲松龄还有很多民国和明,清的文人笔记里记载的那些鬼神和狐仙之事,其中有很多其实是真的,现代人却把那些事情全都看做是虚构的神话小说了。

    老北京城里直到民国,这类事情都还多得很,后来大炼钢铁等运动后就很少听说了,我猜测可能是森林被破坏,搬家搬到外兴安岭那一片去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7-31 08:16:13    跟帖回复:
10
    有轮回转世吗?美国大型科研纪录片《生死与轮回》太震撼!全部四集:在线观看

    https://www.iqiyi.com/lib/m_215039614.html?src=search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7-31 08:28:18    跟帖回复:
11
    转至第6楼第 6 楼 pingxh 2020/7/31 7:59:22  的原帖:只能说神话小说中的有些事是有原型的,历史书中的有些事是假的。转至第9楼第 9 楼 姚纯阳7777 2020/7/31 8:07:07 的原帖:    神仙我没有见过,但我知道狐仙(或狐精)是真的!

    东北地区这种怪事现在都还多得很,聪明人都知道是真的:惹不起

    纪晓岚和蒲松龄还有很多民国和明,清的文人笔记里记载的那些鬼神和狐仙之事,其中有很多其实是真的,现代人却把那些事情全都看做是虚构的神话小说了。

    老北京城里直到民国,这类事情都还多得很,后来大炼钢铁等运动后就很少听说了,我猜测可能是森林被破坏,搬家搬到外兴安岭那一片去了

据说解放后政府不允许动物成精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7-31 08:32:27    跟帖回复:
12
    转至第6楼第 6 楼 pingxh 2020/7/31 7:59:22  的原帖:只能说神话小说中的有些事是有原型的,历史书中的有些事是假的。转至第9楼第 9 楼 姚纯阳7777 2020/7/31 8:07:07 的原帖:    神仙我没有见过,但我知道狐仙(或狐精)是真的!

    东北地区这种怪事现在都还多得很,聪明人都知道是真的:惹不起

    纪晓岚和蒲松龄还有很多民国和明,清的文人笔记里记载的那些鬼神和狐仙之事,其中有很多其实是真的,现代人却把那些事情全都看做是虚构的神话小说了。

    老北京城里直到民国,这类事情都还多得很,后来大炼钢铁等运动后就很少听说了,我猜测可能是森林被破坏,搬家搬到外兴安岭那一片去了

转至第11楼第 11 楼 pingxh 2020/7/31 8:28:18 的原帖:据说解放后政府不允许动物成精了。
    不是不准动物成精,而是不报导,大众不知道。

    虽然北方的古森林几乎都被破坏,但东北那儿古森林还有一些,可能都搬家去东北了。

    所以东北那儿此类奇事现在还是很多,“怪力乱神”啊,哈哈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8-08 06:28:11    跟帖回复:
13
       我信!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8-08 06:28:33    跟帖回复:
14
       我信!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8-08 12:59:45    跟帖回复:
15
转至第14楼第 14 楼 江城古柳2018 2020/8/8 6:28:34 的原帖:       我信![可爱]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中年才明白:神话小说有很多事是真的,历史书却假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